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八章 暗殺

第八章 暗殺

已經關在這什麼鬼神修煉班七天了,真是一個字,「悶」!

班主任偉哥叫大家不要離開這訓練中心,聽說冥界現在義勇軍團正到處追擊四海盟餘孽,滅靈將軍誓言要剿滅四海盟,新進的鬼神還是不要隨意出現淌渾水,比較安全。

但他還是想出來透透氣。

這裡比人間還難生存,以前自己幹黑社會總覺得是不得已,現在自己要在冥界生存,這靈力好比拳頭,誰拳頭大誰就是贏家,真正落入這叢林法則,才發覺自己沒有好好珍惜人間的日子。

還有,對於豹哥與這群同梯,他們似乎對他不懷好意,話說回來,又有誰願意死,然後到冥界來呢!每個人一定有他們不得已的苦衷才對。對他有敵意應該是自己想太多,只是帶頭的豹哥誤會他了,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把誤會解釋清楚。

初來乍到,原來最早在冥界看到的華麗城堡就是雞籠冥界出入境管理局,裡頭就像國際機場一樣有科技感,他走出來仔細看,冥界棋盤式的空間,井然有序。看著前後左右,有各種各樣的建築,民國初期的矮舊老房、日治時期的和式、荷蘭式的建築。

敬佩之心油然而生,該怎麼修煉靈力,才能具象化這些美輪美奐的景象?

咻-咻-咻-。

林易峰不知道自己被什麼流彈波擊,抱頭亂竄,這才發現,狙擊手是瞄準著自己。

「我已經知道鬼還可以再死一次!但是,到底是誰連默默無名的小鬼也要殺啊?」林易峰在冥界碰到這麼多曲折,不禁吶喊。

 

咻-咻-咻-。

忽然間,戴著漁夫帽的同梯拉著林易峰往山的方向跑,一溜煙,兩人進了一個山洞,跑了一陣,他感覺就像穿越很長、很黑的隧道,林易峰只得緊緊地跟在漁夫帽男孩後頭,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忽然間,原本看不見盡頭,昏暗的山洞裡,出現了微光。

從洞口一出來,他看到,孩子們在海天一色,無邊際的海水泳池戲水。

這景色有點,眼熟,這裡就是和平島公園啊!不是說鬼門關,我們這些小鬼頭們就無法到陽間嗎?到底怎麼辦到的?

「謝謝你救了我!我叫林易峰,怎麼稱呼呢?」

「叫我天婦羅就可以了,跟我來吧,我知道到哪裡避一避!」

  

他們來到和平島上一座舊公寓,林易峰驚訝極了,怎麼鬼還住在陽間裡!

一個穿著卡其色高爾夫球褲和POLO衫的少年,優雅地坐在這座日式風格的屋子裡,還拿起咖啡杯,啜了一口,說「天婦羅,他是誰?」

這少年就是被袁姍姍附身的阿健。

身為四海盟盟主的小女兒,袁姍姍知道義勇軍團不期待看見她出現,她繼續附身在阿健身上,躲避冥界義勇軍團的眼線。

自從她上次回冥界,發現爸爸和哥哥都被義勇軍團給消滅了,而她竟然什麼都不知道,讓她陷入無盡的自責。

她壓抑著悲傷,悄悄地組織雞籠冥界剩餘的四海盟成員,密謀復仇。

靈力強的人都逃出地界到別的地方了,靈力不夠的就還留在雞籠冥界,這群鬼都是日治時代結束後,滯留在台灣的琉球人、韓國人,以跑船為生,族群不夠壯大,死後也沒有足夠的香火,靈力也無法提升,依附在四海盟之下。現在,他們很害怕成為義勇軍團掃蕩的目標。

「少主,我看到他被追殺就帶過來,或許對我們有幫助。」

「天婦羅,你確定他的身分沒有問題?」這位少年站起身來仔細瞧林易峰,周圍的鬼神們也警戒地上前把林易峰圍住。 

「是我混進最新一期的鬼神訓練班裡認識的,他也沒加入豹哥正氣會那一派,又和義勇軍團沒有牽連,我帶他從蟲洞來的,絕對沒有任何鬼神發現。」

「你們想對我做什麼?」林易峰備感威脅。

袁姍姍心中盤算,要繼續打聽巴賽長老們的下落,一定要到鬼市一探究竟。要闖鬼市,手上就得有元神珠當籌碼。她一定得對這個落單的新鬼神下手,有了鬼神的元神珠,她才能進得了鬼市的核心。

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做為軍火資金,讓四海盟可以重振旗鼓。

但是,這個靈魂就可能永遠消失了。

你聽到家族都滅了,瘋狂地要殺人了嗎?」阿健在內心對袁姍姍喊話。

不要廢話!敵人不也這樣對待我們嗎?

你有種就動手啊!

別以為我不敢!

正當袁姍姍步步逼近,決心要使用鎖神咒,取得林易峰的元神珠時,聽見有個童稚的叫喊聲,打亂她的思緒。

「小寶!小寶!」「小寶你在哪兒?」

這發聲的頻率,是鬼的聲音。

「有人跟著你們發現了人間和冥界的蟲洞嗎?快把他給趕走!」袁姍姍對手下喊到。

  

「天婦羅,是訓練班那父子!是哥哥的聲音!他們是不是走散了,不行,我們得去幫忙!」林易峰憑著來時的記憶,衝向洞口。

 

秦阿狗看著手裡還熱騰騰的元神珠,欣喜若狂。這珠子透明混著黑絲,就像是純潔無瑕的靈魂,被邪惡的病毒入侵一般。這是瘟神刻的印記,太美了,若水堂的人一定會喜歡的,這樣的元神可是很稀有!

「小寶!小寶!」

秦阿狗躲在樹林邊,注視著被他獵取元神珠的孩子。他已經失去意識,倒在草皮上。他聽見這孩子的親人來找他,這樣他又能一網打盡。

  

「犬聻獸去吧!給他們指點路吧!」秦阿狗併攏食指和中指,在前方輕輕劃了一刀,空氣就像破了個洞,從黑暗的洞口中接連躍出9隻燃燒著枯骨的獵犬,尋覓著靈體。

  

這裡是雞籠冥界中央公園,位於冥界中央,公園中心是一大座湖,周圍有著大片草地,再往外則是叢叢樹林。中央公園南方是冥界出入境大廳,也是城隍廳所在地,沿著公園圓環,輻射出不同勢力佔據的區域,這個中央公園,就像是雞籠冥界的中立區域。

「我跟小寶……應該…….就是在這附近走散的!爸爸一定很著急,也在找我們。」

林易峰和天婦羅在山洞附近找到春霖,原來春霖和弟弟跑出去玩走散了,看到有人影跑進山洞,也跟著進來卻迷路了,找不到弟弟和爸爸,緊張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都怪我說想要探險,才會.....」15歲左右的男孩自責地不斷喃喃自語。

「春霖沒事的,叔叔會幫你找到弟弟的。」林易峰安慰春霖,卻也想到自己和失散的兄弟能不能在冥間重逢,一定要幫春霖找到小寶。

天婦羅和他們決定分頭沿著湖岸,尋找小寶。

右前方草叢一陣窸窸窣窣,引起春霖的注意,「小寶,是你嗎!」他欣喜地向前奔去,林易峰在他後面追上。

  

衝向春霖的竟是一隻犬聻獸,齜牙咧嘴往他手臂上咬一口,林易峰連忙踢擊,將牠踢開,犬聻獸在地上滾了一圈,又奮力一躍,便緊緊咬住他的左手臂,還有兩隻犬聻獸趁機咬住他左右大腿。

  

忍著尖銳獠牙刺進靈體的痛楚,林易峰奮力將手臂一揮,甩出去的犬聻獸撞開圍在小寶身邊的其他隻犬聻獸,春霖見狀也趕緊去抱起昏迷中的小寶,但小寶已經被啃食地全身是傷。林義峰也痛得跪在地上,三人已經被犬聻獸團團包圍住。

兩兄弟的爸爸,陳阿賢看到自己兒子陷入危險,氣急攻心,恨不得馬上瞬間移動到前方戰場上,忽然,他感到眼前一黑,眨一眼功夫,他已經站在春霖身旁。

「爸爸!爸爸!」春霖開心地大喊,抱住爸爸。

這絕對不是我們一家人的結局!他眼睛噙著淚水,犬聻獸身上的星火在他眼中閃耀著。

166年了,家族自從那場瘟疫喪命,就連做鬼也是妻離子散,痛失孩子的妻子因為執念在人間徘徊,最終成為惡鬼,現在還關在地獄受罰。身為族長的自己一來到冥界,也好不容易將族人找齊團聚,即使族人一個個去投胎,自己帶著2個孩子也堅持要等妻子出獄,全家團圓。

  

這些年形同難民般,沒有身分地暫時拘留在冥界,一切難關都克服了,如今,由於家族屍骨因建地開發重見天日,而被供奉成為鬼神,就是冥界合格的靈民了!一切都會是嶄新的開始!

  

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再一次失去小寶呢!

林易峰看見有援手,重新振奮精神,拚命地站了起來,和陳阿賢並肩作戰,保護身後的孩子。

聚氣凝神,林易峰兩手一握,竟然伸出一把西瓜刀,精準迅速地就往一隻犬聻獸脖子一刺,只見牠一聲哀號,鬆開口墜落,在地面上化為塵土。

其他隻犬聻獸並沒有因為同伴喪命而卻步,反而更逼近他們,更見獵心喜於又少一個分食的對手。

嘣!嘣!嘣!嘣!嘣!嘣!

  

一連傳來幾聲槍響,阿賢下意識地轉身護住自己的孩子,易峰揮舞著西瓜刀,左右兩刀順勢劈向撲上來的犬聻獸。

  

此時,陳吉也瞬間出現在一隻犬聻獸身後,用匕首刺進犬聻獸頸部,隨即這怪獸也不支倒地。

  

圍一圈的犬聻獸們變成一抔土,化入草地之中。

  

易峰這才看清楚,原來是綠蘋拿著遠程雷射槍,精準擊殺攻擊他們的聻獸。看來剛剛情急之下,緊急召喚綠蘋絕對沒錯!

  

在遠處把一切盡收眼底的袁姍姍,一掃之前想要獵殺無辜鬼神的想法,反而對林易峰奮不顧身見義勇為,感到欽佩,能成為他的朋友而不是敵人,或許會是正確的選擇。

「小心鎖神咒!」她看見大家鬆懈了下來,大聲喊道,立即用靈力形成防護罩,保護春霖和小寶。看不見的敵人,肯定有詐。

  

陳吉也立即攙扶住阿賢,「撤到城隍廳!」一聲口令下,袁姍姍和陳吉帶著阿賢父子三人離去,瞬間只剩易峰一個人在原地。

  

「等…等…我啊!城隍廳在哪啊?」易峰看著大家都消失了,他連城隍廳在哪都來不及問阿,一轉頭和綠蘋四目交接,她冷豔的臉龐噗哧一笑,笑話他的眼神讓林易峰有點不知所措。

  

綠蘋態若自如地牽起易峰的手。一同消失了。

  

「袁珊珊!她沒有死。」叢林後的秦阿狗,似乎對於計謀被破壞不以為意,反而是看見該死的人沒死而訝異。四海盟的殘存勢力得趕盡殺絕,才可以讓稱霸雞籠冥界的計畫沒有後顧之憂。

大家聚集在城隍廳,城隍一個頭兩個大,才短短一個月,沒有來冥界報到的鬼魂已經破100例了,但仍然毫無頭緒;而雞籠冥界現在因為義勇軍團和四海盟的戰爭鬧得不可開交。

這些事情不但一件都沒解決,現在又傳出鬼市重啟,鎖神咒不知怎麼地在人間與冥界廣為流傳,獵元神成為一種熱門的黑市交易,新晉的鬼神都變成目標,連孩子都不放過。

「當務之急,就是把義守長老救出來!他現在一定被滅靈將軍控制著。」陳吉左想右想,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義守長老知道最多冥界暗黑歷史,又是滅靈將軍的師傅,一定要把他救出來。

「義勇軍團的人我才不相信!尤其是義守長老,說一套做一套,雙面人!」袁姍姍說。

看到天婦羅隨後加入,也稱袁姍姍「少主」,林易峰看著不禁納悶,到底怎麼能夠在人間是個翩翩少年,在冥界又是個傲嬌少女。

  

「你誤會他了,能夠解決這個局面的,只有義守長老。」了解其中緣由的陳吉,很急切地為長老說話。「你不是想去鬼市嗎?你知道怎麼去嗎?傳說中的鬼市本應該跟著冥獵士消失了,義守長老是我們知道的最後一個冥獵士,把他救出來,我們說不定能查出這波慫恿大家獵元神的幕後使者是誰。」  

「孩子是無辜的,元神珠一定流向鬼市,也只有長老知道怎麼把被封印為元神珠的靈魂,重新救回來,我贊成去鬼市奪回元神珠,也要救出長老。」綠蘋說。

「真的…真的…有機會把小寶救回來嗎?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陳阿賢激動地回答。

「其實,最重要的是,長老上次告訴我,他知道周應的下落了!如果大哥能回到冥界,說不定能扭轉目前滅靈將軍失控的狀況。」陳吉接著說。

「你說的是真的嗎?周應在哪裡?」綠蘋著急的問,她找了一百多年周應的消息,居然長老有線索了還瞞著她!

「他沒說,他只留了一句話給我,如果他不幸遇到麻煩,要我找到萬大祠的萬爺,他會有辦法。」

「萬爺,我認識他。」林易峰終於能搭上一句話,雖然不清楚基隆冥界現在的狀況,但是從大家口中聽見熟悉的名字,還是莫名開心!

城隍爺立即批准大家到陽間的行動,林易峰也很急切地希望把小寶救回來,帶著大家到萬大祠。

萬爺看見林易峰和眾鬼神出現似乎見怪不怪,林易峰有著千言萬語想要問萬爺,但陳吉口中的義守長老似乎更重要。

「長老是不是有危險了?」萬爺馬上就意識到。

「長老說,『叫我來拿他的遺物』,你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了。」

「長老說來拿他的遺物,是我們之間專屬的降靈儀式,這幾個東西都是長老生前的遺物,透過降靈儀式,我可以召喚長老前來,我來試試看!」

萬爺拿出一把劍、弓、小刀和一支標槍。一看就是歷史悠久的古物。原來義守長老本名是江勝忠,他是漢人和巴賽族混血的後代。清康熙時期,他爸爸是天地會成員,從福建來到台灣,因為台灣天地會首領林爽文反清民變被鎮壓之後,一直鬱鬱寡歡地留在基隆,入贅到當地平埔族母系社會。

義守長老繼承了爸爸漢人的儒家與劍術,也承襲了媽媽氏族的務農與狩獵。而萬大祠,其實就是長老為父親與父親友人建的祠堂,後來也祭祀許多羅漢腳,長老也成為漢人與平埔族的橋樑。

萬爺聚精會神地召喚長老,但最終仍搖搖頭,一點感應都沒有。

「長老會不會被施鎖神咒?所以召喚不了?」綠蘋非常擔心長老的安危,當陳吉第一時間來找她幫忙想辦法救長老時,原本她就打算直接殺進義勇軍團裡要人比較快!

「如果是結界呢?滅靈將軍的靈力,根本不需要靠鎖神咒那種玩意!」陳吉想到了顏恭平,對阿,如果是顏恭平,說不定有辦法把長老身邊的結界給劃開。

 

============== 謎音分隔線 ==============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拯救了林易峰的天婦羅,帶他來到了和平島上的日式房子,與四海盟的少主見面。而四海盟中有地位崇高的「巴賽族」與依附四海盟的「琉球人」與「韓國人」,這些人也與基隆有關嗎?根據目前在和平島上的考古發現,平埔族的巴賽族人曾居住在和平島上與當時的西班牙人也有交易紀錄,而社頭福德宮的人耳香爐也是巴賽人的作品[1]。除此之外,琉球人也曾有相當大的聚落在和平島上,後因種種因素紀念琉球漁民,而設立琉球漁民慰靈碑。除此之外,日治時期留下的房舍在基隆港畔或和平島上都可看見,而在此期間來台的韓僑也有部分落地生根留在台灣生活,不論是原居於此還是輾轉來台,不同民族留下許多時代的痕跡在基隆。

[1]張岱屏(2020/02/17),〈和平島的西班牙記憶〉,我們的島,https://ourisland.pts.org.tw/content/5919。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