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五章 招魂

第五章 招魂

夜晚裡的紅燈區一掃白日不見天日的昏暗,每間小屋子裡豔麗魅惑的霓虹燈光,一間挨著一間的應召站整排二三十間,成為男女歡愉的不夜城。

綠蘋拉著林易峰一口氣從第一間衝進去,林易峰眼看就要撞上房子牆壁,閉上眼睛,一張開眼,他渾身沒事,已經站在房間內。

床上原本正盡情享受應召女郎服務的恩客,冷得哆嗦,感覺有一股風吹進來。

林易峰赫然看見光溜溜身子的男人和女人,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看。

綠蘋正仔細地在房間內搜索,並且出入看是否有可疑的線索,「這裡看來沒有可疑的人和物品,走,下一間!」

綠蘋看著林易峰彆扭的姿態,笑了起來,「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當然不是!」林易峰理直氣壯地回答。

他在唸五專的時候有多少學妹學姐倒追他、當上六陽會分會堂主的時候有多少女人自願獻身,但是,他到最後關頭都沒有接受。他也不懂這些男人怎麼可以跟自己不愛的女人上床呢?大家都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其實他也還真羨慕這些人,怎麼自己就是無法這麼輕易地用下半身思考。

當他覺得無法給一個女人未來的時候,他就無法談感情,更何況上床了。念汽車科的時候,一天到晚在車場裡灰頭土臉,覺得自己是社會下最底層,沒有未來的魯蛇;被老大納為麾下,在街頭出生入死的時候,又覺得每天打打殺殺看不見明天,根本不能給任何女人承諾。

老實說,這輩子活得真是白活。

出生沒有父母,到死了,連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連來到陰間,唯一在乎的兄弟都沒辦法團聚。

雖然林易峰不能在此喪失男性的尊嚴,但是一股失落感逃不了綠蘋的法眼,她搖搖頭,擺出一個最嬌媚的笑容,安慰說到「在室男也沒什麼!等你靈力修好了,化氣聚形,姐姐教你。」

這女魔頭是怎麼一回事!

林易峰打個冷顫,不敢繼續胡思亂想,蘋姐一下脾氣暴走一下溫柔嬌媚,到底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真的是做鬼也甘願。

綠蘋從竊笑轉為豪邁的大笑,這小子實在太老實了,怎麼隨便逗逗都這般害羞。

如果愛上了一個人,想必是個癡情的人。

「快走吧!幫我注意一個高大精瘦的男人,他的雙手臂上有青龍的刺青,武器是綱索。」

「好,我知道,還有你說的骷髏頭符咒,是不是像京劇臉譜,兩旁有像符咒的符錄文字。」

「對!就是這個東西。」

「我生前看過這個包裝,其實是一種新型的毒品包裝,但不知道出什麼事情,我的兄弟吸食之後,居然就暴斃而亡,連靈魂都徹底消失了,蘋姐,你的意思,會不會指,這是一種法術?」

「我也不清楚。」

男女又開始卿卿我我,女人的嬌喘聲讓林易峰覺得躁動不安,好險當鬼之後幾乎沒有什麼感官知覺的變化,千萬不能在蘋姐面前失態啊!

他們倆人闖過一間又一間應召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無功而返。

裊裊香火瀰漫整個客廳,一個裝滿米的大碗公上插滿香柱,餐桌上擺滿水果、飲料、罐頭和零食,顏恭平已經見怪不怪,在桌上拿起一包昂貴的日本進口蝦餅,正要打開來吃,卻覺得手一麻,一整包零食又掉回桌上。

  

「不准動,我還沒吃耶!」陳吉大聲斥喝。

  

「有差這一包嗎?明明滿桌都是供品……」恭平沒好氣的想再拿另一包試試,縛靈繩很有靈氣地甩打他的手掌。

  

「什麼,你不要說這樣就是普度!」剛剛那豐富的金松宴被綠蘋給破壞,陳吉一心只想著還沒好好享受到中元祭普度 。

  

「這裡那麼多香、紙錢、供品還不夠嗎?陳大人。」

  

「你也太隨便了,這樣就想打發我!沒有一頭豬公,至少也要有三牲,連梳洗的水盆、牙膏、牙刷和毛巾都沒擺出來……。」

  

「冤枉,我也沒看你需要洗手、洗臉,還刷牙哩?」顏恭平觀察陳吉好一陣子,實在不解為什麼需要這些,只是做些沒有實質幫助的表面功夫有什麼用呢。

  

「這是你不懂,水火煉度,養氣聚形,別不懂裝懂!還有,紙錢沒燒給我怎麼用呢!」陳吉看恭平這孺子不可教也,氣急敗壞。

  

「可是我家沒有金桶……」顏恭平感受到有憤恨的眼光射向他,趕緊作揖道歉,「好好好!我明天去樓下商家借,再給你燒。」

  

「這還像話。那記得在多燒五倍給我!」

  

「又還要?別趁火打劫阿!陳大人。」

  

「顏公公,你聽這事態發展,我這是要回去疏通許多關節,你也明事理的吧!」

  

「誰是顏公公?」

  

「當然是你!大男人穿這麼合身的薄紗裝,頭髮還留這麼長,陰陽怪氣!」

  

「薄紗裝?這是英國皇家御用Gieves & Hawkes 手工訂製西裝!這是時尚!」

陳吉看著時鐘快十一點了,不能再等阿峰回來了,要不然就誤了時程,他用靈力聚形,就把顏恭平掛在玄關的桃木劍給拿下來。

「拿著,走吧!」

「去哪?現在可是準備上床睡覺的時間,我哪也不去。」顏恭平當陳吉在開玩笑。

「時間正好。快點!」

「你不是說真的吧,現在天這麼黑,你要我一個大活人跟你這鬼差去哪裡啊?」顏恭平看著陳吉正經的臉色,感覺等一下要去很恐怖的地方幹什麼大事。

「到死亡現場招魂,如果招得到,我們就可以當面問阿峰的兄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招魂?我是律師可不是道士!我哪會?」顏恭平不相信陳吉居然在打他這主意。

「挪,這本不是你的嗎?而且,你不是用這劍砍斷陰陽結界了嗎?我看不出來我還能找到誰比你適合了!」

陳吉才說完,「符籙集注」這本書就從書櫃上給飄到顏恭平面前,翻開那頁,寫著:招魂。

顏恭平被陳吉用縛靈繩給拖上車。

老天爺啊!三更半夜要他跟著一隻鬼,到兇案現場招魂,他對刑事案件可一竅不通,為什麼要逼我。

陳吉在鐵路街尾將綠蘋和林易峰攔下,「你們兩個默契這麼好!一溜煙就跑了,留我自己和阿平在家等你等半天,你們可不要藉著什麼查案子,兩人偷偷約會。」

「吉哥你怎麼還特別在這裡等我們,有什麼事嗎?」

「當然!子時到了,不能耽誤時程!」

「要去哪?」

「快帶我們去拿幾件你兄弟的衣服,招魂去也!」

林易峰帶著大家來到他家,顏恭平按了密碼打開門,垃圾積了好幾天的惡臭撲鼻,這群鬼根本聞不出來,倒是沒事。他按照阿峰說的,拿了幾件衣服,趕緊逃離這恐怖的男子宿舍。

一個人加上三隻鬼,來到凱悅KTV,指名要去306包廂。

又來了!服務生用一種驚恐的眼神看顏恭平,把他當作怪人。他聽見跟在他後面的服務生對話。

「有人自己一個人來曾經是兇案現場唱歌嗎?他扛著那一包不知道是什麼?」

「誰知道,可能有什麼怪癖吧!上週也有人訂這間包廂阿,好像是什麼社團要來玩大冒險,聽聲音還是歐吉桑,現在奇奇怪怪的人很多!」

顏恭平只能把這大家看他的奇異眼神給忽略,但他不能忽略自己奇異眼神看著陳吉。

「我等一下該先點什麼歌呢?八三么的想見你,還是周杰倫和阿信的說好不哭呢?第一首歌是不是還是該唱頑童的辣台妹比較High呢?……」

「你怎麼都知道這些歌?我都不知道……」顏恭平看著陳吉這身清朝服飾的歐吉桑,居然那麼跟得上潮流。

「當然,還有周興哲,我最愛聽他唱歌了,不過在KTV最後還是得點Jolin才過癮。你呢?你喜歡什麼歌,我們等一下來合唱啊!」

「我不愛唱歌。」顏恭平冷眼回絕。

林易峰重回現場,陷入情緒悲傷不已,殷殷期盼恭平能招來兄弟的鬼魂。

綠蘋深入運用靈力潛進易峰的元神宮,確實裡頭有些混沌但什麼都沒有,這個靈魂宛如一張白紙,可能前世只是隻小螞蟻,還是顆小草,今世第一次當人。

在KTV包廂裡的場景,讓綠蘋回想起自己生前是一名藝妓的身分,從小就被父母賣給媽媽桑培訓做藝妓,琴棋書畫歌藝樣樣得會,但是,這些技藝最終都比不上讓男人陷入溫柔鄉的技巧更受用,因為在這行,想要保有自己的自尊,就是讓男人快樂。

她運氣聚形,凝聚自己的靈力,按了服務鈴,「我要兩瓶蘇格蘭樂加維林十二年威士忌」。

在冥界,讓她陪酒還可是百年來頭一遭,真羨慕這個人,這麼單純,連死亡都不害怕,這麼坦然,還一心想著為自己的兄弟報仇。

「這人世間難道沒有其他想念你的人?去看看他們,或許你的心情不會這麼失落。」

「我在世上除了兄弟已經沒有其他親人了,還有什麼人會想念我呢?」

「女朋友呢?」

「是我辜負了她,她不會想見到我的。」林易峰又想起咖啡妹的笑容,其實這些天都是咖啡妹的笑容,她溫柔的手幫他包紮傷口的回憶,一直支撐著他,讓他覺得還有人關心他,希望他不要受傷。

「我幫你吧!讓你到她的夢裡找她,你的心情就會變好了!」

「不行,上一次我說了讓她傷心的話,這一次我都死了,不能讓她再為我流淚。」

「趁機會把心結解開,不好嗎?」

「我只是一個無用的鬼魂,何必再去招惹她呢……」

綠蘋原本的心意只是想幫林易峰轉移焦點,沒想到他更是消沉,這番對話,卻也讓她想起自己和陳吉口中大哥──周應的過往。

兩人原本約好在她被賣到大稻埕酒家前夕,要一起私奔,卻沒想到,周應選擇和兄弟去抵抗登陸佔領台灣的日本兵,一句再見也沒說。縱然如此,聽到周應戰敗死亡的消息,她仍期待自己在周應心中有一席之地,他在頭七時會回來跟她相聚,卻直到自己死了都等不到,即使兩人相繼都來了冥界,卻也沒有人為他捎個訊息給她。

難道,他死都不肯來見自己一面,就是這樣想的嗎?

綠蘋一想到此,不禁大動肝火。

這些死男人!都只為自己的面子著想,都沒有站在為他們茶不思飯不想的姑娘家角度想,活該死了覺得寂寞覺得冷!

綠蘋一腳踏上桌,化出縛靈繩,套住林易峰的頸子猛然一抓,把他拉往自己,義正嚴詞地說,「你根本就沒有真心愛她!如果你愛她,絕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輕易放手,還說什麼已經讓她傷心,不能再去見她讓她傷心第二次。」

「你根本就是教化未深的靈魂,多投胎學做幾次人吧!真是幼稚,誰愛上你誰倒楣。說什麼都是為了兄弟,這只是你不會愛人的藉口!」說到這,綠蘋氣憤地把縛靈繩給勒得更緊。

「我知道錯了!快放開我。」林易峰被縛靈繩勒住感到燃燒的痛覺,猛然清醒許多,這麼近距離看著綠蘋蹙額生氣的樣子,真是美麗,但也不能輕易忘記她可是個御姐級的女魔頭。

倒是陳吉嗨得忘記自己是來凡間出任務,K歌整晚,把顏恭平給丟在一旁。

從深夜到清晨,顏恭平縱使沒有道士底子,但那拼命三郎決不放棄的心也被激發出來。咒語念了又念,按照書籍的指示,器具從左到右,從右到左擺了又擺,但是,不管是可樂、榮仔還是阿華都沒有現身,他從原本戰戰兢兢到卯起來揮了不知幾百下招魂幡,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等他終於放棄,累得癱在沙發上,才發現桌上已經倒滿好幾杯酒,還有兩瓶空酒罐,地毯也是濕一片。

這群鬼是怎麼喝起酒來的?好幾千塊的威士忌和包廂費,天啊,還有這地毯清潔費,現場還只有他一個人能買單。

然而,徒勞無功的一晚,最後大家都被綠蘋唱著中日混血歌手一青窈《ハナミズキ花水木》的歌聲,給撫平情緒,如癡如醉。

一緒にわたるには きっと船が沈んじゃう

要一起擺渡過河的話 船一定會沉的

どうぞゆきなさい  お先にゆきなさい

一路順風 請你向前邁進吧

僕の我慢がいつか実を結び

我的忍耐將會有結果的一天

果てない波がちゃんと 止まりますように

願那無止無盡的風波 能夠風平浪靜

君とすきな人が 百年続きますように

願你與心愛的人 能夠百年好合

 

============== 謎音分隔線 ==============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大家要去吃大餐前,是否也會在家整理儀容換上喜歡的衣服再出發呢?如果在中元祭想要普度宴請好兄弟,那就不能忘記協助祂們盥洗整理好自己再上桌!這就是為什麼陳吉向顏恭平抱怨,普度桌前竟然沒有準備毛巾、臉盆與牙膏、牙刷!除了盥洗用品外,也可以準備打扮用的紅花跟澎粉或是香菸。這些精細的準備透露對亡者的同理心。而陳吉吃不到的金松宴,則是指公普三連桌,分別是葷食桌、素食桌與西洋桌,除了菜色豐富,也會準備麻油雞湯給難產去世的女性補身體。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