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 《卷一:好兄弟》第六章 獵鬼

《卷一:好兄弟》第六章 獵鬼

6-1 長老

  
嘻哈男孩設了一個靈力場替林易峰療傷。
  
「你為什麼要殺我?不是,你又為什麼要救我?」林易峰恢復一點精氣,對這位來路不明的少年感到莫名其妙,前一秒是殺人不眨眼的狠勁,後一秒又是救人的菩薩心腸。
  
「你不懂!你知道一個鬼神的元神在鬼市可以賣多少錢嗎?」
  
「看你才多大年紀,怎麼口吻像什麼都懂一樣?」
  
「哼,新來的!我才看你多大年紀,說話不要倚老賣老,我在冥界可活了快400年了!」
  
「你傷我的帳還沒算,但你救我的恩,我還是謝了!」林易峰一時間不敢置信,但想起這少年一出手就輕易地重傷他,也不敢再對他不敬。
 
  
「欸,先別謝這麼早,你是我的獵物,我會盯住你的,等到我需要宰了你的時候,我不會留情的!」
    
陳吉此時忽然出現在他們眼前,氣急敗話地指著少年,「我就知道這有你一份!袁……。」
  
「袁山,我還沒自我介紹,叫我Ian就可以了!」少年向易峰洋氣地抬個額,雙手比了Yes, Sir 的手勢,加上一身嘻哈的裝扮和刻意壓低的鴨舌帽,簡直是剛從夜店玩回來的少年。
 
「我在城隍廳收到槍擊案的警報,我真是粗心大意!應該要跟著來的……」陳吉話還沒說完,袁山搶著自我介紹。
  
聽到袁山的自我介紹,陳吉又一副下巴要掉下來的模樣,「你這小子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你們盟主才剛剛去逝,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
  
「陳大人,我們四海盟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是沒本事管,只是這位是我的朋友,你傷了他,我現在立刻告上城隍爺。」陳吉加重語氣,故意嚇唬他。
  
「吉哥,他剛剛說我很值錢,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嗎?你先不要怪他,要殺我的人還不只他一個。」易峰看到陳吉一出現,不分青紅皂白劈口就罵這位少年,也不自覺地維護他。
  
「好啊,你要我不告到城隍爺那也行,你來這裡的目的?還有你知道的說出來!」陳吉繼續威脅袁山。
  
袁山可不想把事情給鬧大,只好全盤托出。
  
「我一定得參加下一次鬼市!救出義父們,抓到搶走他們元神的兇手。我得在那之前,獵幾頭鬼神才行!」
  
「你怎麼這麼肯定白魔鬼不是被冥河裡的神聻獸殺害的?一定有人會拿他們的元神去鬼市交易?」陳吉對他說的話半信半疑。
  
「哼!四海盟是什麼地位!我們遍佈冥界到人間的情報網,怎麼可能會錯!否則,我爸怎麼敢肯定,兇手絕對是義勇兵團幹的!」
  
「好,就算你說的沒有錯,可是憑你一個人,到了鬼市又能如何呢?那裡龍蛇混雜、高手雲集,江湖上有名的冥獵士都在那,一不小心,你是羊入虎口!」
  
袁山被問得啞口無言,他根本還來不及想到那一步,甚至身邊一個可以商量的人都沒有,四海盟經過上次敗戰,身為盟主的爸爸已經去逝了。群龍無首,但凡厲害一點的鬼神都離開雞籠冥界去避風頭了;無法離開雞籠的,也不敢聲張自己是四海盟一員,深怕又被義勇兵團的人借題發揮。
  
「這鬼市,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啊?所以,Ian你是要殺我,然後把我的元神帶到鬼市去賣嗎?」林易峰沒有想到除了聻獸之外,另一場震撼教育,是成為其他鬼的獵物,即使在冥界經驗到許多現代場景,這些表面功夫包裹的,還是以暴制暴、以夷制夷的叢林法則。
  
「你說的對一半!」
  
「什麼意思?」
  
「那就是我施了鎖神咒,但對你根本沒有用,唯一的解釋就是你沒有元神!」
  
「那…那會怎麼樣?」
  
「沒有元神護體,一受傷,就會成為聻獸!也根本不用想修煉靈力!」
  
陳吉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我親眼看過易峰使用靈力,不可能沒有元神,袁大「少爺」,我看是你自己施咒功夫不到家,還是回去練練再來吧!」
 
「吉哥,原來Ian是想救人才傷我,我們能不能幫他忙呢?」
  
「這小子意圖不軌,可別輕易相信他!」
  
「如果別想獵鬼獲取元神,只是假裝有貨物想交易買賣,能在鬼市平安出入,這樣有沒有辦法呢?」這話說得,袁山也不禁望向陳吉,希望能有答案。
  
「鎖神咒其實我也不太懂,具說是這幾年才在雞籠出現的,隨著鎖神咒越來越普遍而繁榮的,就是二十四節氣才會舉辦的鬼市交易,我剛到冥界的時候,鬼市聽起來還只是個傳說而已,傳奇的冥獵士屠殺惡鬼和神聻獸,取得元神去鬼市交易。但沒想到,近幾年鎖神咒讓不懷好意的小鬼們,都能隨隨便便隨機殺害靈民了。」
  
陳吉若有所指地瞪著袁山,感嘆冥界世風日下。
  
「廢話少說!你講得這些我也知道,我在冥界可活得比你還久呢!」袁山嗆回去。
  
「四海盟不是很有辦法嗎?你怎麼不去找你們的人求救去,要來問我這個區區的擺渡人!」
  
袁山想起自己的父親和義父們都已經遭義勇兵團的人殺害,哪還有什麼高手可以求救,大家避之唯恐不及,他眼角噙著淚水,逞強地不讓眼淚掉下來。
  
陳吉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敢緊繼續說「我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你,那就是義勇兵團的義守長老!」
  
「義勇兵團的人我才不相信!尤其是義守長老,說一套做一套,雙面人!」
  
「你誤會他了,他就是因為想揪出內賊,已經被囚禁在義勇兵團內了。」了解其中緣由的陳吉,很急切地為長老說話。
  
「連他都自身難保,要怎麼幫我?」袁山仍舊覺得陳吉出這什麼爛主意。
  
「義守長老身前就是一名道士,成為靈民後,自我修練成為冥獵士,又號召成立義勇軍維持冥界平衡,現在雞籠最強的冥獵士就屬滅靈將軍,就是他的徒弟。鬼市怎麼進入,甚至能找到幾個神秘的冥獵士幫忙,義守長老應該最清楚不過了!」
  
忽然門外傳來在找孩子的聲音,引起大家的好奇。
  
「小寶!」「小寶!」
    
「我和袁山先到外面看看,易峰你留在屋內」陳吉身為鬼差的警覺性,讓他直覺有事要發生。
 

6-2 萬爺

  
林易峰一個人在屋內踱來踱去,心想協尋一個比自己弱小的孩子,自己還是有能力的吧!怎麼會淪落到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呢!
  
聽見喊小寶的聲音逐漸遠離,他決定趕緊追上去幫忙,才想打開門,就正面撞上突然現身的人。
  
「你是誰?你怎麼在我家裡?」
  
兩個靈體撞在一起,反作用力又把彼此彈開,林易峰整個人被彈得遠遠地跌坐在地板上,眼前的人卻沒事一樣。只見對方不疾不徐地,將帽子、斗篷與靴子的外出服,變成比較輕鬆的襯衫和卡其褲。他還帶著一個斯文的黑框眼鏡,站在這間簡樸的日式小洋房,非常相襯地,宣告他是這裡的主人。窗檯前擺設了書桌椅,客廳很簡單地只有一個灰色短毛地毯,上面有一張舒適的布質主人椅和小茶几。
  
「你好,真不好意思擅自進來打擾了,我叫林易峰,我是剛搬來的鄰居,只是……。」林易峰看著窗外,屬於自己建地一片空蕩蕩,其實自己也是被強拉進來的,闖空門那位又不在場,不知從何說起,只好傻笑。
  
「噢!你是萬爺新供奉的鬼神啊!也算是新同事新同事!」
  
「同事?」
  
「我剛剛才結束一個案子,幫一個婦人找二十年沒回家的兒子,累死了!有你加入太好囉!我是萬大祠的首席偵探-福爾摩斯.津源,希望以後合作愉快。」
  
津源意識到是新來的萬大祠鬼神,立刻顯得熱情,伸出手拉起坐在地板上的易峰,看他愣頭愣腦地沒有感受到自己的幽默,忍不住問:「現在人都不看福爾摩斯偵探小說了嗎?我叫李津源,我們服務人間的工作,就像大偵探福爾摩斯一樣!萬爺呢,就像是我們的經紀人兼華生,幫我們接案,指派工作,這樣你懂嗎?」
    
「我今天才在冥界報到而已。我都還沒見到萬爺呢!」林易峰也想趕快見到萬爺,可以問清楚自己怎麼被萬大祠供奉了,更想趁機會詢問萬爺,民間吸毒暴斃的事件,那幾個死掉的鬼魂又去了哪裡。
  
或許,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是自己難得聽見一個認識的人,竟然跟冥界有關連,就算是仇人都分外可愛,他著急地問「該怎麼做才能見到萬爺呢?」
  
「一般來說,我們可以在冥界託夢給萬爺,但是要到陽間去,還是需要萬爺做法事把我們召喚到陽間,否則擅自穿越結界到陽間,後果……,也不會怎樣啦!哈哈,頂多被界神稟報城隍給抓回來。但界神和城隍爺太忙了,通常不會理會這些小事!大家都嘛來去自如慣了!」
   
「可以直接到陽間去嗎?該怎麼做呢?可以教我嗎?」易峰聽到可以自由回到人間,開心地衝上前去。
   
「該怎麼教呢?用念力想著陽間的地址就可以了。」
   
「就這樣。」易峰看著津源理所當然地點點頭,睜大眼睛好像他的質疑有問題一樣。他默念自己在人間的地址,用力地閉起眼睛,1、2、3、4、5……,在心中默數著時間。
   
易峰睜開眼,發現還站在原地,失望地喊:「我還在這裡啊!」
   
「這我真的無能為力了,我都是這樣做,也忘了哪天就會了!」津源一派輕鬆地安慰易峰。
   
「那你能帶我去找萬爺嗎?」
   
「好是好,但現在萬大祠已經關門了,到萬爺家打擾他可能也不大方便,不如我幫你託夢給他吧!請他召喚你如何?」
   
「好的!太感謝了!」
  
「今天就在這裡休息吧!」
  
「不行,我朋友出去幫忙找人了,外頭好像有小孩搞丟了,我想趕快跟上去幫忙!」
  
林易峰話才講完,發現津源面有難色地立刻擋在門口。
  
「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以你現在的靈力,很容易被那些人盯上的。鬼市就快要開了,新來的靈民就是最佳的獵物!你就在我這躲躲吧!」
  
「聽你這樣說,我一定得去幫忙才行,走失的只是一個孩子!」
  
津源看著林易峰開門的背影,不禁若有所思地搖搖頭,每個時代都有這樣的傻子,自己曾經也是這樣血氣方剛,自以為可以拯救世界,可是當時自己滿滿的勇氣竟然只夠撐到門口,走沒幾步路就被槍擊,落得死在馬路上無人敢收屍的下場。最後就是萬爺的爸爸趁著夜晚來收屍,他才進入冥界。
  
現在的冥界動盪不安,越發有當時的氛圍,津源永遠記得1947年邁進3月的天氣還有涼意,大屠殺剛開始,風聲鶴唳,脫序的軍人集體瘋狂,已經忘記為何而戰,只顧舔食著殺戮的快意。

 

6-3 瘟神

 
簡一鳴看著手裡還熱騰騰的元神珠,透明的顏色混著黑絲,就像是純潔無瑕的靈魂,被邪惡的病毒入侵一般,讓一鳴瞧著,欣喜。這是瘟神刻的印記,太美了,師長一定會喜歡的,這樣的元神越來越稀有了!
  
一鳴躲在樹林邊,遠遠看著被他獵殺受傷的孩子,已經失去意識,倒在草皮上。他在等待這孩子的親人來找他,這樣他又能一網打盡。
  
「犬聻獸去吧!給他們指點路吧!」一鳴併攏食指和中指,在前方輕輕劃了一刀,空氣就像破了個洞,從黑暗的洞口中接連躍出9隻燃燒著枯骨的獵犬,尋覓著靈體。
  
這裡是雞籠冥界中央公園,位於冥界中央,公園中心是一大座湖,周圍有著大片草地,再往外則是叢叢樹林。中央公園南方是冥界出入境大廳,也是城隍廳所在地,沿著公園圓環,輻射出不同勢力佔據的區域,這個中央公園,就像是雞籠冥界的中立區域。
  
「爸,我跟小寶……應該…….就是在這附近走散的!」
  
「小寶!小寶!小寶!」
  
一對父子穿梭在樹林中大聲呼喊著,期待著回應,逐漸朝中央公園正核心前進,
  
「弟弟他,不會有事吧,都怪我說想要探險,才會.....」15歲左右的男孩露出緊張的神情,眼睛泛著淚光,自責地低聲喃喃著。
  
「春霖沒事的,我們會找到小寶的。」陳阿賢緊緊握著春霖的手,眼神無比堅毅。
  
166年了,家族自從那場瘟疫喪命,就連做鬼也是妻離子散,痛失孩子的妻子因為執念在人間徘徊,最終成為惡鬼,現在還關在地獄受罰。身為族長的自己一來到冥界,也好不容易將族人找齊團聚,即使族人一個個去投胎,自己帶著2個孩子也堅持要等妻子出獄,全家團圓。
  
這些年形同難民般,沒有身分地暫時拘留在冥界,一切難關都克服了,如今,由於家族屍骨重見天日,因而被供奉成為鬼神,就是冥界合格的靈民了!一切都會是嶄新的開始!
  
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再一次失去小寶呢!
  
父子倆人沿著湖岸,喊叫並尋找著小寶的身影,只見像是回應呼喊般,前方草叢一陣碎動。
  
「小寶,是你嗎!」春霖欣喜地向前一探究竟。
  
衝出的竟是一隻犬聻獸,齜牙咧嘴往春霖手臂上咬一口,阿賢連忙一個踢擊,將牠踢往一旁,犬聻獸在地上滾了一圈,又一個奮力躍身一蹬,便緊緊咬住阿賢的左手臂,還有一兩隻犬聻獸趁機咬住阿賢左右大腿。
  
忍著尖銳獠牙刺進靈體的痛楚,阿賢奮力將手臂一揮,甩出去的犬聻獸撞開圍在小寶身邊的其他隻犬聻獸,春霖見狀也趕緊去抱起昏迷中的小寶,但小寶已經被啃食地全身是傷。阿賢也痛得跪在地上,父子三人已經被犬聻獸團團包圍住,阿賢心想,難道這就是我們一家人此生的結局嗎?他眼睛噙著淚水,犬聻獸身上的星火照進他眼中,他看見的,只有恐懼。
  
在遠方奔跑而來的易峰,把這幕看在眼裡,氣急攻心的感慨,恨不得馬上瞬間移動到前方戰場上,忽然,他感到眼前一黑,眨一眼功夫,他已經站在阿賢身旁,聚氣凝神,右手上伸出一把獵刀,精準迅速地就往一隻犬聻獸脖子一刺,只見牠一聲哀號,鬆開口墜落,在地面上化為塵土。
  
其他隻犬聻獸並沒有因為同伴喪命而卻步,反而更逼近他們,更見獵心喜於又少一個分食的對手。
  
阿賢看見有援手,重新振奮精神,拚命地站了起來,倆人並肩作戰,保護身後的孩子。
  
嘣!嘣!嘣!嘣!嘣!嘣!
  
一連傳來幾聲槍響,阿賢立即轉身護住自己的孩子,易峰揮舞著獵刀,左右兩刀順勢劈向撲上來的犬聻獸。
  
此時,陳吉也瞬間出現在一隻犬聻獸身後,用匕首刺進犬聻獸頸部,隨即這怪獸也不支倒地。
  
圍一圈的犬聻獸們變成一抔土,化入草地之中。
  
易峰這才看清楚,原來是綠萍拿著遠程雷射槍,精準擊殺攻擊他們的聻獸。
  
「小心鎖神咒!」袁山看大家鬆懈了下來,大聲喊道,立即用靈力形成防護罩,保護春霖和小寶。
  
陳吉也立即攙扶住阿賢,「撤到城隍廳!」一聲口令下,袁山和陳吉帶著阿賢父子三人離去,瞬間只剩易峰一個人在原地。
  
「等等我啊!城隍廳在哪啊?」易峰看著消失的倆人,一轉頭和綠萍四目交接,看著她冷豔的眼神,竟然不知所措。
  
綠萍冷笑一聲,態若自如地牽起易峰的手。一同消失了。
  
 
「袁珊!她沒有死。」叢林後的簡一鳴,似乎對於計謀被破壞不以為意,反而是看見師長交代該死的人沒死而訝異。四海盟的殘存勢力得趕盡殺絕,才可以讓師長稱霸雞籠冥界的計畫沒有後顧之憂。

 

<上一章           回列表           下一章>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