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六章 修煉

第十六章 修煉

 

 

林易峰和阿賢一個飛在客廳地毯上,一個飛在餐廳餐桌上,紛紛閉起眼靜坐,一邊運氣形成防護罩,維持不墜。

 

顏恭平一回來,就被義守長老給打暗號,讓他一進來,就冷不防用七星桃木劍朝著他兩的防護罩給擊碎。

 

林易峰一察覺,也提升靈力加強防護罩的堅硬,雙方僵持不下過了五分鐘,顏恭平就快破了林易峰的防護術。

 

綠蘋看見易峰落入下風,上前去幫他一把,「使出這招的時候,一定要沉住氣,心無旁鶩,感受靈力的氣流,不光只是防護罩的塑形,要想像是源源不絕的靈力漩渦,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圓球包裹住裡頭的人。」

 

綠蘋運用靈力補強了原本易峰幻化出的防護罩,他的確感受到一股氣旋的力量將綠蘋和他包圍起來,這種兩人肩並肩緊緊依靠的感覺,讓他戀戀不捨,一時忘記該做什麼,回神過來又感到丟臉,為什麼總是讓綠蘋保護自己,而自己只會讓綠蘋陷入危險。

 

綠蘋的靈力高強,使個勁就讓顏恭平連人帶劍給彈開了。

 

「恭平,你還好嗎?真對不起!你傷才剛復原,我竟然還跟你較勁。」

 

「綠蘋姐姐的靈力真讓我大開眼界!我有沒有機會也跟你好好討教啊?」

 

「那當然,教你幾招,如果碰上冥界妖魔鬼怪,還可以防身!」

 

怎麼顏恭平這次受個傷,居然讓綠蘋對他這般親暱起來,林易峰看見綠蘋爽快地答應要教恭平,心裡很不是滋味。

 

「顏恭平,你還是好好把傷養好,可不要像這次再去冒險了。」林易峰上前擋在綠蘋和恭平之間,想把他給趕走。

 

「你還有臉說恭平?你不想想是誰逞匹夫之勇要跟顏霸你死我活,才在緊要關頭還被我給鎖起來,一點幫助都沒有。在你可以好好保護自己之前,報仇這種事,想都別想!」綠蘋氣頭上來,指著易峰大罵。

 

「易峰,我代替我哥哥顏霸跟你道歉,我沒想到,他真的就是設計殺害你的兇手。不管他有什麼野心,我都會阻止他的。」顏恭平慎重地一鞠躬,害林易峰也不好意思。

 

「顏霸的確是設了局,但是,是我能力不夠,才沒能保護……我想保護的人。下一次,我絕不能毫無防備再犯同樣的錯誤。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把靈力提升,讓那些被變成元神珠的靈魂們,可以重新復活。」易峰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綠蘋。

 

有一天,一定要換成我來保護你。林易峰暗自下定決心。

 

林易峰伴隨著剛剛被恭平破了防護術的氣餒,來看阿賢和顏恭平對抗的好戲,卻沒想到,阿賢堅持了快半小時,反倒是顏恭平氣喘吁吁,眼看攻不破,他也就放棄了。「阿賢,不愧是有妻小的人,想保護人的決心真是強大。」

 

「嗯,阿賢很好!易峰你要多學著點。」義守長老觀察著兩人的表現。

 

「師父,為什麼最近我不管怎麼練,都有一種,靈力無法再進步的感覺?到底我該怎麼突破呢?」林易峰眼睜睜地看著阿賢有跳躍式的進步,但他的靈力卻一直無法提升,練這防護術搞得他心煩氣躁,五分鐘不到的防護罩,保護不了別人,連自己一天到晚都成為別人要保護的對象,氣死人了!

 

「不要心急,心中想著你想保護的人,沉住氣,靈力突破的那天會來臨的。」

 

「阿峰,別氣餒,我們到外頭互相對打使出防護術!一定會進步的!」

 

阿賢領著阿峰離開顏恭平家,或許換個環境,離開大家的眼皮子下,能讓他更放鬆點。

 

 

「恭平你還好嗎?沒想到顏浩天是你哥哥,這顏浩天實在是不能小覷!」陳吉的聲音從後陽台冒出來,顏恭平聞到一股煙味。

 

「你們在我家搞什麼啊?」

 

後陽台的金桶,燒起紙錢,濃煙瀰漫。

 

「姍姍說想試試聚形術,不如趁機會幫我燒些馬甲、經衣,加強靈力裝備。」陳吉說著。

 

不一會兒,煙霧蔓延到廚房,警報器鳴聲大作。

 

「袁姍姍!」顏恭平大叫,緊急用水滅火。

 

「我的馬甲,我的經衣!」陳吉看著被澆熄的冥紙們哀號。

 

管理員馬上打來關切,顏恭平費一番工夫說明,關閉警報器。突然間,餐廳裡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

 

「又怎麼了!」顏恭平快要抓狂地趕緊到餐廳一看究竟,是他最愛的研磨咖啡機,上頭的玻璃壺給掉到地板,砸碎了;咖啡灑在地上,流得到處都是。

 

阿健站在一旁一臉無辜,「不是我,是姍姍說要幫你泡咖啡……」

 

「袁姍姍!」顏恭平大吼。

 

他沒轍地嘆口氣,一把水果刀從吧檯方向猛然射過來,正巧插在日本進口的櫸木一枚版餐桌上,顏恭平氣炸了,這是他去年親自跑了很多傢俱店才挑中這一塊,獨一無二的餐桌。

 

「袁姍姍!」他咆嘯,「袁姍姍,你給我出來,你到底是在練聚形術,還是要謀殺我啊!」

 

他看向廚房吧檯,袁姍姍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獨留一顆哈密瓜完好如初地立在板上。

 

「不用再叫了,她不會出來見你的,她怕自己靈力無法控制,一下子變成肉包臉,一下子變成香腸手,沒臉見你!」

 

阿健慵懶地走入客廳,一屁股坐上一個老舊花布主人椅,椅臂上還留有水漬,和客廳高級牛皮沙發搭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

 

顏恭平一眼看出媽媽的主人椅又回來了,喜極而泣,奔向前去把阿健給趕走,「你起來!誰都不准坐這張椅子。」他小心翼翼地摸著椅臂,找到小時候拉著媽媽,害她打翻咖啡的印漬,他輕輕撫摸著那片褪色的布紋,然後坐上去。

 

這張椅子有著他對媽媽的記憶。

 

袁姍姍就知道顏恭平一定會發現媽媽的椅子回來了,她可不能錯過看見他開心的模樣。

 

她躲在主人椅背後的陽台,靠著落地窗窗簾的掩飾,想偷偷地從左後方看著顏恭平的側臉,怎料窗簾遮住她的視角,袁姍姍情急拉開落地窗門,用手撥開窗簾,發現自己運用聚形型術越來越順利了。

 

「阿健,謝謝你幫我把媽媽的椅子找回來。」顏恭平很真心地連同他照顧自己的日子,都一起感謝。

 

「關阿健什麼事啊,這是我的主意耶!」再不出現,這功勞可都要被阿健給搶走了,現在阿健可是自己的潛在情敵,不能再讓他和顏恭平靠近了。

 

袁姍姍終於現身,不服氣地質問顏恭平和阿健。

 

「誰打的電話、誰付的錢、誰搬的椅子啊!」阿健講得袁姍姍心服口服,「顏恭平你要怎麼謝我?」

 

「那就,請你吃飯看電影,然後,燒很多紙錢給袁姍姍。」顏恭平覺得這應該是個好獎賞,阿健家裡這麼有錢,什麼沒有,就跟一般朋友一樣應該很有心吧!至於袁姍姍,他搞不懂冥界的人喜歡什麼,既然陳吉那麼愛紙錢,袁姍姍應該也很喜歡吧!

 

「兩個大男人去什麼約會行程阿,我也才不缺冥幣哩!」

 

「不如,恭平哥帶我去高級酒店見見世面吧!帶上姍姍一起去!」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女的,約會行程當然是跟我去!上什麼酒店,你們都不准去。」袁姍姍聽見阿健亂回答些莫名其妙的話,心急地脫口而出。阿健怎麼可以拖顏恭平一起去找女人,他現在可身負重傷。

 

「啊?」顏恭平倒是覺得這兩人在耍寶,上酒店、約會……,這是把他當作伴遊男子了嗎,現在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

 

「我是說,好不容易我聚形術練得蠻上手,如果可以像年輕人一樣去吃飯看電影,我會很開心了!畢竟,我都沒有……。」袁姍姍一時間住嘴,她是想說自己這輩子陽壽陰壽加起來可四百多年,竟然都沒有……約會過……。活著的時候,覺得當女生就是被關在家裡,但附身在阿健身上,都過著男孩般的生活,從來沒有認真地面對過自己女孩的身分。

 

「這麼無聊,吃飯看電影,我們以前跟學長也很常……」

 

「你給我閉嘴!」姍姍手一伸就把阿健的嘴給堵上,感嘆道「原來聚形術這麼好用啊!早知道該練起來了。」

 

「好!我也悶在家裡太久了,該出去透透氣,我就來訂位,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吧!」

 

袁姍姍聽見又要三個人,瞬間垮一張臉,但又想到,總比顏恭平和阿健兩人單獨行動去什麼酒店來的好,也欣然接受。

 

 

袁姍姍在鏡子前,隨心所欲地換著造型,打量著自己該穿什麼樣的衣服跟顏恭平出去玩…,還有阿健。

 

「這聚形術實在太棒了,我也可以跟綠蘋姐一樣換上漂亮的衣服!換一本換一本!你覺得顏恭平會不會比較喜歡成熟一點的?」

 

阿健躺在床上,無奈地按照姍姍的指示,從ViVi換到Vogue,幫她翻出雜誌裡的時裝造型。床上床下還散落著四五本時尚雜誌。

 

「我覺得恭平哥現在唯一喜歡的女人應該是……」

 

「是誰?」

 

「是他媽!你打扮的老氣一點,讓他想起媽媽,應該有用。」

 

袁姍姍白他一眼,但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

 

顏恭平敲起門來,「要出發了!你們好了沒?」

 

「在等一下就好了!十分鐘!」袁姍姍對門外喊著。「阿健你說,我到底打扮成哪一個樣子?」

 

「我的大小姐,以前出門也沒看過你有這種困擾,已經有三四十套打扮了,你還沒有決定?」

 

「我不知道,這些衣服我都沒真正穿過。會不會很奇怪?」

 

「做你自己就好,就這套吧!」阿健翻了一頁,模特兒身上穿著粉色改良式旗袍上衣,脖子以下都被包裹著,但合身地襯出肩線和小蠻腰,搭配淡紫藕色九分西裝褲和高跟鞋。頭髮是袁姍姍一貫的小包頭,看起來古典又時尚。

 

「褲裝阿,裙子會不會好一點……」

 

「別再換了,就這套!快出去!」

 

袁姍姍走出房門才發現阿健還躺在床上,「你幹麻不走呢?」

 

「我現在肚子痛,你們去吧!我們一起吃的飯、看的電影,數都數不清了還稀罕這次。」阿健轉身,朝著袁姍姍揮手趕她走。

 

阿健孤單地躺著,內心感到失落。他跟姍姍從小幾乎形影不離,自從海上遊艇失事,父母都淹死了,是姍姍陪他度過恐慌症的童年,姍姍是他最喜歡的女神,也是他的家人,他希望她能過得開心。

 

讓她自己跟喜歡的人去約會,應該是自己可以給她,最棒的禮物;學習一個人生活,或許,也是給自己,最棒的禮物。

 

 

顏恭平沒想到袁姍姍也可以有這樣淑女的裝扮,平常她就是一副從金庸小說走出來的古代裝扮模樣,加上行為舉止大剌剌,就像個小男孩。

 

他們去信義威秀看電影、吃飯,她都自如地就像真的生活在現代的人一樣,顏恭平一路陪著陪著,越發覺得自己這個謝禮太輕了。

 

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姑娘,公司裡的女同事都嘛為了名牌包寧願省吃儉用,嗯,要道謝應該要送個名牌包吧!顏恭平拉著姍姍在信義區百貨公司逛起來,這小姐對名牌包包沒意思,倒是在幼童樓層裡對芭比娃娃開心地跳腳,才讓顏恭平發現,她其實心裡住了一個小女孩。

 

「我都只有哥哥,沒有姊妹。我從小就很想要一個洋娃娃陪我。」袁姍姍看著芭比娃娃笑得很開心,「可是我都過了玩芭比娃娃的年紀了。走吧!」

 

而這小女孩總自以為是大男人。

 

顏恭平忍不住想在這百貨公司裡好好寵愛眼前的小女子一回。

 

他們經過賣飾品的專櫃,顏恭平一眼看中一個紫水晶蝴蝶的頭飾,拿起來插在姍姍的頭髮上。

 

「你男朋友好帥阿!」專櫃小姐看著顏恭平送女友禮物,這樣大方與帥氣,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姍姍。

 

袁姍姍笑著不反駁,暗自竊喜,今天就像真正的約會一樣。

 

「這蝴蝶配我今天的衣服真漂亮!」

 

「嗯,真的很適合你。」

 

姍姍因為這恭維,不禁羞紅了臉,這可是顏恭平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

 

「因為你就像隻蝴蝶一樣在這花花世界翩翩起舞,哪有蜜就上哪去!精靈得很!」

 

聽完顏恭平的解釋,姍姍鼓起腮幫子,氣撲撲的樣子。

 

袁姍姍撞見一套洋裝,簡直就跟自己想像中公主穿得一模一樣,上著繡著精緻的玫瑰花紋,裙子是粉紅色澎澎紗紗裙,阿健出什麼主義要中性典雅,什麼跟平常的自己一樣。

 

「這好美!」她忍不住靠過去。

 

「你喜歡的話,我送給你!」顏恭平

 

「欸,千萬不用,你等著。」

 

袁姍姍不知道上哪,留顏恭平在原地等。

 

再回來,姍姍身上就穿著剛剛看中的那套洋裝。顏恭平驚訝於這就是姍姍的靈力,赫然驚覺他們是活在兩個世界的人。或許自己沒有寵愛她的能力,這種心情讓他不禁覺得有點沮喪。

 

「我從來沒那麼自由自在地逛街,太開心了。」

 

「你的小腦袋今天還想去哪裡呢?」

 

「難得現在沒下雨,去我家吧!」

 

袁姍姍拉著恭平上車,很快地在導航上輸入目的地。

 

這一路開往基隆,剛剛似乎下過雨,濕漉漉的馬路艷光粼粼,映照著車水馬龍的紅綠燈、車頭燈、霓虹招牌。夜晚裡的水光潺潺流動透著生命力,更勝白日建築物濕黴的殘敗。

 

他們開向越來越偏遠的海邊,顏恭平有種焦躁不安,這小妮子要帶我去她家,但她說到底是個鬼阿,自己是不是太大意了,會不會落得屍骨無存。

 

============== 謎音分隔線 ==============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各類型拜拜都需要燒金紙、銀紙等等不同類型的紙錢,在中元祭祭祀期間,你知道燒什麼類型給好兄弟嗎?陳吉在後陽台燒的經衣,又可稱為巾衣或更衣,上面印有給好兄弟的日常生活用品,像是衣服、鞋子、剪刀、鏡子、梳子等物,每次燒的數量須依據道長評估,通常與祭品數量相稱才不會得罪好兄弟!使用時機包含農曆7月14日水燈頭燃燒前的祭祀儀式,以及燃燒前將經衣與銀紙塞滿於水燈頭內,最後點燃水燈頭施放於水流上,迎接海上孤魂。農曆7月15日,普度拜拜時燒給好兄弟;除此之外,去陰廟祭拜也以使用四色金、經衣與銀紙為主。經衣是對難得來到陽間的好兄弟施展憐憫心;雖然陳吉試圖藉由紙錢增加靈力,但別忘記在自家陽台燃燒紙錢要注意安全!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