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六章 冥界

第六章 冥界

 

農曆八月一日,鬼門關。

熱鬧的中元祭結束,此刻,鬼差們更嚴格執行捉拿非法滯留於陽間的鬼魅。

「吉哥,我們就這樣回冥界了嗎?我什麼都還沒查到。」

「你再不回冥界報到,到時候就不是我來抓你這麼簡單了!」

「鐵路街那邊的線索,我也會繼續調查,但我得回報城隍爺,延長我在人間的出差才行。」

「難道,我們沒辦法在陽間自行出入嗎?」

「陰陽有別,當然不行,只有農曆七月是鬼可以自由出入陽間的日子,七月一結束,就不能在陽間逗留了。回去吧!如果你兄弟還在陽間,之後閻羅王一定會派牛頭馬面來捉拿的,這樣,也算是有消息。」

陳吉難得來人間出公差,一定得到自己的廟宇「三將軍廟」走走,雖然那現在已經是隱藏在荒煙蔓草中的一間破敗小廟。

他帶著林易峰來到基隆獅球嶺,這裡可以俯瞰全基隆市和基隆港,天氣晴朗,還可以清楚地看到和平島與基隆嶼。

「原來是獅球嶺砲台!是清法戰爭的古戰場。」林易峰好歹也是基隆人,還知道這個古蹟,但高速公路從半路截過去,從這望過去的景色可熟悉,但這座砲台遺跡早就荒廢,更何況這座不知名的小廟,只剩下一個炕上面還有一個缽,還有幾處零散的紅磚頭,看得出來曾經有人祭拜。

「我就是跟隨劉銘傳大人在這裡守過砲台,當年來台灣打法國人,還真是難得的勝仗,因此和大哥、二哥結拜成為兄弟,過了十年,和大哥、二哥又一起抵抗日本兵,最後一起戰死在這裡。」

如果他們能回到冥界,再次並肩作戰該有多好!

已經過了一百多年,多少個陰錯陽差的日子,當年大哥明明可以留下來,他卻要去投胎,回到人間找綠蘋,只為了遵守長相廝守做一對夫妻的約定,而二哥一向支持大哥,大哥去哪他就去哪。

沒想到綠蘋後來卻留在冥間四處奔波找他,多少個陰錯陽差啊!

然而,他自己堅信,只要一直待在冥界,遲早有一天會跟他們重逢。

林易峰聽完陳吉的故事,心有戚戚焉,或許到冥界等著,不管多少個陰錯陽差,一定等得到跟兄弟相逢的日子。等一下就要到冥界去了,他拿出綠蘋給他的一個小鈴鐺,只要搖搖這個鈴鐺,就可以跟綠蘋對話,還可以召喚她。

他盯著這小鈴鐺,若有所思。

一到冥界,該不該用來讓蘋姐知道我來了呢?但是,她給我鈴鐺是為了我一有鐵路街的消息就通知,又不是為了和我聊天才給我的!不告訴她,她會不會覺得我沒先去拜碼頭而生氣?召喚她,她會不會覺得我煩……

忽然間, 出現黑色煙霧化做一道門,兩個「人」影從門中現形,他們穿著標緻的黑色警裝,帶著警帽,防彈背心左右側和腰間都配帶著警槍。

 

這身行頭看得林易峰不經讚嘆:「哇!兄弟,冥間的警察這麼帥!吉哥,你修煉行不行啊!怎麼每次都穿著一身長袍馬褂,看得俗死了!」

  

林易峰還沒察覺這兩位警官可不是來玩的,其中一人大聲喝到,「大膽逃犯林易峰!潛逃到陽間,立即抓到地獄審判!牛頭,快!把他拿下!」原來這兩位就是掌管地獄秩序的鬼差,等同是地獄典獄長的牛頭與馬面。

 

「你們就是牛頭馬面?!」林易峰驚訝於冥間的與時俱進,連牛頭馬面都那麼跟得上時髦,一時間還忘記了他們正是來捉拿自己的,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裡端詳牛頭馬面,怎麼看都像是好萊塢的亞裔混血男明星!

 

牛頭快速地出手從背後壓制住林易峰的肩膀,攫住他的雙手,釋放出一股靈力,一條縛靈繩開始纏繞在易峰手上,將他的雙手在背後緊緊綁住。接著,牛頭低聲念咒,眼前出現如同剛剛一樣的黑色霧氣般的大門,向他們敞開,牛頭馬面一起逮著林易峰就要往門裡拽去。

 

「什麼地獄審判?吉大哥,我沒聽你說過啊?」林易峰開始恐慌,想掙脫縛靈繩的控制,一邊向陳吉求救,「吉哥,快幫我啊!我不是逃犯!」

 

陳吉見狀況越演越烈,趕緊擋在門前,幫林易峰說話。「牛大人、馬大人…….」平時吊兒郎當的陳吉,此刻也顯得畢恭畢敬。

 

「陳吉,你執行擺渡不力,再阻撓就一起抓起來!」牛頭警官只是拔起槍朝空中一射,巨大的靈氣把陳吉彈得老遠。

 

「欸!陳吉,你怎麼還在這,偷懶阿!不捨得回地府嗎?」馬面看到陳吉被轟到老遠的狼狽樣,忍不住奚落他。

 

「馬大人!不是我偷懶,我就是來這抓這位還沒回冥間報到的林易峰,即刻帶他回冥間報到的!你們誤會我了,還一來就搶我功勞!真不夠意思,好歹我們也算是同事!」

 

「呸!你只是一個小小的帶路人,牽引亡魂過奈何橋,我們可是專門捉拿滯留在陽間的鬼魂,還有那些惡貫滿盈的惡人在地獄的審判。可別把我們跟你那小兒科的工作混為一談! 」馬面忍不住跟陳吉抬槓了起來。

 

「我沒有潛逃!我沒有罪阿!吉哥快幫我解釋啊!」林易峰越掙扎,縛靈繩綁得越緊。

 

陳吉知道牛頭馬面的鐵面無私,是不可能放過林易峰了,反正地獄的管轄權和城隍轄下的小小死神本來就是互踩業務的死對頭,如果告到老闆那兒,自己還不一定會輸!

「我說過,我不會把他讓給你們的!」他再次起身,乾脆豁出去了,使用靈力具化出後膛連發步槍,打算硬碰硬步步進逼。

 

冷面的牛頭見狀,手上換上了一把槍矛,立即不斷地刺向陳吉,只見陣陣鋒利的靈氣逼得陳吉踉蹌地只能後退。

 

大門逐漸關閉,牛頭馬面壓著林易峰,即將隱沒在大門之際,突然散發出震人氣場和一道閃光,一把槍矛像門閂一樣卡著。

 

陳吉仔細一看,是林易峰的手上握著剛剛牛頭耍過的那支槍矛,他眼明手快地,變出一把短刀,一揮就把綁住易峰的縛靈繩給切斷。林易峰雙手一自由,猛然地揮舞槍矛,牛頭馬面也不得不彈開,把他放開。

 

黑色大門瞬間又消失了。

 

「你這傢伙!」牛頭震怒,右手的槍矛變成一把鋼鐵長叉,直直地朝易峰射去,易峰趕忙轉動起槍矛抵擋,矛撞上鋼鐵叉,鏗的一聲,槍矛碎裂,震的易峰一陣手麻,才想重新穩定姿勢,牛頭又是一個狠勁刺來。

 

林易峰舉起手臂自衛,隨著鐵叉迎面而來的靈壓,甚至讓易峰有種魂都快被吹散的撕裂感,直接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好了,大家快住手!」一位留著長白鬍子的老爺爺及時出現,出聲制止。他用手上的白扇拍打著牛頭手上的鋼鐵長叉,壓制他們的氣焰,「你幹嘛!你幹嘛!」

 

「土地公爺爺!你怎麼現在才來啊!」陳吉看見這位老人家,痛哭流涕地前去攙扶,說話還帶著哽咽的鼻音。

 

「咳咳,林易峰已經受到供奉,晉升成為鬼神,可以自由來往陽世,幫助善男信女。牛頭馬面,你們可以回去了!」土地公大聲宣布。

 

「不是你和陳吉串通好,胡謅我們吧!」馬面不可置信。

 

「當然是我收到冥界管理局給我的轄區公告!你們還敢在我的轄區濫捉鬼神不成?」土地公以神的姿態睥睨著牛頭馬面。

 

有人供奉我?就連林易峰本人也毫無頭緒,我不是墜入海底了嗎?

「好啦好啦!既然是土地公出面,我們也不好多過問冥界的事,是吧阿牛?唉!你們鬼神真好,哪像我們一天到晚只能管理阿鼻地獄那些惡鬼……,還跟這隻一點都不幽默的同事搭檔,哈哈,他這牛脾氣,你們可不要跟他計較!我們還有一堆名單要追捕,趕場趕場啦!」馬面識趣地出面打個圓場。

 

黑色大門再次打開,牛頭馬面一進去,隨即關閉。

「土地公爺爺,阿峰就交給你帶路了。我先走一步。」而此時,陳吉也收到城隍廳令牌的緊急詔令,得趕回城隍廳議事。

這次,雞籠城隍爺真的頭大了,四海盟盟主──袁冰──親自來城隍廳堂報案,限三天內揪出殲滅巴賽長老一族的兇手,否則,四海盟將對義勇軍團全面開戰。

城隍爺下詔將陳吉在內的所有將領都給召集,商討對策。

雞籠冥界經過三四百年的戰亂,好不容易從軍閥割據進步到現在的法治社會。曾經地西班牙、法國、日本軍亡靈勢力,逐漸被義勇軍團掃蕩,近年,因應冥界國際法規,城隍爺還分批保護這些剩餘的外國兵亡靈,回到自己的國度。

然而,四海盟中地位崇高的巴賽族靈民,竟然一夕之間被滅絕了。有如此高強的靈力,只有義勇軍團的滅靈將軍和他旗下的菁英第一軍團有能力辦到。

四海盟是跨越冥界地域界線,世世代代華人海盜所凝聚服從的國際組織,串連冥界的冥河可是他們的守備範圍,幽靈船在冥界神出鬼沒。基隆冥界袁冰的勢力,靠著先人的白骨崇拜,在基隆大大小小有應公廟,早期都有供奉從海邊漂上岸的白骨,可能是海盜、可能是漁民、可能是渡海來台的先民……,在海上死亡的亡靈,都成了追隨袁冰的勢力。

而義勇軍團,則是雞籠世代鄉勇,集結了農人和許多漢化的平埔族人,尤其他們歷經雞籠眾多戰役,對抗外侮保衛家鄉,在冥界也繼續這樣的分工,十五姓宗親會用源源不絕的香火交換義勇軍團的保護。

海盜與義勇軍,河水不犯井水,維持著和平。

兩勢力一旦交戰,分出勝負打壞現狀的平衡,城隍爺不敢想像會怎麼發展。然而,雖然城隍爺司職雞籠冥界的司法審判,但是鬼神所享的香火和修煉的靈力,城隍轄下的陰兵鬼差根本不是對手。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