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漫步(一)基隆河口與火車站

posted in: 看看 | 0

一開門下車,立刻被強勁的氣場襲擊。

這是暖暖特有的招呼方式,尤其開車從交流道而下脫離繁忙的交通,在街市對岸的水源路停車,那深山裡頭匯集而出的空氣與綠意,沿著河岸就要匯入基隆河,如此的當口,人走入其中,猶如被洗滌,頓感輕鬆自在。

專程是帶著孩子要到暖暖親水公園玩耍的,刺激的噴水機關暑假限定,不收門票設施新穎,而且在對岸停車得走吊橋,步道彎彎曲曲醞釀期待感,豁然水池與滑梯展開在前,孩子就衝入了水中,濕漉漉的笑嘻嘻的,水與空氣與心情皆清新無慮,真是暢快。

打開網路地圖,果然沒錯,這一帶的河川是往東走的,立刻超連結在地的俗語「水流東,食袂空」(tsuí lâu tang,tsia̍h buē khang)。早期台灣漢人的開發多在西部,從中央山脈而下,河流都往西走。雖說暖暖位於北部,但基隆河流域也是往西,因山勢的關係,暖暖溪這段竟往東流,相當奇特。這一帶過去住著有錢人家,從風水堪輿來論,受到山川地理的庇佑,財富滾滾來,吃穿不盡。

當然,更實際的原因是,清朝時暖暖的交通與經濟依靠河運,水流東地帶靠近碼頭,因舟楫之利累積財富,有水斯有財。

於是我將孩子委由太太照顧,順著河岸而行,穿越水源橋底下,來到暖暖溪匯入基隆河的河口。對岸是三角尖型的小山,此岸有棵巨榕,底下的老居民悠閒下棋聊天。此河口有水路、公路、鐵路三路合一,陽光照耀清淺的河面,猶如敷上一層金箔。

河岸的人行步道到此為止,我從小操場旁覓了條小路,爬台階而上,來到鐵軌旁,火車來往非常密集,且在此緩緩轉彎,一長列的車體微微偏斜著,好似暖心的靠身,跟你打聲招呼。

在平交道等火車過,等待是需要的,需要在等待的空檔,聽著饒有韻律的電子警示聲,看著身旁的人也在等待,有人顯露下班的疲憊,有人面容緊張趕時間,有人則悠閒的欣賞街景:這兒是暖暖老街的開頭,媽祖廟香煙裊裊,老麵攤熱氣蒸騰,往前走是暖暖國小與街巷深處的磚造柏油屋頂老屋。

平交道的四支頕(sì-ki-tàm)立起,火車通過後人速速通行,通往老街或是我即將前往的暖暖火車站。灰色壁面說明著往昔的礦業歷史,簡單幾階步上車站,許效舜的人形立牌親切逗趣,他是最愛暖暖的藝人,手勢引導著旅人去閱讀旅遊景點導覽。這是座無人站,可有梁靜茹的歌聲,從高處的喇叭流瀉出〈暖暖〉,是台灣少數有主題曲的台鐵車站。

車站清簡,但串連的鐵橋相當現代,一圈一圈的鋼構通往基隆河畔再往過港(kuè-káng)而去。從橋上俯瞰壯闊的基隆河谷,更可清晰望見壺穴,猶如用毛筆寫得隨意的逗點,卻是岩石堅硬凝固著,凝固著時間,相對朝夕變化的陽光,一剛一柔,一沉一跳呼應著。

我把沿途拍攝的照片用手機傳給太太看,她只冷冷回了一句:該回來顧小孩了。

立刻被強勁的氣場襲擊。

暖暖這名字很好,你正著唸倒著唸用台語華語英語唸都一樣,來到這兒,坐火車公車開車都一樣,從下車的地方出發,沿著老街繞著河岸都可用暖心的弧度,再繞回來,都在暖暖之中。

Related Post

Follow 鄭順聰:
台師大國文研究所畢業。 曾任《聯合文學》執行主編,現專事寫作。 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 Photo Credit:張晉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