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邊陲回望中心 : 基隆鐵路街

posted in: 逛逛 0

繫起基隆港從繁榮到衰退的絲線,錯綜紊雜地如街口還得以見著尚未桿線地下化的紛雜交錯景象。

基隆歷經種種時代變遷,從清代、日治時期、國民政府來台、越戰、至新自由主義推動全球化來勢洶洶,這些歷史在基隆港市上演著戲劇化的影響。然而,重新觀看基隆複雜的歷史背景,試圖捕捉這些影響的痕跡,從城市的邊陲切入,開啟了某種回望中心、甚至輝煌年代的可能。

 

基隆紅燈區(在地人稱鐵路街)坐落在基隆邊陲地帶,幾乎一般民眾在生活的日常不太會提及,也未曾熟悉這個其實在離市中心熱鬧的廟口一帶不遠處的小角落,然而這個地方特殊的背景形成與文化,帶給許多基隆生長的藝術家很重要的靈感接口,像是參加過維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個展的當代藝術家吳天章,就曾分享自己的父親就是經營(茶室)茶店仔,從小的生活圍繞著茶室的形形色色,成為影響他作品裡帶點晦暗、模糊曖昧的視覺印象。基隆這樣一個港口城市,像是荷蘭,紅燈區已成為人們認識她的印記之一,若是少了存在已久的鐵路街,可能將會失去我們能夠了解基隆的一個獨特面向。

 

鐵道旁的邊陲巷弄:鐵路街紅燈區與其週邊文化景致

 

茶室(茶店仔)

今日的孝三路以西南沿鐵路週邊,依舊隨處可見小吃店與茶店仔。位於成功一路住宅,華廈連棟排開,特別的是二樓以上的住宅,以一條帶狀粉紫隔開了與位於一樓店面的茶室(茶店仔)作區隔,約莫這一區總共有二三十間的茶室還營業著,光顧的都是以前基隆港輝煌時,維繫港口內外運作的碼頭工人。但這裡的茶室,其實一家換過一家,有的被追債,有的只為賺一時的快錢,汰換的速度每個月都有店倒閉,有新店開張。

基隆孝三路街景。

基隆港邊巷弄裡隨處可見的卡拉ok店。

 

當年,做為重要的貿易港口,基隆港內對於碼頭裝卸工人的需求是與日俱增,因此碼頭工人的組成多半是外縣市北漂來打拼的男性,不僅單身漢,為緩解生計而舉家移入基隆的也為數不少。碼頭的榮景,從許多訪談者口中,那是日與夜硬生生輪替了將近一周的時間,才能見到父親下工回家的身影。基隆港晝夜不停的作業,碼頭工人採輪班的工時與間隙,等候上工的時間則由港口周邊許多物廉價美的小吃來填補,許多工人光顧茶店仔消磨時間,從茶室女性工作者那獲得的陪伴與心理慰藉,也都刻畫出碼頭工人賺取豐厚的收入,來支應的不在只是生計,而是某種男性應酬的社交空間,形成家以外的關係網絡。基隆港的榮景帶動周邊小吃店、茶店仔的蓬勃發展,然而自1990年代,因貿易全球化致使周邊國家港口競爭,臺灣也隨之將基隆港國際進出口的運作主力,由鄰近的台北港所取代,基隆港的貨櫃進出量急轉直下,碼頭工人的去留與收入也直接地影響了茶店仔以往的熱絡。路途走過自來街,綿延好一段的路程,都可見昏暗的黑玻璃門面的茶店,傳來歌聲;雖說茶店仔林立的景象仍是鐵路沿街清晰可見的畫面,但它們的存在卻似乎凝滯在基隆港衰退後的時空,好似歌者帶著一絲落寞幽微暗瘂地吟唱

 

redlight tour pic

雨都漫步主題小旅行『紅燈禁忌』,帶領參加者了解茶店文化。 攝影/茹孟楠

 

鐵路街

沿路經過公園街,轉而進入自來街,茶店仔聊天歌唱的聲響隨著步入人煙稀疏的巷弄而逐漸消逝;分外寧靜的巷弄凸顯了平交道的聲響,預示著即將翻開鐵路街的另一篇章。龍安街路旁暗巷一間間鐵窗透著昏暗紅光,看見屋內紅燈的指示,窗前坐著站著的女性,意味著紅燈區區域的分界交點在此展開,在地人稱「鐵路街」指的便是緊鄰三坑火車站特有的私娼寮。說起基隆鐵路街紅燈區,已存在相當久的時間,鄰近港區熱鬧的市中心:基隆廟口、仁愛市場與崁仔頂漁市連成一線,畫分了喧囂與暗巷的神秘幽靜。因位處於城市較為邊緣的地段,聞其名聲而來此處尋芳或窺探究竟的人,無不帶著觸碰禁忌的緊張亢奮心情緩步到來。

鐵路街紅燈區的形成歷史與原由,與基隆港興盛時期有絕大的關連,而形成紅燈區坐落這一處很重要的地點-現今光華國宅和成功國小一帶,以前是基隆要塞「重砲兵聯隊」與「陸軍醫院」,因此附近曾是軍人聚集處;過去到外島服役的阿兵哥,從基隆坐船出發前留宿的金馬賓館也在此;附近東和大樓裡的賓館是過去越戰時,美國大兵在基隆度假、春宵過夜的地方;而不遠的崁仔頂魚市漁民下工後也會在此處放鬆、滿足生理需求⋯⋯,這些歷史因素地理環境勾勒出紅燈區的面貌,形塑了它特殊的文化背景與區域景致。昔日較為景氣時,外籍船員、碼頭工人多,紅燈區生意應接不暇。一位曾經當過媽媽桑的受訪居民談到,看盡應召女郎滿是血淚心酸的從業過程:有的是原住民女孩被抓來當妓女的,因而有皮條客扣留原住民女孩的不爭的事實;有的是家裡債欠債務,白天趁先生外出,藉口出來買菜的菜籃族婦女,有的妓女更被逼迫月事來還得塞棉花工作……。

1990年代基隆市地圖(文中提及金馬賓館與鐵路街周邊相關地理位置位於地圖左下區塊)。資料來源/基隆百年歷史地圖系統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keelung.aspx

 

熟悉紅燈區的老基隆人,提及鐵路街都不勝唏噓,或許這裡勾起的是令人傷感的記憶而不願多提,關於紅燈區的現況,仍圍繞著是否合法化的議題處於一個帶被深入理解與爬梳的窘境,在社會上這樣的一個禁忌爭議的環境依舊存在。然而,它的被需求之合理性與等待被社會理解的眼光,將是讓鐵路街的文史價值發展的重要關鍵,開展基隆特殊文化面向的新視野。

 

參考書目

魏明毅,《靜寂工人:碼頭的日與夜》(游擊文化,2016)

 

此文同步刊載於微笑台灣雜誌冬季號

 

山徑、漁港、鐵路街、河畔、螢火蟲….每個月不同的主題行旅,獻給等待回家旅行的你。關注更多雨都漫步回家旅行→了解更多行程內容

Follow Horsy:
從事藝術產業工作六年,喜歡看電影、閱讀、書寫、發呆! 基隆是個再熟悉不過的城市,然而她深厚地需要一再挖掘與咀嚼;凝視基隆藝術家後讓我重新感受自己成長的山海有多麼斑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