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七章 重逢

第十七章 重逢

 

 

導航提示到了目的地,原來是八斗子漁港旁的忘幽谷。

 

袁姍姍拉著顏恭平在濱海步道找了一個看海秘境坐著,依山傍海,俯瞰八斗子漁港閃爍的漁火,兩人就相偎著靜靜地看著壯闊的魔幻夜景。

 

「原來你指的家,就是海阿?」在寧靜的夜晚裡,潮來潮往的規律聲響,讓顏恭平聽起來格外紓壓。

 

「是阿,我最愛八斗子了,這是我和爹爹哥哥生前住的地方,四百年前到現在都是小漁村,每次到這裡來都能有回家的感覺。」

 

顏恭平看著袁姍姍,他知道現在她孓然一身,家人都已經煙消雲散了。或許,阿健是她剩下的家人。

 

「阿健不知道身體好點沒有,我們還是快點回去,順便帶個消宵夜給他吧!」

 

「你好像很關心阿健,還討厭我附在他身上,這是為什麼啊?」姍姍心想,你該不會是喜歡阿健吧!現在阿健不在,他會跟我吐露老實話嗎?

 

「因為你附身在阿健身上,就會變得很危險,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但你現在不需要阿健的身軀也能自由活動,可能更危險了。」

 

「危險?我哪裡危險了?」袁姍姍不平地越來越貼近顏恭平的臉,逼問他給個解釋。

 

望見姍姍清澈如星光閃耀的眼眸,顏恭平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良辰美景,四下無人,孤男寡女,倩女幽魂……到底是誰比較危險實在不曉得了!

 

「既然可以練聚形型術,為什麼都要附身在阿健身上?」顏恭平克制自己胡思亂想,轉移話題。

 

「因為他很膽小啊?」

 

「這算什麼原因?」

 

「他怕水、他怕坐車、他怕搭飛機、他怕黑,他還怕自己一個人。你知道他爺爺的別墅超級大,走半天都碰不到一個人,你別看他這樣,他小時候超愛哭,如果沒有我,他大概會躲在房間裡一直哭都不出門。」

 

顏恭平這瞬間了解,原來袁姍姍是在保護阿健,沒想到她也有這樣善良體貼的一面,也是,不可否認,他受傷的時候,醫生說他的看護把他照顧得很好,應該都是姍姍的功勞吧!

 

如果爸爸去世、媽媽離家出走的時候,也有姍姍陪著多好,那時只有自己一個人住校度過青少年時期,不論怕什麼,都得自己一個人克服。

 

「這樣說來,你是阿健的保母囉!」

 

「那當然,你說我是阿健的再生父母都不為過。」

 

袁姍姍突然覺得感謝阿健這個話題,似乎自己的形象跟「媽媽」有點靠近,會不會得到顏恭平的認可呢?

 

「怎麼我看起來,你是阿健心理的小惡魔,是他把你好好地栓起來,才讓你別出來作亂!」

 

「是阿,得把袁大小姐給看緊才對!」秦阿狗忽然出現,後面還跟著十個隨扈一同現身。

 

「秦阿狗,你怎麼在這裡?」袁姍姍跳起身,充滿警備,亮出刀劍防身,但是對方十幾個人馬立即將他們包圍。

 

「你應該問,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裡才對,把他們給帶回冥界。」

 

「師長,這男的是生人!」

 

「哼,那又如何,他是顏浩天的親弟弟,竟然跟四海盟少主在一起,一定得抓回去給將軍問罪。」

 

「但是,使用禁術若被城隍廳的人抓到,會落下把柄……」

 

秦阿狗才不把城隍廳給放在眼哩,運氣對顏恭平打出一掌,他的靈魂瞬間出竅,兩人寡不敵眾,被制伏給帶回冥界。

 

顏恭平的身軀倒下,不省人事。

 

 

義勇軍團總部內,袁姍姍和顏恭平手被綁起來不得動彈,他們被趕進牢裡,袁姍姍看見天婦羅等四海盟的人都被秦阿狗給關起來。

 

「天婦羅,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少主,對不起,是秦阿狗逼我說出你現在的行蹤,為了大家,我只好把信物發射出的訊號,都告訴秦阿狗,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天婦羅,別擔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大家救出去的。」

 

秦阿狗的聲音馬上傳了過來,他正陪著滅靈將軍來巡視四海盟的餘黨。

 

「將軍,四海盟和正氣會勾結,我們穿越四海盟餘孽指出的蟲洞路線,就發現了袁姍姍密會顏浩天的親弟弟,他們不知道密謀什麼,可能利用蟲洞偷襲冥界。」

 

「秦阿狗你說謊!你竟然破壞了我的約會,我絕對饒不了你!」袁姍姍在牢裡聽到秦阿狗不實的指控,生氣地大喊。

 

「哼,你真愛說笑,一人一鬼還有約會這種事,我看這位顏二公子,是奉著他哥哥之命,想要在陰間拉攏中間勢力。報告將軍,幫議長越獄、偷義勇軍戰利品的那幫人,就是受這位顏恭平指使,他們都還住在他家裡,現在又來四海盟餘孽的秘密基地,顏浩天的下一步就是撂倒義勇軍。」

 

在牢裡,顏恭平終於看見傳聞中的滅靈將軍,他無法遏抑的靈力就像無法熄滅的惡火燃燒著他自己,青綠色的靈光壟籠罩全身,讓他不苟言笑的臉更顯陰鬱,讓人對視不寒而慄。

 

顏恭平挪著身子到袁姍姍面前,護著她,「顏霸的弟弟是我,都是我的計謀,跟袁姍姍無關,有本事衝著我來!」

 

「你承認勾結四海盟餘孽是你的計謀?阿狗,立即將正氣會會長顏浩天給抓起來,和他弟弟對質,正氣會有二心若屬實,一個都不能留!」

 

秦阿狗聽完,露出滿意的微笑,他深知滅靈將軍寧可錯殺一人,不可錯放一人。

 

 

「姍姍一定出事了!我剛剛收到她傳給我的求救訊息。」

 

綠蘋指著自己一串鈴鐺,林易峰才了解,原來有綠蘋小鈴鐺的人有那麼多,自己只是其中之一。

 

他們回到冥界,才知道連顏恭平都被抓了,顏浩天正在號召人馬,準備攻陷義勇軍總部營救恭平。

 

林易峰看著正氣會吸納了許多生前六陽會的朋友,驚覺顏霸的野心,他這樣根本不是在救顏恭平,而是想藉此機會出戰,占地盤。

 

為了避免大規模衝突,林易峰提議自己先打頭陣去刺探敵情。綠蘋和阿賢可以趕快去找救兵,陳吉則前往城隍廳率領人馬趕來周旋救人。不到最後,希望正氣會的人能按兵不動,以免觸怒滅靈將軍。

 

「你現在還不是滅靈將軍的對手!如果被發現就玩了!」綠蘋勸他不要去。

 

「顏恭平也是我的兄弟,我不能見死不救!」

 

林易峰心急地甩開綠蘋,前往大牢,綠蘋也只好跟著他。

 

滅靈將軍發現前來的林易峰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鬼神,輕蔑地笑著,使出九齒戰耙,大力揮掃,所到之處的靈力波就把林易峰給轟出去,痛倒在地。

 

綠蘋在後頭即時趕到,使用靈力形成保護罩,在滅靈將軍再次下手前,環護著林易峰。

 

「蘋姊你先走!」

 

「我怎麼能不管你!他的目的是顏浩天,你快撤退,我會沒事的!」

 

「不行,我走了,顏浩天的正氣會和義勇軍打起來,冥界會兵荒馬亂的。」

 

「你幫正氣會就是公然與義勇軍團為敵,你可能不但救不了顏恭平,連你自己也賠進去。」

 

綠蘋替林易峰接了滅靈將軍的一掌,防護罩瞬間被攻破,靈力衝擊易峰和綠蘋,兩人都受傷。阿峰看見綠蘋為了自己而受傷,心痛不已,瞬間被激發戰鬥力,站了起來。

 

「蘋姊你快走吧!顏恭平也是我的兄弟,我不能不管他。只要還有一絲機會,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個人受傷,總比大規模械鬥死傷無數更好,只要撐到吉哥帶人來,滅靈將軍也要給城隍廳面子是吧!」

 

陸一鳴一聽說綠蘋也來救人,就急忙趕來,千鈞一髮之際衝上前來,阻止滅靈將軍進一步攻擊,「將軍,綠蘋不是敵人,她只是被這小子給利用。」

 

滅靈將軍看向林易峰和綠蘋,「她公然維護義勇軍團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他揮出戰耙,砍向他們兩。

 

林易峰擋在綠蘋前面,毫不畏懼準備迎擊。

 

「我不能讓你傷害無辜。」陸一鳴抗命維護綠蘋,使出槍矛抵擋了將軍的攻擊。

 

「一鳴,你這在做什麼!」

 

滅靈將軍威力之猛,卻被陸一鳴給化開了,就算將軍要指謫他背叛,他也不願讓綠蘋被殃及。

 

林易峰藉機幻化出冶辰劍,刺向滅靈將軍的元神宮;阿賢也趕來擲出標槍,射向滅靈將軍的要害。

 

誰料得到,滅靈將軍的靈體將劍靈與槍靈融為一體,再次噴發出刺中他的兵刺,它們反其道而行,強勁地刺向自己的主人。阿峰和阿賢兩人被這股力量反噬,不支倒地。

 

綠蘋不死心,在原處發射狙擊砲,想掩護他們倆撤退。滅靈將軍卻輕易地躲避了綠蘋的攻擊,不讓陸一鳴有維護綠蘋的機會,滅鳴靈將軍反射性地射出戰耙,正中綠蘋胸口。

 

林易峰眼睜睜看著陸一鳴將綠蘋給扶起,替她療傷,而自己卻仍然躺在這一動也不能動,氣急攻心。

 

陳吉率領人馬趕來支援。

 

但他們無法高興太久,秦阿狗下令攔住城隍廳的人,不讓他們進入義勇軍團總部,兩派人馬在外圍大打出手,此時,顏浩天也率人加入戰局。

 

滅靈將軍不甩這幾位先鋒,不耐地想一次終結此次打鬥,只見他掌風一出,就像機關槍一樣,靈彈如雨下。

 

林易峰看見陳吉和戰友都紛紛倒下,自己撐不過幾招就躺在這裡。師傅看見的話,一定會很失望。

 

顏霸還野心勃勃地要更多鬼神加入戰局。這些無辜的靈魂都是因為顏霸對權力的慾望而走向毀滅,而恭平和姍姍即將成為秦阿狗搬弄是非的犧牲品。

 

自己已經死過一次,那一次,想保護的人沒一個留下來,這一次又要重蹈覆轍嗎?林易峰問自己。

 

他一定要阻止這一切。

 

然而,渾身是傷的林易峰,似乎完全沒有靈力讓自己再站起來。

 

看著陸一鳴保護綠蘋的身影,林易峰終於正視自己的夢想,其實是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強大到保護綠蘋,打敗敵人讓她刮目相看,然後跟她告白。

 

林易峰笑了一笑,多麼中二的夢想啊!或許自己永遠都不可能達成夢想中的自己。

 

他只會一次又一次連累綠蘋,自己到底算什麼男人!

 

「啊──」林易峰充滿懊悔地咆嘯著,緊握雙拳,他不想就這樣放棄自己的夢想,從跟魔尾蛇搏鬥之後就無時無刻想要做的事情,打敗敵人跟綠蘋告白,怎麼沒有一次做到。

 

他使勁最後一搏,聚集靈力,此時他身上併發出光芒,一股衝擊波照射到身旁的所有人,連滅靈將軍都踉蹌不穩。

 

原來是他的靈力爆發,讓元神成功突破元神燈封印,元神覆體,易峰感覺靈力竄升全身,打通任督二脈。

 

他腦海裡閃過和綠蘋在田寮河畔互相許下廝守一生的承諾,同時,上輩子周應的記憶都湧上心頭。

 

「蘋兒!」林易峰飛向綠蘋,使出防護罩把綠蘋和陸一鳴都給圍住,這一次,成功地抵擋了滅靈將軍沉重的一擊。

 

綠蘋重新運氣,感覺恢復不少,反身幻化出狙擊大砲,射向滅靈將軍。

 

「好險你這武器沒有真的指向我,蘋兒。」

 

「林易峰你好大膽子!這什麼時候了你叫我蘋兒?」綠蘋和林易峰背靠背準備小心反擊,綠蘋還沒意識到林易峰已經回想起前世的記憶,只當他在危急時刻竟還耍嘴皮子。

 

「能和你這樣並肩作戰,真是太棒了!綠蘋,我喜歡你。」

 

「你!」綠蘋沒心思多想,只是蹙著眉頭,都什麼時候了林易峰還在開玩笑,看見義勇軍團的人又轟了一砲,她趕緊防衛。

 

滅靈將軍雙手高舉著戰耙,用盡全力狠狠地從右方擊下,計算著一擊斃了林易峰。

 

正當滅靈衝向前那幾秒鐘,林易峰腦海閃過,他和周曦在團練時,拿著棍棒對砍的回憶,「阿曦,你的破綻怎麼到現在都沒有改!」

 

林易峰正面迎戰,一動也不動。

 

在最後一刻,他向左側跳開,一個後空翻,從後側用劍砍向滅靈將軍後背。

 

滅靈將軍一時會意不過來,繼續揮向林易峰。卻被林易峰一招招給拆解,「我說過,你就是太心急想要贏過對方,使用蠻力是不行的!看招!哈哈!」

 

滅靈將軍在步步挫敗之餘,有種熟悉的感覺衝向他,讓他在戰鬥之中的暴戾之氣緩解,他腦中響起,周應和他以前對戰練習時,哥哥破解他凌厲招式時,爽朗的笑聲,和林易峰此時的笑聲,一模一樣。

 

他們一人使劍,一人揮耙,打的平手,互相掣肘。

 

「阿曦!我說過,反手下盤得小心對吧!」林易峰一說完,反手亮出另一把短靈劍,從周曦腰側刺去。

 

正當滅靈將軍以為又被擊中要害,卻發現林易峰只是點到為止。

 

這當下,他一臉懵了,任憑回憶襲來,試探性地喊聲,「哥?!」

 

林易峰停下劍,「阿曦!」

 

兩人就這樣休兵,互相凝視著,這個對望已經遲來了一世紀。

 

「哥,真的是你,你回來了!」這一招招都說中滅靈將軍的要害,讓周曦相信,這都是哥哥曾經指出的破綻,從以前到現在,也只有哥哥才知道的破綻。

 

秦阿狗在一旁看不出所以然來,只看見林易峰和滅靈將軍看似打得你死我活,卻招招平手,再等下去兩人乾脆手牽手去郊遊算了!

 

趁林易峰沒有防備時,秦阿狗拿起步槍,對準他連續發射。

 

「小心背後!」綠蘋看見大喊,衝向林易峰,抱住他反轉,替他擋下子彈。

 

林易峰運用靈力快速形成防護罩,擋下了幾發子彈,綠蘋仍然中彈,在林易峰的懷裡,失去意識。

 

「蘋兒,我是周應阿!我回來了!」

 

 

「哥!我很抱歉聽信秦阿狗的讒言,差點親手殺死你,我……我…….真的很對不起,我們的重逢不應該是這樣子。」

 

「阿曦!如果你覺得抱歉,你就幫忙把秦阿狗和顏浩天之前不法獲得的元神珠,都給復原,讓這些靈魂回來跟家人重聚。」

 

周曦在這場戰爭過後,神識似不再暴戾,逐漸走出以正義之名大開殺戒的走火入魔,他為了贖罪,來到城隍廳,藉由魔尾蛇元神珠的力量加持,將自己的靈力消耗殆盡,讓被鎖進元神珠的靈魂們復活。

 

「我們在哪啊?」榮仔和阿華甦醒,發現自己不知道身在何處。

 

林易峰巡視眾人,一眼就認出榮仔和阿華,他們三人擁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峰哥!真的是你!」

 

「峰哥!你,你沒死!」

 

聽完易峰的解釋,榮仔和阿華對於身處冥界,感到不可思議。

 

阿賢一家人也和小寶團聚。

 

袁姍姍也和巴賽義父重逢。

 

「阿吉!我們又見面了!」林易峰看見陳吉,上輩子的記憶都一點一滴浮現。

 

「老大!你回來了!」陳吉發覺易峰的神態都不太一樣,甚至叫他阿吉而不是吉哥,就知道是周應老大回來了!他等這一刻等得太久了,他忍不住也抱上去,「還有二哥!」陳吉拉著顏恭平想要團抱在一起。

 

顏恭平不習慣被陳吉這樣緊抱在一起,嫌棄地推開他。

 

「別害羞了!周曦都說了,他認出你了!只是你自己忘記了!」陳吉感到今天是最值得慶祝的日子,拜把三兄弟終於重逢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可沒有你這樣圓滾滾的結拜兄弟。」剛才林易峰爆發的靈力,確實衝擊了他的元神宮,他瞬間前世的記憶湧上心頭。

 

他的前世、陳吉和周應,三人在獅球嶺山頭對抗日本人,以天地為證,歃血為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最後,他們三人一同奮戰殺敵,同一天死在獅球嶺戰場上。

 

一開始記憶鮮明,就像自己是電影中的主角,隨著靈力影響退卻,影像也慢慢消退了,顏恭平只記得剛剛想起的幾件事情,然而,他不想捲入雞籠冥界的紛爭之中,作為顏霸的弟弟,他只想把顏霸勸離這是非之地。

 

但是,他對陳吉和易峰的信任感,也早在這麼多磨難與合作過程中建立起來,「阿峰,非常感謝你和大家來救我!還有,不計前嫌和我哥一起合作救出我和姍姍。」

 

從巴賽族人的口裡,大家漸漸釐清真相,秦阿狗設局殺害四海盟巴賽長老們,欺瞞滅靈將軍,讓他和四海盟為敵。

 

滅靈將軍現在靈力盡失,決定為自己鑄成的大錯負責,卸下義勇軍團將軍的職務,前往投胎。

 

林易峰恢復記憶後,對於自己是林易峰,亦是周應,起初不太適應,一碰見前世並肩作戰的朋友和部下,那份熟悉感又湧現。雖然他的樣子改變了,但是當年周應的神態一如往常,成為林易峰的一部份,加上陳吉這大嘴巴,這晚,雞籠冥界為了迎接周應回歸而熱鬧不已。

 

他也想起自己和綠蘋的過往,他們相戀的日子,他們在田寮河畔互訂終身的誓言。不知道她的傷勢如何,陸一鳴不知道把她救去哪了。

 

他有好多話想跟綠蘋說,被陳吉拉著和老朋友敘舊之後,他都找不到綠蘋,不管怎麼搖著小鈴鐺,召喚她,卻都沒有回應。

 

綠蘋,你在哪兒呢?

 

============== 謎音分隔線 ==============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袁姍姍帶顏恭平回家到八斗子。這裡不僅有她懷念的漁村生活。周遭還有一望無際的大海,還能爬上小山丘望向遠方。基隆八斗子靠近北海岸,有豐富的漁港與漁村文化,她帶顏恭平去的忘幽谷是位於八斗子漁港不遠的景點之一。忘幽谷設有步道,隨著地勢高低起伏,可以趁秋天來踏青、健行,還能望向大海,或者像袁姍姍他們找個較高的位置,俯瞰海面,在這樣的環境中好像真的能解憂、忘憂。若想要更靠近海、聽聽海浪拍打的聲音,也可以去附近的潮境公園走踏,還能探索潮間帶生態。再去林易峰看施放水燈頭的位置—八斗子望海巷前,還可以去海洋科技博物館,找尋北部火力發電廠的遺址與海洋教育。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