《凝視雨都-藝術家的基隆》臺灣紀實攝影的先驅  攝影家鄭桑溪

《凝視雨都-藝術家的基隆》臺灣紀實攝影的先驅 攝影家鄭桑溪

臺灣紀實攝影的先驅,尤以基隆和九份的人文景觀紀錄而聞名。在攝影流風興起之前,已經拍下1960年代前後的生活影像,堪稱第一位土生土長基隆的視覺發現者,且已具備報導攝影的精神,在臺灣攝影史上更顯其承先啟後之地位。

 

街仔長大的得意少年

鄭桑溪,1937 年出生於基隆,父母是在地活躍的生意人,日治時期在舊名福德市場[1]、現在的仁愛市場一帶做起多樣新事業,創了許多第一,開過公共澡堂、基隆第一間有冷氣的咖啡廳、基隆第一間西餐廳等。鄭桑溪曾叫賣「枝仔冰」,擺地攤賺零用金,幫忙管理爸爸的西餐廳時,還端盤子當小弟、當過廚師助理。與鄭桑溪一同記錄基隆風貌的好友白明德先生回憶舊時福德市場所在的草店尾,是相當龍蛇混雜的,黑道多,也充滿著基隆傳統草根的氣味,或許是如此極端又豐富的生活體驗,對於鄭桑溪攝影的創作和取材有著深刻的影響。

舊家前的基隆鬧區照
攝影:鄭桑溪,白明德提供

算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鄭桑溪,高中時能開始使用相機,當時的攝影器材可以說是奢侈 品,一台就能抵上好尋常家庭幾個月的伙食費;但他完全沒有驕氣,總有著堅強不服 輸的個性,在學業上力求進取,先是考進建中初中部,繼而在成功高中求學,考進國 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後,還創辦了「政大攝影研究會」。當時指導成功高中攝影社期 間,帶著學生張照堂到處拍照,是啟蒙攝影大師張照堂早期學習攝影的重要因素。

鄭桑溪畢業後進了行政院新聞局服務,可以拍很多一般人無法拍的照片,像蔣介石、蔣經國、蔣宋美齡等政要名人,他長得又一表人才,甚至主持了節目。鄭桑溪早期在臺灣電視公司開攝影教學節目「攝影漫談」,擔任許多攝影比賽的評審、攝影課程的講師,當時的他可以說是意氣風發,在攝影界活躍發展。

信一路大世界戲院前看田寮河端午節賽龍舟-1955年,攝影:鄭桑溪
白明德提供

回家 攝下基隆的魂

 

碩士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的經驗,讓他見識了新世界,對於攝影更加執迷。沒想到回台後,他的攝影之路卻起了大大地變化。白明德說,鄭桑溪的父親當時身體不好,要他回來基隆接家業,經營好漁船生意。身為長子,接替家業似乎是不可抗拒的責任,然而對於青春歲月在攝影圈一展長才的鄭桑溪來說,心中落寞可想而知。鄭桑溪的小妹、舞蹈家鄭淑姬說,當時家裡有七條船,停靠在正濱漁港和和平島旁,回家看管龐大生意的鄭桑溪雖說失去了攝影界的舞台,但也因此能夠多照看自己的故鄉。他回基隆後就到處拍照,拍基隆和九份的紀實攝影,鄭桑溪總能捕捉到好的畫面,他重視攝影「真」的特質,拍攝的數量又多,為 50 年代的基隆,記下當時那一霎那的人文景觀和城市記憶。鄭桑溪 1959 年拍攝的「蒸汽火車頭」一照中,一名兩肩挑擔的挑夫走在火車鐵軌上,後方四部冒著熊熊白煙的火車頭蓄勢待發,呈現臺灣社會轉型的關鍵時刻,也反映了鐵道在基隆發展上的重要影響。

鄭桑溪去日本留學時兒子送機 白明德提供

雖然回基隆後便忙於漁船事業,但鄭桑溪還是致力於攝影的發展,在 1979 年重任基隆攝影學會理事長時,為人處世深受後輩尊崇。基隆攝影學會理事林田地說,只要是受邀擔任評審,鄭桑溪從不推託、從不遲到,在當時,地位權力最大的他,從不擺架子,最守時、最守規定,是所有人最好的榜樣與示範[2]。當時的攝影學會時在鄭桑溪家開會討論,舞蹈家妹妹鄭淑姬回憶說,哥哥那時特別設計了一個撞球檯,中間架了一個網子,可以打乒乓球,拿掉就可以拼成桌子,他和攝影同好們就在桌上漫談,雲門舞者來家中玩時,哥哥則是調雞尾酒放在那桌上給大家喝,那是她很美好的記憶。

基隆攝影學會的交流活動於鄭家舉行
(右7) 白明德提供

港邊酌飲的情懷

 

「我們全家人都熱情好客。」鄭淑姬回憶說:「哥哥對外雖然好客,但受到日本式教育影響,其實他在家很嚴謹、很傳統,放不開自己的情緒。因為他是家裡長子,講話都不會笑,有一種無形的安靜和嚴肅。」回來幫家裡漁船生意,攝影社就只是周末去,後來他覺得沒跟上攝影潮流、自己落伍了,就不願意出去。

鄭桑溪與他家的漁船 白明德提供

也許是總有心願未了,白明德憶起當年的鄭桑溪每天菸絕不離手,也愛喝點小酒。「鄭老師常帶我去 piano bar,幾乎每天晚上都去,即使老師已 60 多歲,每天還是會揪朋友去喝酒、聊天,到半夜 2-3 點店家打烊才願意回家。」那時興盛的基隆有許多酒家,像是嘉賓閣、國賓、小上海等,都是鄭桑溪和好友們常出沒的地方;除了酒家,那時港邊還有許多茶室,或稱小吃店,二、三十家酒吧接待外國船員或大兵,場景熱鬧非凡。

小上海裡的應酬 白明德提供

「民國五十幾年的基隆,是最繁榮的時候,當時的港口很美。」白明德說。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因為攝影學會認識鄭桑溪,便與他一同拍照,直到他晚年。基隆港邊變化很大,從民國五十年到民國七十幾年,很多重要建築都被拆了,例如全台經典火車站的基隆驛、基隆郵便局等。當鄭桑溪開始接家業、約莫民國六十多年時,基隆漁業開始蕭條,船員常跟他的公司借錢,加上自從臺北港開了以後,多了港口競爭,碼頭運輸機械化,基隆港的幾個重點產業步向沒落。

白明德說,受日本教育長大的男子,有著不低頭的男人尊嚴,鄭桑溪中年後投緣的人越來越少,不像年輕時那樣愜意,但老師總是懂得在音樂與好酒中取得生活的樂趣,即便老師癌末的時候,仍每天堅持要去卡拉ok唱歌,當時他和老師太太推輪椅、爬樓梯帶著老師到店裡,讓他到最喜歡的piano bar,唱他喜歡的日本歌和台語老歌。「人要走之前,他還是要去聞那個酒香。」白明德回憶說,鄭桑溪他的瀟灑不羈揮別了那個五零到六零年代的基隆港,和攝影史的銀鹽世代。

蒸汽火車頭-1959年 攝影:鄭桑溪,白明德提供
美國水兵於基隆看「迎媽祖」1957年,攝影:鄭桑溪,白明德提供
漁船 攝影 鄭桑溪 白明德提供

 

全文出自《凝視雨都-藝術家的基隆》一書,由基隆市文化局出版,Archicake、雨都漫步共同規畫與執行。
[1] 一般稱草店尾,泛指玉田街,石牌街、福德街、新興街、田仔尾而言。又稱為大基隆,與哨船頭為小基隆之對稱。http://b2d.syjh.kl.edu.tw/klhometown/03-03-03.php

[2] 郑桑溪影像纪实黑白时代史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2/n3263998.htm

 

 

Related Post

Follow 雨都漫步 KeeLung for a walk:

我們以在地人的觀點詮釋這裡的景物與記憶,分享關於散步、探險、迷路等等的文化旅行。歡迎在地的你來表達城市故事,來過或未曾來過基隆的你與我們共享這些體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