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一章 顯靈

第十一章 顯靈

萬大祠內,一個男子拿著香,虔誠祭拜。

他是基隆警察局第一分局刑警,每次辦案遇到瓶頸都會來萬大祠,希望有應公們能幫忙破案。從上個月陸續傳出好幾起毒品暴斃案,雖然警方釋出現行犯當場與警方火拚死亡的消息,但是後來那個毒咖啡包依然在市面流通,幕後的藥頭依然沒查出下落。

陸續一直有人受害,雖然這陣子新聞強烈關注,達到嚇阻作用,但再不查出來,恐怕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仍然有受害者。

林易峰看著眼前的刑警,這是上次在KTV開槍射他和阿華的警察!這是什麼爛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殺人!他憤恨地想揍他,卻只是從他身上撲倒而過,什麼都做不了。

「萬爺,那個警察來這裡做什麼!我要殺了他替兄弟報仇!」

「他現在也算是你的信徒了,你要殺了你的信徒嗎?」

「他就是開槍射阿華和我的兇手!」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為什麼我那天會出現在KTV,又怎麼會在望海巷把你撈上來供奉在這嗎?」

「你一直都知道這一切會發生?」

「這警察也只是一個棋子,你的江湖追殺令早就就傳遍了,不只明心會,我相信六陽會也聽聞了吧!我知道你這幾年在六陽會竄升很快,或許是樹大招風仇敵也很多吧,所以起初我也不以為意。但是,我發現這個追殺令唯獨你自己不知道,可見連六陽會也有人不容於你了!於是我跟義守長老提起這件事,他要我幫年輕人一把,所以我才一直暗中跟蹤你,直到那天。」

林易峰冷靜下來,他很清楚是設那場局的人要殺他,這個警察只是代替執行的劊子手,這警察跟他一樣,涉入陷阱卻也什麼都不知道。

「我該怎麼做才能揪出幕後主使者?」

「這是義守長老給你的第一關考驗,你必須幫這位刑警破了這起毒品殺人案,才能去鬼市。 」

「我有多少時間?」

「不是你有多少時間,而是,這位刑警擔心有更多受害人,他們有多少時間。」

綠蘋來到萬大祠找林易峰,「你在這!你知道我剛剛在冥界看到誰嗎?就是那個被我在鐵支路殺死的人,他居然到了冥界而且身分還是鬼神,這怎麼可能。」

「一定是有人利用冥界鬼神的運作幫了他。難道跟我一樣是新來的鬼神?長什麼樣子?」

「我記得他的身上有豹紋的刺青,他同伴好像叫他豹哥。」

「是豹哥?難道是他背叛六陽會背叛我們?豹哥一直都是會長的保鑣,他沒道理一個人去鐵路街。」

「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去鐵路街,一個人可以去,呼朋引伴也可以去,不需要理由。他當時不是一個人,很明顯有另一個手臂刺青龍的男子聽他的命令,是六陽會幹的?」綠蘋冷笑回他,「他一來冥界就成為正氣會顏浩天手下第一把交椅,這才叫沒有道理,難道顏浩天跟六陽會又有什麼秘密的關係?」

「你說豹哥在正氣會?那是什麼組織?」

「顏浩天管理的『正氣會』一開始是依附在義勇軍團旗下,美其名是義警的概念,會在義勇軍團出任務時,維繫戰場周邊的秩序,但如今看來,卻更像現代的黑社會。顏浩天在五六年前竄起,我總覺得他有問題。」

「哈哈,我想豹哥會成為得力助手,就是他在人間也是混黑社會的啊!」林易峰想半天,覺得豹哥和這位顏浩天的共通點就在這裡,似乎也說得通。

「那你怎麼沒有被顏浩天給相中呢?」綠蘋白他一眼。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兩個人原本就認識?」

「不只認識,還是會替豹哥收屍的關係!你說鐵路街是誰的勢力範圍?六陽會和豹哥很可疑,最好開始調查,今天開始,我們每天去盯看看有沒有可疑事情發生。」

「好,但我要先去一個地方。」林易峰不知道該如何跟綠蘋開口,要她陪他去嘛?好像太沒男子氣概;自己獨自去嘛?會不會臨時發生危險……這冥界難道沒有行動電話這種東西可以聯絡,或者Line可以傳簡訊嗎?

「可樂曾說他的毒咖啡包是李麥克引進的,萬爺告訴我李麥克有一個道壇,或許可以在那裏堵到他。如果有什麼發現,我該怎麼通知你才好?」

「你要怎麼去?走路去?開車去?」

林易峰本來打算偷偷來練習鬼神瞬間移動的能力,沒像到被綠蘋當場給問倒,還真有點丟臉,怎麼在她面前總像個乳臭味乾的小毛頭似的。

「瞬間移動的方法是什麼……可以教我嗎?」

「哈哈,是長老派我來跟著你的,就當作你的靈力小老師吧!」綠蘋淺淺地笑了,「心中不要有雜念,你想,我們靈魂多輕啊,一點重力就能把我們牽引過去了,你只需要靠念力,把能量集中在你要去的地方,讓念力牽引你。」

易峰帶著綠蘋來到一座新穎的辦公大樓,他看見周圍熟悉的景象,雀躍不已,傻笑地說「我沒想到自己可以一次就成功,你教的太好了。」猛然發現自己還牽著綠蘋的手,赫然放開,這一收手反而讓彼此有點尷尬。

「9樓若水堂。」易峰轉移焦點,看著大廳的樓層告示,指著最終目的地。

「這什麼顯靈考驗嘛!呵呵,幫老奶奶找一隻貓,還多虧有我這師姊幫你。」

「我們不是一起拜師嗎?怎麼你就成為我師姊了?」阿賢心中不平地低估著,這小妮子明明乳臭未乾,卻總是愛出頭。

「我比你早出生幾百年,當然我是你師姊!」

他們從陽台窗外飛入顏恭平家,袁姍姍一回來就到處找春霖和小寶玩,「春霖、小寶,走,姊姊帶你去和平島看海,春霖……」

「還說我師姊,頑皮的很,當我女兒還差不多。」阿賢看著姍姍的背影,搖頭嘆道。

「噓!」原本都待在房間休養的義守長老,比著動作叫大家安靜,接著手指比了比大門的地方。

他們聽見門外有人正在破壞電子鎖的聲音,忽然間,電子鎖密碼被破譯,門打開了,一個全身黑色穿著,拿著一個巨大鐵工具箱還背著繩索,看起來就像個水電工人。

他才進門,一眼看中顏恭平掛在牆上桃木劍,箭步走向主臥室,翻箱倒櫃,卻不是找貴重物品的樣子,居然打開衣櫃,對恭平放置手錶、領帶夾還有配飾的檯子更有興趣。

這個賊看似在主臥室無功而返,到書房翻箱倒櫃,春霖正躲在書房,看到這賊嚇得不敢有動靜。

義守長老跟著這賊覺得很是古怪,看他翻找的書居然都跟神祕學相關,似乎在找什麼特定物品,絕對不能讓他找到的念頭油然而上。

「姍姍、阿賢,快用念力把他趕走!追上去看他是誰派來的。」

區區小賊,袁姍姍用念力把書櫃上的書全都倒下來,這賊以為地震嚇一跳,卻發現地板可一動也不動,但最上排的書都憑空飛落,莫非是見鬼了,驚恐萬分跑出書房,卻看見電視機一會兒開、一會兒關,還一會兒轉台,卻沒有半個人在。

他嚇得趕緊隨手抓著工具箱就逃走。

袁姍姍和阿賢跟在他身後,一路來到一個道壇。

聽見這賊和他的同夥對話。

「有找到戒指嗎?」

「沒有。」

「還是沒有!」

「你要我怎麼跟堂主交代。」

「這已經失聯快200年的親人,連個墳都不知道在哪,更何況是一只戒指啊?」

「你說的好!你等一下就回報,你會找到李洤二的墳,這戒指如果跟著他進墳裡,挖也要挖出來!」

這賊人被訓一頓,和他同夥就站在一個禮堂大門口守著,隨時待命。

阿賢聽見「李洤二」這耳熟的名字,不一會兒就想起生前那場瘟疫和疫鬼肆起的最後一夜,他漸漸挖掘記憶深處,但這記憶是多令人恐懼,他們是和洤二同一陣線的朋友還是敵人?

阿賢和袁姍姍決定進入這個禮堂。

這裡一點燈光都沒有,點燃的蠟燭從門口開始排列出一條走道,通往最前方高高在上的祭壇。

而這祭壇神桌上,放著一個全身白紗的女人屍體,一動也不動,雙眼被黑色緞帶圍繞著,緞帶下滲出血漬。

神桌旁竟然是林易峰和綠蘋,他們被縛靈繩綁住動彈不得。

這裡有感應得到鬼魂靈動的高人,當袁姍姍和阿賢一穿越大門,一群穿著黑色斗篷的術士,亮出斗篷內的七星桃木劍,紛紛從原本站崗的位置前來包圍他們。

袁姍姍和阿賢互相交換眼神,阿賢掩護姍姍去救林易峰和綠蘋。

正當袁姍姍想用匕首劃開縛靈繩,卻被人用槍抵住後背。

「別動,好久不見,袁大小姐。」

袁姍姍轉頭一看,是義勇軍團第一師師長秦阿狗。

「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賢運上靈力射出標槍射中了一個黑斗篷術士,這人感覺被一陣動力波打中,拿在手上的小白瓷瓶掉落在地上,滾了出去。

「他知道鎖神咒。」見過這種咒術的綠蘋,驚恐萬分。

「李麥克!真的是你!」斗篷下的臉龐正是林易峰認識的李麥克。

李麥克從美國來到台灣,是毒品上游大盤商,透過販毒和各幫派交好,林易峰見過他幾次面,但都不歡而散。從毒咖啡包的詭異包裝到這座毛骨悚然的道壇,完全打破林易峰認識的那位李麥克。

此時,毒梟李麥克更像一名邪教教主。

李麥克拿出一把手槍朝阿賢連續發射,阿賢一一閃過,子彈就射進牆壁裡,是元神珠。

「元神珠!」綠蘋和袁姍姍異口同聲地喊著,她們沒想過靈魂壓縮成的元神珠,可以變成傷害鬼神的武器,深深對這人感到懼怕與憤怒。

「林易峰,你真正的死期到了!」李麥克一轉身,將手槍裝入元神珠子彈,指向林易峰。

「李麥克,我的江湖追殺令難道是你下的嗎?你為什麼要殺我?可樂也是你害的嗎?可樂他們的鬼魂去哪裡了?」

在此刻,與其說陷入絕望,不如說林易峰被這些蒙在鼓裡的謎團給壓迫到爆炸,想到兄弟死得不明不白,連魂魄都沒有下落,內心深處的悲傷與憤怒燃燒成熊熊烈火。

「是又如何?不過設計你的人可不是我。至於你的兄弟們,我可不知道,可能成為給幽冥大帝的祭品,煙消雲散了;也可能,喏,成為一顆靈彈。」

「李麥克,我已經弄給你這麼多元神珠了,難道都是你騙我周應已經處理掉了?這人就是周應」如果周應回來的話,秦阿狗在冥界佈好的局就有變數。

眼前這人就是李麥克費心處決的人,而讓周應徹底消失就是兩人結盟的交換條件。秦阿狗答應在滅靈將軍殺戮的大傘之下,從中奪取元神珠給李麥克,而李麥克答應幫他坐上雞籠冥界老大的寶座。

「哼,他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子不可能是周應,我親自檢查過他的元神,他絕對不是周應。」綠蘋大聲怒斥秦阿狗推論的荒謬。

「不管你是不是周應,我覺得你現在很礙眼。」李麥克動手開槍,靈彈射中林易峰體內。

下一刻,靈彈竟然從凹進林易峰靈體反彈而出。林易峰因為怒火攻心,靈力爆炸,縛靈繩斷裂。嚇得秦阿狗將步槍桿子對準他。

阿狗對視林易峰雙眼,禁不住打顫,尖銳眼神中憎恨滿溢,瞪大的雙眼似乎能把對手給吞噬,秦阿狗一時間慌了,不知該怎麼再使用靈力,步槍竟然就消失了。

袁姍姍藉機解開綠蘋。

「不可能,怎麼有鬼沒有元神?不可能!你們,把這男人的魂魄給殺了!」看靈槍沒用,撿起小白瓷瓶念咒的李麥克,第一次碰上鎖神咒失效的狀況。面對四個鬼神追擊,他緊張地胡亂開槍,把子彈給用完了,他對穿黑斗篷的屬下發布命令,轉身就跑。

秦阿狗看著發狂的林易峰,目前也無法確認他到底是不是周應,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林易峰使出冶辰劍,強大的劍氣將李麥克砍得渾身是傷,卻無法真正傷害活人的要害;但是,這群術士使用的七星桃木劍可是鬼的剋星。

寡不敵眾,綠蘋將林易峰拉走,大家撤退回顏恭平家再商量對策。

顏恭平回到家中,看見家裡像遭小偷一樣,從客廳到主臥室和書房,無處不凌亂,奇怪了,巧的是今天早上阿智才打電話問他該不該報案,咖啡廳遭小偷,但什麼也沒丟。

鬧鬼的屋子也會遭小偷,到底是自己太不幸還是小偷太不幸。他撿起掉在地板上的桃木劍掛起來。

「恭平,你怎麼認識李洤二的?我們跟蹤闖你家空門的人,發現有一個叫李麥克的人在找李洤二的一只戒指。」阿賢衝上前去詢問顏恭平。

「李洤二?我沒聽過這個人阿!」

那本破舊的《清安宮日誌》,被翻到紫澤道人跟九降神會把疫鬼封印的那頁,飄在恭平眼前。

「裡面記載的這場瘟疫,還有疫鬼真的出現過,我們全家就是因為這樣死的,後來被感染疫病的屍體和病人,都變成恐怖的吃人怪物,我知道是洤二救了全村的人,雖然我犧牲了,但洤二有守住我們的諾言,將我死後跟家人葬在一起。」

「會把那晚發生的事情這麼詳細記錄下來,洤二一定就是這位紫澤道人。」今天那群術士的狠毒手段,絕對跟洤二的善良、見義勇為不是同路人,阿賢默默下定決心,千萬不能被他們找到他們想找的東西。

「這把劍和幾本書都是我從清安宮撿回來的,幾個月前清安宮整修重建新的進香大樓,清出許多舊東西,我看著可惜就搬回來。但是,我沒看過什麼戒指。」

「我記得洤二帶在手上,一個奇特的玉戒指,內裡刻著『聻』,他還笑說,祖上傳下來的,只吩咐大難臨頭的時候,就用它來換一家子的平安。」阿賢回憶道。

「從這時間推論,人間的疫鬼和冥界的聻獸在差不多的時間出現,那時候我在冥界還是壯年,聻獸突然先從冥河裡出現,這也是四海盟擴張和發跡的方式,他們獵神聻獸奪取被他們吞噬的元神珠。接著,鬼市就開啟了!我那時也是四海盟的一員,但是聻獸從海上到陸地上,我才開始著手組織義勇軍團,保護靈民。」

義守長老接著阿賢的話,現在回想,似乎有個更龐大的陰謀,串聯著人間與冥界,悄悄地展開。

「人間吸食毒品而亡與冥界獵鬼神奪元神珠,共通點就在李麥克身上,他到底在密謀什麼?秦阿狗竟然跟他勾結。」長老想著秦阿狗身前原本是個碼頭工人,後來因為基隆開港後鴉片正式進口,順勢成為鴉片的買辦而致富,原本他以為人在世上因為出身都會有著許多身不由己的因緣。但是,如今看來,秦阿狗的貪婪成為害慘冥界的老鼠屎,枉費他當時那般提攜他。

顏恭平來不及消化這一連串的你來我往的對話,他的目光從確認小偷是否偷了什麼貴重物品,逐漸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沙發顏色怎麼不太一樣……我的花布主人椅呢?我的古董小茶几呢?」顏恭平發現家裡的幾個大件傢俱都給換過了,但她媽媽留下來的花布主人椅不翼而飛,連自己蒐藏的檜木小茶几也不見了,難道是被小偷偷走了?

恭平瘋狂地在家裡奔走找尋,別的東西可以不見,花布主人椅是媽媽最愛的椅子,只要坐在上頭都還能感覺到媽媽的味道……

「噢,先別謝我!要我在這裡住,首先就得把格調不統一的傢俱給換了,全都是義大利名師設計……」袁姍姍瞧見恭平發現傢俱不一樣的吃驚眼神,還得意地上前解釋。

「那我原本那張主人椅去哪了?」顏恭平垮下臉來,滿臉陰沉,瞪著袁姍姍。

「你說那張破舊的椅子?請傢俱公司搬走處理了。」袁姍姍聳聳肩,一派輕鬆地回答。

又是這個肆意妄為的袁姍姍,顏恭平不想對牛彈琴,轉身就走,獨自生著悶氣。

綠蘋偕林易峰今晚又再去一次鐵路街,查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毒咖啡的人證或物證,一定得斷李麥克一條路。

兩人在鐵路街兩頭出入口分別盯梢,一有可疑人物就通知對方。

林易峰從道壇回來之後一直忐忑不已,「到底我是不是周應呢?是不是綠蘋一直在找的人?」但是,自從剛剛聽完秦阿狗和李麥克的對話之後,綠蘋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問,就好像沒有這回事一樣。

若問我是不是周應,我該怎麼回答呢?

林易峰心裡確實有答案,他根本當不了大家口中那個周應,周應可是個英雄人物呢!而他只是一個總愛闖禍的毛頭小子。

綠蘋獨自隱沒在鐵路街另一個路口,今晚她其實提不起動力去查什麼線索,她只是呆呆地看著尋芳客人來人往,腦海裡不斷浮出在若水堂發生的事情,李麥克說阿峰沒有元神是怎麼一回事?

她希望林易峰絕對不是周應。

周應可背負著太多的恩恩怨怨。

或者,如同阿峰說的,不要相見比較好,何必讓別人再傷心第二次。

天空從靛黑褪色為灰濛濛的色彩,天漸漸亮起來。

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們守著鐵路街路口,終於發現有人悄悄地將屍體搬運出來,兩人一路跟蹤到棄屍地點,竟是望海巷防坡堤邊,這幫人趁凌晨將三具屍體綁著鉛塊投入大海。這屍體可是罪證確鑿的證據,他們回報給長老。

「易峰,你能顯靈託夢給警官,讓他能找出屍體,循線追查嗎?」

「是,我該怎麼做呢?」

「你趁他在睡覺時,到他身邊使用靈力呼喊他,如果你聽到他回應你,就使用念力,跳進他的夢中,跟他對話。」

「好的,我現在就去。」林易峰眼看和蘋姐追蹤毒品事件,終於有水落石出的一線曙光,決心揮開內心的迷茫,專注在替兄弟報仇的目標上。綠蘋一定也是這樣想的,他不該再奢望什麼。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