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十九章 封印

第十九章 封印

 

 

「我已經主宰雞籠冥界了,再來就是一步步把全部冥界和人間都收歸於我。」陸一鳴說起這話特別注視著綠蘋,神采飛揚,祂無時無刻不想在綠蘋面前展示祂的神力,就像個小孩向心愛的人獻寶一樣。

 

祂想跟綠蘋一同分享,所有祂能擁有的未來,那將是一個,沒有人間和靈界界限的世界,是祂和綠蘋共同擁有的世界。

 

「大帝,您儘管吩咐。」

 

「我還有一部分的力量被封印起來,必須奪回祂們才能讓我的神力完整。」

 

「許繼宇和顏恭平一定能帶我們找出當年您遺留在人間的疫鬼力量,我們只要稍加利用許繼宇對於發揚道術的野心,就能讓他照著我們的劇本走。」

 

「很好,你們家族另一只戒指找得如何?打開幽冥之門,當我重返人間之時,就是你們家族飛黃騰達的時刻,好好為我和帝后,治理這個世界。」

 

「大帝,這個……到目前為止,另一只戒指仍舊沒有下文。顏恭平雖然有祖上道人的遺物,但卻唯獨對這只戒指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們旁敲側擊,親自去搜索他家,也都找不到這只戒指的下落。」

 

「這只戒指不戴在任何人手上,也不再任何黑暗的地方。你知道,它對於我們偉大目標的重要性!繼續找!」

 

「是!」李麥克不敢多言。

 

「我要更多的力量回歸於我,冥界勢必要更多的腥風血雨和死亡,你去讓顏霸解放被鎮壓在雞籠冥界的日本兵魂!我會率領義勇軍團好好奉陪。」

 

「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顏霸想稱霸雞籠冥界已經不是秘密,如果讓他知道還有這股日本兵魂的力量可以讓他黃袍加身,他一定會上鉤的。」

 

綠蘋親耳所聞這一切,還是一團謎,她搞不清楚陸一鳴的力量到底從何而來,搧動顏霸增強自己的兵力對他又有何利可圖?尤其是最關鍵的那只「戒指」,可以打開幽冥之門,那是什麼?

 

最令她費解的是,一鳴講這些話時,語調溫柔堅定,更時刻柔情微笑地注視著她,彷彿對一鳴而言,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這一切都像是獻給她的禮物。

 

這結論讓綠蘋不寒而慄,現在這短暫的和平,竟是暴風雨的前夕。

 

她回給陸一鳴一個禮貌性的微笑,但一鳴見到這專屬的笑顏,一向陰鬱冷峻的臉也開懷起來。

 

如果這個世界快被陸一鳴擰個結,或許這個結,只有她可以解開。

 

 

袁姍姍來到將軍府跟綠蘋道別。

 

「蘋姐,原諒我沒辦法參加你的婚禮。」

 

「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已經決定去投胎了。」

 

「你才剛剛與義父團聚,而且你不是也喜歡顏恭平嗎?為什麼還要走呢?」

 

「陰陽兩隔、人鬼殊途,正因為我喜歡顏恭平,我才想要趕快去投胎,我相信我們會在某個交會點再次相遇。在人間的生活,讓我瞭解到,沒有過去、沒有長生不死、沒有靈力,只需要珍惜當下,我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這樣一輩子單純的快樂,是我真正想要的。我可以理解當時周應大哥為什麼要去投胎,和你在陽間重逢,因為他真正的心願只是想跟你做一對平凡夫妻。不過,既然你已經選擇陸將軍,我相信你們金童玉女,也一定會幸福的,我把這份平凡夫妻的祝福送給你們。」

 

「哈哈,你真可愛。這樣吧!我寫個緣定今生的咒語給你,讓你放在顏恭平的枕頭下,包你投胎後和他的緣分還是切不斷!可靈的,相信我!」

 

「可是,等我長大他都成為中年大叔了!」

 

「這輩子你不要,那,我詛咒他早點死,你等他下輩子再結成夫妻囉?」

 

「不行!」

 

「心疼顏恭平啊?」

 

「當然是……等不了……下輩子囉!」袁姍姍嘟起嘴,咕噥著。

 

綠蘋笑得可樂了,這小妞還真不害臊,她用聚形型術快速地寫下幾句話,折成一個五角符咒給姍姍,吩咐她,一定要放在顏恭平枕頭下才靈驗。

 

她開心地放在腰間,小心翼翼地護著,不敢給丟了。

 

 

今晚,袁姍姍就要去投胎了。

 

顏恭平來到冥河碼頭送姍姍搭船渡河。

 

袁姍姍有很多話想跟顏恭平說,但一開口,卻只是東扯西扯些摸不著邊際的話。

 

「顏恭平,你一定要幫我陪著阿健,我那天陪著他一天,他只生氣地說我破壞契約,再也不肯跟我說話。他這人,什麼都怕,但我總有一天不能再陪著他的……」

 

「還有,綠蘋姐也很讓我擔心,她總是人前強顏歡笑,但是周應大哥忘了她,她心裡一定是很難過的,你有空一定要查查看其中到底有什麼內情…….」

 

「還有,峰哥初來冥界,一定有很多地方不適應,他和你哥有嫌隙,你要幫著他們化解……」

 

「恩……,陳吉大人內心其實很珍惜你,你不要再跟他拌嘴了…….」

 

顏恭平早知道姍姍是一個聰穎的女孩,精靈古怪的外表下藏著細膩的心思,只是總裝作不在乎,裝個不關心世事的紈褲子弟。

 

「你哥哥……」

 

「我不想再聽你講其他人,那我呢?你沒有話要跟我說?」

 

顏恭平打斷她的話,親暱地輕撫著姍姍的臉龐,經過在冥界這幾日的朝夕相處,他是喜歡姍姍的,對於她選擇在這個時候去投胎,縱使捨不得,但靜下心思考後,卻很佩服她的勇氣。

 

四海盟重建的枷鎖對她而言太重,她應該是一位屬於新時代的女孩,她值得逃離那些爾虞我詐、槍林彈雨,去享受少女該有的青春洋溢。

 

袁姍姍臉紅心跳,深呼吸一口氣,她早就忘記什麼是呼吸了,但現在她怎麼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你……我……你……」她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顏恭平情不自禁地吻了袁姍姍。

 

原本緊張地說不出話的袁姍姍,瞬間在顏恭平的懷裡融化,飄飄然,要說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一定現在要走嗎?不能留下來嗎?」顏恭平在最後時刻,還是想挽留姍姍。

 

「陳吉大人說現在是吉時,錯過就要再等了。」她內心想,吉哥說這女命的八字跟顏恭平是絕配,錯過就得再等五十年才有這種命,不行不行,不能再等。

 

「你真狠心,竟然捨得跟我分開?」顏恭平瞧袁姍姍對於這次去投胎一頭熱,心理很不是滋味,他們的感情才萌芽,她就要走了。

 

「你這是捨不得我的意思嗎?你再說一次!再說一次!」顏恭平這高冷的貴公子,她還沒聽過恭平跟她說什麼肉麻的話。

 

她該搭的船來了。

 

「如果你喝了孟婆湯,會不會就把我給忘了?」

 

「管他們怎麼威逼利誘我,我都不會喝,別忘了我可是在冥界生存了幾百年,怎麼對付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傢伙,我可是信心十足!」 她雙眼咕嚕咕嚕地凝望著顏恭平,發誓說「我不會忘記你的。」

 

此刻她靜謐地像隻小白兔,顏恭平擁抱她,寵溺地摸摸她後腦勺,吩咐說:「你一路順風,可要站穩別掉下船了。我相信以你的鬼靈精怪,你到人間會找到我的,別讓我等太久。」說完,他在姍姍髮梢上輕啄一下。

 

依依不捨地牽著她的手,送她上船。

 

船開始渡離碼頭,袁姍姍最後只能放手,對著顏恭平大喊,「我允許你交別的女朋友,但是等我找到你,你就只能屬於我一個人!等我!」

 

袁姍姍對這承諾自信得很,對付男人這麼厲害的蘋姐,她的符咒肯定靈驗。有吉哥的神算和蘋姐的符咒,她一定會和恭平再續前緣。

 

 

醫院裡的顏恭平甦醒了,阿健陪他回到家中。

 

兩人因為袁姍姍,拉近距離。

 

「你就留下來跟我一起住吧。」

 

「真的可以嗎?太棒了,我告訴你別得意太早,袁姍姍回來之後,你可是個老頭,我們公平競爭,最後姍姍一定會選我的!」

 

顏恭平冷回道,「你不知道大叔最有魅力嗎?我才不會輸給你這紈褲子弟。」

 

現在這裡只剩下他和阿健兩個活生生的人了,怎麼變得冷冷清清。

 

秦阿狗認罪自己偷襲四海盟巴賽族,陸一鳴眾望所歸成為義勇軍團將軍,也認錯將義守長老迎回去,阿峰成為第一師師長,阿賢自然也加入了第一師。

 

陳吉回城隍廳工作,綠蘋也要嫁給陸將軍了。

 

「我們還是來大掃除吧!」既然人事已非,冥界的事情,已經不是自己有能力再去介入的了。

 

顏恭平和阿健開始打掃家裡,顏恭平才發現,這裡有許多姍姍的回憶。他在主臥室拿起枕頭要拆掉枕頭套時,看見一個五角符,上頭貼著他和姍姍的大頭貼貼紙。

 

這是什麼?好啊,這小妮子人不在,還給他下咒阿!

 

顏恭平拆開來看,卻發現這不是什麼符咒,這是綠蘋寫得一封信:

 

小心陸一鳴和李麥克,他們密謀統治冥界和人間,陸一鳴有暗黑神力不可小覷,他們驅使顏浩天要解除日本兵魂封印。還說什麼,要找到紫澤道人封印的疫鬼和一只戒指,祂才能回歸人間。不要告訴阿峰,他現在已經是陸一鳴的眼中釘,秘密行事。

 

恭平想起自己之前閃現的一段前世記憶。

 

當時他還是一個小孩子,身染怪病,父母請家鄉裡的高人紫澤道人來看病都束手無策,當時,他躺在病床上只能看見大人的手,這紫澤道人穿著紫色的道袍,手上一枚玉戒指翡翠閃亮的光澤,映入他的眼簾。

 

後來,為他治療打針的是另一位外國人,反而那戒指到了他手上,似乎是紫澤道人為了救活他和對方以物易物。到頭來,原來這一切都是自己前世欠的債。如果那枚戒指當真這麼關鍵,一定要搶先李麥克找到它。

 

那位外國人到底是誰呢?。

 

19世紀來基隆的外國人,踏破鐵鞋也要找出來,更何況現代還有網際網路,說不定還能查到他的來歷。

 

顏恭平打給助理,「你現在幫我查所有在19世紀曾經來過基隆的外國人資料。」

 

「顏律,這是什麼案子啊?」

 

「龐大的跨國遺產官司。給你2天的時間完成,我要看到全部人的詳細身家資料。」

 

 

冥界,城隍爺主持陸一鳴和綠蘋的大婚。

 

顏浩天也來向陸一鳴道賀,大家對陸將軍恭喜,媒人將綠蘋牽進新房。

 

林易峰閃過似曾相似的回憶。

 

老鴇把他從婚禮現場給趕走,一群壯丁上前棒打他。

 

「蘭姨,讓我再見她一面,拜託你。」周應跪在地上求眼前這位女人。

 

「癩蝦蟆也想吃天鵝肉?管家今天已經代替成老爺來下聘金,訂婚儀式都辦完了,明天一早就要啟程嫁去大稻埕,你一個匹夫拿什麼跟大稻埕成家比!把我給他趕出去。」

 

林易峰想要再回憶起什麼,想要再記起他拼命想見的女人一面,卻只有片段,無法組成完整的拼圖,他拼命地要見一個人,卻怎麼都看不見她是誰。

 

林易峰心思不寧,最後起身決意偷偷闖進新娘房尋找答案。

 

綠蘋頭蓋著紅巾正襟危坐。

 

「你是不是送我鈴鐺的人?」

 

「抱歉,我希望我是,但我不是。」綠蘋冰冷地回答。

 

「不要嫁去大稻埕成家,我記得有位叫做蘭姨的人,跟我說,我比不上成家老爺。明天一早她就要啟程嫁去大稻埕。我很想見她,卻不知道她是誰?」

 

綠蘋心頭一驚,那是成家管家來跟她訂婚的那一天,周應有來過,蘭姨什麼都沒跟她說啊。

 

林易峰腦海浮起畫面。

 

那是有一輪明月的夜晚。

 

「哥,快走!日本人從獅球嶺攻進來了!」

 

「你先去,我很快去跟你們會合!」周應一路跑到田寮河岸一座樓閣,往窗檯上丟小石子,卻怎麼都沒有人回應。

 

周應往獅球嶺山頭一探,卻驚覺突發火光,他只好趕快離開。

 

林易峰繼續對綠蘋說,「那天晚上,有一輪明月,田寮河上有好多蓮花燈,不知道是哪家姑娘放的,我一路跑,急著想見一個人,我……,我卻想不起來。」

 

林易峰心痛地說著,「你知道她是誰嗎?你能告訴我嗎?」

 

綠蘋想起那一夜,明天她就要嫁去大稻埕,她說服蘭姨讓她去田寮河畔放蓮花燈祈福,她其實是想給周應點燈,讓他來接她的時候,一路上不那麼黑。沒想到她聽見管家說,半夜就得走,聽說日本人打來了。她只好趁大夥兒混亂的時候逃走,沿著山林小路跑到周應家找他,卻沒想到他家空無一人。她躲在周應家裡,最後還是被蘭姨帶著隨扈給綁了回去。

 

綠蘋百感交集,原來她和周應的誤會竟是如此陰錯陽差。或許,他們真的沒有緣份吧。

 

「這故事聽起來很美,但你還是走吧!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來了!」

 

林易峰依舊上前,拉起綠蘋的手,擺在他的胸口上,綠蘋掙脫拉扯讓鈴鐺叮叮叮地響著。「你能幫我看看我的心嗎?為什麼我現在望著你覺得心痛無比呢?」

 

這時,有個叮叮叮的回音和著響起,從床邊一個精緻的珠寶盒中傳來。

 

綠蘋立即脫手,用靈力將這珠寶盒給銷毀,如塵埃消失。

 

她隨即大喊,「來人阿,你們義勇兵有人走錯了房間,還不來幫我把他帶走!」

 

阿賢跑進來,他剛剛看著阿峰奇怪地很,跟在後面找他找不到,果然給闖進來新娘房,如果被將軍知道可不得了,他使盡全力將阿峰給拽走。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