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十三章 重逢

第十三章 重逢

十三之一

 

林易峰和阿賢一個飛在客廳地毯上,一個飛在餐廳餐桌上,紛紛閉起眼靜坐,一邊運氣形成防護罩,維持不墜。
 
顏恭平一回來,就被義守長老給打暗號,讓他一進來,就冷不防用七星桃木劍朝著他兩的防護罩給擊碎。
 
林易峰一察覺,也提升靈力加強防護罩的堅硬,雙方僵持不下過了五分鐘,顏恭平就快破了林易峰的防護術。
 
綠蘋看見易峰落入下風,上前去幫他一把,「使出這招的時候,一定要沉住氣,心無旁鶩,感受靈力的氣流,不光只是防護罩的塑形,要想像是源源不絕的靈力漩渦,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圓球包裹住裡頭的人。」
 
綠蘋運用靈力補強了原本易峰幻化出的防護罩,他的確感受到一股氣旋的力量將綠蘋和他包圍起來,這種兩人肩並肩緊緊依靠的感覺,讓他戀戀不捨,一時忘記該做什麼,回神過來又感到丟臉,為什麼總是綠蘋在保護自己,而自己總是只會讓綠蘋身陷危難。
 
綠蘋的靈力高強,使個勁就讓顏恭平連人帶劍給彈開了。
 
「恭平,你還好嗎?真對不起!你傷才剛復原,我竟然還跟你較勁。」
 
「綠蘋姐姐的靈力真讓我大開眼界!我有沒有機會也跟你好好討教啊?」
 
「那當然,教你幾招,如果碰上冥界妖魔鬼怪,還可以防身!」
 
怎麼顏恭平這次受個傷,居然讓綠蘋對他這般親暱起來,林易峰看見綠蘋爽快地答應要教恭平,心裡很不是滋味。
 
「顏恭平,你還是好好把傷養好,可不要像這次再去冒險了。」林易峰上前擋在綠蘋和恭平之間,想把他給趕走。
 
「你還有臉說恭平?你不想想是誰逞匹夫之勇要跟顏霸你死我活,才在緊要關頭還被我給鎖起來。在你可以好好保護自己之前,報仇這種事,想都別想!」綠蘋氣頭上來,指著易峰大罵。
 
「易峰,我代替我哥哥顏霸跟你道歉,我沒想到,他真的就是設計殺害你的兇手。不管他有什麼野心,我都會阻止他的。」顏恭平慎重地一鞠躬,害林易峰也不好意思。
 
「顏霸的確是設了局,但是,是我能力不夠,才沒能保護……我想保護的人。下一次,我絕不能毫無防備再犯同樣的錯誤。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把靈力提升,讓那些被變成元神珠的靈魂們,可以重新復活。」易峰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綠蘋。
 
有一天,一定要換成我來保護你。林易峰暗自下定決心。
 
林易峰伴隨著剛剛被恭平破了的防護術的氣餒,來看阿賢和顏恭平對抗的好戲,卻沒想到,阿賢堅持了快半小時,反倒是顏恭平氣喘吁吁,眼看攻不破,他也就放棄了。「阿賢,不愧是有妻小的人,想保護人的決心真是強大。」
 
「嗯,阿賢很好!易峰你要多學著點。」義守長老觀察著兩人的表現。
 
「師父,為什麼最近我不管怎麼練,都有一種,靈力無法再進步的感覺?到底我該怎麼突破呢?」林易峰眼睜睜地看著阿賢有跳躍式的進步,但他的靈力卻一直無法提升,練這防護術搞得他心煩氣躁,五分鐘不到的防護罩,保護不了別人,連自己一天到晚都成為別人要保護的對象,氣死人了!
 
「不要心急,心中想著你想保護的人,沉住氣,靈力突破的那天會來臨的。」
 
「阿峰,別氣餒,我們到外頭互相對打使出防護術!一定會進步的!」
 
阿賢領著阿峰離開顏恭平家,或許換個環境,離開大家的眼皮子下,能讓他更放鬆點。 

 

十三之二

 

「恭平你還好嗎?沒想到顏浩天是你哥哥,這顏浩天實在是不能小覷!」陳吉的聲音從後陽台冒出來,顏恭平聞到一股煙味。
 
「你們在搞什麼啊?」
 
後陽台的金桶,燒起紙錢,濃煙瀰漫。
 
「姍姍說想試試聚型術,不如趁機會幫我燒些馬甲、經衣,加強靈力裝備。」陳吉說著。
 
不一會兒,煙霧蔓延到廚房,警報器鳴聲大作。
 
「袁姍姍!」顏恭平大叫,緊急用水滅火。
 
「我的馬甲,我的經衣!」陳吉看著被澆熄的冥紙們哀號。
 
管理員馬上打來關切,顏恭平費一番工夫說明,關閉警報器。突然間,餐廳裡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
 
「又怎麼了!」顏恭平快要抓狂地趕緊到餐廳一看究竟,是他最愛的研磨咖啡機,上頭的玻璃壺給掉到地板,砸碎了;咖啡灑在地上,流得到處都是。
 
阿健站在一旁一臉無辜,「不是我,是姍姍說要幫你泡咖啡……」
 
「袁姍姍!」顏恭平大吼。
 
他沒轍地嘆口氣,一把水果刀從吧檯方向猛然射過來,正巧插在日本進口的櫸木一枚版餐桌上,顏恭平氣炸了,這是他去年親自跑了很多家俱店才挑中這一塊,獨一無二的餐桌。
 
「袁姍姍!」他咆嘯,「袁姍姍,你給我出來,你到底是在練聚型術,還是要謀殺我啊!」
 
他看向廚房吧檯,袁姍姍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獨留一顆哈密瓜完好如初地立在占板上。
 
「不用再叫了,她不會出來見你的,她怕自己靈力無法控制,一下子變成肉包臉,一下子變成香腸手,沒臉見你!」
 
阿健慵懶地走入客廳,一屁股坐上一個老舊花布主人椅,椅臂上還留有水漬,和客廳高級牛皮沙發搭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
 
顏恭平一眼看出媽媽的主人椅又回來了,喜極而泣,奔向前去把阿健給趕走,「你起來!誰都不准坐這張椅子。」他小心翼翼地摸著椅臂,找到小時候拉著媽媽,害她打翻咖啡的印漬,他輕輕撫摸著那片退色的布紋,然後坐上去。
 
這張椅子有著他對媽媽的記憶。
 
袁姍姍就知道顏恭平一定會發現媽媽的椅子回來了,她可不能錯過看見他開心的模樣。
 
她躲在主人椅背後的陽台,靠著落地窗窗簾的掩飾,想偷偷地從左後方看著顏恭平的側臉,怎料窗簾遮住她的視角,袁姍姍情急拉開落地窗門,用手撥開窗簾,發現自己運用聚型術越來越順利了。
 
「阿健,謝謝你幫我把媽媽的椅子找回來。」顏恭平很真心地連同他照顧自己日子,都一起感謝。
 
「關阿健什麼事啊,這是我的主意耶!」再不出現,這功勞可都要被阿健給搶走了,現在阿健可是自己的潛在情敵,不能再讓他和顏恭平靠近了。
 
袁姍姍終於現身,不服氣地質問顏恭平和阿健。
 
「誰打的電話、誰付的錢、誰搬的椅子啊!」阿健講得袁姍姍心服口服,「顏恭平你要怎麼謝我?」
 
「那就,請你吃飯看電影,然後,燒很多紙錢給袁姍姍。」顏恭平覺得這應該是個好獎賞,阿健家裡這麼有錢,什麼沒有,就跟一般朋友一樣應該很有心吧!至於袁姍姍,他搞不懂冥界的人喜歡什麼,既然陳吉那麼愛紙錢,袁姍姍應該也很喜歡吧!
 
「兩個大男人去什麼約會行程阿,我也才不缺冥幣哩!」
 
「不如,恭平哥帶我去高級酒店見見世面吧!帶上姍姍一起去!」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女的,約會行程當然是跟我去!上什麼酒店,你們都不准去。」袁姍姍聽見阿健亂回答些莫名其妙的話,心急地脫口而出。阿健怎麼可以拖顏恭平一起去找女人,他現在可身負重傷。
 
「啊?」顏恭平倒是覺得這兩人在耍寶,上酒店、約會……,這是把他當作伴遊男子了嗎,現在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
 
「我是說,好不容易我聚型術練得蠻上手,如果可以像年輕人一樣去吃飯看電影,我會很開心了!畢竟,我都沒有……。」袁姍姍一時間住嘴,她是想說自己這輩子陽壽陰壽加起來可四百多年,竟然都沒有……約會過……。活著的時候,覺得當女生就是被關在家裡,但附身在阿健身上,都過著男孩般的生活,從來沒有認真地面對過自己女孩的身分。
 
「這麼無聊,吃飯看電影,我們以前跟學長也很常……」
 
「你給我閉嘴!」姍姍手一伸就把阿健的嘴給堵上,感嘆道「原來聚型術這麼好用啊!早知道該練起來了。」
 
「好!我也悶在家裡太久了,該出去透透氣,我就來訂位,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吧!」
 
袁姍姍聽見又要三個人,一時間垮一張臉,但又想到,總比顏恭平和阿健兩人單獨行動去什麼酒店來的好,就欣然接受。

 

十三之三

 

袁姍姍在鏡子前,隨心所欲地換著造型,打量著自己該穿什麼樣的衣服跟顏恭平出去玩…,還有阿健。
 
「這聚型術實在太棒了,我也可以跟綠蘋姐一樣換上漂亮的衣服!換一本換一本!你覺得顏恭平會不會比較喜歡成熟一點的?」
 
阿健躺在床上,無奈地按照姍姍的指示,從ViVi換到Vogue,幫她翻出雜誌裡的時裝造型。床上床下還散落著四五本時尚雜誌。
 
「我覺得恭平哥現在唯一喜歡的女人應該是……」
 
「是誰?」
 
「是他媽!你打扮的老氣一點,讓他想起媽媽,應該有用。」
 
袁姍姍白他一眼,但想想也是有道理。
 
顏恭平敲起門來,「要出發了!你們好了沒?」
 
「在等一下就好了!十分鐘!」袁姍姍對門外喊著。「阿健你說,我到底打扮成哪一個樣子?」
 
「我的大小姐,以前出門也沒看過你有這種困擾,已經有三四十套打扮了,你還沒有決定?」
 
「我不知道,這些衣服我都沒真正穿過。會不會很奇怪?」
 
「做你自己就好,就這套吧!」阿健翻了一頁,模特兒身上穿著粉色改良式旗袍上衣,脖子以下都被包裹著,但合身地襯出肩線和小蠻腰,搭配淡紫藕色九分西裝褲和高跟鞋。頭髮是袁姍姍一貫的小包頭,看起來古典又時尚。
 
「褲裝阿,裙子會不會好一點……」
 
「別在換了,就這套!快出去!」
 
袁姍姍走出房門才發現阿健還躺在床上,「你幹麻不走呢?」
 
「我現在肚子痛,你們去吧!我們一起吃的飯、看的電影,數都數不清了還稀罕這次。」阿健轉身,朝著袁姍姍揮手趕她走。
 
阿健孤單地躺著,內心感到失落。他跟姍姍從小幾乎形影不離,自從海上遊艇失事,父母都淹死了,是姍姍陪他度過恐慌症的童年,姍姍是他最喜歡的人,也是他的家人,他希望她能過得開心。
 
讓她自己跟喜歡的人去約會,應該是自己可以給她,最棒的禮物;學習一個人生活,或許,也是給自己,最棒的禮物。

 

十三之四

 

顏恭平沒想到袁姍姍也可以有這樣淑女的裝扮,平常她就是一副從金庸小說走出來的古代裝扮模樣,加上行為舉止大剌剌,就像個小男孩。
 
他們去信義威秀看電影、吃飯,她都自如地就像真的生活在現代的人一樣,讓顏恭平一路陪著,倒真覺得這謝禮太輕了。
 
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姑娘,公司裡的女同事都嘛為了名牌包寧願省吃儉用,嗯,要道謝應該要送個名牌包吧!顏恭平拉著姍姍在信義區百貨公司逛起來,這小姐對名牌包包沒意思,倒是在幼童樓層裡對芭比娃娃開心地跳腳,才讓顏恭平發現,她其實心裡住了一個小女孩。
 
「我都只有哥哥,沒有姊妹。我從小就很想要一個洋娃娃陪我。」袁姍姍看著芭比娃娃笑得很開心,「可是我都過了玩芭比娃娃的年紀了。走吧!」
 
而這小女孩總自以為是大男人。
 
顏恭平忍不住想在這百貨公司裡好好寵愛眼前的小女子一回。
 
他們經過賣飾品的專櫃,顏恭平一眼看中一個紫水晶蝴蝶的頭飾,拿起來插在姍姍的頭髮上。
 
「你男朋友好帥阿!」專櫃小姐看著顏恭平送女友禮物,這樣大方與帥氣,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姍姍。
 
袁姍姍笑著不反駁,暗自竊喜,今天就像真正的約會一樣。
 
「這蝴蝶配我今天的衣服真漂亮!」
 
「嗯,真的很適合你。」
 
姍姍因為這恭為,不禁羞紅了臉,這可是顏恭平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
 
「因為你就像隻蝴蝶一樣在這花花世界翩翩起舞,哪有蜜就上哪去!精靈得很!」
 
聽完顏恭平的解釋,姍姍鼓起腮幫子,氣撲撲。
 
袁姍姍撞見一套洋裝,簡直就跟自己想像中公主穿得一模一樣,上著繡著精緻的玫瑰花紋,裙子是粉紅色澎澎紗紗裙,阿健出什麼主義要中性典雅,什麼跟平常的自己一樣。
 
「這好美!」她忍不住靠過去。
 
「你喜歡的話,我送給你!」顏恭平
 
「欸,千萬不用,你等著。」
 
袁姍姍不知道上哪,留顏恭平在原地等。
 
再回來,姍姍身上就穿著剛剛看中的那套洋裝。顏恭平驚訝於這就是姍姍的靈力,赫然驚覺他們是活在兩個世界的人。或許自己沒有寵愛她的能力,這種心情讓他不禁覺得有點沮喪。
 
「我從來沒那麼自由自在地逛街,太開心了。」
 
「你的小腦袋今天還想去哪裡呢?」
 
「換我帶你去我家吧!」
 
袁姍姍拉著恭平上車,很快地在導航上輸入目的地。
 
這一路開往基隆,剛剛似乎下過雨,濕漉漉的馬路艷光粼粼,映照著車水馬龍的紅路燈、車頭燈、霓虹招牌。夜晚裡的水光潺潺流動透著生命力,更勝白日建築物濕黴的殘敗。
 
他們開向越來越偏遠的海邊,顏恭平有種焦躁不安,這小妮子要帶我去她家,但她說到底是個鬼阿,自己是不是太大意了,會不會落得屍骨無存。
 
導航提示到了目的地,原來是八斗子漁港旁的忘幽谷。
 
袁姍姍拉著顏恭平在濱海步道找了一個看海秘境坐著,依山傍海,俯瞰八斗子漁港閃爍的漁火,兩人就相偎著靜靜地看著壯闊的魔幻夜景。
 
「原來你指的家,就是海阿?」在寧靜的夜晚裡,潮來潮往的規律聲響,讓顏恭平聽起來格外紓壓。
 
「是阿,我最愛八斗子了,這是我和爹爹哥哥生前住的地方,四百年前到現在都是小漁村,每次到這裡來都能有回家的感覺。」
 
顏恭平看著袁姍姍,他知道現在她渾身一人,家人都已經煙消雲散了。或許,阿健是她剩下的家人。
 
「阿健不知道身體好點沒有,我們還是快點回去,順便帶個消夜給他吧!」
 
「你好像很討厭我附身在阿健身上,這是為什麼啊?」姍姍心想,你該不會是喜歡阿健吧!現在阿健不在,他會跟我吐露老實話嗎?
 
「因為你附身在阿健身上,就會變得很危險,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但你現在不需要阿健的身軀也能自由活動,可能更危險了。」
 
「危險?我哪裡危險了?」
 
望見姍姍清澈如星光閃耀的眼眸,顏恭平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良辰美景,四下無人,孤男寡女,倩女幽魂……到底是誰比較危險實在不曉得了!
 
「既然可以練聚型術,為什麼要附身在阿健身上?」顏恭平克制自己胡思亂想,轉移話題。
 
「因為他很膽小啊?」
 
「這算什麼原因?」
 
「他怕水、他怕坐車、他怕搭飛機、他怕黑,他還怕自己一個人。你知道他爺爺的別墅超級大,走半天都碰不到一個人,你別看他這樣,他小時候超愛哭,如果沒有我,他大概會躲在房間裡一直哭都不出門。」
 
顏恭平這瞬間了解,原來袁姍姍是在保護阿健,沒想到她也有這樣善良體貼的一面,也是,不可否認,他受傷的時候,醫生說他的看護把他照顧得很好,應該都是姍姍的功勞吧!
 
如果爸爸去世、媽媽離家出走的時候,也有姍姍陪著多好,那時只有自己一個人住校度過青少年時期,不論怕什麼,都得自己一個人克服。
 
「這樣說來,你是阿健的保母囉!」
 
「那當然,你說我是阿健的再生父母都不為過。」
 
袁姍姍突然覺得感謝阿健這個話題,似乎自己的形象跟「媽媽」有點靠近,會不會得到顏恭平的認可呢?
 
「怎麼我看起來,你是阿健心裡的小惡魔,是他把你好好地栓起來,才讓你別出來作亂!」
 
「是阿,得把袁大小姐給看緊才對!」秦阿狗忽然出現,後面還跟著十個隨扈一同現身。
 
「秦阿狗,你怎麼在這裡?」袁姍姍跳起身,充滿警備,亮出刀劍防身,但是對方十幾個人馬立即將他們包圍。
 
「你應該問,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裡才對,把他們給帶回冥界。」
 
「師長,這男的是生人!」
 
「哼,那又如何,他是顏浩天的親弟弟,竟然跟四海盟少主在一起,一定得抓回去給將軍問罪。」
 
「但是,使用禁術若被城隍廳的人抓到,會落下把柄……」
 
秦阿狗才不把城隍廳給放在眼哩,運氣對顏恭平打出一掌,他的靈魂瞬間出竅,兩人寡不敵眾,被制伏給帶回冥界。
 
顏恭平的身軀倒下,不省人事。

 

十三之五

 

義勇軍團總部內,袁姍姍和顏恭平手被綁起來不得動彈,他們被趕進牢哩,袁姍姍看見小泳和大夥都被秦阿狗給關起來。
 
「小泳,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少主,對不起,是秦阿狗逼我說出你現在的行蹤,為了大家,我只好把信物發射出的訊號,都告訴秦阿狗,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小泳,別擔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大家救出去的。」
 
秦阿狗的聲音馬上傳了過來,他正陪著滅靈將軍來巡視四海盟的餘黨。
 
「將軍,四海盟和正氣會勾結,我們穿越四海盟餘孽指出的蟲洞路線,就發現了袁姍姍密會顏浩天的親弟弟,他們不知道密謀什麼,可能利用蟲洞偷襲冥界。」
 
「秦阿狗你說謊!你竟然破壞了我的約會,我絕對饒不了你!」袁姍姍在牢裡聽到秦阿狗不實的指控,生氣地大喊。
 
「哼,你真愛說笑,一人一鬼還有約會這種事,我看這位顏二公子,是奉著他哥哥之命,想要在陰間拉攏中間勢力。報告將軍,幫議長越獄、偷義勇軍戰利品的那幫人,就是受這位顏恭平指使,他們都還住在他家裡,現在又來四海盟餘孽的秘密基地,顏浩天的下一步就是背叛義勇軍。」
 
在牢裡,顏恭平終於看見傳聞中的滅靈將軍,他無法遏抑的靈力就像無法熄滅的惡火燃燒著他自己,青綠色的靈光壟罩全身,讓他不苟言笑的臉更顯陰鬱,讓人對視不寒而慄。
 
顏恭平挪著身子到袁姍姍面前,護著她,「顏霸的弟弟是我,都是我的計謀,跟袁姍姍無關,有本事衝著我來!」
 
「你承認勾結四海盟餘孽是你的計謀?阿狗,立即將正氣會會長顏浩天給抓起來,和他弟弟對質,正氣會有二心屬實,那一個都不能留!」
 

十三之六

 

「姍姍一定出事了!我剛剛收到她傳給我的求救訊息。」
 
綠蘋指著自己一串鈴鐺,林易峰才知道,原來有綠蘋小鈴鐺的人有那麼多,自己只是眾多之一。
 
他們回到冥界,才知道連顏恭平都被抓了,顏霸正在號召人馬,準備攻陷義勇軍總部營救恭平。
 
林易峰看著正氣會吸納了許多生前六陽會的朋友,驚覺顏霸的野心,他這樣根本不是在救顏恭平,而是想藉此機會出戰占地盤。
 
為了避免大規模衝突,林易峰和阿賢打頭陣先去刺探敵情。陳吉已前往城隍廳率領人馬趕來周旋救人。
 
不到最後,希望正氣會的人能按兵不動,以免觸怒滅靈將軍。
 
將軍看見前來的林易峰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鬼神,輕蔑地笑著,使出九齒戰耙,大力揮掃,所到之處的靈力波就把林易峰給轟出去,倒在地上。
 
「你現在還不是滅靈將軍的對手!」綠蘋即時趕到,使用靈力形成保護罩,在滅靈將軍再次下手前,環護著林易峰。
 
「蘋姊你快走!」
 
「我怎麼能不管你!他的目的是顏浩天,你快撤退,我會沒事的!」
 
「不行,我走了,顏浩天的正氣會和義勇軍打起來,冥界會兵荒馬亂的。」
 
「你幫正氣會就是公然與義勇軍團為敵,你可能不但救不了顏恭平,連你自己也賠進去。」
 
綠蘋替林易峰接了滅靈將軍的一掌,防護罩瞬間被攻破,靈力衝擊易峰和綠蘋,兩人都受傷。阿峰看見綠蘋為了自己而受傷,心痛不已,瞬間被激發戰鬥力,站了起來。
 
「蘋姊你快走吧!顏恭平也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不管他。只要還有一絲機會,我不會放棄的。只要撐到吉哥帶人來,滅靈將軍也要給城隍廳面子是吧!」
 
陸一鳴衝上前來阻止滅靈將軍進一步攻擊,「將軍,綠蘋不是敵人,她只是被林易峰給利用。」
 
滅靈將軍看向林易峰和綠蘋,「她公然維護義勇軍團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他揮出戰耙,砍向他們兩。
 
林易峰擋在綠蘋前面,毫不畏懼準備迎擊。
 
「我不能讓你傷害無辜。」
 
「一鳴,你這在做什麼!」
 
滅靈將軍威力之猛,卻被陸一鳴給擋了下來,他不想看見綠蘋被殃及。
 
林易峰藉機幻化出冶辰劍,刺向滅靈將軍的元神宮;阿賢也擲出標槍,射向滅靈將軍的要害。
 
誰料得到,滅靈將軍的靈體將劍靈與槍靈融為一體,再次噴發出刺中他的兵刺,它們反其道而行,強勁地刺向自己的主人。阿峰和阿賢兩人被這股力量反噬,不支倒地。
 
綠蘋不死心,在原處發射狙擊砲,想掩護他們倆撤退。滅靈將軍卻輕易地躲避了綠蘋的攻擊,不讓陸一鳴有維護綠蘋的機會,滅靈將軍反射性地射出戰耙,正中綠蘋胸口。
 
林易峰眼睜睜看著陸一鳴將綠蘋給扶起,替她療傷,而自己卻仍然躺在這一動也不能動,氣急攻心。
 
陳吉率領人馬趕來支援。
 
但他們無法高興太久,秦阿狗下令攔住城隍廳的人,不讓他們進入義勇軍團總部,兩派人馬在外圍大打出手,此時,顏浩天也命人加入戰局。
 
滅靈將軍不甩這兩位先鋒,不耐地想一次終結此次打鬥,只見他掌風一出,就像機關槍一樣,靈彈如雨下。
 
林易峰看見陳吉還有以前的幾位戰友都紛紛倒下,自己撐不過幾招就躺在這裡。
 
到底算什麼男人!
 
顏霸還野心勃勃地要更多鬼神加入戰局。這些無辜的靈魂都是因為顏霸對權力的慾望而走向毀滅,而恭平和姍姍即將成為秦阿狗搬弄是非的犧牲品。
 
自己已經死過一次,那一次,想保護的人沒一個留下來,這一次又要重蹈覆轍嗎?林易峰問自己。
 
他一定要阻止這一切。
 
「啊──」林易峰咆嘯著,緊握雙拳,他最後一搏,聚集靈力,突破元神燈封印,身上併發出光芒,一股衝擊波照射到身旁的所有人,連滅靈將軍都踉蹌不穩。
 
元神覆體,易峰感覺靈力竄升全身,打通任督二脈。
 
他腦海裡閃過和綠蘋在田寮河畔互相許下廝守一生的承諾。
 
「蘋兒!」林易峰飛向綠蘋,使出防護罩把綠蘋和陸一鳴都給圍住,這一次,成功地抵擋了滅靈將軍沉重的一擊。
 
綠蘋重新運氣,感覺恢復不少,反身幻化出狙擊大砲,射向滅靈將軍。
 
「好險你這武器沒有真的指向我,蘋兒。」
 
「林易峰你好大膽子!這什麼時候了你叫我蘋兒?」綠蘋和林易峰背靠背準備小心反擊,綠蘋還沒意識到林易峰已經回想起前世的記憶,只當他在危急時刻竟還耍嘴皮子。
 
「能和你這樣並肩作戰,真是太棒了!蘋兒。」
 
「你!」綠蘋沒心思多想,看見義勇軍團的人又轟了一砲。
 
滅靈將軍雙手高舉著戰耙,用盡全力狠狠地從右方擊下,計算著一擊斃了林易峰。
 
正當滅靈衝向前那幾秒鐘,林易峰腦海閃過,他和周曦在團練時,拿著棍棒對砍的回憶,「阿曦,你的破綻怎麼到現在都沒有改!」
 
林易峰正面迎戰,一動也不動。
 
在最後一刻,他向左側跳開,一個後空翻,從後側用劍砍向滅靈將軍後背。
 
滅靈將軍一時會意不過來,繼續揮向林易峰。卻被林易峰一招招給拆解,「我說過,你就是太心急想要贏過對方,使用蠻力是不行的!看招!哈哈!」
 
滅靈將軍在步步挫敗之餘,有種熟悉的感覺衝向他,讓他在戰鬥之中的暴戾之氣緩解,他腦中響起,周應和他以前對戰練習時,哥哥破解他凌厲招式時,爽朗的笑聲,和林易峰此時的笑聲,一模一樣。
 
他們一人使劍,一人揮耙,打的平手,互相掣肘。
 
「阿曦!我說過,反手下盤得小心對吧!」林易峰一說完,反手亮出另一把短靈劍,從周曦腰側刺去。
 
正當滅靈將軍以為又被擊中要害,卻發現林易峰只是點到為止。
 
這當下,他一臉懵了,任憑回憶襲來,試探性地喊聲,「哥?!」
 
林易峰停下劍,「阿曦!」
 
「哥,真的是你,你回來了!」這一招招都說中滅靈將軍的要害,讓周曦相信,這都是哥哥曾經指出的破綻,從以前到現在,也只有哥哥才知道的破綻。
 
秦阿狗在一旁看不出所以然來,只看見林易峰和滅靈將軍看似打得你死我活,卻招招平手,再等下去兩人乾脆手牽手去郊遊算了!
 
趁他沒有防備時,秦阿狗拿起步槍,連續發射,對準林易峰。
 
「小心背後!」綠蘋看見大喊,衝向林易峰,抱住他反轉。
 
林易峰運用靈力快速形成防護罩,擋下了幾發子彈,綠蘋仍然中彈,在林易峰的懷裡,失去意識。
 
「蘋兒,我是周應阿!」

 

 

十三之七

 

「哥!我很抱歉聽信秦阿狗的讒言,差點親手殺死你,我……我…….真的很對不起,我們的重逢不應該是這樣子。」
 
「阿曦!如果你覺得抱歉,你就幫忙把秦阿狗和顏浩天之前不法獲得的元神珠,都給復原,讓這些靈魂回來跟家人重聚。」
 
周曦在這場戰爭過後,神識不再暴戾,逐漸走出以正義之名大開殺戒的走火入魔,他為了贖罪,來到城隍廳,藉由魔尾蛇元神珠的力量加持,將自己的靈力消耗殆盡,讓被鎖進元神珠的靈魂們復活。
 
「我們在那啊?」榮仔和阿華甦醒,發現自己不知道身在何處。
 
林易峰巡視眾人,一眼就認出榮仔和阿華,他們三人高興地擁抱在一起。
 
「峰哥!真的是你!」
 
「峰哥!你,你沒死!」
 
聽完易峰的解釋,榮仔和阿華對於身處冥界,感到不可思議。
 
阿賢一家人也和小寶團聚。
 
袁姍姍也和巴賽義父重逢。
 
「阿吉!我們又見面了!」
 
「老大!你回來了!」陳吉等待這一刻太久了,他忍不住也抱上去,「還有二哥!」陳吉拉著顏恭平想要團抱在一起。
 
顏恭平不習慣被陳吉這樣緊抱在一起,嫌棄地推開他。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圓滾滾的拜把兄弟。」剛才林易峰爆發的靈力,衝擊了他的元神宮,他瞬間擁有了前世的記憶。
 
他的前世、陳吉和周應,三人在獅球嶺山頭對抗日本人,以天地為證,歃血為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最後,他們三人一同奮戰殺敵,同一天死在獅球嶺戰場上。
 
這記憶慢慢消退了,顏恭平只記得剛剛想起的幾件事情,然而,他不想捲入雞籠冥界的紛爭之中,作為顏霸的弟弟,他只想把顏霸勸離這是非之地。
 
但是,他對陳吉和易峰的信任感,也悄悄地建立起來,「阿峰,非常感謝你和大家來救我!還有,不計前嫌和我哥一起合作。」
 
從巴賽族人的口裡,大家漸漸釐清真相,秦阿狗設局殺害四海盟巴賽長老們,欺瞞滅靈將軍,讓他和四海盟為敵。
 
滅靈將軍現在靈力盡失,決定為自己鑄成的大錯負責,卸下義勇軍團將軍的職務,前往投胎。
 
林易峰恢復記憶後,對於自己是林易峰,抑是周應,感到不能適應,看見前世並肩作戰的朋友和部下,卻又非常熟悉。
 
他想起和綠蘋的過往,他們相戀的日子,他們在田寮河畔互訂終身的誓言。不知道她的傷勢如何,陸一鳴不知道把她救去哪了。
 
他有好多話想跟綠蘋說,但是他現在不管怎麼搖著小鈴鐺,召喚綠蘋,卻都沒有回應。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