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好兄弟》第二章 中元祭

2-1 主普壇

  
基隆中元祭主普壇場燈篙懸掛,燈篙前設有七盞燈火,俗稱七星燈,有如燈塔照引孤魂,前來享受人間的普渡祭品。
  
三根將近360公分的莿竹,高大筆直、頭尾完整,懸掛「天燈」、「地燈」燈幟,左右兩旁垂掛布旗幡,幡上書寫符咒,恭請天地神祇坐鎮。七星燈每盞燈籠上方有斗笠覆蓋,燈篙底部以草蓆或竹篾覆蓋,並安置紙糊神將鎮守。
  
林易峰被陳吉拉著凌空而起幾乎幾秒鐘的瞬間,兩人就抵達主普壇。
  
「我們到了嗎?」林易峰感到不可思議。
  
「主普壇前豎立的燈篙,等於是靈界GPS定位,只要運用靈力,默想要去的位置,瞬間就能移動。」陳吉回答。
  
「好厲害!我也可以擁有靈力嗎?」新的世界對林易峰來說,在在充滿驚奇。
  
「普通的鬼是沒有辦法的,除非成為鬼神,才能展開修練。現在你還是療傷要緊。」
  
「鬼神?那是什麼?」
  
「簡單來說,冥界跟人世間是同樣道理,必須要有護照和居留證才能在冥界停留,不同區域的冥界居民是不能隨意進出的,就像人間的出入境管理由移民署掌管一樣,在冥界就是由城隍來掌管。如果是等待投胎的鬼魂,可以暫時居留在冥界,只有被後人供奉的鬼,透過香火煉度,靈識聚形,就成為冥界合格居民。」陳吉解釋冥界的規則。
  
「該怎麼樣才是有被供奉呢?」林易峰不死心地問道。
  
「最基本的當然就是後代子孫囉!像我是隨著劉銘傳劉大人來到台灣,孤家寡人,孓然一身,是無法指望後代子孫服侍了,跟著城隍爺分個香火俸祿,在冥界生活也馬馬虎虎。哪像基隆這15字姓宗親會可好了!每年他們的祖先都可以獲得這麼多香火和紙錢,可以在冥界享福庇蔭子孫!」
  
「那像我這樣的孤魂野鬼,不就沒望了!」林易峰聽完不免失落,自己的屍骨現在可能在海底餵魚了吧!
  
「嘖嘖!我跟你講,死在基隆就有希望啊!如果你的屍骨能被哪個陰廟供俸的話,也還能有機會成為鬼神。你看看,每年農曆七月,從月頭拜到月尾的普渡,可就是我們這種孤魂野鬼大啖香火的時候。我每年來靈力都能滿載而歸阿!」
  
按照古禮舉辦的「金松宴」,寓意富貴長壽的滿漢全席,在主普壇前擺起5連桌,每桌都有數十公尺長,搭配從主普壇延伸出來的張燈結綵,金碧輝煌,氣勢非凡。
  
首先是地官大帝生日宴,接著是給好兄弟接風洗塵的器物桌,桌上會擺好盛清水的臉盆、漱口杯跟牙刷、牙膏、毛巾和香皂,讓好兄弟梳洗;還有紅花跟澎粉,讓好姊妹能打扮,也有準備了香菸給有抽菸的好兄弟。
  
好兄弟的飯菜上插著香,從葷食、素食到西洋美食,從平民到帝王的豐富菜色,依序羅列;葷食連桌則有五牲雕、葷漢食盤、飛禽米雕、葷九龍碟等十五道菜;素食桌也絕不馬虎;素五牲禮、素山獸雕到水果籃、小看生共十二道菜,西式連桌除了各種三珍海味外,還會有蛋糕船跟蛋糕城堡等十四道大菜。
  
晚上七點一到,普渡法會開始,道士開壇作法。
  
林易峰當鬼還是第一次看見座無虛席的眾鬼樣貌,比起想像中的餓鬼分食,不如說是一場武林大會。許多靈力的修練者佔據供桌,形成大大小小的防護罩凌空而坐,而有些供桌最後的主人還沒分出勝負,那整桌香,一下子滅了,一下子又燃起。
  
陳吉運用靈力做出一個防護罩,將林易峰與一桌供品圈起來,並且傳輸能量給他說到:「聚精會神,感受香燃燒釋放的微量氣旋,『神化於氣,積氣以成精,以成形體』。打坐深呼吸,靜心聆聽道士的念誦的經文,並用念力吸收燃香釋放的能量,把能量運送到丹田的位置,也就是靈體的核心,煉氣聚形,就是修練的基本功夫。你感覺到飄飄然,可以讓靈體凌空而坐,這就對了!」
  
林易峰按照陳吉的指示,盤腿坐著,似乎心領神會,越來越穩,他感到有一股力量維持自己飄起來。陳吉也對於他這麼快就能領悟修練的基本功,微微詫異。
  
一顆子彈穿過防護罩,供桌上的香突然全熄滅了,接著,林易峰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是誰?這麼多香火不搶,偏偏要搶我這桌!」陳吉大怒道,兩手拉緊他的縛靈繩,擺出戰鬥姿勢。
  
「陳大人,你一介官人,何必來跟小老百姓搶奪香火呢?」
  
說這話的是一個打扮時髦的女人,梳著高馬尾,齊眉劉海,即腰長髮,冷豔的煙燻妝和紅唇,神情高傲不屑地看著陳吉。
  
這是女鬼?!林易峰看著眼前的女人覺得有些似曾相識,想想,應該是因為她看起來就跟韓國少女團體明星沒兩樣!
  
她穿著削肩短上衣,鎖骨延伸到肩膀的線條展露無疑,襯上高腰黑色熱褲和高跟過膝長靴,露出小蠻腰和修長的雙腿,非常性感。上衣裡布是一層黑色透明雪紡紗,鑲上閃亮的珠寶做成的馬甲,配戴著四條碎鑽組成的腰帶,有如明星站在舞台上,氣場強大,震懾全場。
  
「蘋姐!你誤會了,我這是領一個孤魂野鬼來療傷。」陳吉快速地把林易峰推向前,自己躲在他後面。
  
「廢話少說,區區一個新報到的小鬼需要什麼香火,分明是你這個貪得無厭的鬼差仗著些許靈力還來搶食香火。看你還不讓開!」
  
綠蘋雙手攤開,一團粉紅色的靈氣聚集,只見她手掌一握,兩手赫然各握著一把透著粉紅色金屬光澤的短管獵槍,手握的柄部是稜格狀縫線的皮革,手上的武器彷彿是名牌精品。
  
獵槍朝他倆射出一發發的靈彈,林易峰本能地閃開,陳吉也抱頭亂竄。
  
原本他倆所在的供桌空了出來,綠蘋擺頭示意身後的女子過去,原本熄滅的整桌香,又開始點燃了。
  
陳吉自知打不過綠蘋,只好讓開給這名女子,卻瞧見她身體多處都是被聻獸咬傷、抓傷的痕跡。
  
「難道……,我又害一個新來的鬼被聻獸咬了?不可能啊,這幾天生死簿沒有女生阿……。」陳吉害怕自己又瀆職了,驚慌失措地打開生死簿翻來翻去。
  
「跟你沒關係,她是我娘娘祠新收的鬼神,竟然在五環區被聻獸圍攻了。」
  
「聻獸居然在市區裡出現了?」陳吉驚呼。
  
「不知道為什麼,聻獸近來對入侵市區蠢蠢欲動,是不是周曦那票人在背後搞鬼。」
  
「也只有你還叫他周曦,人家現在可是大名鼎鼎的滅靈將軍!」
  
「管他到底叫什麼,這事你得負責調查清楚!」
  
「怎麼這事又到我頭上來了!我在人間的差事都還沒一撇……。」
  
綠蘋對嘀嘀咕咕的陳吉翻了白眼,眼角餘光瞄見林易峰,但見這個小鬼元神混沌昏暗,若有似無,有些奇怪,現下也沒時間再問個清楚。
  
「我先幫姊妹們療傷,回頭請教義守長老再議吧!」綠蘋轉身走向自己的姊妹,也透過靈力讓她盤腿而坐,吸收香火能量來療傷。
  
被趕走的倆人繞了這五連桌,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夠分食點香火的機會,尤其是燒金紙的區域都早已擠滿卡好位的靈魂,陳吉一個縫隙都掙不到,就像顆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吉哥,你不是說要教我幾招嗎?怎麼看你連個女人都打不過。」林易峰笑道。
  
「蘋姐那我是禮遇她,誰叫她是我有緣無份的嫂子呢!唉唉,大家靈力到底是什麼時候進步的這麼快!」陳吉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中元普渡還笑許多觀光客來湊什麼熱鬧,沒想到,今日我真的成為冥界的好兄弟來逛金松宴,想獲得香火還得高手過招才行,我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觀光客。」眼見另一個世界竟然存在這些奇人異士,林易峰感受到自己只是這個神奇世界的過客。
  
「主普壇這裡是很棒的能量場,尤其是這一片『看生』米雕,你別小看這些精巧、栩栩如生的動物和人偶,『形體』有助於聚氣,雖然是較為混濁的精氣,但對於初級的修練者是很好的輔助品!你絕沒白來的!」
  
晚上十一點主普壇開始跳鍾馗,送走孤魂,人們肉眼看不見的魔幻世界,也漸漸散了。
  

2-2 祭品

  
裊裊香火瀰漫整個客廳,一個裝滿米的大碗公上插滿香柱,餐桌上擺滿水果、飲料、罐頭和零食,顏恭平已經見怪不怪,在桌上拿起一包昂貴的日本進口蝦餅,正要打開來吃,卻覺得手一麻,一整包零食又掉回桌上。
  
「不准動,這我還沒吃耶!」陳吉大聲斥喝。
  
「有差這一包嗎?明明滿桌都是供品……」恭平沒好氣的想再拿另一包試試,縛靈繩很有靈氣地甩打他的手掌。
  
「吉哥,這聻獸到底是什麼來頭?」林易峰對於聻獸一直有這個疑問。
  
「人死爲鬼,鬼死爲聻。當鬼受重傷而魂魄徹底消失後,逐漸蛻變成有如燒得焦黑的半獸人模樣,牠們感受到靈力就瘋狂撲上啃食,只剩下生存的本能,直到能量用盡到最後一刻,就只剩下塵埃,真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當然,也不是每一個鬼都會變成聻獸,而是有賴於其因果輪迴所定,如果這鬼注定下輩子墮入畜生道,就會出現有各種禽獸昆蟲的模樣。」
  
「聻獸在冥界蠢蠢欲動和沒有去冥界報到的亡魂,這兩個事件會不會有什麼關係呢?」顏恭平隨口一問,卻讓陳吉認真思忖起來。
  
基隆冥界這幾年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勢力最大的義民軍首領-周曦-冥界稱他「滅靈將軍」,行事作風越來越走火入魔。他隨心所欲地穿越結界在人間和冥界滅殺許多生人和鬼靈,近來行事又更明目張膽,剛剛自己在人間看電視,又看到許多知名人士猝死的新聞,就知道這位老兄又開殺戒了。
  
但是,也沒聽過他有勾結人間勢力,透過「毒品」作為掩護的手段。不過,聻獸變多且進入雞籠冥界市區,說不定跟他也脫離不了干係。
  
還是趕快把在人間的差事辦一辦,趕緊回到冥界調查。
  
「峰弟,在毒品暴斃事件中,你知道些什麼嗎?」
  
林易峰回憶起自己死掉那天的過程。
  
林易峰和可樂都是基隆黑幫六陽會成員,他們入會大概兩年,因為敢衝敢拚,林易峰已經成為安樂區的堂主,當然,也跟六陽會的死敵-明心會的黑幫份子爭得你死我活。因為自己一直沒有涉入毒品買賣,讓明心會在安樂區的毒品事業,成為鯨吞蠶食林易峰堂口勢力的手段。
  
那天晚上11點,他收到可樂傳給他的簡訊,要他馬上去凱悅KTV的特定包廂,等他一到時,就看見一臉驚恐、嚇得喘不過氣的可樂,在包廂裡還有六個吸食毒品暴斃的年輕人,那幾個人他也看過,是可樂負責看管的賭場常客,都是在地的富二代。
  
好死不死,這時警方已經在凱悅臨檢,他隨後又在可樂身上搜出剩下的好幾包毒咖啡包,想趕緊逃走滅掉證據,後來警方一路鍥而不捨地追捕他,最後,他的車卻剎車失靈,方向盤也失控,車體爆炸,從望海巷港邊墜入海面。
  
「你認為是誰要害你?」顏恭平問。
  
「我現在對誰都不敢相信,最大嫌疑是明心會的人,因為我到凱悅時,就碰到-萬爺-他是明心會會長身邊的師爺,逃出凱悅時,我還看見他站在走廊底特別盯著我,對我一笑,現在想起這畫面,真的特別詭異。或許是萬爺,在我車上動了什麼手腳!」
  
「你肯定不是六陽會的人出賣你?會不會是可樂嫁禍給你?」顏恭平心急地想確認六陽會的人涉入多深。
  
「如果是老大出賣我,我無話可說,但是可樂是絕對不會出賣我的,我們就像親兄弟一樣。我相信,可樂也不可能故意害人的,他一定是中了圈套。」林易峰極力幫可樂辯護。
  
「真相就要問可樂了。」顏恭平想到這是目前最快的管道。
  
「我可以親自去問他嗎?還是,託夢?」林易峰想到或許陳吉有辦法。
  
「嘖嘖,你電視看太多,以為託夢這麼容易!你的靈力不夠是無法進到別人的夢裡,甚至是把他的意識打開,在夢裡跟你對話。」
  
顏恭平陷入思考:到底要不要幫忙呢?
  
雖然從小受家族的栽培,一路念到法律系,畢業之後考上律師,爺爺馬上就資助他,開了一間法律事務所。顏恭平這幾年最極力擺脫的就是涉入六陽會犯過的案件,但是,不幫忙的話,這兩隻傻里傻氣的鬼會不會跟著他一輩子阿……
  
「我打聽過了,法院認為可樂犯罪嫌疑重大,已經裁定羈押在看守所,你要貿然去找他問清楚也不可能了!六陽會似乎還沒幫他找律師,我明天會去正式請他委託我做他的律師。」
  
「你是律師?!」林易峰還以為顏恭平一副公子哥的模樣,只是個生活優渥的富二代。
  
「怎麼了?你有意見嗎?」顏恭平朝他白了眼,
  
「哈哈哈!這太好了,拜託你一定要救可樂。」
  
「等一下,明天你不是要幫我們普渡嗎?」陳吉一心只想著還沒好好享受的中元祭普渡。
  
「這裡那麼多香、紙錢、供品還不夠嗎?陳大人。」
  
「你也太隨便了,這樣就想打發我!沒有一頭豬公,至少也要有三牲,連梳洗的水盆、牙膏、牙刷和毛巾都沒擺出來……。」
  
「冤枉,我也沒看你需要洗手、洗臉,還刷牙哩?」顏恭平觀察陳吉好一陣子,實在不解為什麼需要這些,只是做些沒有實質幫助的表面功夫有什麼用呢。
  
「這是你不懂,水火煉度,養氣聚形,別不懂裝懂!還有,紙錢沒燒給我怎麼用呢!」陳吉看恭平這孺子不可教也,氣急敗壞。
  
「可是我家沒有金桶,不如,我明天去樓下商家借,再給你燒。」
  
「這還像話。那記得在多燒五倍給我!」
  
「又還要?別趁火打劫阿!陳大人。」
  
「顏公公,你聽這事態發展,我這是要回去疏通許多關節,你也明事理的吧!」
  
「誰是顏公公?」
  
「當然是你!大男人穿這麼合身的薄紗裝,頭髮還留這麼長,陰陽怪氣!」
  
「薄紗裝?這是英國皇家御用Gieves & Hawkes 手工訂製西裝!這是時尚!」

 

<上一章           回列表           下一章>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