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裡的師傅師:崁仔頂冰塊車

posted in: 基隆人 | 0

深夜時分,城市燈火漸熄,卻有人悄悄拉開夜幕一角,準備開啟每日的例行公事。碩大的冷凍車,駕駛座上坐著一位外型黝黑性格、將頭髮俐落地紮起的男子,此時,他們才正準備外出。

在基隆崁仔頂魚市從事冰塊生意已餘二十幾年的謝宏清與吳金惠夫妻倆,每天夜裡十一點,便會到大武崙冰廠,將一大塊冰磚攪成碎冰,緊接著開到崁仔頂,準備前置作業,將載滿冰塊的冷凍車停至定點,擺好推車、麻袋、保麗龍箱,一切就緒後、等待生意上門。

會來買冰塊的客人多半都是魚販,或是開餐廳的人,因為來崁仔頂進貨,買好的漁獲便需以冰塊保存。今日恰巧碰上一位在台北開海鮮餐廳的老闆──阿亮,也是熟客了,「對於魚販來說,凌晨兩點買到的魚,必須保存在最接近凌晨兩點的狀態,賣出的價格才會高,一但賣出的價格低了,成本不變,那就是損失。」阿亮說道。魚一但進冷凍,肉質便會轉硬,所以才需要用冰塊保存,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崁仔頂做生意的冰塊車高達18輛之多。

「大家都認識,都在做生意但是不會就搶生意。」吳金惠笑道,生意做久了,跟客人也都有默契,看到人就知道今天要買多少冰塊,若量大,老闆也會將冰塊直接送到客人的車上,除此之外,還提供海水供顧客自己盛裝,「也不記得為什麼開始用海水,不知道是哪一車先開始,大家就跟著這樣做。」謝宏清說,從前做過衛生冰塊的生意,但失敗過,之後再次站起來,夫妻倆每日「日落而做、日出而息」,養大了三個小孩,不時也會看見兒子、女兒在冰塊車上俐落地盛裝冰塊,倒也還真有架勢。

「這(賣冰塊的生意)以前利潤很好,現在就是薄利多銷。」吳金惠說。因為近年來崁仔頂生意差很多,來買魚的散客也變多了,但我想,只要漁市場還在的一天,這一輛輛的冰塊車就會一貫地堅守崗位,如同阿亮所說:「買魚的是師傅、冰魚的是師傅師。」保存的學問大過於挑買,而這也就是隱藏的風景冰塊車存在之必要。

 

冰塊參考售價:

一袋50元

保麗龍小箱70元

保麗龍大箱80元

Related Post

Follow Neil:

喜歡基隆,喜歡海。覺得基隆的雨,是一種鄉愁。相信所有曾被時代淘汰的事物,都會以另一種方式重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