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九章 結界

第九章 結界

顏恭平一回到家,在門口聽見,日本人氣動畫《鬼滅之刃》的聲音。

這是怎麼一回事,林易峰和陳吉不是鬼門關回去了嗎,才過沒幾天安安靜靜的日子,他們又回來了?但看電視的品味也差太多了吧!

他一打開門,是一個青少年在看電視,接著來了一個穿著「布衣」的男人,竟然還有人穿衣的品味比陳吉更差……。

「你好,打擾了,我是陳阿賢,這位是我兒子春霖。」

然後,顏恭平又傻眼了,一個穿著雅緻的少年把玩著他的桃木劍,「嗨,你好,你就是顏恭平?立即跟我們走吧!」少年把劍丟給他。

「你是誰?憑什麼要我跟你走?」

少年伸頭看看從廚房飄出來的陳吉,「是他說的囉!」

「又是你!」

「恭平!好久不見阿,過得好嗎?」陳吉開心地打著招呼。

「恭平!拜託你了,一定要幫我們這個忙,你不是會把結界劃開嗎?得請你幫忙救一個人。」林易峰加入請求。

「幫忙救個鬼吧!我救了不是又多一個鬼跟上我嗎?」顏恭平退後三步,有一種想逃走的衝動,一個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上,看到美艷的綠蘋,至少還有個女鬼看著賞心悅目…….。

「說吧!你要多少錢才願意?」少年說道。

「現在是怎樣,還想收買我,你這小子哪來的?」比起這幫鬼,這乳臭未乾的小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更令他生氣。

「裝清高阿,不願意拿錢,那你小命還要不要?」冷不防地,少年把瑞士小刀架在顏恭平的脖子上。

「別開玩笑了,小子!殺人是要坐牢的!」

「哼,你不知道,用來借屍還魂的新鮮屍體價值多少錢嗎?沒有人知道你已經死了,會有新的靈魂取代你。看你過得不錯嘛!高級公寓、西裝筆挺,恩恩,我可以開個好價錢!」少年亮著刀,上上下下打量顏恭平。

袁姍姍對顏恭平枯竭的想像力,嗤之以鼻。

「我去,我去,別激動!」顏恭平舉雙手投降,心裡嘀咕著,會回這種話的人根本就是個瘋子,千萬別跟他一般見識,小不忍則亂大謀。

顏恭平被眾鬼文攻武赫,來到萬大祠,看這萬爺比起那狡詰的少年,實在令人安心不少。

「我不能保證這有效,上一次,真的是誤打誤撞,而且這本符籙鬼畫符的,我也不能確定是真的咒語。」

「快動手吧。」少年又白他一眼。

萬爺擺好長老的遺物,念著降靈咒語,而顏恭平則想著上次劃破結界的經驗,依樣畫葫蘆。

結果卻是什麼動靜都沒有。

「虧陳吉這麼看重你,結果只是中看不中用阿!大叔!」

「你!」平常注意儀表的顏恭平被這位少年咄咄逼人、目中無人的口吻也氣得顧不得形象,作勢想要揍他。

「幹麻這麼暴力呢?我剛剛也稱讚你啦!不是說你很中看嗎?人長得帥啊!」顏恭平翻起白眼,面冒青筋。「到底少了哪一步呢?」他也很苦惱,到底漏了哪個細節。

「我知道了,是『心電感應』!恭平救我時,我也非常想離開奈何橋。但是長老現在根本不知道我們在策畫這件事。」身為當事人,林易峰也仔細回想,當時他只希望趕快逃離現場,在陽間的顏恭平依著符籙咒語,揮動木劍,就把他給救了,是否中間的聯繫就是同樣想著這件事。

「兩個大男人有心電感應,這樣說來,你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袁姍姍想著這畫面覺得好笑,指著他倆大剌剌豪爽地笑著。

顏恭平對這少年青春無敵的想像力投降。

「充滿結界的地方,就只有義勇軍團冥界監獄了!」陳吉推測。

「可是,義守長老被關起來,我們要怎麼樣才能通知他呢?甚至達到同步的效果?」綠蘋冷靜地提出疑問。

「用城隍鬼差的令牌吧!」陳吉拿出腰上的令牌,這個令牌可以接收城隍爺的召集令。城隍廳每個鬼差都有一個,不論他們在哪裡,只要令牌產生靈動,大家都得即刻回去。「我現在就去和城隍報告,必要時還能找援兵趕到。」

「好,我和易峰、阿賢先去探路!我們在義勇軍團冥界監獄會和。」

這一次,綠蘋和陳吉難得默契十足。陳吉將自己的令牌留給林易峰,吩咐只要令牌一動,立刻展開儀式。

「這裡什麼都沒有。」林易峰很難想像這裡是一座監獄。

「我們該怎麼走,才能找到長老?」林易峰發現這裡有如銅牆鐵壁,並不是真的有堅實的牆,如果有牆還更好,至少沿著牆能找到門,找到出入口。從大廳一進門,彷彿置身一望無際的「天堂」。

「就因為什麼都沒有,如果要把犯人關起來,必定讓他看不見其他人,也讓任何人都找不到他。這裡就是義勇軍團的監獄!」綠蘋解釋。

「先找到出入口吧!易峰和阿賢,交給你們掩護我進去。」綠蘋說。

「怎麼可以不等我啊!,就讓我們把這裡從裡到外整個掀開瞧瞧!」陳吉突然降臨,話才說完,變出一把步槍,使勁地掃射。

果然,他們左右兩側出現整齊劃一的兩排士兵,有如那裡真的有一道隱形的門。

綠蘋拉著林易峰,瞬間移動前往士兵出入的隱形入口。林易峰被這個監獄的設計給嚇呆了。

陳吉和阿賢衝鋒陷陣,迎上這群士兵。

除了現下他們站的通道,正中心的主要空間被雷射上下左右切割成無數的方塊。

「格子裡頭,真的有關著人嗎?」他怎麼一個鬼影都看不到。

「一定有!走,我們到最上層看看。」綠蘋拉著林易峰,朝著樓頂飛去。

綠蘋朝雷射區裡發射一發子彈,只見子彈碰到結界就像撞到透明的牆壁似的,倒彈回去。

林易峰拿著城隍廳的令牌,綠蘋吩咐必須在2個時辰內找到長老,等待令牌發動,帶著長老離開。因為這個監獄的安全通報機制,2個時程左右滅靈將軍就會趕來,到時候別說救人,都可能自身難保。

希望袁姍姍推論是真的,他加上令牌,可以增加救出長老的機率,只是,他還不會使用靈力,如果成為大家的負擔就太糟糕了。

林易峰看著綠蘋的背影,想著如果跟這個女人為敵就太可怕了。她不僅可以自由運用靈力,而且了解各種槍械知識,能具化槍械武器,又有高超的格鬥技巧。

雖然他們倆個第一次相遇時,他覺得這女人根本是女魔頭。但也因為她而獲救,他發現綠蘋就是外表冷酷但其實內心溫暖。

這一次,他一定要救回長老,救回陳阿賢的兒子。不能辜負綠蘋、還有大家,這麼相信他。

但是,他和顏恭平的「心電感應」,當真有這回事嗎?

「把他們抓起來!」一名身穿深藍色軍裝大衣的男子,帶領著一隊軍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綠蘋認出是義勇軍團的副將軍,「陸一鳴副將軍,讓我見義守長老一面,我絕不鬧事。」

「綠蘋,我看在你和將軍是朋友的份上,只要你馬上離開,我保證不會傷害你。」

「我今天一定得看見長老。」

「很抱歉,這裡是義勇軍團羈押重犯的地方,你沒有權利來這裡探視任何人。你還是請回吧!陳吉和他的朋友都已經被我們送回去城隍廳了,你再待下去也是徒勞無功。」

一鳴心想,長老和綠蘋情同父女,如果被她發現長老關在特殊結界裡,已經無法用靈力維持靈體,來日無多,可能會讓她惹出更大的麻煩,如果驚動將軍,把事情鬧大可不好了。

「是嗎?我就偏不信呢?」綠蘋知道只要踩住底線堅持到底,一向對她溫柔有禮的陸一鳴,說不定會網開一面幫她,她決定豁出去,賭賭看陸一鳴對她的好感。

綠蘋的身手矯捷,輕易地撂倒阻擋她的鬼神,最後只剩下陸一鳴和她一對一,陸一鳴沉靜不張揚地聚集靈力,這瞬間,即使像林易峰這樣的菜鳥,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力牽引著他。

綠蘋和林易峰被一鳴的靈力,瞬間強行帶到一個充滿禪意的空間。

一棵枯樹、碎石子鋪成的小步道、一張茶几和三張椅子。茶几上擺了三口茶。

「那麼閒情逸致,請我們喝茶呢!」綠蘋走到桌邊,拿起杯子一口飲盡。「喝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長老被我們照顧得很好,你不用擔心。既然喝完茶,我就送你們走吧!」

綠蘋和林易峰都瞭解到,一鳴不愧是義勇軍團副將軍,低調的隱藏實力。靈力高強不在話下,剛剛他表面上保持著風度請他們來喝茶,但實際上,他們根本都無法抵擋一鳴靈力的牽引。如果綠蘋真的跟他打起來,絕對沒有勝算。

「你難道不知道,我在冥界只有長老可以依靠嗎?我今天不看到長老我絕對不走。」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綠蘋哭喪著臉,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一下子撒嬌一下子生氣,果真瞄見一鳴有一絲絲軟化的表情。

她順勢淚眼婆娑地挽著陸一鳴的手臂,靠近他懷裡,低聲輕柔地說「一鳴,拜託你好嗎?我知道你們把長老關起來自然有你們的道理,但是,我只想跟長老說幾句話,就當作是道別。求求你了!求求你答應我!」

綠蘋如此親暱地靠著一鳴,他愣住了,他算一算在冥界認識綠蘋也有七十幾年,從來沒有看過綠蘋掉眼淚,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安慰她,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好,我讓你見他。」

「但是,要這小子代替你見。」一鳴指著林易峰,這個新來冥界的小子身上,感受不到半點靈力,比起真的讓綠蘋見長老,絕對更安全。

「你這是什麼意思?」此時,綠蘋身上被一條縛靈繩牢牢綁住,不得動彈。

陸一鳴一向思考不同決定之後的權衡,他喜歡綠蘋,如果還要和綠蘋繼續當朋友,絕對不能讓她見到長老。

陳吉和阿賢也一樣被綑綁,給帶了進來。

「你不是說都放我們回去的嗎?」綠蘋大失所望,怎麼自己的美人計一點都沒用,這陸一鳴還真是坐懷不亂。

「失禮了各位,但是我也得買個保險。這小子沒有闖禍,依約回來,你們三個才能安然無恙地離開。」一鳴說著。

易峰被一個獄卒領著,瞬間來到監獄,依然空空如也,偌大的空間只有一個獄監守著。

「3618,有人來看你了!」雷射光關閉形成一個通道,獄卒領著林易峰通過,他們口中的3618號牢房出現在通道終點。

裡頭的老人奄奄一息。

「蘋姐託我帶個話給長老,我能靠近跟他說嗎?」

「你就去吧!不過別怪我沒告訴你,那牢房門可碰不得。」押著他來的鬼神,似乎也不怕他給跑了,順著通道走了。

「義守長老,我是來救你的!」林易峰小聲喊著。

「我已經是雞籠冥界的罪人了,我沒有阻止戰爭的發生,教出一個大逆不道的徒兒,又何必來救我呢!就讓我死在這裡吧!」

義守長老沒有信守承諾抓出內鬼,反而被關押在此,聽聞雞籠冥界因此械鬥動盪,然而他只能待在這裡,什麼忙都幫不上,這已經不是他的時代了。

「可是大家都還是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回去,尤其是綠蘋,她一聽到你找到周應就急著想找你問他的下落,還有袁姍姍,也希望你可以帶她去傳說中的鬼市,還有陳阿賢……」

「綠蘋也來了?」

「這是城隍廳的令牌,大概再一刻左右它就會靈動,只要您有求生意志,想著一定要離開這裡,會有術士劃開結界,萬爺在萬大祠召喚你呢!」

林易峰將令牌丟進牢房,神情焦急,轉身要走。

「你說綠蘋有危險?」

「綠蘋、陳吉都被抓起來了,他們用性命擔保我來見你。我得趕快回去,讓副將軍把他們給放了。」

「你是林易峰吧?」

「你怎麼知道我是林易峰?」他們根本就沒見過面,長老怎麼知道他的名字。

「我為什麼知道你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知道自己是誰!」義守長老彷彿又回到初見周應、周曦兄弟,還有綠蘋的那時候。

當時,雞籠冥界還是不毛之地,百事待興,但因為有他們這群熱心的弟兄們到來,引發他內心無限的熱情,也因此建立了義勇軍團,維持治安。

改朝換代的時候到了。

「你想過,如果被發現我逃走了,你拿什麼救綠蘋他們呢?」

「大不了,鬼命一條。」一說完,林易峰反而開始慌了,事實上,他沒想過自己憑甚麼能打贏一鳴副將,他每次遇到緊急狀況都自以為冷靜,自以為可以救大家,但是,經過上一次在KTV的事件,似乎證明他就沒有用。

原來他只會一股腦兒地衝,其實什麼也不會,他拉下臉來問:「長老你有什麼辦法嗎?」

「如果你說萬爺能順利召喚我是真的,好,當結界被破時,我的劍靈也可以過來幫你!」義守長老繼續說到「記住口訣,雷霆赤炎,冶辰凌曜,浩然劍氣,轉魄滅魂。」

義守長老說完,令牌震動,倏忽,長老就在牢獄中消失了。

即使知道大難臨頭,但林易峰心情無比雀躍,至少他們的計畫成功了。

基隆月眉路上蜿蜒的山路上,隨著窄小的叉路,延伸出許多老舊的住宅區,矮房高低參差不齊,樓房外觀牆壁五顏六色,只有斑駁地灰暗底色是共通點,反而鮮豔的綠色遮雨棚和鐵灰藍色鐵皮,成為整體的基調。

電線杆串連起黑壓壓的五六條電線,成為標誌馬路的路標,座落在矮房間與蓊鬱的樹林下,是唯一亂中有序的景象。

  

顏恭平在小巷中穿梭,看見一個日式莊園的石頭矮牆,他沿線緩慢地開著,停在大門前。

  

他已經有5年都沒有回家了。

  

大哥這麼忙會在家嗎?如果碰到福哥和豹哥該說什麼?爺爺聽說已經到南部去療養了……。

  

顏恭平下車,走進大門,小時候覺得很醜的紅磚牆透天厝已經不見了,換成一個新潮的三樓日式禪風建築,庭院也不是灰禿禿的石子路,而變成綠草皮和矮灌木的漂亮庭院。

  

「小瓶子,不念書在幹嘛?要不要來跟我比一場。」小福哥看到小恭平在庭院裡撿石頭,想找他比一場柔道。

   

「好啊,來比背《論語.學而篇》,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小恭平根本不愛打打殺殺那一套,搬出自己最拿手的──比背書,先下手為強。

   

「這我不會。」小福哥聽完搔搔頭,接不下去,開始傻笑。

   

「笨蛋,孔子教念書的好處也沒聽過?這麼笨還想找我比!」小恭平翹著下巴,大力朝眼前的胖小子踢石子,神氣地走開。

  

「誰叫你們翹課的!誰叫你們翹課的!不要偷懶,小瓶子,幫爸爸盯著哥哥們,罰蹲馬步2小時不能起來。」榻榻米通鋪的房間中,顏爸爸拿著木棍教訓眼前三個孩子。

  

「好!」小恭平和三個大哥哥一樣,也穿著柔道服,卻拿漫畫書在啃,看著爸爸離去的背影,對三個大哥神氣地吐舌頭。

  

「小瓶子你這個叛徒。」哥哥們趁爸爸已經走遠,三個人合力把他給扛起來,最壯碩的那位哥哥,作勢要狠狠地來個過肩摔。

  

「不是我!不是我!是老師跟爸爸說的!哥哥快救我!福哥快救我!」

  

「哈哈,現在沒人會救你了!看招!」

  

「豹哥,饒命阿!」小恭平被高高舉起,嚇得哀叫不已。

小時候的回憶歷歷在目。

  

他走進爸爸的書房,兩幅巨大的書法對聯「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依然在,中間就是爸爸的書桌,埋首在桌上的人聞聲抬起頭,不是爸爸而是大哥--顏霸。

  

「大律師!你回來了!」顏霸看見是弟弟回來了,高興地不得了,起身上前搭起顏恭平的肩。「大哥真的很需要你!你回來幫我吧!」

  

「我今天回來是有事要當面問你!」顏恭平冷冷地回答到,並拍掉哥哥的手。

  

「你也不希望爺爺和爸爸打下來的江山,敗在我們手上,拱手讓人吧!」顏霸知道爺爺就希望恭平當上律師,回家族幫忙,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只有親弟弟。

  

「這是犧牲爸爸性命、還有害媽媽離家出走換來的江山,我才不要!」

  

「爺爺和爸爸都是為了保護我們!」

  

「好,他們的目的達成了,那你呢?你為什麼不放手?你繼續坐上這盟主寶座,又是為了什麼?你不知道這一切的代價嗎?」顏恭平看到哥哥這樣執迷不悟,氣急敗壞。

  

「你還有選擇,我不強求你回來,但我別無選擇了。」顏霸開始不耐煩聽弟弟這席孩子氣的對話。

  

「林易峰你聽過嗎?不是你手下安樂堂堂主嗎?他的死你知道多少?」顏恭平不想繼續和哥哥糾纏於家族接班的問題,開門見山地問。

  

「阿峰?他死得太可惜了。你認識他?噢,還是新聞鬧太大,把你吹回來了。」顏霸很驚訝,5年來都沒涉入家族黑幫事務的弟弟,為什麼會問起這幾年的新人阿峰。

  

「他的死,你知道多少?」

  

「恭平,你在懷疑我嗎?我為什麼要害死我們會裡最有潛力的年輕人?聽說是對手明心會下得手?阿峰樹大招風,惹太多人眼紅了。」

顏霸話才說完,忽然,空氣瞬間凍結,顏恭平聽見空氣如冰塊被鋒利的刀劍劃破的碎裂聲,匡啷,隔空出現三隻聻獸飛躍出來,撲向顏霸,撕咬他。

  

「啊!」顏霸的頸子、手臂和大腿都被各一隻聻獸大口啃咬,鮮血飛濺。

  

顏恭平目睹這幕驚嚇不已,自己也凍結在這個時空之中,這三隻怪獸看起來就像是三頭狼,有著尖聳的耳朵、尖銳的牙齒,有著碩大的頸部,上半身是大而深的肋骨架,就像人一樣用雙腳站立,但手比例看起來更長,和尖細的爪,深深地箝制住顏霸。

  

三頭狼人乾枯的身軀上透著星火,看起來就像燃燒不盡的業火。

  

咚咚咚!咚咚咚!

  

顏恭平想救哥哥,卻完全動不了身,遠方有人敲門的聲音,越來越大聲。

 

他突然驚醒,原來是一場夢,令他如釋重負。

  

「這裡是私人住宅,請不要在門口停車。」原來是顧門的小弟,強力地敲著他的車窗,要他離開。

  

他揉揉眼睛,發動車子離開,剛剛那幕栩栩如生的畫面,好像真實經歷一樣,那怪獸是什麼,就是易峰和陳吉口中的聻獸嗎?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