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第七章 鬼神

 

新晉的鬼神,都必須先上「鬼神修煉班」。

 

林易峰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豹哥,豹哥是老大最信任的人之一,他和兄弟們剛進入六陽會時,都得接受豹哥的殺手訓練。在這個陌生的冥界,如果能和豹哥同路,不知道是不是一種幸運。

 

「豹哥!」易峰想著豹哥有著最矯健的身手,在人生地不熟的冥界可謂是最安心的保障,不禁久違地感到開心,向前和豹哥打招呼。

 

豹哥經過林易峰身邊,卻只是斜眼瞪他,率領著眾多同來受訓的鬼神,挑釁地碰撞他,逕自走去。

 

「豹哥,你也來到冥界,老大還好嗎?」林易峰不敢想太多,蹭上前去,想要再跟豹哥多聊一些。

 

「你這個背叛者。」豹哥再看林易峰一眼,只露出憎惡的眼神,「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

 

林易峰沒有想到豹哥對他有這麼強大的惡意,「豹哥,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自己勾結明心會和李麥克,害死了可樂他們這些小弟,也害老大被警方盯上。還會有什麼誤會?」

 

「真的不是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那為什麼只有你一人當上鬼神,站在這裡?其他人呢?」

 

林易峰苦無對證,無法解釋。也暗暗驚訝於,初來冥界報到,豹哥已經成為鬼神頭子了,而偌大的迎新場地,沒有靠山的鬼神,只有他和另外兩名男子。一個是帶著兩個孩子的爸爸,一個則是戴著漁夫帽、神情隱沒低調的年輕男孩。

 

他才發覺,原來以前自己帶著一幫兄弟從旁人走過,別人會是什麼感覺,害怕自己被盯上惹禍上身;覺得這群人惡霸會惹是生非而擔心受怕,最好趕快走;還是羨慕那位帶頭的,有這麼多小弟簇擁著他,應該不會孤單吧……

 

「歡迎各位新鬼神來到雞籠冥界!我是城隍廳入境課課長阿偉,為期七天的鬼神修煉班,我都會在此為大家服務。」台上的講師歡迎著大家,解釋鬼神是什麼樣的存在。

 

第一堂,什麼是鬼神。

 

「顧名思義,你們是被人們供奉與祭拜的靈魂。可以自由出入人間與冥界,信眾燒給你們的香還有供品,都會是你們的修煉靈力的法力來源,只要有源源不絕的靈力就可以在冥界生存,燒給你們的金紙可以化成冥幣在冥間交易使用,當然也可以跟別的鬼神交易靈力。」阿偉說著。

 

「但是也別開心得太早,如果想要獲得源源不絕的香火,就必須透過顯靈來實現信徒的願望,如果你們的香火斷炊,那就自求多福啦,看是要繼續在冥界打工換取靈力也是可以的。或者,你也可以去投胎,但投胎前的審判,是逃不掉的。」

 

「豹哥!我們到這麼好的世界,只要顯靈就可以靈魂不滅!太棒了!我們生前做的那些壞事不都沒關係了!」一名新來的鬼神起鬨著說。

 

「大人!你說顯靈實現信徒的願望,如果信徒許願要我們殺人怎麼辦?」

 

「如果你們讓不應該死的人死,那自然有負責生死簿的鬼差去調查,你們會被抓到地獄受審判,牛頭馬面的職權,可不是我們城隍廳的人可以介入的!」

 

「都什麼時代,牛頭馬面是什麼東東啊?哈哈哈哈,跟在人間一樣嘛!我們警察都不怕!豹哥你說是不是!」

 

第二堂,什麼是靈力。

 

「大人,靈力可以幹嘛?」

 

「你們所看到的冥界,都是眾鬼神靈力的展現!也可以說,冥界根本沒有物質這種東西,你們所察覺到的所有感官都是來源於『意識』。簡單說,靈力就是一種『念力』,鬼神透過念力來具象化所有運轉的一切。」

 

「大人,你講得太玄了!哈哈哈哈!總之,就是心想事成的世界嘛!真是太棒了!」

 

第三堂,靈力的修煉心法。

 

「一切法從心想生,這就是使用靈力的秘訣。」阿偉繼續解釋,「在冥界,一切都是要靠自己修為,以靈力來使之具象化,例如你們看到的房子,都是靠自己靈力來具象化並維持。」

 

「如果我們一直都學不會用靈力就沒有地方可以住了嗎?」

 

「嗯…你也可以用香火或紙錢請建商幫你蓋,甚至用冥幣買已經蓋好出售的房屋也可以!」

 

「蛤?廢話那麼多,追根究柢,冥界也是一個講錢的世界嘛!」眾鬼神喧嘩不屑地叫囂著。

 

 

陳吉如火如荼請來雞籠冥界各個勢力的代表,齊聚城隍廳堂,四海盟和義勇軍團的戰爭可牽動所有冥界居民的生活。

 

「滅靈將軍,他最近的靈性逐漸走火入魔的狀態,率領義勇軍團軍紀日漸敗壞,大家都看在眼裡,我認為四海盟的要求不無道理,城隍爺應該要負起去追查嫌疑犯的責任才是!」綠蘋首先將她的擔憂說出來。

  

「綠蘋姑娘說得有道理,城隍爺你盡可將嫌疑犯列出來,如果有我義勇兵團的人,我一定把他帶來給你審問。」義勇軍團治兵決策的議長──義守長老接著回答。

  

「義守長老你這不是為難我們嗎?城隍爺怎麼敢審義勇兵團的將軍!不如,還是你把這消息帶回去,由義勇兵團內部自行去找可疑的兇手呢?」陳吉嘻皮笑臉地代替自己的老長官,把球給丟回去。

  

「如果找不到兇手呢?根本無法解決四海盟三天後血洗義勇兵團的決定!一旦打起來,還不是我們這些居民遭殃!」

 

這番話講得義正嚴詞,但聽在義守長老耳裡,更像是在逼迫義勇軍團交出一個替罪羔羊,什麼樣的人會有這樣城府的心眼?

 

長老仔細看發言的這個人,原來是近期在雞籠冥界崛起的正氣會會長顏浩天,他正在走義勇軍團發跡的老路子,自稱正氣會宗旨是更現代化的義警角色,冥界人民的保姆。

  

「我們宗親會的立場,當然都不支持兩派人馬硬碰硬,但是四海盟的意思我們也覺得有道理,雞籠冥界治安從來沒有像最近那麼不好,以前都是靠義勇兵團巡邏在保護大家,但現在好像很多地方都變了,連聻獸都敢在市中心出沒!如果義守長老有心想整頓,還是萬事拜託!我們宗親會給義勇兵團更多的香火的!」

  

義守會長感受到眾人拐彎抹角想趁這次機會,要脅義勇兵團清理內賊,內心隱隱不安,的確,義勇兵團維護雞籠冥界秩序已經好幾百年,自己也是半個巴賽族人,巴賽族被滅著實讓他震驚。

 

他非常了解大家苦心維持的平衡,快要被義勇兵團帶領者──滅靈將軍──給破壞。滅靈將軍還是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徒兒啊!

 

滅靈將軍是日治時期的農民,在世時就是抗日義民,來到冥界符合加入義勇軍的資格。他被當時身為將軍的義守會長選中收為徒弟,親手教導修煉靈力。

 

滅靈將軍是百年難得的練武奇才,靈力進步快速,所向披靡,加上嫉惡如仇的個性,將義勇兵團的威望與實力推上頂峰。然而他武癡的個性,不僅疑心病重又容易被底下人煽動,軍紀管理逐漸腐敗。

  

在滅靈將軍以正義之名四處征戰之下,許多濫殺事件傳出,滅靈將軍率領義勇軍團穿梭各國冥界,殺害帝國主義的幽靈,即便幽靈已經轉世,成為一個普通人。

  

事到如今,義守會長也開始擔心,滅靈將軍會成為脫韁的野馬,扭曲的正義魔人。事實上,他已經好幾次公然和議會的決議唱反調,堅持殺戮曾是帝國時代軍人的元神。

                                  

陳吉提議,陪著義守會長先去拜會四海盟盟主,承諾義勇兵團會給一個交代,把兇手揪出來,但是兩方千萬都不要輕舉妄動,以免擦槍走火。

 

「如果周應在這裡就好了,如果是他,一定知道該怎麼做!」

幾個宗親會族長紛紛附議,如果是周應,身為弟弟的滅靈將軍也會聽話的吧!

 

滅靈將軍此時正率領菁英離開雞籠冥界,執行秘密任務,他命令最信任的心腹──副將軍陸一鳴,坐鎮留守。事實上,我行我素的滅靈將軍不諳用兵與計謀,他非常信賴一鳴的獻策。

 

陸一鳴一點都不信任議長,眼線回報議長和陳吉前往四海盟議和,讓他氣憤填膺,他無法眼睜睜地看著議長趁將軍不在,就和其他陣營的人炮口一致對內,拿兄弟開刀當犧牲品! 

 

先發制人!不用等三天內議和,陸一鳴當機立斷奇襲四海盟,他派遣小隊連繫滅靈將軍,約定好內外夾擊。陸一鳴同時下令,軟禁議長。

 

義守長老拜會四海盟,雙方有先按兵不動的共識,他才興沖沖回總部,就毫無防備地被收押。

 

陸一鳴率領第一師,追蹤到四海盟自各地冥界召集約六十艘海盜船,在雞籠邊界冥河中,航向和平島港口。

 

「殺!」第一師所有鬼兵以四海盟首領袁冰的海盜船為目標,跳上甲板,亮出鐮刀,俐落地從敵人背後,橫劃頸部一刀,斷頭斃命。

 

義守長老前腳才走,四海盟根本沒料到義勇兵團後腳竟然會來偷襲,幾乎毫無防備,全軍覆沒。剩餘的船害怕有援兵陸續來攻,紛紛準備逃離。

 

就在此時,滅靈將軍率領二至四師兵力,憑空出現,他連續發射靈砲彈,威力驚人,火力強大,快速地掃射這六十艘海盜船。

 

滅靈將軍最拿手的招式──靈砲彈,直接運氣就在掌上形成,雙手快速地出擊,就像散彈槍但有無限的子彈,且每顆威力都是子彈的100倍。比一般靈力瞬間移動還快、還出奇制勝,就是透過冥界「蟲洞」,在打仗時忽隱忽現,行蹤比鬼魅還難以捉摸,而這只有滅靈將軍強大的靈力,才能瞬間扭曲靈界,創造蟲洞。

 

生還者們開始匯聚,有的即將飛離撤退,有的幻化出小救生艇,讓受傷的鬼魂能躺在艇上尋找避難。

   

滅靈將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享受勝利,正當想繼續使用靈砲彈攻擊,卻聽見高亢的汽笛聲,那是代表和平島的遠洋漁艦。它忽然出現在滅靈眼前,現代化三層樓的防彈鋼鐵船艙,還有防禦砲彈雷達,讓滅靈放棄追擊。

  

「好久不見!周曦!」甲板上空無一人,只有陳吉坐在遮陽椅上喝著飲料,嘻皮笑臉地對滅靈打招呼。

  

「你今天也來釣魚嗎?要不要上來吃最新鮮的生魚片?」陳吉繼續若無其事地說到。

 

「廢物陳吉,你沒資格叫我周曦,你連我哥都保護不了,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

 

「欸欸!不要走嘛!我們敘敘舊啊!」看滅靈悻悻然地即將消失在眼前,陳吉大聲喊到「欸欸!幹嘛不理我啊!」

 

公海。

 

郵輪賭場中,少年阿健堅毅的眼神,梭哈全部的賭注,吸引眾人的目光。

 

但他內心一直傳來一個天人交戰的聲音。

 

「要不要賭這麼大啊?不要吧!一百萬耶!輸光了肯定被爺爺罵死了!」

 

我靠的是牌技,可不是運氣!」就像小惡魔與小天使在耳邊的對話,阿健沒有被負面言語打倒,非常有自信地示意荷官開始發牌。

 

不是,你以為你是賭神嗎?那都是在演戲。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你不相信我嗎?荷官有兩副牌,在場有9組玩家,玩到第三輪,還剩什麼牌我清楚的很。

 

阿健翻開第一張牌「桃花A」,等荷官都發完牌,請玩家出示底牌。

 

「桃花K」,大家驚呼!

 

「這位玩家獨贏。」荷官將所有的籌碼都推到阿健前面,阿健請服務生把所有籌碼都記在帳上,帥氣地離開賭場。

 

怎樣,不服氣啊?」內心另一個聲音已然不再出現,阿健不以為意,來到泳池邊,坐在躺椅上,目光看著泳池裡矯健身手的泳者。

 

袁姍姍!如果你喜歡他,幹麻不去找一個女孩附身?」赫然,心裡的聲音又出現了。

 

江湖兒女,怎麼能為情所困?」袁姍姍用靈力回應內心的聲音。

 

事實上,剛剛才是這副身軀的主人,袁姍姍只是借用了這副身體。

 

不是,我已經長大成人了!是個男人了!我可不是當初那個16歲的毛頭小子,明明你是個女生,幹麻還要一直待在我身上?……還是你愛上我,這輩子都要跟我在一起?

 

哼哼!沒有我你能活到現在?是誰幫你上體育課、幫你考試,還幫你搞定那些勒索你的惡霸!你看,剛剛你都快輸到脫褲了,還不是我……是你要『求』我不要離開你才對。

 

什麼嘛!你再這樣下去,我就活該被貼上花花公子的標籤,以免被懷疑暗戀自己的學長嗎?

 

明明是你自己愛跟女人上床,不要賴在我身上。

 

嘖,女孩子家,講話不要這麼粗魯。

 

游泳池裡的男子起身,走了過來。

 

「學長!」阿健拋給他一瓶氣泡水,並把海灘巾遞給他。

 

不要笑!表情管理!」阿健原本充滿笑意的臉,在聽見體內的聲音後,瞬間克制自己,抿住雙唇,下意識地去摟住不知何時靠過來的比基尼美女,和學長一起離開。

 

六年前,一場遊艇翻船事故裡,阿健奇蹟似地生還了,因為他答應了水鬼──袁姍姍,和他交換一半的人生,直到三十歲。

 

身為海盜首領唯一的女兒,袁姍姍一直嚮往當一個男孩,乘著船,航行到世界各地冒險。生前,他爸爸不肯讓女孩插手家族決策,即使自認游泳和功夫都不輸給兄弟,但永遠只能在「家」等待他們歸來,雖然這個「家」也經常漂流在海上,她卻覺得自己的生命永遠被禁錮在「家」裡了。

 

海盜船因為暴風雨失事,全家人都死在海裡了,她仍沒有解脫,爸爸在冥界當上「四海盟」盟主,四海盟──是各朝代、各地區華人海盜在冥界裡的組織,盟主可以號令成員出動,穿越冥河,到各個地方。形成冥界龐大的勢力。

 

當袁姍姍在海裡聽見阿健的呼救,他為了活下去,他什麼都願意做。比起投胎,更讓袁姍姍心動的是──當一個男生。她提出「一半的人生」作為救他一命的交換,以天地為證,阿健和她簽了一個附身契約。

 

她知道,就算捉交替讓她得到這個投胎機會,也會被爸爸給攔下來,因為「家族」的束縛,她永遠是爸爸的小女兒。

 

自此,日子有一半的時間,袁姍姍都佔著阿健的身體,活在人間。當姍姍附身時,阿健的心靈還是可以透過身體感覺到外界發生的事情,但沒辦法做出自主的回應,只可以跟袁姍姍對話。

 

郵輪越夜越美麗,大家都聚在泳池那端狂歡。

 

阿健一人站在另一端甲板上,遙望著海。在月光照映下,海面波光粼粼。

 

或許,袁姍姍有沒有附身都沒關係,因為自從父母也在那場意外中喪命後,袁姍姍就像他的守護神一樣降臨,他們倆人是彼此孤獨的世界裡,唯一心靈相通的兩個靈魂。

 

他的心裡只有她,只要她能夠快樂,就算要他真的跟一個男人結婚,他也願意,阿健想到這不禁嚇得直搖頭。

 

「你在幹嘛?」袁姍姍的靈魂站在一旁皺著眉,看著阿健。

 

「你不回家看看嗎?你有一陣子沒講冥界的事情了。你爸沒派你哥來抓你?」阿健轉移話題。

 

「沒來也好,那我就自由了。」

 

「為什麼你當我的時候總是那麼正面積極,樂觀到把我給嚇死。可是你當你自己的時候,讓我覺得,你只是一直在逃避。是鬼還是人,是男生還是女生,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你不要命了,敢對我說教!」袁姍姍提振精神,作勢要打阿健。

 

阿健臉色一沉,「對不起我把你當作……是好朋友,才這麼說的。我希望你能振做一點。」事實上,阿健心裡想著,你是我的美人魚公主,但我不是你的王子,希望你能回到屬於你的大海裡,自由自在。

 

一陣沉默,袁姍姍其實心裡也很不安,父親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不召喚她回家,該不會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們契約可是一輩子,你可不要以為我回去看看,就不會再回來了!」

 

「我會幫你盯著學長,阻止任何女人靠近他!」

 

「你欠揍!」袁姍姍作勢要揍他。

 

旁人遠遠經過,看見阿健一個人自言自語,扭動身體,各個狐疑地快步走過。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