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 《卷一:好兄弟》第四章 雞籠

《卷一:好兄弟》第四章 雞籠

4-1 白惡魔

  

河水如海一樣,一望無際,色澤呈現靛紫色,令人感到深不可測,浪淘一陣一陣打上岸邊。這條河就是雞籠冥間的邊界,分開人間與冥間,也分開冥界的區域。
  
河中央有一艘巨型海蟒甲駛於水面,隨著船隻划行,吸引無數的魚聻獸閃著火光,在船板下翻騰,想躍上船板,吞噬掉船上承載的靈魂。
  
船身是兩隻獨木舟,中間用一塊甲板將獨木舟連結而成,左右外側又銜接實木的小舟型浮材,成為雙翼。甲板上建了瞭望台,獨木舟船頭之間,架起巨大的蟹行風帆,形狀有如一隻蟹爪。
  
船上約有10名船員,皮膚白皙,半裸上身,每個人都有結實的腹肌,人高馬大,背上背著弓箭和短刀,腰上掛著箭筒。最特別的是站在瞭望台的首領,頭頂戴著著漂亮華麗的公雞羽毛,黝黑的發亮。
  
他們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看顧四周,意圖在一片平靜的水域找尋寶藏。
  
蹲在船頭駕駛風帆的船員忽然大叫:「魔尾蛇的濃霧出現了!大家小心!」
  
忽然間,船駛近一片濃霧之中。每個人都提高警覺,從背後拔出短刀。
  
以濃霧作為掩護的是,一條紅黑條紋的巨蛇,靜悄悄地游出水面,用蛇身漸漸地纏繞住這艘海蟒甲。
  
「和平島懸賞2000萬支刈金,要取這隻魔尾蛇聻獸!過了今天,大夥就能從海盜退休了!哈哈,我盼望這天都等了400年了!」站在瞭望台上的首領說道。
  
「注意!右船翼!」
  
「左船翼這邊也有!」
  
倏忽,整艘船被這條巨蛇勒得緊緊地,船板就快要裂開。
  
每個海盜所守備的位置都發現這條巨蛇的蛇身,卻連牠的蛇頭和蛇尾都沒有看見。
  
「現在!」憑藉著超凡的平衡感,首領和駕駛風帆的大副仍站在自己的崗位上,而原本坐在船上的18位船員,雙手從小腿上綁緊著麻繩的縫中拔出短刀,迅速地翻身入水,雙手紛紛將短刀插入離自己最近的蛇身上,雙腿夾緊蛇身,攀緊蛇身等待進一步指示。
  
全身都被刺傷的巨蛇,一痛就將船身弄得支離破碎,露出彷彿一串綻放花朵般的蛇尾,舉高大力拍打早已碎裂的船,然而,每個人早就蟄伏在蛇身上,躲開魔尾蛇的攻擊。
  
魔尾蛇擺脫不了身上的刀傷,終於探出頭來,想要找到敵人。
  
牠悄悄地將蛇頭探出水面,即鎖定配戴烏黑羽毛頭飾的首領,伸出蛇頭試探之後,快速地瞄準他,準備一口吞下。
  
首領快速地吹了一個口哨,雙手拔出短刀,和他的同伴如出一轍,一躍到巨蛇頭上,用短刀攀著巨蛇,往靈蓋骨前進。此時,另一條蛇頭咬住首領,原來這條蛇是一隻雙頭蛇,首領被咬住後,仍臨危不亂,叉在蛇頭上的短刀瞬間變成閃閃發光的伏靈繩。
  
所有的短刀都連成一張網,原本還在蛇背上的成員們,都落到水中,用念力控制伏靈網,很快地,魔尾蛇整個蛇身落入網內,首領也趁機脫身。
  
兩條蛇頭仍拼命地想咬住海盜,但伏靈網已經拉緊,原來是掌舵風帆的成員划著一隻獨木舟,船桅正拖著伏靈網,其他成員紛紛都游往獨木舟兩側,大夥已經征服這隻聻獸,正準備離開此地,帶著牠去領賞。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白色惡魔海盜!才一會兒功夫,就把吃掉無數元神的神聻獸擺平了!」
   
「我也以為根本輪不到我們下手,他們就會被神聻獸給吞了。不過這樣也好啊!秦大,你就能得到這隻神聻獸的靈力!」
  
「嘖嘖,真是可惜,白惡魔太癡心於手藝的功夫,他們都忘了自己是怎麼死的,活再久也不懂教訓!一鳴你一定不要像他們這樣活在冥界。」
  
在岸邊隔空觀戰的倆人,幻化出一座砲彈,瞄準正準備駝著魔尾蛇飛往和平島的白惡魔海盜們,連續發射五枚靈砲彈,遭受突擊的白惡魔海盜魂魄受到強烈的襲擊,不久,身體內業火燃起,只剩下元神隱隱發著光,像一顆顆水晶球,浮在空中。連帶著,魔尾蛇也難逃重擊,元神出竅,魂魄形體瞬間灰飛煙滅,有如塵埃,灑落在冥河上。
  
等在岸邊的秦阿狗,右手掌一攤,出現一個精緻的白瓷藥瓶子,他口中唸唸有詞,所有元神就被吸進瓶子裡。白惡魔的元神如一顆珍珠;神聻獸的元神由於混合太多不同靈魂的元神,就像一顆大琉璃珠子,每一顆都獨一無二。
  
「這可是雞籠冥界最稀有的白惡魔和神聻獸元神,在鬼市一定很搶手!這次一定讓若水堂無話可說!」一鳴看著那一顆顆閃爍的寶石說著。
  
「對了,秦大,四海盟的人會不會來找我們報仇啊?畢竟,白惡魔都是四海盟輩分最高的,如果被發現……」一鳴正憂心地繼續說著,秦阿狗立即打斷他的話。
  
「不要杞人憂天了,根本沒人知道。」
  
「但是,義勇兵團一定會被對號入座!這該怎麼辦?」一鳴仍擔心四海盟來找碴。
  
「當真如此,正中我下懷,哈哈哈哈。」秦阿狗咧開嘴大笑起來。
 
******
  
白惡魔海盜被滅一事,在雞籠冥界中造成不小騷動。白惡魔所屬的四海盟,是雞籠海盜聯盟。
  
或許是擔心投胎了可能變成畜生,,從大航海時代到清末,每一艘海盜船和成員都選擇在冥界繼續他們的航程。加入四海盟只有一個條件──來冥界報到的第一天,徒手殺死一隻聻獸,就能得到四海盟的庇護,成為冥界海盜。
  
他們一向使用靈力在冥河上居住,或是在荒煙漫草的岸邊靠岸,只有做買賣時會登陸停留在和平島──雞籠冥界第一大河港所在地,平時只靠殺害誤入雞籠冥界的靈民和追逐傳說中的神聻獸,來維持在冥界的香火。
  
當然,有些靈力高強的鬼海盜,曉得如何順著冥河系統穿越結界,更是透過在各地冥界當傭兵來取得陰間使用的錢財。
  
無論如何,雖然四海盟的成員都驍勇善戰,但是,都和主宰雞籠冥界的勢力──義勇兵團──井水不犯河水。
  

 

4-2 城隍

  

這次,雞籠城隍爺真的頭大了,四海盟盟主──袁冰──親自來城隍廳堂報案,限三天內揪出殲滅白惡魔海盜的兇手,否則,四海盟將對義勇軍團全面開戰。
  
義勇兵團的勢力可不是城隍爺可以插手,雖然城隍爺司職雞籠冥界的司法審判,但是術士修練的靈力,城隍轄下的將軍、牛頭馬面等鬼差根本不是對手。
  
城隍爺趕緊召喚陳吉回到冥界,居中協調,一定要阻止四海盟和義勇兵團的戰爭。
  
陳吉如火如荼請來雞籠冥界各個勢力的代表,齊聚城隍廳堂,共同商討對策。
  
和義勇兵團為世交的「金九寨」寨主──羅安,首先發難說「哼,原來根本沒有人證和物證,還狠咬兇手是義勇兵團的人,做賊的喊捉賊真是笑死人了,四海盟自己在別的地界幹了甚麼壞事,才招惹高手來雞籠侵踏門戶,說不定人家報完仇就離開了。」
  
「沒錯!這樣聽來,我們反而還應該先合作處理掉四海盟的黨羽,免得日後大家一起遭殃!」說話的人是依附在義勇兵團羽翼下,在雞籠冥界逐漸擴張的新世代組織──正氣會──會長顏昊天。
  
此時,決定義勇兵團治兵決策的議會會長──義守長老,才剛剛踏進廳門,聽到了顏昊天的發言,生氣地問:「難道寧可負天下人才是正氣會真正的理念嗎?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四海盟哪裡得罪你了?」
  
「義守會長,四海盟對義勇兵團的宣戰,難道就有道理嗎?」顏昊天立即嗆回去。
  
代表仙女姑娘的綠萍打了圓場,「沒錯,四海盟毫無證據就把兇手指向義勇兵團,這是不合理的;但是推論誰有能力殲滅白惡魔黨,平心而論,只有義勇兵團前幾師才有這個水準!」
  
「尤其是滅靈將軍,他最近的靈性逐漸走火入魔的狀態,大家是有目共睹,我認為城隍爺應該要負起去追查嫌疑犯的責任才是!」綠萍見大家沒有異議的表情,持續將她的擔憂說出來。
  
「綠萍姑娘說得有道理,城隍爺你盡可將嫌疑犯列出來,如果有我義勇兵團的人,我一定把他帶來給你審問。」義守長老非常認同。
  
「義守長老你這不是為難我們嗎?城隍爺怎麼敢審義勇兵團的將軍!不如,還是你把這消息帶回去,由義勇兵團內部自行去找可疑的兇手呢?」陳吉嘻皮笑臉地代替自己的老長官,把球給丟回去。
  
「如果都找不到兇手呢?還沒解決四海盟三天後血洗義勇兵團的決定!一旦打起來,還不是我們這些一般居民遭殃呢?」顏昊天急切地說,他認為這才是這個會議最重要的事項。
  
「我們宗親會的立場,當然都不支持兩派人馬硬碰硬,但是四海盟的意思我們也覺得有道理,雞籠冥界治安從來沒有像最近那麼不好,以前都是靠義勇兵團巡邏在保護大家,但現在好像很多地方都變了,連聻獸都敢在市中心出沒!如果義守長老有心想整頓,還是萬事拜託!我們宗親會給義勇兵團的供奉絕對不會少的!」
  
義守會長感受到眾人拐彎抹角想趁這次機會,要脅義勇兵團清理內賊,內心隱隱不安,的確,義勇兵團維護雞籠冥界秩序已經好幾百年,自己也是白惡魔海盜同時期來到冥界的居民,大家苦心維持的平衡,就在這幾年被義勇兵團帶領者──滅靈將軍──給破壞。
  
滅靈將軍是日據時代初期的農民,在世時就是抗日義民,來到冥界符合加入義勇兵團的資格,被當時身為將軍的義守會長自己選中成為師徒,親手教導他在冥界修練靈力,他的靈力進步快速,所向披靡,加上嫉惡如仇的個性,將義勇兵團的威望與勢力推上頂峰。
  
因此,在滅靈將軍以正義之名四處征戰之下,在近幾年出現反效果,許多濫殺事件傳出,不僅在冥界連人間都有! 尤其,他雖善戰,但在平盛之時不黯管理,開始出現士兵軍紀不佳,還趁火打劫,出入人間鬼市買賣。
  
事到今日,義守會長也開始擔心,滅靈將軍會成為脫韁的野馬,扭曲的正義魔人。事實上,他已經好幾次公然和議會的決議唱反調,堅持殺戮曾是帝國時代軍人的元神。
                                  
陳吉提議,陪著義守會長先去拜會四海盟盟主,承諾義勇兵團會給一個交代,把兇手揪出來,但是兩方千萬都不要輕舉妄動,破壞雞籠冥界的平衡。
  

4-3  義勇兵團

  

義守長老回到義勇兵團,立即對四海盟宣戰一事召開緊急會議,召集了十位議員和滅靈將軍,以及十二師兵團師長列席。
  
「今天臨時議會提案,針對白惡魔海盜殲滅事件成立特別小組,由義勇兵團調查元凶,給四海盟一個交代,就算兇手是義勇兵團的成員,也依法處置。」義守會長大聲提案。
  
維持雞籠冥界的正義,正是義勇兵團成立的初心!義守長老強烈地想重振兵團的軍紀,並整頓兵團的核心精神。
  
「同意一票。」司儀唱票。「同意兩票……
  
義勇兵團最高首領──滅靈將軍──站在議會備詢台前,看著義守會長的眼神逐漸銳利,然而,面無表情,仍讓人看不透他現在的想法。
  
「我現在宣布,此提案通過。限義勇兵團立即成立特別小組,三日內向議會報告調查結果。為了讓義勇兵團的調查公正公平,請在場的兵團所有人,都向議會說明白惡魔海盜事件當日的行蹤,以茲負責!」義守會長堅定的口吻,對著在場的十三位兵團首領們說到。
  
「白惡魔海盜黨死不足惜!」第一師師長秦阿狗不給義守會長情面,站起身直言。其他師長看見秦大都表態了,也紛紛起鬨附和。
  
「他們都是狡猾市儈的海盜,為了錢能出賣自己,根本沒有任何信義可言!」
  
「將軍,不能答應執行這項提案!說不定這根本是四海盟自導自演的陷阱。」
  
十二師師長紛紛站在秦阿狗這端,他們心知肚明,秦阿狗從生前就跟隨將軍,到冥界也不離不棄,他是最瞭解將軍心意的人,支持他就等於支持將軍!支持將軍,因為他是冥界最強的最終主宰。
  
「出戰!出戰!出戰!」忽然間,列位席出現低沉而持續的口號。
  
「肅靜!」義守長老拿案頭用力敲打桌面,希望席間保持肅靜,並且說道:「這是議會10位議員和我的共同決議,義勇兵團即刻執行!將由我直接遴選調查小組成員……
  
不等義守長老把話說完,冷不防,長老已經被兩名師長脅持,雙手都被扣住。
  
「臨時動議!義守會長濫權操控義勇兵團議會,暗中勾結四海盟,意圖陷兵團於危險當中,提議會長即刻停權,暫時扣押在住處。由將軍暫代會長職權。」秦阿狗大聲疾呼。
  
「通過!通過!通過!」剩餘的所有的師長紛紛站到每位議員座位後面。
  
「請各位議員公正公平地投下神聖的一票!」秦阿狗說道。
  
每位議員都噤聲,只敢投同意票。司儀也在滅靈將軍冷峻地瞪了一眼之下,唱票「全數同意」,通過提案。
  
義守會長立即被軟禁在兵團宿舍之中,所有議員也隨時被監視。
  
此時,滅靈將軍和第一師師長秦阿狗在戰情室內,他不禁稱讚「阿狗!幹得好。」
  
「將軍,這是你應得的,這麼多年來,我們千辛萬苦替冥界伸張正義,會長竟然還把你當作嫌疑犯!這太不公平了!」
  
「會長真的勾結四海盟,要瓦解兵團嗎?」多疑又嫉惡如仇的滅靈一想到,自己視為親生父親般的義守太爺,居然會背叛自己,自己只是幾次違背議會決議,看來這次臨時動議,會長已經有意要把自己拉下馬來。
  
「四海盟跟義勇兵團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沒有人從中作梗和安排,怎麼會演變到今天這個局面?是不是會長我不敢議論,但是,這個人一定得有非常的能力。」始作俑者說起實話來,也講得頭頭是道。「如果,四海盟真的成為會長的僱傭,我們該怎麼辦……
  
「先發制人!立即召集第一師精兵,跟我前往四海盟駐紮地!」滅靈喝道。
  
******
  
秦阿狗自生前到死後,跟著將軍打仗已經不知道多少回了,每次都只有一種望塵莫及的心情!
  
在冥界,所有的武器與道具都是以念力驅動靈力,幻化而成,當你對一個事物越熟悉的時候,自然幻化術越上手,因此,大家生前做什麼,死後在冥界就繼續做什麼。甚至,有的人為了要繼續享有如同人間的生活,寧願拿香火紙錢去交換那些幻化的物品,像是房子、美食、衣服……
  
只有滅靈將軍不一樣,他是近乎為「武癡」在修練靈力,就連他最拿手的招式──靈砲彈,都是直接運氣就在掌上形成,雙手快速地出擊,就像散彈槍但有無限的子彈,且每顆威力都是子彈的100倍。阿狗想要學這招,卻只能先幻化一座砲彈才行。
  
加上滅靈使用靈砲彈的強勁後座力,又讓他領悟如何比一般靈力瞬間移動還快、還出奇制勝,就是透過冥界「蟲洞」,在打仗時忽隱忽現,行蹤比鬼魅還難以捉摸。
  
滅靈將軍率領第一師,追蹤到四海盟自各地冥界召集約六十艘海盜船,在雞籠邊界冥河中,航向和平島港口。就在此時,滅靈將軍自空中連續發射靈砲彈,威力驚人
  
「殺﹗」第一師所有鬼兵跳上海盜船甲板,亮出鐮刀,俐落地從敵人背後,橫劃頸部一刀,斷頭斃命。
  
四海盟根本沒料到義勇兵團竟然會來偷襲,幾乎毫無防備,全軍覆沒。只有比較後面才駛來的十艘船,看見前方戰火猛烈,立即消失躲避,逃過一劫。
  
生還者們開始匯聚,有的即將飛離撤退,有的幻化出小救生艇,讓受傷的鬼魂能躺在艇上尋找避難。
   
滅靈將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享受勝利,正當想繼續使用靈砲彈攻擊,卻聽見高亢的汽笛聲,那是代表和平島的遠洋漁艦。它忽然出現在滅靈眼前,現代化三層樓的防彈鋼鐵船艙,還有防禦砲彈雷達,讓滅靈放棄追擊。
  
「好久不見!周曦!」甲板上空無一人,只有陳吉坐在遮陽椅上喝著飲料,嘻皮笑臉地對滅靈打招呼。
  
「你今天也來釣魚嗎?要不要上來吃最新鮮的鮪魚生魚片?」陳吉繼續若無其事地說到。
  
「欸欸!不要走嘛!我們敘敘舊啊!」看滅靈悻悻然地即將消失在眼前,陳吉大聲喊到「欸欸!幹嘛不理我啊!我記得你的名字明明是周曦沒錯啊!」
   
陳吉望著消失的人影,無聲地嘆一口氣。

 

<上一章           回列表           下一章>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