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四章 秘密

第十四章 秘密

 

 

為什麼哥哥會在鬼市拍賣會上跟李麥克有說有笑?

 

顏恭平想當面去找顏霸問個清楚,卻看見穿黑斗篷的人向李麥克竊竊私語,李麥克神情緊張地先行離坐。

 

顏恭平打起精神,走出會場,剛剛阿健已經知道元神珠庫房的位置,或許是袁姍姍他們成功偷走了想要的元神珠了,那等跟阿健會合,就得趕快離開了。他卻看見大批術士離開酒店,在隊伍最前面的還有原本四處埋伏的便衣殺手。

 

正當他想向前去看個究竟,他被綠蘋叫住。

 

「你們成功了嗎?」

 

「我和阿賢正要去庫房偷回元神珠。」

 

趁著外頭慌亂之中,顏恭平向防守的衛士搭話,「出什麼事了?我可以看一下我等一下要拍賣的元神珠嗎?」

 

「沒有堂主的命令,我不能讓你進去。」

 

「你剛剛看過我的,我可是擔心我的元神珠才來的,怎麼這麼重要的庫房只剩下你一人?」

 

「沒事的,只是外頭好像有搶匪,在酒店內是絕對安全的。」

 

顏恭平拉著這衛士講話,知道綠蘋他們有辦法把元神珠都偷走,他沒真正看過這元神珠怎麼來的,但說也奇怪,普通人拿著是固體,綠蘋他們拿著就像氣體一般,這靈魂該是什麼樣的質地呢?

 

但是他越聊越覺得奇怪,有人在外頭搶劫,而且說好大家在這裡會合,怎麼沒看到袁姍姍、阿健和林易峰,他們到底是去哪了?

 

顏恭平到酒店外頭找阿健,卻遠遠聽見一聲槍聲。

 

他沿著槍響趕過去,只看見阿健被元神珠給擊中心臟,應聲倒地,然而,袁姍姍的靈魂被震出阿健體外。袁姍姍提不起阿健原本背的背袋,只能用靈力想要把搶來的元神珠給一一撿拾起來,絲毫沒有意會到,有群拿著七星劍的術士包圍她。

 

顏恭平看著袁姍姍眼眶地擒著淚水,著急地蹲在地上撿那些珠子,卻對散落一地的珠子無可奈何。對普通人來說,大概就覺得是個珠寶,那些穿鑿附會的傳說,可能就當奇幻小說看一看;沒想到,這傢伙是真的想把他們救回去,想辦法再讓這些被禁錮的靈魂復活。

 

但是,若這傢伙被七星劍給傷了,永遠消失的,可能就是她了。

 

他箭步跑向袁姍姍,張開手臂幫袁姍姍擋了這些七星劍的圍攻,「你這笨蛋!平時鬼靈精怪,最重要的時刻也不會保護自己,你還不趕快走。」

 

幾把劍同時插進了顏恭平的胸膛,流出鮮血,袁姍姍驚慌失色,想用手去止血也徒勞無功,「這些破劍居然還這麼鋒利,我真是太小看他們了。砍在你身上就不是流血而已了,快點走啊!」

 

「我不能就這樣走!」綠蘋已經趕到,拉起袁姍姍趁著這批術士再次揮劍砍來之前消失,徒留一地元神珠。

 

顏恭平也安心地昏厥過去。

 

 

雨勢正大,烏雲密布的天氣,將陽光隔絕,屋內陰暗襯著雨嘩啦啦地下著,這樣吵雜的雨聲,似乎最適合當作聊八卦的背景音。

 

「你說二少爺會不會是同性戀阿?」

 

「我也這麼覺得!那個少年自從二少爺失血過多而昏迷後,就一直不眠不休的照顧他,他們是情侶吧!」

 

「難怪!」

 

「什麼?」

 

「一直都聽說二少爺不願意加入六陽會,原來就是這層原因,如果被發現是男同志,你覺得會有小弟服他嗎?」

 

顏恭平恢復意識之後,就聽見房門外傳來這樣的碎語,他縱使沒有一世英明,也不用被大家拿自己的性向當茶餘飯後的話題吧! 

 

這到底是哪裡?他嘗試著起身,胸口就如同被撕裂般劇痛。

 

「他醒了!快叫醫生!」

 

這聲音,是阿健,看樣子他被靈彈打到倒是還好。

 

顏恭平感覺到阿健伸手摸了他的額頭,「怎麼辦!還是在發燒。得趕緊換藥。」

 

「袁姍姍!是你吧!你給我住手!這些護士做才專業的事情,輪不到你來做。」他仍睜不開雙眼,聽見這女孩子家的口吻,一想到大家的閒言閒語,而且自己就是因為袁珊珊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動,搞到現在人還不清楚到底躺在哪裡,忍不住發起脾氣。

 

「我扶你起來,你胸口不要用力。」

 

「不用你扶我,我自己可以起來。」顏恭平一想到自己窩囊的樣子都被袁姍姍這淘氣鬼給看盡了,多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好歹自己是個大男人,他可不領情。

 

眼淚滴在顏恭平臉上,流到他眼睛裡,沒想到這點濕潤反而讓他睜開了眼。

 

這裡是,他的房間,老家的房間。

 

而床鋪邊緣還留有一灘淚痕,而床邊已經空蕩蕩無一人。

 

「怎麼一醒來就吵架啊?」

 

「那俊俏的少年好像哭著走的……」

 

顏恭平忍著痛挪個身體,擺動一下頸椎。看到這個房間裡擺滿小時候演講、辯論比賽的冠軍獎盃,還有貼滿考試第一名的獎狀,或許他不該把袁姍姍,連帶著阿健給氣走,從小,他就沒有朋友。

 

出身黑道家族,拳腳功夫比不上一起長大的兄弟,他也無所謂,反正他不喜歡弄刀耍槍的,但是,在學校都因為這層身分而被同學默默地排擠,大家不敢得罪他,也不敢跟他當朋友,他已經習慣用孤傲來掩飾自己的孤單。

 

 

「阿平!阿平!」顏霸一聽見弟弟醒了,衝進門來看他。

 

「醫生等等就來了,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看見自己的哥哥,他想起在鬼市的事情。

 

「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那裏?你也認識李麥克?」

 

「我也正想問你,你居然是魔尾蛇元神珠的賣家!真是我的好弟弟,我可沒看走眼。先把傷養好再說!」

 

顏霸招呼著醫生來為恭平診療傷勢,隨行的護士幫忙換藥。

 

「顏先生,你之前的看護照顧得很好,一定要每天換藥才能讓發炎趕快好,而且也要注意傷口不能碰到水。目前發燒是正常的,我開消炎藥和抗生素給你,就會漸漸好轉了,我三天後再過來看你。」

 

「謝謝醫生。」

 

「來,先躺下,好好休息。」

 

「我已經躺太久了,我想去爸爸的書房。」

 

顏霸攙扶著恭平來到他們爸爸的書房,「大律師!你回來了!」顏霸默默數數,弟弟自從唸大學自己打工後,至少已經五年沒有回家,「大哥真的很需要你!你回來幫我吧!」

 

爸爸的書房,兩幅巨大的書法對聯「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依然在,中間是爸爸的書桌,如今,書房已經變成顏霸的辦公室,顏霸一進入書房就自然地坐在書桌前順手處理事情。

 

這場景和對話似曾相識,好像,好像在夢裡出現過,顏恭平揉揉太陽穴,大概只是自己昏迷太久,頭暈了吧!

 

「我有事要當面問你!」顏恭平想趕快弄清楚顏霸和李麥克的關係。

 

「你也不希望爺爺和爸爸打下來的江山,敗在我們手上,拱手讓人吧!」顏霸知道爺爺就希望恭平當上律師,回家族幫忙,自己最信任的人也只有親弟弟。

  

「這是犧牲爸爸性命、還有害媽媽離家出走換來的江山,我才不要!」

 

顏恭平脫口而出,卻越覺得自己已經說過這句話了。他喃喃自語,「爺爺和爸爸都是為了保護我們」,哥哥好像會這麼說。

  

「爺爺和爸爸都是為了保護我們!」顏霸嘆口氣道,似乎不能再這麼對話下去,每次想勸恭平回家都是徒勞。 

 

一聽到哥哥的回答,顏恭平想起之前回家在門口睡著做的夢,這場對話結束在哥哥被憑空出現的狼聻獸給咬得鮮血飛濺,難道,那是一場預見夢。

 

「哥,我的桃木劍呢?跟我在澎湖行李放在一起的桃木劍呢?」

 

一定要救哥哥,快來不及了。

 

顏霸看恭平整個人突然間緊張發抖,狂躁地要找到那把桃木劍。

 

「我都命人放在你房裡了。」

 

「我這就去拿。」

 

「你受傷還不方便,我請人幫你拿吧!」顏霸看恭平這神智不清吵著要桃木劍的樣子,覺得很不對勁,打電話叫管家將二少爺的桃木劍給拿到書房。

 

「你說你別無選擇是什麼意思?你和李麥克是什麼關係?」顏恭平回想,時間剩不多了,他記得再聊沒幾句,狼聻獸就出現了。

 

「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顏霸其實聽了弟弟說出「別無選擇」,心頭一驚,難道恭平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顏霸話才說完,忽然,空氣瞬間凍結,空氣如冰塊被鋒利的刀劍劃破的碎裂聲,匡啷,隔空出現三隻聻獸飛躍出來,撲向顏霸,撕咬他。

  

「啊!」顏霸的頸子、手臂和大腿都被各一隻聻獸大口啃咬,鮮血飛濺。

 

僕人拿著桃木劍在門口只看見顏霸似乎心肌梗塞,坐在辦公椅上,眼睛瞪得超大,張口說不出話來,全身抖動不已。

 

顏恭平飛速舉起桃木劍將這三隻聻獸一刀兩斷。

 

聻獸墜落到地上,隨即如塵埃消散。

 

顏恭平鬆一口氣,打開窗戶讓風透進來。外頭滂沱大雨依舊,雨滴打在玻璃窗上,讓顏恭平突然一睜,感覺這些雨滴如同無數的小眼睛看著他,隨後滑落的雨痕,都透著莫名的眼神。

 

顏霸頹然地坐在椅子上,調整喘息恢復呼吸。

 

「醫生,我趕快請醫生來。」站在門口的僕人一回神,不敢多言。

 

「不用,快叫李麥克派人來。」

 

「為什麼要找李麥克?你還要瞞我嗎?」

 

顏霸知道瞞不住了,也驚豔於顏恭平,竟然不僅僅是一個讓家族引以為傲的大律師而已,似乎也有一種天命,是否能在冥界也幫上自己呢?

 

「19年前我遭遇的那場綁票案,你唸的寄宿學校剛好已經開學,你只知道爸爸深入敵營付贖金被殺,媽媽想去學校帶你離開家,卻被爺爺趕出去。但在這個事件裡,我是真的沒有選擇。你以為我只是幸運從鬼門關逃出一劫嗎?其實不是,是爺爺求李麥克用元神珠,施法讓我起死回生。」

 

若不是親眼看過袁姍姍附體,還有鬼市的一切,現在聽哥哥說這種話,一定不會相信。

 

當時,他一知道哥哥被綁架,爺爺就不准他回家,不准他露面。等他回到家,已經是來給爸爸的靈堂上香的時候,而那時,媽媽就已經離家出走了,哥哥住在醫院急救。

 

現在想想的確奇怪,他們說哥哥在醫院休養,卻不管他怎麼央求都不准他去醫院看他。

 

「代價是什麼?」

 

「我必須修煉靈力,在自己靈力強大以前,只能靠買大量的元神珠來修補魂魄。如果要讓元神珠的功效達到最大,就必須請若水堂的術士師法才行。所以我才會出現在鬼市。」

 

「你知道那些元神珠,都是一條人命嗎?」

 

「我當然知道,但最開始,也不是我的選擇,是爺爺的選擇。對了!如果你能把魔尾蛇元神珠給我,那我的靈力大增,或許不用再服元神珠都能長生不死了!」

 

「可是剛剛聻獸是怎麼回事?你跟冥界也有關係?」

 

顏霸很驚訝顏恭平竟然知道這麼多,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只好一五一十全盤托出,「其實當時我已經死了,正當我在冥界徘徊的時候,我的魂魄又被招回人間,若水堂將我的魂魄修復後,幫我找了另一附腦死的軀體,讓我永久附身在他身上。所以我現在能夠隨意地靈魂出竅到冥界。」

 

「所以?你在冥界跟人結怨了?誰要殺你?」

 

「不是人,是鬼,一定是義勇軍團的秦阿狗,只有他會做出這種暗算別人的事情。阿平,你剛剛怎麼知道我會有危險?你實在讓我太驚訝了!我們兄弟聯手,一定能建立跨越陰陽兩界的強大勢力。」

 

「你難道要步入爸爸的後塵嗎?你都忘了六陽會如何讓我們家支離破碎?你為什麼還要越陷越深?哥!你現在收手好嗎?起死回生,靈魂出竅,好這些就算了,你難道還想把六陽會擴張到冥界去嗎?」

 

「阿平!你也知道覬覦爺爺地盤的那些人把我們家欺侮地多慘,這種仇能不報嗎?六陽會有多少弟兄會因為我們失勢而混不下去?每天打打殺殺死傷這麼多弟兄我會不心疼嗎?如果他們到冥界也有一番天地可以發展,這不是我做大哥應該做的事情嗎?」

 

顏霸不想再激怒恭平,但是自己身上扛著六陽會這麼多弟兄的命運,不壯大怎麼可以呢,像弟弟這樣從小養尊處優的人是不會懂得。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