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一章 重返

第一章 重返

2020年,農曆七月,夏。

基隆廟口夜市人潮熙熙攘攘。

 

溽暑的溼熱,港口邊的海腥味,斑駁的舊大樓和窄小昏暗的停車場,仍然無法阻止人潮到來。

「到底大家為什麼這麼愛來基隆,哥我只是來唱個歌,為什麼還要一直聞這些觀光客的汗臭味!」阿華走在林易峰前面,揮手推開那些擋道的人,不顧KTV門口正大排長龍等著通過紅外線體溫機。

 

「看啥小!」阿華回瞪斜眼看他們插隊的人。

其實阿華不用特別推開那群人,林易峰和他都有超過180公分的身高,加上鍛鍊出來的胸肌、二頭肌,帶著黑色口罩,穿著潮牌,光站在那,就足以讓旁人感到一片肅殺之氣,而默默閃開。

體溫偵測器逼逼逼的聲響,騎樓下人群排隊堵塞的燥熱,林易峰稍稍挪開口罩想要呼吸一口空氣,只聞到空氣中雜夾著油煙味;相較之下,隊伍中穿著清涼的熱褲辣妹,還有KTV大廳裡藍色亮麗的水晶燈,才真正讓人心頭涼快。

「可樂在幹嘛?Call我們還真給他隨傳隨到!搞什麼神祕?」林易峰對阿華說。

前方早已空出一排走道,他們輕鬆自如地逕自走進去。

「會不會是…偷偷幫你約了那個……咖啡妹….,可樂哥最懂你了!」

「幹!最好是!」

「峰哥!進展順利喔!最近都穿得很潮唷!」阿華繼續揶揄他。

「多話!」林易峰忍不住裝酷起來,其實他跟那女孩玩完了,可不能在這群小弟前露餡,否則大哥的面子往哪擺。

「峰哥!車停好了。」榮仔追上他們,把一串BMW模型鑰匙圈丟給林易峰,三人直走去搭電梯,走向可樂傳來的包廂號。

三樓走廊上林易峰感覺有一道尖銳的視線閃過他,這裡可是他的地盤,這層樓都是VIP包廂,會來的人沒有不跟他打過招呼的,因為一回頭沒有什麼特別的人影,向前走一個轉彎,在轉角和一名50幾歲中年人四目相接。

穿著與這裡不合時宜的絲質襯衫,那種跟不上時代的格子紋裝扮,那是「六陽會」死對頭「明心會」師爺──萬爺。

萬爺神情凝重,踏一步向前似乎想告訴他什麼,但他素來和明心會只有打打殺殺的份,跟萬爺嘛,就只有傳話的交情,他們哪會有什麼好說的。

「峰哥到了,306」榮仔推開門讓峰哥先進去,易峰也就把萬爺詭異神情給拋在腦後。

昏暗的包廂裡頭坐著男男女女,七彩霓虹燈閃爍,螢幕上傳來嘻哈團體頑童的High歌,沙發上有5個男子正在吸食白色粉末。

眾人中心的可樂,正興奮地誇耀著自己的人脈,「這是我從明心會藥頭那邊搞來最新的『死神咖啡』,可是美國來的麥可哥引進的最新搖頭丸,是兄弟才帶給你們嚐鮮!」

毒咖啡包有奇怪的圖騰,結合西方的骷髏頭和東方的京劇臉譜,挖空的眼孔是深邃的黑暗,圖像兩旁還有神秘的鬼畫符文字。

「這搖頭丸不僅包裝新鮮,成本低、藥效強力,年輕人一定愛死了!」可樂接著說,他挽起衣袖嚐嚐毒品,還沒吸呢就已經整個人飄飄然,特別興奮。

今天老大還特別找他一對一聊,要他接下六陽會在基隆的新興毒咖啡事業。他不知道是藥效已經開始發揮,還是因為預見未來會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而樂歪了。

只剩下說服峰哥就好了。

林易峰一開門就聽見可樂在那大言不慚地炫耀搞到最新的毒咖啡包,他二話不說立刻發火,一拳揮向可樂。

「幹!是誰?」可樂一個踉蹌,正在吸食的白色粉末瞬間灑落一地 。

「我不是說過在我的地盤上不准碰毒品!」林易峰抓起可樂的領子,又是一拳揍下去。

可樂轉頭看,是峰哥,「可是,明心會的勢力都伸進來了,我們再不賣,地盤上這生意就要拱手讓人,老大都…」可樂嘴角滲出血,也仍然克制自己微慍的臉色。

「不要拿老大還有明心會來壓我,李麥克那夥人只要在我的地盤賣毒品被我發現,我照樣拳頭伺候。」

「老大都同意了,峰哥,你再……」可樂知道峰哥的硬脾氣,想要再多解釋,此時他的注意力被此起彼落的咳嗽聲吸引住。

被可樂招待的幾位朋友紛紛咳嗽、呼吸不順,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抽搐、心臟麻痺、斷氣、瞳孔放大,不一會兒,眼珠的黑渲染整個眼球,這些人的死樣子就像咖啡包的骷髏頭一樣。

「峰哥……」此時,驚嚇不已的可樂,嚥嚥口水,好像也感到呼吸困難。

「可樂,這怎麼一回事?」易峰搖著可樂,想聽他的解釋,但可樂也一樣斷氣了。

「峰哥,他們都沒氣了。」阿華快速地確認其他五個人都暴斃死亡。

「峰哥,怎麼辦,好像警察臨檢,快要上樓了!」年紀最輕的榮仔渾身發抖,他感覺自己一動都沒法動了。

樓下傳來警察進駐的聲音,出動的警察可能非常多,連在包廂中都能聽見大批人力的腳步聲。林易峰看著悄然無訊息的手機螢幕,過往臨檢前都會有人先打給他通報一聲,這次看來是玩真的,到底是誰設計了這場鴻門宴,他看著包廂內心臟麻痺而死的六具屍體,阿華和榮仔已經緊張地滴下汗,而他自己想不透,是誰要害他,是明心會的人?李麥克?

同歡的幾個傳播妹早就奪門而出,警察臨檢的喧嘩聲更近了。

「你們快走!」林易峰逼迫自己冷靜,現在沒有時間害怕,可樂來不及救了,一定要讓阿華和榮仔順利脫身。

他把他們推出包廂,反鎖上包廂門。

「你們先從後門安全梯走,榮仔!你先去開車,阿華想辦法找救援,我們後門的巷子口會合。快!」榮仔接過鑰匙,聽到峰哥給的指令,回過神來,飛快地奔跑離開。

「峰哥,那你怎麼辦?」長廊盡頭的電梯門即將開啟,阿華見峰哥朝著警察來的方向過去,心急地拉住他。

「你快走,我先去拖住他們。」林易峰深呼吸,甩開阿華的手,假裝鎮靜地朝著警察走過去,而他的手心直冒冷汗。

「長官,王‘sir 有沒有來啊?我可是這裡的大股東,今天好像出動很多人,我請大家吃宵夜!麻煩帶我去跟王‘sir打個招呼!」

「身分證!」2名結伴的警察不理會林易峰的嘻皮笑臉,看起來完全不認識他。

他左右口袋掏掏,最後從褲子後口袋拿出皮夾,又裝作找不到身分證,一邊拖延時間,一邊控制自己搬弄皮夾的手指不發抖,忍不住吞嚥口水。

「快點!」警察等著不耐煩。見他拿出身分證,一把搶來翻看,檢查完就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電梯上來,出現一名女服務生帶了幾名警察上樓。

「天氣很熱,不如我請大家每人吃一碗三兄弟粉圓冰加一口香腸如何?你們多少人阿?王‘sir喜歡吃什麼?」林易峰死纏著問,不讓警察繼續往前走。

「我說你可以走了。」警察仍舊不動聲色,向前準備一間間包廂,依序盤查。

林易峰握緊拳頭,關節都發白了,緩緩走向電梯,手緊張地晃動,非得另一隻左手扶著自己的右手,才順利按電梯向下鍵。轉頭瞄到警察正要打開他們那間包廂門,發現打不開,請服務生打開門讓他進去。

一邊聽著服務生拿著鑰匙串試著開門,叮叮噹噹的聲響,他的心情七上八下,等不及電梯來,他慌張地推開逃生門,在安全梯間飛奔下樓。

「呼叫呼叫,306包廂發生命案。封鎖出入口,剛剛有一名可疑男子下樓,穿著黑色T-Shirt、白色印花圖騰,黑色長褲和黑色皮革短靴。」警察掃過包廂,立即用無線電對講機通知其他夥伴。

「不要跑!」三名警察分別快速地追在林易峰後面。

林易峰並沒有下樓,而是從安全梯爬上四樓推開門,看見在四樓臨檢的警察正在包廂內臨檢,他趁警察還沒頭緒時,衝撞而過跑向後門安全梯下樓,最後突破只有一名警察守著的後門。

一衝進巷子,背後即傳來對天空鳴槍示警的槍響,林易峰不得已停下腳步,舉雙手投降,緊接著,卻聽見爆炸巨響,抱著頭蹲在地上。

正是他那台藍色BMW X3休旅車,停在巷子口,燃燒著。

「榮仔!」林易峰看見榮仔昏倒在駕駛座上,熊熊火焰吞噬著他。

「峰哥!快走!」阿華騎著摩托車從他後方來,緊急甩尾剎車,他下車直直朝警察開槍,掩護林易峰,要他騎車離開。

林易峰要阿華一起走,卻看見阿華胸口被子彈打中,一槍、二槍,倒在地上。

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不容許他有時間反應,警車的聲響已經將他包圍,受到本能驅使,他加速衝出重圍,逃離現場。

林易峰深呼吸,甩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一切來得太突然,即使睜開眼怎麼眼前都是剛剛燒著榮仔的焰火。

這是幻覺嗎?爭他騎著車在在田寮河畔呼嘯而過,後頭是警笛鳴響如影隨形跟著他,他著急地頻頻回頭,什麼都來不及看見,黑夜裡只有,一片璀璨霓虹燈海的殘影停留,那是至高點中正公園中元祭盛大的主普壇,閃爍著紫、紅、黃、藍、綠…….,光彩奪目,千變萬化。

從港市每個角度,都能看到燈光輝煌的主普壇, 剛剛一路從市區狂飆,躲避警車追逐,一抬頭、一回望,林易峰都感覺主普壇絢爛燈火,如同死亡的張揚,緊跟著他。

小時候最期待基隆中元祭,會有花車遊行和煙火,育幼院的孩子們都會站在路口看花車經過。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期待中元祭,只會大肆辦普度希望兄弟們的事業興旺,其實是希望兄弟們敢衝敢拚,幫老大打下江山。

這條路線怎麼似曾相識?這是望海巷?基隆中元祭放水燈的地方……

上一次看水燈是什麼時候呢?

反正今年的水燈,他也沒辦法看了,倒是先成為水燈頭,照亮海面回家的路,那就讓好兄弟,先上岸吧!

林易峰腰間的槍傷汩汩流出鮮血,他已經無力控制摩托車,他背部又中一彈,就這樣衝出碼頭,落海。

眼睛一暗,火焰終於不再燃燒了,這港口的風和著魚腥味吹拂而來,阿峰好像回到17歲那晚,火焰消逝之後,剩下無盡的海風,還有黑暗,似乎,跟現在一樣。

 

「阿峰!阿峰!起來了!別睡了!」

林易峰睡得正熟,感覺有人在搖他,不耐地翻過背去。

「快點,要來不及了!」

「啊。」冷不防地,林易峰被狠狠地拽離開床面,差點摔到地板上,有人及時摀住他的嘴。

「已經11點了,再不出發就來不及去望海巷看水燈了!」林易峰晃著頭清醒了一點,原來吵醒他的是可樂。

「我明天一大早還有考試耶,也來不及啊!」林易峰打個大呵欠,正打算繼續爬上床睡覺。

「你看!這是什麼……」可樂攔住林易峰,拿出一串鑰匙在他面前晃著,不等他反應過來,就奸巧地笑說著「嘿嘿,是林院長的阿迪125啊!」

「好兄弟……」林易峰眼睛睜亮,看向鑰匙,快速地一把手搶過來,不顧錯愕的可樂,熟練地打開窗戶跳下去。

「幹!這次換我欸!」可樂不服氣地朝林易峰抱怨,不知道是不是動靜太大,房間另一邊的上下舖,一個孩子突然翻身,可樂便緊張地不敢亂動,確認兩位弟弟都還是熟睡過後,才躡手躡腳地爬上窗戶。

可樂沿著後院跑向大門,只見林易峰早已發動機車,不耐煩地蔑視著,「你烏龜啊!」可樂沒好氣地接過拋來的安全帽,不情願地坐上後座。

「衝吧!」機車一路從山坡上滑下,馬路旁一連串的路燈,鋪設出一條明亮跑道,就像是成人禮儀式中神聖的迎燈,可樂興奮地伸出雙手,迎風吶喊。

經過老大公廟,是四千多盞的牌樓燈照映出紅色光芒,,每盞高掛的紅燈籠上都寫著一位布施者的姓名,大家的祈福的心願圍繞著「慶讚中元」,彷彿是他們闖關晉級的告示,從安樂路串連到田寮河岸,藍色燈海沿著河道和陸橋閃爍,還有河面上一盞盞蓮花燈徜徉,指引林易峰在這場賽道上,加速衝刺。

兩人停好車,衝向早已擠滿人潮的望海巷。

   

還好趕得上最重要的時刻,今天剛好是颱風過後,順著漲潮,大浪不斷把水燈頭又打回岸邊,水燈頭是給好兄弟上岸可以住的精緻紙紮房子,各個美輪美奐、金光閃閃,同時還有龐大壯麗的王船,在浪潮洶湧的海岸漂蕩,湧動的波浪讓水燈頭燒得更加通紅。

   

「發喔!」、「平安喔!」各姓氏宗親會和眾人,隨著火勢越燒越旺而叫喊著,也期待水燈隨著潮水漂流出去,漂得越遠,燒得越旺,同時象徵著姓氏家族的運也勢必蒸蒸日上。

   

「哈哈哈,欸,你們林氏的水燈頭最後一名。」可樂揶揄阿峰。

   

「我真正的祖先又不是姓林。」察覺到林易峰漠然的眼神,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可樂是父母早逝,而林易峰則是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而跟著院長的姓。

   

看著一排火光熠熠的水燈頭,在海岸邊有如一條水上翻騰的火龍,一旁的先生說,今年旺,很多好兄弟相爭著住水燈頭,才會在海岸邊駐留這麼久。

   

等到最大的王船剩下零星的光點,出海了。

岸邊海堤上回歸冥暗,只剩下一波一波規律地海潮聲,海風徐徐,吹拂過躺在堤上的兩人。

   

他們仍意猶未盡,這可是第一次翹家整夜,怎能這麼快就結束。

兩人正在賭誰先幹完一手台灣啤酒,還沒分出勝負,就已經躺平不動。

   

「媽的,怎麼這麼難喝。」可樂根本倒完最後一罐,狠狠地捏凹酒罐,站起身來,用力把酒罐丟向海中。

   

「你幹嘛喝完才說,我喝到都想吐了。把剩下的給好兄弟喝好了!」林易峰把剩下的酒灑入海中,接著又打開最後一罐,奮力往海裡一丟。

   

「賴皮,說好一人喝六罐。」

   

「我等一下還要騎車欸。」

   

「換我騎啦!」

   

「不要,你喝醉了啦!」

   

兩人喝醉開始打鬧,直到頭昏腦脹,隨地而躺,在燈火闌珊的基隆河岸邊,兩人都睡著了。

 

==============謎音分隔線==============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基隆中元祭特色,是由十五姓氏宗親會輪值主普,並由主普姓氏與基隆市政府透過於老大公廟進行開龕門儀式,正式開啟整個農曆七月的中元祭。農曆七月十三、十四,基隆分別有迎斗燈與放水燈活動,而林易峰最想看的水燈遊行會由各宗親及基隆參與的單位,以燈車或花車,載著水燈厝繞境市區後,前往望海巷施放水燈。 沿途阿峰還看到在田寮河岸至主普壇,掛上燈籠,除了慶讚中元字樣代表慶祝中元地官大帝聖誕外,同時指引陽間與陰間好兄弟在農曆七月十五日前往主普壇參與普度祭祀,享用供品。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