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十四章 祂

第十四章 祂

十四之一

 
綠蘋幽幽地清醒,發現自己躺在陸一鳴的房裡,他就坐在床邊望著她。
 
「你醒了。」
 
「陸一鳴副將軍,阿峰怎麼了?」
 
「一醒來就擔心他,他已經死了。」
 
「我不相信,我要去找他。」
 
「只要你願意當我的新娘,我答應你,他永遠不會死;否則,不管是林易峰還是周應,都只是個即將消失的靈魂。」
 
「你是誰?」眼前的陸一鳴,不管姿態或口吻都不是那位對滅靈將軍忠心耿耿的副將,綠蘋只感覺到他的話語透露著深不可測的神祕力量和威脅。
 
「我是誰,我叫什麼名字,都不重要,冥界所有的鬼魂、所有的靈力都是我的。只要你成為我的妻子,我可以跟你分享統治冥界,甚至是全世界。」
 
「你憑什麼?城隍廳的人呢?地獄的閻羅王呢?他們會服你嗎?」
 
「哈!哈!哈!不論人間、冥界,甚至地獄,你想要讓誰永遠沉睡在夢裡、你要誰永遠遺忘任何事情、你要誰永遠受制於自己的慾望、你要誰永遠活在黑暗之中,我都可以為你辦到,這就是我的力量。」
 
一鳴牽起綠蘋的手,深深地在手背上落下一個吻。
 
綠蘋感受到那個吻的火燙赤辣,就像被下了烙印,彷彿自己已經被他掌握,只能任他宰割。
 
綠蘋壓下這股不安和害怕,什麼男人她沒見過,她受夠了男人把她當作自己的財產,休想要她搖尾乞憐。
 
「好,那你幫我一件事情,如果你能讓林易峰和周應徹底地把我忘了,我就答應,做你的新娘。」
 
一鳴很驚訝她如此爽快地答應了,而且是這種要求,看來,他太小看綠蘋了,她不是輕易地被感情束縛的女人;此刻,一鳴了解,綠蘋敢愛敢恨、拿得起放得下、巾幗不讓鬚眉的豪爽俠氣,似乎正是另他神魂顛倒的原因。
 
祂原本沒有任何感情,不知道愛情是什麼,甚至沒有心,是殺戮和死亡喚醒祂,祂一有意識的最開端,只知道自己是一條渾渾噩噩地存在於冥河裡的魚。
 
祂能感受到自己的主人從北方來到基隆,所以祂也來了。
 
隨著冥界裡的爭強鬥勝而茁壯,祂才發現,當越多靈魂消亡,祂的力量就越大。滅靈將軍四處塗炭生靈,成為祂壯大自己最豐沛的來源,祂開始能夠自由地幻化成不同的形象,穿梭在人間與冥界。
 
在人間,祂是一隻鷹;在冥界,祂是一條魚。
 
祂也可以無形地隨意穿梭在水裡、在黑暗裡,在任何人的夢裡、記憶裡、慾望裡,任何以黑暗之名所控制的方式,都是祂的力量來源,他可以任意控制這些存在於黑暗中的物質。
 
最後,祂發覺自己可以掌控別人的慾望,一開始,祂進入了陸一鳴的靈魂裡,也可以說,是陸一鳴強烈的怨念吸引祂、吞噬祂,讓祂和他合而為一。祂看見日治時期是日本軍官翻譯的陸一鳴,在改朝換代之時,被新政府以漢奸之名槍斃,死不瞑目的執念,讓陸一鳴一心想強大自己的靈力去報仇,接著,祂也可以控制他周圍靈魂的心靈,利用滅靈將軍的正義感、秦阿狗的貪婪、顏浩天的權力慾望……,都變成祂可以驅使的力量。
 
祂瞭解到,自己是冥界的主宰,祂原本以為的主人,其實只不過是服侍祂的僕人。祂以陸一鳴的形象,召喚他的僕人為祂做事。
 
然而,陸一鳴的靈魂,也讓祂有了愛的感覺。
 
祂被綠蘋給吸引住,原本,祂以為這又是祂可以控制的一種慾望,但是祂想要控制讓綠蘋愛上祂,卻沒有辦法。祂才知道,愛不是慾望,愛無法強求,祂只能默默地在一旁守候。
 
這幾十年,祂都心甘情願地在暗地裡守護綠蘋,直到,周應回歸。

 

十四之二

 

「好難得你能來到冥界,第一件事情你想做什麼?」袁姍姍雀躍地在顏恭平身旁飛來飛去,果真像隻花蝴蝶採花蜜。
 
「我們就繼續那場,被秦阿狗破壞的約會吧!」
 
袁姍姍想起兩人被綁架的那晚,她指著秦阿狗大罵他破壞他們的約會,不禁臉紅了起來,約會繼續下去,是往下一壘前進嗎?袁姍姍想遠了,捧著臉,倒吸一口氣。
 
「你是想到哪裡去了?」顏恭平敲一計她小腦袋,「帶我去冥界看海呢?」
 
「好!我這次真能帶你來我家看海。」
 
袁姍姍帶著顏恭平到四海盟的基地,那是一艘由靈界居民一起用念力重建的明代巨大船艦。
 
冥界永晝,冥河散發出極光般的光芒。他們就躺在船艦甲板上欣賞七彩的極光波動。
 
「顏恭平,我喜歡你。」袁姍姍在這裡生活了將近四百年,從來沒有一天像此刻明瞭自己的內心,她一轉頭,在顏恭平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我們能這樣無拘無束地在冥界裡約會,真的太好!可惜,你不是鬼神,你是活人,你終究得回到人間。」
 
袁姍姍的告白裡透著感慨,似乎預告著他們戀情的開始,同時是結束。
 
顏恭平一言不語,只是把姍姍的頭枕到自己手臂上,兩人更靠近依偎著。他自然是無法給姍姍任何承諾。初來冥界,他就感受到這裡並非物質文明的世界,而是無拘無束的心靈世界,雖然自由,但自由超過界線也非常危險。
 
四海盟遺族目前正需要姍姍留下來帶領他們,然而,冥界有像顏霸、秦阿狗這樣的人物興風作浪,姍姍如果作為四海盟少主未來也是凶多吉少。
 
如果兩人能在人間重新開始,那該有多好。然而,姍姍也不能以鬼神的身分陪他生活在人間。
 
除非,姍姍去投胎,他們才有機會真正的開始。
 
但是,如果姍姍去投胎,她還會記得他嗎?
 
顏恭平無法再深究想下去,他將姍姍攬緊,親吻她的髮梢,「我也喜歡你,我們就這樣躺著看極光看到睡著,什麼都不去想。」
 
「可是,在冥界根本就不用睡覺耶……你要陪我看到天荒地老啊?」袁姍姍打趣地說。
 
「我不信,那就試看看囉!」顏恭平睜大了眼睛看著這壯闊的景致,他不知道這場夢什麼時候會醒。

 

 

十四之三

 

既然滅靈將軍已經離開了,秦阿狗也被褫奪靈力,義勇軍團重新推舉新的將軍和第一師師長。
 
林易峰和陸一鳴成為最有人氣的將軍候選人,周應的老部下都擁戴林易峰,而且林易峰和滅靈將軍一戰成名,大家期望他能整頓義勇軍;另一方面,陸一鳴追隨滅靈將軍多年,身為副將軍,自然也深得義勇軍心,希望他繼續領導義勇軍大有人在。
 
「老大,我覺得這陸一鳴看起來很陰險,城府很深,將軍的位置,我看你千萬不要接,第一師長也算了,這會不會是鴻門宴。」
 
「吉哥,你不要再叫我老大了。叫我阿峰就好了。」
 
「這怎麼可以!我們之間可是歃血為盟的關係,怎麼可以打破規矩。」
 
「畢竟都是上輩子的事情,我雖然記得很清楚,但也就像一場夢而已。」
 
「原來你的上輩子,只是一場夢阿!」綠蘋來到城隍廳找陳吉,卻沒料到林易峰也在這裡。
 
「你是?」林易峰看著綠蘋,似曾相似,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她。
 
陳吉很驚訝林易峰,不,周應,居然連綠蘋都不認得,「她是綠蘋阿!我有緣無份的嫂子阿!」
 
「你別幫腔說一堆廢話,人家要忘記就忘記唄!」綠蘋清清嗓子,宣布「我和陸一鳴將軍就要舉辦冥婚了,到時候記得來參加。當然,義勇軍團將軍的位置,自然是我夫君擔任,誰都別想。」
 
「綠蘋,你這水性楊花的女人,怎麼變心比翻書還要快!你什麼時候和陸一鳴勾搭在一起?你不是給老大戴綠帽子嗎?」陳吉指著綠蘋大罵,這誰不知道綠蘋是周應未過門的妻子,居然周應都回來了,陸一鳴還公然跟他搶老婆。
 
「你說什麼呢!當初可是周應自己毀約沒娶我,在身前我都不知道跟過幾個男人了,要說戴綠帽他可早就戴多頂了。」
 
「你!你這不知廉恥的女人!」
 
「人家周應都把我給忘了,可見我在他心中是多麼微小的人,他都不氣憤你在氣什麼?」
 
陳吉心急地搖搖林易峰,「老大!你真的不記得綠蘋了?你是跟周曦打架到腦子給燒壞啦?嫂子都被搶走了,你知不知道!」
 
林易峰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他跟這女人有過什麼瓜葛,事過境遷幾百年,或許陳吉太誇大了也說不定,更何況,綠蘋都說要嫁給陸一鳴了,自己又何苦要介入他們呢!
 
「如果我曾經傷了你,一定是我的錯,我在此道歉,祝福你和陸將軍百年好合。你放心!我沒有意思要搶將軍的位置,但是若能擔任第一師師長,我是願意的,可以和以往的同袍繼續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
 
綠蘋沒想到會聽見周應對她說一聲抱歉,她以為,周應一定像林易峰說的一樣,既然傷了心何必再相見。她注意到自己送給林易峰的小鈴鐺,他還掛在身上,她噗哧一笑。
 
綠蘋伸手去逗弄了鈴鐺,發出叮叮叮的聲響。
 
「這麼一個和你不搭的小玩意兒,你為什麼掛在胸前?」
 
「我不知道,我一醒來就發現我握著它,和周曦那一戰這麼懸於一命,我都緊握著它,我相信它對我而言,一定是很重要的存在。雖然,我已經不記得為什麼了,所以我把它別在胸前,如果送我的人問起我,我就可以告訴他。」
 
綠蘋笑了起來,周應改變了,他既是周應,又是林易峰。
 
他有著周應歷經滄桑的沉穩,又有著林易峰年輕氣盛的淘氣。綠蘋征征地多看了林易峰幾眼。林易峰也望著綠蘋茫然了,這女人一臉高傲,但笑起來這麼美,可是自己卻不記得她是誰,這麼美的笑容,如果是自己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陳吉大人!」身後響起陸一鳴的聲音,把他倆拉回現實,「是嘛!希望哪一天你可以和小鈴鐺的主人重逢。」
 
「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滾出去,我不歡迎你們。你也休想成為將軍,我們城隍廳一定不支持你!」陳吉一看到陸一鳴,破口大罵。
 
「阿峰你也在!綠蘋已經跟你們說了吧,我是陪她來給城隍廳送喜帖的。」陸一鳴對於陳吉的態度不感到生氣,反而很開心,他還在想林易峰明明被送到義勇軍團裡休養,綠蘋怎麼第一時間居然來城隍廳,她到底要做什麼呢?原來是送喜帖,是他疏忽了,女人對婚禮果然是很看重的,他應該要好好操辦才行。
 
「誰邀請你啊!我是來邀請城隍爺的,別往自己臉上貼金。」綠蘋故意來城隍廳找陳吉做個測試,他雖然每次都嘻皮笑臉八面玲瓏,但說到她跟周應的故事一定第一個跳出來,一點小心機都藏不住的大嘴巴。她才剛到,陸一鳴後腳馬上就跟來了,果然她身邊一定佈滿了一鳴的眼線。
 
親眼見證林易峰把她給忘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憂的是,陸一鳴到底是誰,他真的如他所說的,把林易峰和周應對她的記憶都消除了,這麼強大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喜的是,這麼一來,陸一鳴就沒有理由把林易峰殺死了。

 

十四之四

 

神壇上躺著一名白衣少女,雙眼被黑色緞帶綁住,紅色鮮血淌流。李麥克站在神壇正中間,拿著玉笏念念有詞,圍繞在旁的黑斗篷術士也一同念著降靈咒語,全部人都閉著眼全身晃動,集體陷入無意識的狀態。
 
陸一鳴和綠蘋如同神一般從天而降,神壇上方浮現兩座黑曜石寶座,兩人坐在上頭。
 
「大帝,這位是……」
 
「她是你的帝后,以後服侍她就如同服侍我一樣。」
 
大家畢恭畢敬,紛紛下跪朝拜。
 
「我已經主宰雞籠冥界了,再來就是一步步把全部冥界和人間都收歸於我。」陸一鳴說起這話特別注視著綠蘋,神采飛揚,祂無時無刻不想在綠蘋面前展示祂的神力,就像個小孩向心愛的人獻寶一樣。
 
祂想跟綠蘋一同分享,所有祂能擁有的未來,那將是一個,沒有人間和靈界界限的世界,是祂和綠蘋的世界。
 
「大帝,您儘管吩咐。」
 
「我還有一部分的力量被封印起來,必須奪回祂們才能讓我的神力更完整。」
 
「許繼宇和顏恭平一定能帶我們找出當年您遺留在人間的疫鬼力量,我們只要稍加利用許繼宇對於發揚道術的野心,就能讓他乖乖聽話。」
 
「很好,你們家族另一只戒指找得如何?打開幽冥之門,當我重返人間之時,就是你們家族最顛峰的時刻,為我和帝后,治理這個世界。」
 
「大帝,這個……到目前為止,另一只戒指仍舊沒有下文。顏恭平雖然有祖上道人的遺物,但卻唯獨對這只戒指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們旁敲側擊,親自去搜索他家,也都找不到這只戒指的下落。」
 
「這只戒指不戴在任何人手上,也不再任何黑暗的地方。你知道,它對於我們偉大目標的重要性!繼續找!一定要找出來。」
 
「是!」李麥克不敢多言。
 
「我要更多的靈力回歸於我,冥界勢必要更多的腥風血雨,你去讓顏霸解放被鎮壓在雞籠冥界的日本兵魂!我會率領義勇兵團好好奉陪。」
 
「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顏霸想稱霸雞籠冥界已經不是秘密,如果讓他知道還有這股日本兵魂的力量可以黃袍加身,他一定會上鉤的。」
 
綠蘋親耳所聞這一切,還是一團謎,她搞不清楚陸一鳴的力量到底從何而來,扇動顏霸增強自己的兵力對他又有何利可圖?尤其是最關鍵的那只「戒指」,可以打開幽冥之門,那是什麼?
 
最令她費解的是,一鳴講得這些話時,語調只是溫柔堅定,更時刻柔情微笑地注視著她,彷彿對一鳴而言,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這一切都只是獻給她的禮物。
 
這結論讓綠蘋不寒而慄,現在這短暫的和平,竟是暴風雨的前夕。
 
她回給陸一鳴一個禮貌性的微笑,但一鳴見到這專屬的笑顏,一向陰鬱冷峻的臉也開懷起來。
 
如果這個世界快被陸一鳴擰個結,或許這個結,只有她可以解開。

 

十四之五

 

袁姍姍來到將軍府來跟綠蘋道別。
 
「蘋姐,原諒我沒辦法參加你的婚禮。」
 
「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已經決定去投胎了。」
 
「你才剛剛與義父團聚,而且你不是也喜歡顏恭平嗎?為什麼還要走呢?」
 
「陰陽兩隔、人鬼殊途,正因為我喜歡顏恭平,我才想要趕快去投胎,我相信我們會在某個交會點再次相遇。在人間的生活,讓我瞭解到,沒有過去、沒有長生不死、沒有靈力,只需要珍惜當下,我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這樣一輩子單純的快樂,是我真正想要的。我可以理解當時周應大哥為什麼要去投胎,和你在陽間重逢,因為他真正的心願只是想跟你做一對平凡夫妻。不過,既然你已經選擇陸將軍,我相信你們金童玉女,也一定會幸福的,我把這份平凡夫妻的祝福送給你們。」
 
「哈哈,你真可愛。這樣吧!我寫個緣定今生的咒語給你,讓你放在顏恭平的枕頭下,包你投胎後和他的緣分還是切不斷!可靈的,相信我!」
 
「可是,等我長大他都成為中年大叔了!」
 
「這輩子你不要,那,我詛咒他早點死,你等他下輩子再結成夫妻囉?」
 
「不行!」
 
「心疼顏恭平啊?」
 
「當然是……等不了……下輩子囉!」袁姍姍嘟起嘴,咕噥著。
 
綠蘋笑得可樂了,這小妞還真不害臊,她用聚型術快速地寫下幾句話,折成一個五角符咒給姍姍,吩咐她,一定要放在顏恭平枕頭下才靈驗。
 
她開心地放在腰間,小心翼翼地護著,不敢給丟了。

 

十四之六

 

今晚,袁姍姍就要去投胎了。
 
顏恭平來到冥河碼頭送姍姍搭船渡河。
 
袁姍姍有很多話想跟顏恭平說,但一開口,卻只是東扯西扯些摸不著邊際的話。
 
「顏恭平,你一定要幫我陪著阿健,我那天陪著他一天,他只生氣地說我破壞契約,再也不肯跟我說話。他這人,什麼都怕,但我總有一天不能再陪著他的……」
 
「還有,綠蘋姐也很讓我擔心,她總是人前強顏歡笑,但是周應大哥忘了她,她心裡一定是很難過的,你有空一定要查查看其中到底有什麼不對勁…….」
 
「還有,峰哥初來冥界,一定有很多地方不適應,他和你哥有嫌隙,你要幫著他們化解……」
 
「恩……,陳吉大人內心其實很珍惜你,你不要再跟他拌嘴了…….」
 
顏恭平早知道姍姍是一個聰穎的女孩,精靈古怪的外表下藏著細膩的心思,只是總裝作不在乎,裝個不關心世事的紈褲子弟。
 
「你哥哥……」
 
「我不想再聽你講其他人,那我呢?你沒有話要跟我說?」
 
顏恭平打斷她的話,親暱地輕撫著姍姍的臉龐,經過在冥界這幾日的朝夕相處,他是喜歡姍姍的,對於她選擇在這個時候去投胎,縱使捨不得,但靜下心思考後,卻很佩服她的勇氣。
 
四海盟重建的枷鎖對她而言太重,她應該是一位屬於新時代的女孩,她值得逃離那些爾虞我詐、槍林彈雨,去享受少女該有的青春洋溢。
 
袁姍姍臉紅心跳,深呼吸一口氣,她早就忘記什麼是呼吸了,但現在她怎麼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你……我……你……」她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顏恭平情不自禁地吻了袁姍姍。
 
原本緊張地說不出話的袁姍姍,瞬間在顏恭平的懷裡融化,飄飄然,要說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一定現在要走嗎?不能留下來嗎?」顏恭平在最後時刻,還是想挽留姍姍。
 
「陳吉大人說現在是吉時,錯過就要再等了。」她內心想,吉哥說這女命的八字跟顏恭平是絕配,錯過就得再等五十年才有這種命,不行不行,不能再等。
 
「你真狠心,竟然捨得跟我分開?」顏恭平瞧袁姍姍對於這次去投胎一頭熱,心理很不是滋味,他們的感情才萌芽,她就要走了。
 
「你這是捨不得我的意思嗎?你再說一次!」顏恭平這高冷的貴公子,她還沒聽過恭平跟她說什麼肉麻的話。
 
她該搭的船來了。
 
「如果你喝了孟婆湯,會不會就把我給忘了?」
 
「管他們怎麼威逼利誘我,我都不會喝,別忘了我可是在冥界生存了幾百年,怎麼對付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傢伙,我可是信心十足!」 她雙眼咕嚕咕嚕地凝望著顏恭平,發誓說「我不會忘記你的。」
 
此刻她靜謐地像隻小白兔,顏恭平擁抱她,寵溺地摸摸她後腦勺,吩咐說:「你一路順風,可要站穩別掉下船了。我相信以你的鬼靈精怪,你到人間會找到我的,別讓我等太久。」說完,他在姍姍髮梢上輕啄一下。
 
依依不捨地牽著她的手,送她上船。
 
船開始渡離碼頭,袁姍姍最後只能放手,對著顏恭平大喊,「我允許你交別的女朋友,但是等我找到你,你就只能屬於我一個人!等我!」
 
袁姍姍對這承諾自信得很,對付男人這麼厲害的蘋姐,她的符咒肯定靈驗。有吉哥的神算和蘋姐的符咒,她一定會和恭平再續前緣。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