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渡冥志連載長篇小說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五章 心意

第十五章 心意

林易峰趁顏霸忙著在人間照顧顏恭平的日子,和陳吉偷偷地在冥界觀察顏霸正氣會的勢力。陳吉對於顏霸和顏浩天居然是同一個人感到不可思議,仔細考察才發現,正氣會儼然是義勇軍第二,秦阿狗能使喚得動的第一師有一萬人左右,而顏霸深知如何供奉鬼神的方式,吸納了無數新進的鬼神,勢力和秦阿狗已經不相上下。

他何必要幫秦阿狗除去周應呢?秦阿狗的野心大家都知道,那顏浩天到底有什麼企圖呢?

「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對付不了他,而且他也沒把你看在眼裡,你看,你只是他隨便殺殺交差了事的無名小卒。他想殺你,逃都來不及了,你怎麼還這麼笨自己站出去呢?」

綠蘋心知肚明他是周應,但他也記不得前世,如果能避開這些恩怨情仇,忘記跟顏霸的仇恨,好好在冥界生活也是一種自由。

「阿峰,我知道你無辜踩到了秦阿狗這爛人拉的大便事,但比起想著怎麼打倒秦阿狗,向顏霸報仇,不如想想,該怎麼讓這些元神珠復原才好。」陳吉比著堆在城隍廳55顆元神珠,得有多少的靈力才能救回這些靈魂。

「對!這些靈魂裡可能有你說的榮仔、阿華和可樂。」綠蘋希望把林易峰的注意力從報仇拉回來,在冥界安頓才好。

「要怎麼做才能復原這些元神珠?」林易峰終於一掃沮喪的心情,恢復些精神了。

「這需要非常強大的靈力,打個比方,義守長老強盛時期可以復活5個吧!如果是滅靈將軍說不定20個人。如果是我們三個,可能連1個都無法。」

 

「如果修煉靈力到長老的程度,再吸收一顆魔尾蛇的元神珠,說不定也能復活20個靈魂!阿峰,我看好你!只要你刻苦地訓練,我們一定都會幫你達成的!然後,只要再去找神聻獸的元神珠,再增進靈力,要復活全部一定沒問題!」

 

從鬼市回來之後,綠蘋就無時無刻盯著林易峰,以免他太衝動想報仇又自投羅網。除了正氣會,秦阿狗也恨透了林易峰屢屢破壞他的計畫,而且他一定一直在懷疑阿峰就是周應。冥界還是不能久留。

 

綠蘋和林易峰一到城隍廳。

 

秦阿狗的眼線就回報了他們的行蹤,也讓秦阿狗得知被搶的元神珠就在城隍廳。他一定要想辦法找到顏浩天和林易峰的弱點,將他們除掉。

 

 

「你去哪耽擱這麼久?一回來就魂不守舍。」

 

阿健霸佔了顏恭平家玩著PS4,真慶幸袁姍姍被顏恭平那不知好歹的傢伙給趕出來,否則還不知道自己要在那裡給別人端茶倒水當小媳婦到什麼時候。

 

「我在想,顏恭平原本的傢俱我們是賣給誰啦?快點幫我找電話,我得把那張主人椅給找回來!」

 

「幹嘛?」

 

「我偷聽顏恭平和他哥哥講話,原來他媽媽19年前就離家出走了,那是唯一可以代表他媽媽的東西了!」

 

「我還是父母雙亡,你把我救起來的,你也從小沒媽媽,有需要這樣大驚小怪嘛?」

 

「是我說錯話了嘛,人家媽媽再也不會回來了!」

 

「要找你自己想辦法!」阿健裝作沒聽見,繼續打他的電動,什麼嘛!他把她當作女神,她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可以勞動的僕役,還要他去照顧別的男人。

 

袁姍姍感到非常氣餒,在人間生活,少了阿健,她可什麼都做不了。

 

 

義守長老得知袁姍姍和林易峰在鬼市幹得蠢事,把他們徒兒三人訓斥一頓。

 

自從在鬼市的經驗,他們現在首重目標,必須修養心性,還要把靈力給精進。

 

「姍姍,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聚形術』,你看你為了搶那些元神珠,還要扯入阿健和恭平,害得大家為你而受傷。。」長老說。

 

「只要會了『聚形術』,你就可以像活人一樣拿東西了。」綠蘋解釋。

 

「太好了!我現在正需要。」

 

「你要做什麼?你就可以去照顧顏恭平,真是有多大出息啊!熱臉貼別人冷屁股。」阿健補來一刀。

 

袁姍姍才不管阿健怎麼說呢,顏恭平為了她被五把劍一起刺進去,他一醒來不拿桃木劍滅了她都算客氣了,餵他吃藥換藥當個小奴婢又算什麼,她決心一定要用最快時間把聚形型術給練起來。

 

「不過,修煉聚形術還不到位的時候,靈體會忽瘦忽胖,這是一個壞處!要加油喔!」綠蘋補充到。

 

「阿峰,我知道你總是不畏懼任何敵人,衝鋒陷陣,但是,你有發現,每次行動都在最後關頭被迫逃離現場,你必須要學會克制自己,不能逞匹夫之勇。你必須能使出『防護罩』抵擋術士的七星劍,懂得保護你想保護的人還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師父,我會謹記在心的。」

 

「阿賢,同樣的話我也送給你,和阿峰一起把防護術給練好吧。」

 

「師父,我可以問你,周應到底是誰嗎?我到底是不是周應?說到底,我兄弟就是給周應害死的!」

 

「你認為你不是,那就不是。」

 

「那我要怎麼找到他,把他交給顏霸和秦阿狗。」

 

「你要當周應還沒資格呢!周應是你說抓來交出去就可以的嗎?你知道周應是為了他弟弟滅靈將軍而死,現在義勇軍團有多少軍人生前追隨過他,多少宗親會的人受他恩惠!」

 

林易峰聽著生氣的綠蘋一連串怒罵,只好閉上嘴,看來,這位綠蘋的前世情人,在她心中仍有很重的分量。

 

「周應不可能再回來冥界了,不要再說要找到他,把他交出去這種話了。」

 

綠蘋大聲喝斥完就去找袁姍姍了,只留下沉默的阿峰在原地,納悶著她不是一直期待找到周應嗎,怎麼會說出這麼喪氣的話呢?。

 

李麥克來到顏宅找顏恭平。

 

「顏二少,你恢復得如何?真抱歉,我的那些手下有眼不識泰山,竟然把你給刺傷了,我今天帶來許多補品給你養身子!」

 

顏恭平一看見他,充滿防衛心地從床上坐起來,「你們若水堂的道術那麼厲害,都能起死回生了,吃這些補品要做什麼。」

 

「欸,這把桃木劍,是不是就是我祖上先人李洤二的遺物!之前派人去你家闖空門,真是抱歉。」李麥克一進房門看見擺在書桌上的桃木劍,立即動手把玩。

 

「劍上刻著紫澤,你硬要說是你家的東西,那也是死無對證。」

 

「你大概不知道,我們李家在美國舊金山發跡,族譜有計載,清咸豐四年李一洤從福建搭乘保來得號到美國,就是我們家的來歷,可是同時有另一條血脈,就是李洤二,早已經沒有下文。」

 

「既然你都說沒有下文,你怎麼找上我的?」

 

「你想過『如果世界末日來臨,你可以拿什麼保護最重要的人?』」

 

「你扯遠了吧!」

 

看著顏恭平不屑的神情,李麥克無以為意,繼續說,「你哥做得到,就算世界末日來臨,跟隨你哥的人,在冥界也可以過得很好。」

 

「天理循環,你們這麼做違背了自然,要失去多少生命才能換他這一世?」

 

「你說錯了,這是一種永生。值得給對這個世界最有貢獻的人。」

 

「怎麼算有貢獻?殺人無數也是貢獻嗎?」

 

「你說對了!誰說世界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在創世混沌以前,世界只有黑暗,那是所有人,噢不,即使是神,都不敢直指的力量。加入我們,就能保證你在世界末日的時候,受到那位絕對的神的庇佑。我們李家世世代代都是侍奉祂的祭司,李洤二當然也是,這也是我為什麼要找回先人遺物的原因,我只是要侍奉我們家神而已。」

 

「不管你有什麼詭計,我不會像我哥一樣被你控制。」

 

「加入我們!再給你一些時間,你好好想想吧!祂控制著所有的一切,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好好休養!」

 

李麥克轉身離開,留顏恭平自己琢磨著李麥克說的話,他的確感覺到好像有人在瞧著他,會是李麥克說的那個神嗎?聽起來就是天方夜譚,但鬼市都見識過了,到底,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呢?

 

不管什麼樣子,李麥克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基隆進入雨季,下不停的雨,就像一道鎖。

 

顏恭平著手收拾行李,待在這只有一股被監禁的感覺,他得趕快離開。

 

 

顏宅門外。

 

阿健一下計程車,就看見顏家大門敞開,顏恭平提著行李箱要離開,裡頭一個下人急忙攔住他,跟他搶著行李,不讓他走。

 

阿健連傘都不撐就趕快跑進去一把將行李箱給搶走,「顏恭平想走你憑什麼攔他!」

 

顏霸不在,其他小弟們也不敢忤逆顏二少的意思,只好讓阿健帶走他。

 

「阿健!謝謝你,我現在傷剛好,一個人還贏不了他們呢!」

 

「你要回家,打給我就來幫你了!幹嘛一個人逞強?」阿健手扶著行李箱,另一隻手把顏恭平手上的提袋給拎走。

 

兩人躲在顏宅大門屋簷下躲雨,等計程車到來。

 

一時間的靜默,顏恭平瞧見阿健下意識地踢著地上的小石子,激起一些水花,讓他想起他們在萬大祠救義守長老那時候。

 

顏恭平緩緩逼近阿健,和他一樣高的阿健不明就理地瞪大眼睛,步步後退,退到無路可退,只得靠在門上。顏恭平眼睛直視著他,眼神不懷好意,一手搭在門上。

 

袁姍姍心跳加速,抿抿嘴,顏恭平的嘴唇已經靠近她非常非常近。內心的阿健喊著:「太噁心了!顏恭平真的是同志一枚,他該不會其實是喜歡我!?」袁姍姍內心想著,顏恭平就是喜歡阿健這樣的小鮮肉,才會每次對於阿健被她附身這麼反感……。

 

「你要幹嘛?我是阿健耶!」袁姍姍嘴硬地繼續扮演阿健,卻不敢直視他,眼神四處飄移。

 

顏恭平把阿健下巴給喬正了,左看右看,「你不要騙我了!你是袁姍姍。」

 

「你哪隻眼看見我是袁姍姍,我才不是。」

 

「你幹嘛裝阿健騙我?袁姍姍才有的踢小石子動作,挪!你是不是有什麼詭計?」

 

袁姍姍盯著地上,這沙子地被自己小動作磨出一個特別平滑的小區塊,低頭不語。顏恭平為她受傷之後,她整天在他房間裡陪著他,感覺得出這孩子似乎特別孤獨,房間裡滿滿的獎狀和書,書櫃裡只有一張媽媽的照片,連個全家福都沒有,甚至是他和爸媽或哥哥的合照都沒有。

 

姍姍感覺自己在意起顏恭平,單獨和他在一起時卻越來越緊張又害怕,讓她想起在世前什麼叫做「心跳加速」,緊張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但又想見他,又害怕他討厭她。

 

所以才不敢承認自己是袁姍姍。

 

「拍謝厚,顏二少,雨下的是越來越大,可以讓我先進去嗎?」煮飯的陳媽穿著雨衣,拎著大包小包裝滿蔬果魚肉的袋子,站得一陣子實在等不下去,只好打斷他們。

 

兩人一聽見,慌慌張張地跳開來。

 

陳媽打開門進去,袁姍姍想幫忙拿東西,「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陳媽把門關起來。

 

兩人聽見裡頭傳來的低語。

 

「看起來和好了嘛!年輕真好,這麼甜蜜。」

 

看著眼前少年無辜的臉龐,顏恭平低著頭,訥訥地道歉,「對不起,我受傷這麼多天聽說都是你在照顧我,我又有什麼資格這麼生氣呢?」 

 

「你當然有資格,都是我害你的!」

 

兩人一陣靜默。

 

「我…我…我沒有耍什麼詭計,我只是不想練功,想出來透透氣,才裝成阿健來看你。你回去可不能跟大家告密!」袁姍姍講得理直氣壯,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滂沱大雨,兩人的髮梢被屋簷濺下來的雨水給淋濕了,顏恭平衣服從肩膀到背也溼了一小片。

 

袁姍姍聞著這濕漉漉的空氣,即使基隆陽界總是下雨,但這潮濕的氣味,卻比冥界那無色無味的地方有人情味太多了。她從口袋拿出一條男用高級絲質手帕,幫顏恭平擦乾頭髮。

 

「我跟阿健還有個不一樣的習慣,那就是我出門都會隨手帶上一條手帕或衛生紙。挪!」

 

「對,也只有你會不問過我就亂拿我的東西。」顏恭平搶過手帕,攤開撲在袁姍姍頭上,趁她看不見時,狠狠地敲她腦袋一下。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