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二章 考驗

第十二章 考驗

河水如海一樣,一望無際,色澤呈現靛紫色,令人感到深不可測,浪濤一陣一陣打上岸邊。這條河就是雞籠冥間的邊界,分開人間與冥間,也分開冥界的區域。

袁姍姍對照著長老給的地圖,帶著林易峰和阿賢來到雞籠冥界最北部偏僻的冥河岸邊,他們必須自行建造船艇,在河上航行尋找神聻獸──魔尾蛇。那是義守長老最後一次和巴賽族的夥伴一起獵捕神聻獸,那場狩獵無功而返,死傷慘重,也讓義守長老決定從冥獵士退役。

只要他們三個成功殺死魔尾蛇,拿到牠的元神珠,絕對可以在鬼市造成轟動,吸引眾多買家前來。

「就是這裡了!開始來造船,就從這裡出發。」袁姍姍確認地圖標示的位置,看了長老提供的巴賽族海蟒甲建造圖,船身是兩隻獨木舟,中間用一塊甲板將獨木舟連結而成,左右外側又銜接實木的小舟型浮材,成為雙翼。甲板上建了瞭望台,獨木舟船頭之間,架起巨大的蟹型風帆,形狀有如一隻蟹爪。

「這種船我見多了,應該不難。」袁姍姍有十足把握可以建好,只見林易峰和阿賢看著圖發愣。

「總之先集中精神在意念中想像形體便會逐漸成形越大或是越精細的維持起來越是需要耗費靈力。」

 

管他的,那就來試試吧,林易峰和阿賢閉上眼,默想著這艘海蟒甲,一睜眼,看見隱然成形的模糊輪廓,放鬆的瞬間,稍見雛型的船又倒塌,空地上重新化為虛無。

袁姍姍想起自己家的大型船艦,來到冥界還越來越豪華漂亮,原來是家族共同修練煉靈力的努力,而自己卻不知道是如此辛苦。

「看來,就算只是一艘小艇也不簡單啊。」林易峰盤腿坐在空地上,自嘲著。

三人又深呼吸,再集中精神試一次吧!結果還是一樣徒勞無功,船連個影子都沒有,已經耗費大半天。

「長老,林易峰就是周應嗎?那天我聽見秦阿狗和那位李麥克的對話,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周應消失才殺害林易峰,但是李麥克對他施展鎖神咒,沒有靈驗,代表林易峰沒有元神,這我也可以證實,我多次嘗試進去他的元神宮,都沒有看見他的元神。這是為什麼?」綠蘋趁林易峰和其他人去出任務時,仍舊無法按耐心中的疑問,還是決定來找長老問個清楚。

「你是說,要害林易峰的始作俑者是秦阿狗?他實在太陰狠了,如果不是他這樣的歹心,林易峰不會死去,周應就不會回來。」義守長老不禁感嘆因果造化,著實弄人。

「為什麼要瞞著大家?」

「林易峰現在還無法保護自己,秦阿狗恐怕不會善罷干休。你也瞭解的吧,否則不會忍那麼久才找我談。」

「那元神是怎麼一回事?」綠蘋還是不解。

「為了不讓靈力高強的人發現林易峰的前世就是周應,我已經在他死亡的同時,就將他的元神召喚出來,封印在萬大祠的元神燈之中;另一方面,也是透過元神燈封印保護他的元神,否則像你說得那種情況,阿峰根本沒法保護自己。」

「但是這麼做一樣很危險,沒有元神護體,如果他受傷了,可能會變成聻獸。」綠蘋擔心這樣做太冒險。

「我沒想到我會被軟禁起來,的確是我思慮不周,但是接下來,林易峰必須盡快讓自己強大起來,有一天自然能突破元神燈的封印,讓元神歸位。到時候,他的靈力,就會突飛猛進。」

義守長老語重心長地說,「連陳吉也還不知道林易峰就是周應,但是秦阿狗回冥界一定會有所動作,只要林易峰先不要在冥界出現,或許能降低秦阿狗的戒心。」

「聽阿賢的說法,有黑暗勢力在策畫一場浩劫,而且義勇軍團不知道涉入多深廣,告訴陳吉,一定要加快通知冥界的靈民有所警覺。」

冥界就像在極地一樣永晝。

連艘船都撐不起來,更何況去無邊無際的冥河上,獵捕神聻獸。三人無奈地坐在河邊看著河水裡的魚聻獸們閃著火光,在河邊翻騰,想躍上來吞噬他們的靈魂。

「我想起我小時候,真正的小時候,就這樣呆坐在河邊看大家一塊一塊板子敲阿、打阿,一塊塊將船給造起來……」

「我想到了,或許我們只是聚形還不夠,要讓船能堅固,我們還是得一片片拚起來才行。這樣吧!我們每個人都從零件開始聚形,最後再合作組裝起來!這蟒甲組織也不難!」

三人又被鼓舞起來,開始運用靈力,可能是剛才訓練太久,這一次似乎找到訣竅,三人合作竟然快速地將海蟒甲給建造出來。

林易峰想起綠蘋的微笑,還有綠蘋信手拈來,千變萬化的槍砲武器,想必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變出來的,而是必須細心研究每個物件的構造,才能幻化出堅固實用的物件。

袁姍姍將船推向河裡,躍上甲板,阿賢跟在她後面。

「林易峰你發什麼呆阿?快上來阿!」袁姍姍朝著林易峰大喊。

林易峰起身,瞬間,一條巨大的海蟲從河底衝出來,觸角遍布至少3公尺的身軀。牠的頭部有三條巨大的觸角,頷部鋸齒狀的敏捷大顎咬住林易峰把他拖回沙中巢穴;陳阿賢立即跳上空中幻化出標槍,射向這奇怪海蟲蠕動的軀體。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另一隻海蟲突襲陳阿賢,一口咬住他。

袁姍姍在海蟒甲上站穩,順勢拔出弓箭,連續射中這兩隻海蟲,海蟲嘶喊吐掉阿賢和林易峰,迅速地躲藏回河底巢穴。

好險他兩並無大礙,航行在這無邊無際的冥河上,如果這名不見經傳的海蟲就具有這麼強大的攻擊性,跟魔尾蛇戰鬥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

林易峰暗暗決定,如果能成功降伏魔尾蛇,他就要跟綠蘋告白,也不枉自己從死門關回來。

顏恭平的辦公室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看著名片寫著「國際道青會會長許繼宇」,顏恭平雖然不認識他,卻覺得有點眼熟。

「請坐,你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我們能提供你最好的法律協助。」

「開門見山地說,我是來找你的,紫澤道人的傳人。」許繼宇眼神充滿挑釁,嘴角上揚帶著算計的氣息,拉一把西裝筆挺的外套,坐在顏恭平面前。

看見這詭譎的笑容,顏恭平想起前幾天晚上轉到的政治評論節目,有一位用命理評論在野黨黨魁候選人的來賓,就是這位許繼宇,他還用紫微斗數評論黨魁牽動的中台美關係,講得頭頭是道,感覺很新奇。

他當時還意猶未盡特地Google了一下許繼宇,他是T大醫學院畢業,說起來兩人還是校友,但他竟然取得神經科專科醫師資格後,棄醫繼承家業,成為一名道士。而他成為媒體寵兒是因為,100%預言上一屆總統和立委選舉結果,被指標媒體明鏡週刊報導,有許多政治和財經界的大老都指名他改善風水和問事。

紫氣東來

「我不是紫澤道人的傳人,你是從哪聽到的傳言?據我所知,那位散布傳言的人是黑道分子。」

「我不是李麥克的手下,我們只是在當代道術上,英雄所見略同,彼此切磋,交換情報而已。」

「那你為什麼找紫澤道人的傳人?他要你來找一枚戒指的下落?」

「你知道基隆普渡15姓輪值宗親會嗎?」

顏恭平嘴角失笑,這麼個名人來找我,只是要問宗親會普渡的事,「你代表宗親會來找我?」

「我代表,真正能跟雞籠宗親祖先溝通的九降神會來找你。」

許繼宇眼神異常的認真,顏恭平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我們一直在找紫澤道人的傳人和失散的一位九降神會後代,才可以重現當年鎮壓疫鬼的儀式。」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老實說,我只是撿到某個道長遺物的人。恐怕我是沒有辦法幫上忙的。」

「最新的降靈法會上,祖先告訴我們,冥界聻獸異常蠢蠢欲動,而此時人間正巧也有疫情爆發,恐怕百年前曾出現的疫鬼會捲土重來,必須趕快找回當年召喚老大公靈力鎮壓疫鬼的儀式,或許有機會阻止疫鬼再次回到人間。」

顏恭平覺得自己正在聽一場雞籠奇幻物語,但這位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媒體寵兒,會專程來找他,只為了講這鬼故事嗎?

「你希望我做什麼呢?」

「加入九降神會,擔任當年紫澤道人的位置,主持鎮壓疫鬼的儀式。」許繼宇斬釘截鐵地說出真正的來意。

他們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看顧四周,意圖在一片平靜的水域找尋魔尾蛇。

有生前從中國沿海渡過黑水溝來雞籠的鬼神說,黑水溝就是魔尾蛇的棲息地,雞籠北面的冥河裡也被發現有一群魔尾蛇出沒。讓許多冥獵士趨之若鶩。

到最後,只剩下一條將盡30尺的黑色巨蛇,全身布滿紅色花瓣的鱗片,巨蛇的尾巴有如繁盛華美的花朵,長出六七條如花瓣般的觸角,如果被觸角尖給螫到,就會死亡。然而,從來沒有鬼神真正看過牠的全貌,因為沒有鬼神成功征服過牠。

長老的記憶中,當年他參加的最後一場狩獵,大夥兒進入一片濃霧,而在完全沒有波動的情況下,行列中十二個鬼神獵人只有三個生還者,他們最後倉皇而逃。

蹲在船頭駕駛風帆的林易峰感覺到前方即將進入霧區:「魔尾蛇的濃霧出現了!大家小心!」

船駛近一片濃霧之中,每個人都提高警覺,準備好武器,小心翼翼隨時進攻。

以濃霧作為掩護的是,魔尾蛇靜悄悄地游出水面,用蛇身漸漸地纏繞住這艘海蟒甲。

「注意!右船翼!我看到蛇貼在船板上了!」

「左船翼這邊也有!」

袁姍姍和阿賢在船的兩側,都看見蛇身將整艘船勒得緊緊地,船板就快要裂開。

林易峰卻連牠的蛇頭和蛇尾都沒有看見。

「現在!」

易峰一喊,袁姍姍背著弓箭,雙手亮出2把匕首當作工具,迅速地翻身入水,雙手紛紛將短刀插入離自己最近的蛇身上,雙腿夾緊蛇身,攀緊蛇身;陳阿賢則是變出2把短柄標槍,同樣攀附在蛇身上,等待林易峰的指令。

他們三人擬定的作戰計畫,袁姍姍和阿賢兩人全力朝蛇身前三吋最脆弱的部位攻擊,而林易峰使用冶辰劍重擊魔尾蛇,引誘牠來攻擊作為掩護。

身體被鬼神靈力給刺傷的巨蛇,蛇身一緊縮將船身徹底粉粹。

林易峰露出雙手握住靈劍,跳躍至蛇身上,狠狠地將靈劍刺入巨蛇,他看見彷彿一串綻放花朵般的蛇尾,舉高大力拍打早已碎裂的船,並且朝著巨大痛楚的傷口揮來。

林易峰跨坐夾住蛇身,雙手握著靈劍,屏息著看準了蛇尾朝他襲來,一劍揮下將蛇尾砍斷。

同時,他們也終於看見魔尾蛇探出頭來找尋敵人。姍姍和阿賢確認方向後快速地攀岩至魔尾蛇頸部附近。

巨大的蛇頭、怒睜的蛇眼,還有不斷吐露的舌信吱吱吱地作響,林易峰看起來只像一個不知好歹叮咬牠的小蚊子。

林易峰持著靈劍,等著和牠正面對決。

牠鎖定林易峰,迅速俯衝,一口吞下。同時,另一條蛇頭咬住阿賢,原來這條蛇是一隻雙頭蛇。

林易峰的冶辰劍朝著蛇的雙眼正中劈開蛇頭,而姍姍的匕首瞬間變成閃閃發光的縛靈繩將自己固定住,朝著咬住阿賢的另一個蛇頭射箭,阿賢落水。

「收網。」

林易峰大喊,他們三人伸展了雙手,手指間喚出縛靈繩連成一張網,他們用念力控制縛靈網,很快地,整個蛇身落入網內。

袁姍姍看著蛇奄奄一息的眼神,蛇身的蠕動有如呼吸般起伏,她摸著紅色鱗片,發現鱗片邊緣有紅到粉色的漸層,難怪這魔尾蛇蛇身一轉動都透著光芒,原以為真的是神獸降臨,現在,姍姍卻只感到生命的消失。

生命,這是自己不知道多久沒有感受到的東西。

不久,魔尾蛇身體內業火燃起,魂魄形體瞬間灰飛煙滅,有如塵埃,灑落在冥河上。只剩下元神出竅隱隱發著光,像一顆顆水晶球,浮在空中。神聻獸的元神由於混合太多不同鬼神的元神,比起上次李麥克用元神珠作為靈彈的小巧,神聻獸魔尾蛇的元神珠,就像一顆有著繽紛琉璃光澤的砲彈。

 

 

============== 謎音分隔線 ==============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小說中透過九降神會召喚老大公以靈力鎮壓疫鬼,顏恭平能否擔下重任?還記得洤二祭祀疫鬼的方式,與中元祭非常相似;而與九降神會對應的則是基隆15姓宗親會,老大公廟則是雞籠中元祭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如果中元祭期間來到基隆,可以發現有主普姓氏的燈籠、還有各字姓宗親的花車遊行。而宗親輪值主普之起源,目前考證是由於咸豐年間漳泉械鬥傷亡眾多,將遺骸收集建廟,成為基隆廣為人知的老大公廟後,以血緣宗親替代漳泉之分、並以中元祭普度亡者。因此從過去只有十一姓氏演變至現今的十五姓氏,宗親們不斷輪值交接。每年關龕門當天,透過手爐交接儀式,昭示來年將由接續的姓氏主普,同時新一年的籌備工作再度正式開啟。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