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章 拜師

第十章 拜師

烏雲籠罩,原本明亮的夏日午後變得陰暗,雷陣雨即將襲來,一隻黑色老鷹在天空盤旋。

義守長老順利被萬爺召喚,回到人間萬大祠。

顏恭平看見長老的一瞬間,卸下心中大石,沒想到還真的成功了,他看著這把桃木劍,覺得它實在太有靈氣了!紫澤道人留下來的符咒,不知道還有多少值得細細研究的神秘道術!

顏恭平抬起手感受到雨水一點一滴落下,黑色老鷹嚎哮的聲音讓他感到隱隱不安,問道:「阿峰和陳吉他們怎麼沒有一起回來?」

長老長嘆一聲,「只有他一個人被帶來牢獄中見我,其他人都被抓起來了。只怕凶多吉少。」

「那我們該怎麼幫他呢?」

長老看著萬爺、恭平,還有從剛剛就一直有一搭沒一搭踢著祠堂柱子的少年,他們三個都是活著的人,要進入冥界解圍,得擁有高強道術靈魂出竅,更何況,他們根本沒有修煉靈力,到冥界也是任鬼神宰割的魚肉。

「劃破我牢獄的結界就是你吧!」長老對著顏恭平說道。

他看著顏恭平手上拿的劍,輕輕撫摸著劍刃,「恭喜你!這把劍已經認定你是它的主人了,如果你能好好修行,必定可以成大器。但是,現在,恐怕我們都幫不上忙。」

「長老,你是不是靈力已經快用盡了!我從來沒看過你的靈體這麼蒼老過!我現在就給你準備供品。」萬爺服侍著長老。

「我現在連聚氣凝神的靈力都快沒了。就不用麻煩了……」

「長老,這怎麼可以。」萬爺從沒看過長老這般憔悴無神的模樣,祂可是萬大祠的主神,萬家傳世供奉的家神,他想到這位鬼神再如此下去,可能會魂飛魄散,四神無主,老淚縱橫。

袁姍姍按耐不下了,衝出阿健身體,感性上她一直怪義守長老沒有阻止義勇軍團發動對四海盟的戰爭;理性上,她也知道,這番局面已經不是義守長老可以阻止的了。

「我來替你療傷吧!」好歹本姑娘也在冥界活了四百多年,家學淵博,輸送靈力療傷這點小事又怎麼做不到。

「你是?」義守長老感覺到一股靈力灌進來,看著這女孩眼熟得很,卻記不得她是誰。

「我是袁姍姍,被義勇軍殺死的四海盟袁冰盟主的女兒。」

義守長老沉默不語,他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報答這群年輕人才好了。

「你現在什麼話都不要再說,等傷好了,帶我去鬼市,救出我義父來報答我。」

親眼看到這幕的顏恭平反而嚇傻了,一個女孩的靈魂從一個少年體內走出來!他意識到這位少年之前說的鬼市交易借屍還魂、附身……不是在開玩笑地,令人冷汗直流。

「嗨!我是阿健,是她的宿主,難得遇到跟我一樣陰陽眼的人耶,請多多指教。」少年風度翩翩,泰若自然地對著顏恭平伸出手寒暄。

「長老逃獄了!長老逃獄了!」

眾獄卒前仆後繼地團團圍住林易峰,他根本無法突破重圍,更何況去救綠蘋他們,絕望之際,他想起長老傳授的口訣,「雷霆赤炎,冶辰凌曜,浩然劍氣,轉魄滅魂。」他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潛心反覆地唸著。

眼前飛來一支靈劍,雷霆萬鈞地衝刺過來,擋在前面的鬼只是被靈劍的鋒芒一劃,就痛得倒地哀嚎。讓原本包圍林易峰的敵人紛紛讓開一個道路,靈劍如磁鐵一般,林易鋒一伸手就握住它。

林易鋒看見劍刃底部刻著「冶辰」,鑄這把劍的人好大口氣阿,剛剛的口訣,不就在稱讚這把劍,是用雷霆萬鈞的火焰所鍛鍊,好比在冶煉日月星辰,但它的鋒芒甚至凌躍在太陽之上,陶冶浩然正氣,所向披靡。

得到這寶劍來助陣,林易鋒信心大增,勢如破竹。他朝著來時的路徑,心急地要去救綠蘋、陳吉和阿賢。

陸一鳴降臨,擋住他的去路。

「義守長老的冶辰劍怎麼會在你手上。」一鳴看見專屬長老的神劍居然在這小子手上,囑咐自己千萬不能再大意輕敵。

「副將軍,長老不見了!」一旁的獄卒說道。

一鳴皺眉微慍,但依舊波然不驚的面容,沉穩的口氣說,「快通知全部義勇軍團在冥界搜捕長老,這事牽扯到城隍廳的鬼差,先不要驚動將軍。我來處理。」

「是。」獄卒退下,趕緊去通報。

「還不快放了綠蘋他們!」

「以你的靈力要操縱冶辰劍還言之過早!」一鳴幻化出一把長柄戰斧,他的靈力形成一股龍捲風,成為一個屏障。

突然間,一鳴縱躍而出,戰斧劈向林易峰。

林易峰來不及躲開,使劍正面迎戰。戰斧就快把冶辰劍給劈出裂痕。

他順勢收回,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使出一擊砍向一鳴,但他靈力運用的火侯還是不夠,他總覺得不知道如何施展開來。一鳴快速地跳躍,輕鬆地躲過他的攻擊。

陸一鳴扔擲戰斧,那把戰斧追著林易峰跑,把他逼上牆角不得動彈。

「哼,勇氣可嘉,憑你現在的靈力根本發揮不了作用。你這個協助逃獄的現行犯,根本不用我親自懲罰你。」一鳴深呼吸平撫自己漸昇的怒氣,用縛靈繩將林易峰綁起來。

「如果我們一起上呢?」綠蘋的聲音清脆宏亮地響起,她冷峻的臉龐瞇起眼聚焦手持式狙擊砲的瞄準鏡,毫不留情面地朝陸一鳴轟炸。

陳吉拿著長步槍,阿賢手握標槍,還有袁姍姍蓄勢待發的弓弩。

陸一鳴見這態勢不利於他,不願戀棧,而義勇軍團援軍也批次地趕到,團團把他們都包圍了。

袁姍姍亮出匕首,上前將林易峰解放,「趁現在!快帶我們走!」袁姍姍小聲地在林易峰耳邊喊到。

一會兒功夫,一鳴驚訝於,五個人團抱著一躍瞬間消失了。而他這次也實實在在地感應到冥界時空被一道力量劃破,爆裂的特殊波動,將他震倒在地。

「長老,你說周應在哪啊?」綠蘋和眾鬼神們圍在長老身邊,大家都有太多事情想得到答案。

「長老,你知道該怎麼救回小寶嗎?」陳阿賢抱著小寶無意識的靈體,焦急地說。

「萬爺說,萬大祠供奉我,都是聽從你的指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我其他兄弟沒有一起來冥界,你知道他們的下落嗎?」林易峰也加入逼問的行列。

「你們都別吵長老了,讓他先休養吧,從來沒看過長老這麼老態。我代表城隍廳先跟長老.密.談。」陳吉拿出令牌把大家趕出客房,用靈力將房門給關上。

「很好,果然我家變成名符其實的鬼店。都成了鬼旅館了,唯一真正的客『人』還真的陰陽怪氣……」靠在走道牆壁上的顏恭平,看著眾鬼神擠在客房門前,客廳裡阿健和春霖在搶電視遙控器,不禁無奈。

自己又有什麼想問的呢?顏恭平走到書房,翻開一本《清安宮日誌》線裝本不但陳舊紙張泛黃內容還是用小楷毛筆寫成

他翻開第一頁,似乎是這本書的「跋」。

咸豐四年,大雞籠嶼病氣流行,民皆疾,大疫流行,必有鬼神司之。疫,癘鬼也。乃舍萌于四方,以贈惡夢,遂令始難歐疫。

汝駐於清安宮,速偕九降神會傳人祭祀地方英靈,百餘八位。遂立壇,請眾神渡化之,煉聚正氣以抵禦疫之邪氣,使正氣穩固,則邪不可干,自不相染。法事三日,鄰舍無不立愈全,疫自除矣。

汝與九傳人亦師亦友,相濡以沫,享道術奇思,僅此為念。

紫澤先生

如果,是紫澤道人的遺物選擇他,那和林易峰的「心電感應」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長老,你說周應找到了,他在哪裡?他有辦法阻止滅靈將軍繼續發狂般地滅殺生靈嗎?我在人間的日子,今年世界各地都超乎尋常地傳出猝死的新聞,名人被報導的就不計其數了,更何況還有默默無名死去的人。」

「我和萬爺一起發現周應的,他現在是人是鬼我不能告訴你,你也知道很多惡勢力好像都很害怕他回來,以為他會破壞所有祕密的計畫。但是,如果大家對他只是一種幻想、期望太高呢?,這反而會害了他啊。」

「對,我了解。他根本對雞籠冥界不了解,甚至也沒有靈力,如果還在人世,有心人想一絕後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敵人是什麼。但是,如果你告訴我他是誰,我可以去幫他啊!」

陳吉依舊不死心,想套出周應的下落。

「別糾結在未知的幻影上,不如把真正的希望放在有潛力的新鬼神!看見林易峰、袁姍姍和阿賢來救我,讓我對雞籠冥界的未來又燃起希望,我剩下的日子,要好好訓練他們,終有一天,他們、你還有綠蘋,會是扭轉局勢的生力軍。」

「長老,你別開玩笑了?你可是鬼神祖了,你剩下的日子還長呢!」陳吉這時看見長老不發一語,低下頭來,才驚覺不對勁,「長老,義勇軍團到底是怎麼對待你?」

「我已經決定了,要把我的神器都傳給易峰、姍姍和阿賢。過不久你也會發現的,沒有神器輔助,我現在的身體不僅無法再修煉靈力,還需要香火療養,要保存靈力也變得困難。但這不打緊,我現在最著急的,就是把他們三位給訓練好,足以對抗滅靈將軍和義勇軍團!」

「綠蘋知道的話,她不會接受的!」

「你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你必須幫我瞞著大家。」

「有什麼需要城隍廳幫忙的,我們一定全力幫忙。」

「就核准這個祕密訓練計畫在人間展開吧!義勇軍團的勢力一定在冥界鋪天蓋地地抓大家。現在請他們三個進來吧!」

陳吉收拾自己的情緒,打開房門,不等他叫喚,所有鬼神們都爭先恐後地衝進來。

「你們別掙長老的時間了,易峰、阿賢、姍姍,你們都跪下磕頭,就當作拜師了。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們不知道修了幾生福氣,有長老這種師傅,到時候想問啥就問啥!」陳吉看著這幾個長老甘願不要命也要教的徒弟,脫下自己的官帽,狠狠地在他三人頭上各敲一槓,加上各踹一腳,讓他們跪下。

三人紛紛在地上磕了響頭,齊聲喊著師父。

「易峰徒兒,我將『冶辰劍』和所知的劍法傳授給你,我相信你已經喜歡上祂,『冶辰劍』可是我父親輩家傳的寶劍,是春秋時期鑄劍師歐冶子為自己鑄的,同他深埋藏世2000年才又見世,最終,劍靈又同我在冥界悠悠轉轉200年。我父親一生帶著祂加入天地會,奉行替天行道,最後卻因為官兵追捕,躲在雞籠抑鬱而終,希望傳給你之後,能帶著日月星辰的鋒芒,在冥界行俠仗義,有所作為。」

冶辰劍劍靈和長老心有靈犀,在林易峰背上配戴好劍鞘,就靜靜收攏在裡頭。

「姍姍,感謝你在最後關頭,義不容辭地帶著這把弓箭和匕首,前往冥界去救大家。別小看這兩個武器不起眼,這武器是我的母親──大雞籠社祭司,親自製作使用的東西,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但我一直感覺,她的靈魂就在裡頭保護我。我知道你想找回四海盟巴賽長老,說來,我也算半個巴賽人血統,希望這兩項武器,能帶你保護你想保護的人。」

袁姍姍想著自己從小就沒有母親,跟著家族在海上漂流的日子,白存在400年,她從來沒體諒過父親對她的愛,只是一昧地埋怨,為什麼自己的世界只有一個船艙這麼小,而海洋卻是如此廣闊。聽完長老意味深長的話,她暗自發誓,一定要重振四海盟!讓被義勇軍團拆散的家庭,重新凝聚起來。

「阿賢,我聽到你的故事,被你的堅毅所感動,這把『獵魚的標槍』,是我母親做為大雞籠社祭司所保留下來的祭祀品,據傳,擁有最彪悍的巴賽族海上英靈。希望這樣的力量能幫助你,救回小寶!」

「師父,我現在,該如何才能把小寶的元神救回來呢?」

「我判斷,元神珠一定都流到鬼市了。鬼市的位置在澎湖四個小島輪流舉辦,當晦月日午夜漲潮的日子舉辦,那是陰陽兩界神鬼混雜交易的地方,路口就是神祕藍洞,到達後,會有擺渡人送交易者到鬼市。」

「太好了,我們什麼時候能出發?」

不只阿賢,袁姍姍和林易峰也都把希望放在鬼市,希望能在那找到自己兄弟的元神珠,把他們的靈魂帶回家。眾人殷切地看著長老。

「跟鬼打交道的人,絕對是最陰險狠毒的人;跟人打交道的鬼,絕對是貪婪無厭的鬼。你們要去鬼市可以,但是必須通過我給你們的試驗,才能證明,你們到了鬼市能安然無恙回來。」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