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 《卷一:好兄弟》第五章 鬼神

《卷一:好兄弟》第五章 鬼神

5-1 鬼門關

熱鬧的中元祭結束,這代表著,鬼門即將關閉,此刻,鬼差們更嚴格執行捉拿非法滯留於陽間的鬼魅。
 
「我求求你啦,小老弟,我知道你想在陽間繼續追查真相,但你現在不回去陰間報到,鬼門一關,牛頭馬面親自出巡被逮到的話,我的小官可不保。」陳吉苦苦哀求著。
 
「吉哥,難道你就要放棄在陽間的調查了嗎?這事不單純,我想,對方肯定是趁鬼門關前行動,混淆大家的視聽,光整個農曆七月,基隆地區就有好幾樁吸食毒品暴斃的事件發生!現在不揪出幕後黑手,會有越來越多人受害的!」雖然講的大義凜然,但最主要,易峰還是擔心可樂最後會變成黑幫集團的代罪羔羊。
 
「不是我不想追查,恭平已經在調查了不是嗎?義勇兵團突擊四海盟,已經搞得冥界鬼仰馬翻的!不能再出半點差池,我也必須趕回冥界才行。而且……」
 
陳吉話才說到一半,忽然間, 出現黑色煙霧化做一道門,兩個「人」影從門中現形,他們穿著標緻的黑色警裝,帶著警帽,防彈背心左右側和腰間,都配帶著警槍。
 
這身行頭看得林易峰不經讚嘆:「哇!兄弟,冥間的警察這麼帥!吉哥,你修練行不行啊!怎麼每次都穿著一身長袍馬褂,看得慫死了!」
  
林易峰還沒察覺這兩位警官可不是來玩的,其中一人大聲喝到,「大膽逃犯林易峰!潛逃到陽間,立即抓到地獄審判!牛頭,快!把他拿下!」原來這兩位就是掌管地獄的秩序的鬼差,等同是地獄典獄長的牛頭與馬面。
 
「你們就是牛頭馬面?!」林易峰驚訝地於冥間的與時俱進,連牛頭馬面都那麼跟得上時髦,一時間還忘記了他們正是來捉拿自己的,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裡端詳牛頭馬面,怎麼看都像是好萊塢的亞裔混血男明星!
 
牛頭快速地出手從背後壓制住林易峰的肩膀,攫住他的雙手,釋放出一股靈力,一條伏靈繩開始纏繞在易峰手上,將他的雙手在背後緊緊綁住。接著,牛頭低聲念咒,眼前出現如同剛剛一樣的黑色霧氣般的大門,向他們敞開,牛頭馬面一起逮著林易峰就要往門裡拽去。
 
「什麼地獄審判?吉大哥,我沒聽你說過啊?」林易峰開始恐慌,想掙脫伏靈繩的控制,一邊向陳吉求救,「吉哥,快幫我啊!我不是逃犯!」
 
陳吉見狀況越演越烈,趕緊擋在門前,幫林易峰說話。「牛大人、馬大人…….」平時屌而啷噹的陳吉,此刻也顯得畢恭畢敬。
 
「陳吉,你執行擺渡不力,再阻饒就一起抓起來!」牛頭警官只是拔起槍朝空中一射,巨大的靈氣就把陳吉彈得老遠。
 
「欸!陳吉,你怎麼還在這,偷懶阿!不捨得回地府嗎?」馬面看到陳吉被轟到老遠的狼狽樣,忍不住奚落他。
 
「馬大人!不是我偷懶,我就是來這抓這位還沒回冥間報到的林易峰,即刻帶他回冥間報到的!你們誤會我了,還一來就搶我功勞!真不夠意思,好歹我們也算是同事!」
 
「呸!你只是一個小小的帶路人,牽引亡魂過奈何橋,我們可是專門捉拿滯留在陽間的鬼魂,還有那些惡貫滿盈的惡人在地獄的審判。可別把我們跟你那小兒科的工作混為一談! 」馬面忍不住跟陳吉抬槓了起來。
 
「我沒有潛逃!我沒有罪阿!吉哥快幫我解釋啊!」林易峰越掙扎,伏靈繩綁得越緊。
 
陳吉知道牛頭馬面的鐵面無私,是不可能放過林易峰了,反正地獄的轄權和城隍轄下的小小死神本來就是互採業務的死對頭,如果告到老闆那兒,自己還不一定會輸!他再次起身,乾脆豁出去了,使用靈力具化出後膛連發步槍,打算硬碰硬步步進逼。
 
冷面的牛頭見狀,手上換上了一把槍矛,立即不斷地刺向陳吉,只見陣陣鋒利的靈氣逼得陳吉踉蹌地只能後退。
 
大門逐漸關閉,牛頭馬面壓著林易峰,即將隱沒在大門之際,突然散發出震人氣場和一道閃光,一把槍矛像門閂一樣卡著。
 
陳吉仔細一看,是林易峰的手上握著剛剛牛頭耍過的那支槍矛,他眼明手快地,變出一把短刀,一揮就把綁住易峰的伏靈繩給切斷。林易峰雙手一的自由,猛然地揮舞槍矛,牛頭馬面也不得不彈開,把他放開。
 
黑色大門瞬間又消失了。
 
「你這傢伙!」牛頭震怒,右手的槍矛變成一把鋼鐵長叉,直直地朝易峰射去,易峰趕忙轉動起槍矛抵擋,矛撞上鋼鐵叉,鏗的一聲,槍矛碎裂,震的易峰一陣手麻,才想重新穩定姿勢,牛頭又是一個狠勁刺來。
 
林易峰舉起手臂自衛,隨著鐵叉迎面而來的靈壓,甚至讓易峰有種魂都快被吹散的撕裂感,直接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好了,大家快住手!」一位留著長白鬍子的老爺爺及時出現,出聲制止。他用手上的白扇拍著牛頭手上的鋼鐵長叉,「你幹嘛!你幹嘛!」
 
「土地公爺爺!你怎麼現在才來啊!」陳吉看見這位老人家,痛哭流涕地前去攙扶,說話還帶著哽咽的鼻音。
 
「咳咳,林易峰已經受到供俸,晉升成為鬼神,可以自由來往陽世,幫助善男信女。牛頭馬面,你們可以回去了!」土地公大聲宣布。
 
「不是你和陳吉串通好,胡謅我們吧!」馬面不可置信。
 
「當然是我收到冥界管理局給我的轄區公告!你們還敢在我的轄區濫捉鬼神不成?」土地公以神的姿態睥睨著牛頭馬面。
 
有人供奉我?就連林易峰本人也毫無頭緒,可樂嗎?不可能,他還被關著呢!
顏恭平?在忙著調查毒品案件才對。他實在想破腦袋也猜不透,但此刻也沒時間管那麼多了,順其自然吧!
 
「好啦好啦!既然是土地公出面,我們也不好多過問冥界的事,是吧阿牛?唉!你們鬼神真好,哪像我們一天到晚只能管理阿鼻地獄那些惡鬼……,還跟這隻一點都不幽默的同事搭檔,哈哈,他這牛脾氣,你們可不要跟他計較!我們還有一堆名單要追補,趕場趕場啦!」馬面識趣地出面打個圓場。
 
黑色大門再次打開,牛頭馬面一進去,隨即關閉。

 

 

5-2 冥界戶政

 

「哎呀!快來不及了!我們先走一步了!」土地公對著陳吉喊著,一手放在林易峰背上,下個瞬間,就來到一個像是機場接待大廳的地方,筆直寬敞的通道上,有一般座椅和躺椅,每間隔一段長廊,還有商店可以逛街!
 
「這是哪裡?我們要出國嗎?」
 
「這是雞籠冥界管理局,你可以想做是人間的移民署或是戶政事務所之類的地方!」土地公領著林易峰在「戶政處」告示牌邊的3D懸浮影像前輸入幾個按鍵,螢幕變成攝影照相機螢幕,他要林易峰在鏡頭前微笑,然後林易峰的手背上浮出了一串號碼52478990
 
光戶政櫃台就有將近20個窗口,易峰看著指示牌,再往前走是「出入境」,往來的「鬼」熙熙攘攘,好不熱鬧,他不禁跟上前去想一探究竟,「冥界竟然這麼現代阿。」這種現代化感覺,跟林易峰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又是大開了一次眼界。
 
「好啦,我們可不是來觀光的。」土地公拉回林易峰。
 
一會兒,易峰手上的號碼閃爍著,浮出3D懸浮影像──9號櫃台。他不禁了解到,就像在世時有一個身分字號,他到了冥界,也有了新的身分字號。
 
「林先生,請你補填一份冥界入境申報表。」窗口人員遞出一張表格。
 
填完了生前名字,死亡地區等基本資料,工作人員面無表情的,說出了讓林易峰震驚不已的事。
 
「你的香火來源是信義區萬大祠,對應的住所是冥界51164號。」
 
萬大祠?!那不是明心會萬爺主持的嗎?不是應該算計我的明心會,卻變成供奉我的萬大祠!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走吧!」土地公握住林易峰,倆人瞬間又來到了──冥界51164號。
 
林易峰看看手背上的號碼又消失了,問到「剛剛那串數字,是我在冥界的身分字號嗎?」
 
「喔,那個阿,你要這麼想也是可以的,但那串數字的作用更像是一個『晶片』,呵呵呵。」易峰看著土地公摸著鬍鬚,講著晶片,實在違和,不過冥界讓人驚訝的事情不差這一樁。
 
他們站在一個簡易茅房的區塊。
 
「這裡甚麼都沒有啊?我要住在這?」林易峰看著前後左右,明明有各種各樣的建築,民國初期的矮舊老房,日治時期的和式,荷蘭式的建築,怎麼自己的住處根本空無一物!
 
「在冥界,一切都是要靠自己修為,以靈力來使之具象化,換言之,你想有個安身之地,也要靠自己靈力來具象化並維持。」土地公跟他解釋。
 
「可是,如果我一直都學不會用靈力蓋房子呢?」易峰問。
 
「嗯嗯,你也可以用香火或紙錢請建商幫你蓋,甚至買已經蓋好出售的房屋也可以!」土地公回答的理所當然。
 
「蛤?這樣也可以,來到冥界一樣得過錢關阿!」
「還有,你也可以叫你的後人或信眾,幫你燒一座房子,再用靈力輔助,可以省事許多!」
 
土地公繼續解釋如何使用靈力蓋房子,「總之,先集中精神,在意念中想像形體,便會逐漸成形,越大或是越精細的,維持起來越是需要耗費靈力。剩下的就是天分跟修練了。然後冥界最近非常動盪混亂,最好待在家裡別到處亂跑。」說完,土地公即轉身離去。
 
「我要怎麼再跟你聯絡啊?」林易峰對著天空大喊,來到冥界人生地不熟的,這位土地公爺爺急急忙忙把他丟在這裡,他連家都沒蓋好,還說什麼待在家裡,更何況什麼香火,什麼靈力!
 
「你在萬大祠所屬地區的土地公廟,就可以找到我啦!」遠方傳來一陣聲音,林易峰聽了,仍舊一頭霧水,這我該怎麼去萬大祠啊?怎麼去陽間阿?
 
管他的,那就來試試吧,林易峰閉上眼,默想著自己生前在基隆的舊家,一睜眼,是熟悉卻非常模糊的輪廓,放鬆的瞬間,整間屋瞬間倒塌,空地上重新化為虛無。
 
「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人死後一樣不輕鬆阿。」林易峰盤腿坐在空地中,自嘲著。
 
乾脆去隔壁串串門子,順便借住一晚……,各種辦法在他腦中想了一輪,最後還是深呼吸,閉上眼睛再集中精神試一次吧!這次不要心想著房子內的擺設,應該要先建構鋼筋水泥這些骨架。
 
咻!
 
林易峰全身一震,他感覺自己剛剛用靈力維持的房子外觀,被子彈穿透,雖然打斷他的冥想,但似乎也救了他一命!
 
「我已經知道鬼還可以再死一次!但是,到底是誰連默默無名的小鬼也要殺啊?」林易峰在冥界碰到這麼多曲折,不禁吶喊。
 
咻-咻-咻-。
 
有狙擊手埋伏在附近的高樓,瞄準他連續射擊。林易峰提高警覺地快速跑到隔壁房屋,緊貼在牆邊,躲在屋簷下,讓高處的狙擊手無法瞧見他在哪裡。此刻,林易峰無奈地想著,怎麼自己就還是不會瞬間移動呢?
 
對方似乎是有備而來。
 
林易峰瞧見四面八方都有帶著刻意壓低的鴨舌帽,手拿短槍的槍手在打暗號,因為街上根本一個鬼影都沒有,這幾個圍繞著他的槍手,一舉一動,反而更醒目。
 
但是自己有什麼能力能自保?學吉哥的防護罩,只能撐一顆子彈;學發射子彈,一露面就被其他人射殺了。自己幾乎是一動也不能動了。
 
忽然,林易峰背後的牆像是破洞一樣,有一股力量把他拉進屋內。
 
「謝謝你!你救了我一命!」他正到謝著,卻看見救他的人一手拿著一把彎刀朝他一砍,一手拿著一個小瓶子,嘴裡唸唸有詞。
 
林易峰無法躲過這刀,看見自己胸口裂開一道像灼傷般的傷痕,漸漸地燙得,就像火從傷口裡燃燒。他無力地倒在地上,抬頭看著傷害他的人。看起來就像一個未滿十八歲的普通男孩子,穿著帽T、寬垮牛仔褲,一副嘻哈裝扮。
 
「你是誰?到底為什麼要殺我?」林易峰倒在地上,看著自己的傷口燒得焦黑,火焰快擴散蔓延,自己快喘不過氣來。
 
「這不可能啊!這個新鬼神居然沒有元神?」這孩子拿著小瓶子,唸著鎖神咒,要把林易峰的元神吸入瓶中,卻發現完全沒有動靜,而眼前這個鬼,傷勢再繼續下去,不是消失殆盡就是變成聻獸
 
男孩心想,該逃走?還是,釘住屬於自己的獵物?

 

<上一章           回列表           下一章>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