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二十章 曙光

第二十章 曙光

 

 

基隆忠烈祠所在地,中正公園入口牌樓下。

 

兩位建築工人,在兩端柱子邊上架起鷹架,紛紛爬上去拿起釘子,用鎚子敲打柱子,打算拆了這牌樓,周圍的行人見狀都只好紛紛走避,以為是營建局的人在施工。

 

顏恭平一接到福哥的通風報信,就趕來現場,不解顏霸叫他們做著莫名奇妙的事情做什麼,這會和綠蘋指的──解除日本兵魂封印一事有什麼關係嗎?

 

一台賓士轎車停在一旁,顏霸從車上下來。

 

「哥,你到底要做甚麼?」

 

「阿平,你來得正好!上次你被綁架到陰間給我當頭棒喝,操你媽的義勇軍團,只要我把被封印的日本兵魂都解放出來,就會如虎添翼了!哼!」

 

「來這裡拆牌樓跟解放日本兵魂有什麼關係?」顏恭平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原來,基隆作為日本帝國大力建設的國際港口,自基隆嶼門戶到基隆港周圍都有許多駐兵,得以監視往來的船艦和入境的人口,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後,許多滯留在基隆的日本軍人就地切腹自殺。民國政府來台之後,大肆移除日本神社,因而讓這些兵魂更找不到歸處而四處遊蕩,導致基隆經常發生鬧鬼事件。

 

當時,民國政府秘密派遣道士驅鬼,將日本兵魂趕入唯一僅存的日本鳥居內,封印連結靈界入口的鳥居,並以中式牌樓覆蓋,讓這些日本鬼再也不能出來做亂,後來此地也成為基隆忠烈祠鎮壓。

 

「李麥克告訴我,這中式牌坊裡頭包裹著日式鳥居,幹!你知道這鳥居封印了基隆日治時期的日本兵魂嗎!?只要我解除他們的封印,就能把他們釋放出來,有他們的幫助,我在冥界就無敵了。」

 

顏恭平如此近距離地端詳顏霸,發覺比上次見著他時,脾氣更爆躁、講話更急促,臉色也更顯得猙獰又帶些憔悴的感覺。會不會是李麥克對哥哥的回魂術出了什麼問題……,顏恭平決定小心地試探。

 

「你又怎麼知道他們會聽你的?」

 

「義勇軍團絕對不會放過這些日本兵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更何況,我還有李麥克的黑蓬術士幫忙,只要他們不聽話,就等著灰飛湮滅吧!」

 

工人的進度似乎有了進展,兩兄弟前往一瞧,果然敲掉柱子外緣的石膏,竟然出現規律地貼滿符咒的日式鳥居本體。

 

顏恭平想要阻止他們撕去符咒,打電話通報警察,沒想到顏霸早一步打點好,每個人都將這皮球踢來踢去,根本沒人理會顏恭平的報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顏霸的人一一撕毀符咒。

 

顏恭平看見一股暗黑氣息從破口散發出來。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顏恭平一從冥界回來,就徹夜鑽研紫澤道人的日誌和符籙,立即唸起九字密祝,擺起手印。

 

「奏請六甲值符,百惡消散,吉道清靈,封敕!」他劍指被撕下符咒的破口之處。

 

被撕下的符咒,神奇地又迅速貼穩鳥居柱子。而工人們卻來不及為這一幕吃驚,兩人就因為鷹架不穩,墜落到地上,紛紛哀號。

 

「阿平你做了什麼!」顏霸看見此景,斥喝顏恭平。

 

顏恭平不理會顏霸,用劍指在空中筆畫,最後直指顏霸,唸道「清心若水,清水即心。微風無起,波瀾不驚,幽篁獨坐,長嘯鳴琴。禪寂入定,毒龍遁形。我心無竅,天道酬勤。我義凜然,鬼魅皆驚……」

 

只見顏霸胸口中揮發出一陣黑色煙霧,不一會兒,消散於空氣中。

 

「哥,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弟弟,奉勸你一句,『靜心咒』口訣你只要心神不寧時就唸,可以幫助你不被任何鬼怪或咒語干擾。你和李麥克走這麼近,你怎麼能確定他沒有對你下咒呢?」

 

顏霸目睹剛剛那一幕,也心生疑問,自己體內的那股黑色氣息是什麼?難道是自己被李麥克給騙了?

 

顏恭平心知肚明,以他目前的能力只能暫時阻止哥哥召喚日本兵魂的企圖。還是必須提醒冥界有所防範。他返回家中,隨即召喚陳吉,告訴他綠蘋的警告。

 

 

李麥克派黑蓬術士破解顏恭平的封印術,鳥居上所有的符咒都落下,日本兵魂重現,侵擾基隆人間與冥界。

 

然而,城隍廳卻遲遲沒有動作,連陳吉也不知所蹤。

 

義勇軍團召開臨時會議。

 

林易峰說,「我們應該及早阻止顏浩天和日本兵魂聯合,不知道他有什麼詭計。」

 

「如果真的有這回事,護送異國鬼魂回祖國,這是城隍廳的工作,義勇軍團不應該插手。」將軍陸一鳴一口回絕。

 

「可是……」

 

「派遣第一師加強冥界巡邏,保護冥界居民。切記不可主動惹起事端,義勇軍團必須戒急用忍,避免戰事再起,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休養生息,重新贏回冥界居民的信任。」

 

陸一鳴堅定的口氣不容許半點質疑,然而,在秦阿狗引發義勇軍團與正氣會戰爭後,他的這番論點也贏得軍團多數民意。

 

林易峰知道正氣會還不是義勇軍團的對手,但是日本兵魂出沒時機太巧合,而且陳吉此時也不在冥界,讓他覺得此事背後大有玄機,不可不防。

 

 

顏恭平隨著許繼宇來到九降神會秘密基地──雞籠文史促進會圖書館。

 

所在地是一座建在基隆古運河──旭川河上的老舊至善大樓裡,這棟樓有如廢墟般,是個沒落的商業大樓,裡頭只剩下乏人問津的老商店。倒是這種基隆獨有的時代沒落感,邊間看得見海港景色的屋子,開了幾間別具風味的咖啡館。

 

「你們說,老大公有神祕的力量是真的嗎?」

 

顏恭平環繞四周,這圖書館擺滿了各年度中元祭盛會紀錄,還有許多基隆相關的文史資料,然而,陳舊的擺設和狹小的室內空間,實在讓他很難想像,這群老頭都是具有神力的傳人。

 

「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這個真實性,紫澤道人的日誌不是在你手上嗎?」

 

顏恭平將日誌打開,指出這個跋的說法,「但這像是小說的前言,會是真的嗎?」其實他內心也是在質疑這群人。

 

主祀天上聖母的傳人林岳昌說,「九降神會正是從這之後代代相傳至今,我們能和當時的祖先溝通,知道所有基隆冥界的事情。」

 

他繼續說道「顏浩天把日本兵給召喚出來,他們勾結可能要對抗義勇軍,顏浩天的野心太大了,死了一個秦阿狗,現在又來一個顏浩天。基隆冥界又有一番殺戮。」

 

顏恭平聽見只有他知道的日本兵魂突破封印一事,心內驚訝,便相信九降神會真有和鬼神溝通的能力,似乎是可以合作的對象。

 

他將得知顏霸命人解除日本兵魂封印一事告訴大家。

 

「我們快點去中正公園超渡日本兵魂,能盡量減少事端。」林岳昌提議,眾人皆覆議。

 

「不過,如果顏浩天勢力越來越大,要怎麼才能消滅他的勢力?」

 

「如果是老大公的力量或許可以戰勝顏霸,但是有你加入還不夠,我們還有一條血脈找不到,九位傳人沒有到齊,這法事就無法舉行。」許繼宇急切地說。

 

「他在哪裡?」

 

許繼宇指著手機裡的照片,紅遍亞洲的日本戲劇女王──朝比光。

 

「是她?」

 

「日治時期到現在,基隆礦業大王陳家唯一孫女,她媽媽是未婚生子,她爸爸在台灣抑鬱而終,正室沒有生一兒半女。我們也是因為她最近要來台灣拍電影,看見雜誌爆料才發現的。」

 

九降神會組織對基隆瞭若指掌,一直針對主祀開漳聖王的陳家血脈調查,卻怎麼找都沒有任何線索,本來以為這段血脈是否就終結了,那這召喚老大公力量的法術就真得失傳了。

 

「但是這個傳聞還是得證實,唯一的辦法是讓他們家傳的神器對她產生感應。」

 

「但是,那是封印疫鬼的神器,如果讓疫鬼重建天日,後果不堪設想!」有人阻止許繼宇的想法。

 

許繼宇排除眾議,要破解其中一個封印,用神器來感應消失的傳人。

 

這是不得不的辦法。

 

身為會長的林岳昌只好開鎖保險箱,拿出一張秘密地圖,指出「基隆嶼」就是陳家神器封印疫鬼的地方。

 

大家七嘴八舌地商議著如何挖掘神器,拿到神器後該如何讓朝比光相信他們……

 

許繼宇不時地盯著那保險箱,身為國際道青會會長,他自負地認為,那應該是受他支配的財產才對。

 

他的爸爸許茂坤是上一任會長,去年因為車禍後,就一直昏迷不醒躺在醫院,因此他才繼承父親的職責加入九降神會。除了他,其他七名成員都是年過半百的歐吉桑,他們隱身於這座殘敗像鬼屋的大樓裡,連基地都是如此破舊不堪,如果是他來掌權,一定讓基隆獲得重生,讓九降神會的成員走路有風。

 

 

顏恭平偕同許繼宇查到朝比光台灣後援會接機的時間,許繼宇捧著木盒,裡頭裝著近兩百年開漳聖王神像手上原本握的神劍,站在出境接機的走廊。周圍都是年輕的瘋狂粉絲迷妹,大家都被保全擋在紅龍之外。

 

兩人站在這群粉絲全中,西裝筆挺顯得突兀,他們對身旁跳來跳去拼命揮手的粉絲感到不屑。正當朝比光出現後,全部人蜂擁而上,他們反而被推擠到角落,根本連朝比光一臉都看不到。

 

朝比光帶著甜美笑容和粉絲打招呼,她俏麗的短髮,配上粉色合身羊毛衫,一席深藍色的A字裙,顯得恬靜典雅,又不失親切。顏恭平和許繼宇奮力擠進人群中,終於近距離看見女神,瞬間也被她的笑容給感染,果然是新日劇女王。

 

「說實話,我其實有追完她的『派遣戀人』。」許繼宇承認。

 

「恩,那部現象級日劇我也有看。」顏恭平也點點頭。

 

朝比光親切地跟粉絲握手,拿起粉絲送給她的應援禮物,許繼宇也藏在人龍中,偷偷地將神木劍拿出來,拚命地伸長手希望能讓神器接觸到後代傳人。

 

兩人的眼神緊盯著朝比光快走過來碰到神器,這一瞬間,神器閃爍出一道亮光。

 

「有反應了!有反應了!」兩人高興的歡呼。

 

旁邊的人只覺得這兩個大男人看著朝比光,不知道在說什麼不入流的話,用鄙視的眼神瞪他們。

 

朝比光的保全看見有人拿出疑似匕首的危險物品,立即上前將許繼宇制伏在地,顏恭平想要協助他逃脫,也被當作同夥給送往警察局。大批記者見朝比光已經走了,圍過來拍照看有什麼好戲,當日娛樂新聞出現「朝比光瘋狂粉絲 機場怪癖奇襲女神」。

 

 

林易峰無法靠近綠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瘋狂地想見綠蘋一面,他完全沒有一丁點對她的回憶,然而,腦袋越是空白越令人心神不寧,越是回想越令人鬱悶惆悵。

 

他只好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練功和阻止顏霸上面。

 

「從來沒看過峰哥這個樣子。」

 

「他這是失戀嗎?」

 

「但是,對像是誰?」

 

「聽說是將軍夫人,綠蘋小姐。」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發展的?我們還錯過真多事情!唉……」

 

阿華和榮仔兩人來到陌生的冥界,他倆決定追隨峰哥,加入義勇軍團第一師,從最底層幹起。萬爺也安排把他們的牌位供奉在萬大祠。

 

至於可樂和那幾個人,具顏霸的說法,是被貢獻給若水堂拜的神祇了。

 

那毒咖啡包上的畫是一道符咒,當肉體死亡後,靈魂一道消逝,被神祇吸收了。

 

林易峰聽了顏霸的解釋,背脊發涼,什麼樣的神要靈魂煙消雲散地奉獻給祂,李麥克吸收顏霸,他們到底要發展什麼樣的邪教?

 

他得瓦解顏霸的正氣會,才能阻止顏霸的擴張。至於李麥克,顏恭平說會找到他最想要的東西來反制他。

 

他們兄弟三人再次聯手,一定可以成功。

 

「報告師長,我們偵測到顏浩天的正氣會和日本兵魂街頭,顏浩天似乎答應他們攻下基隆冥界北邊地區,變成他們的地盤。那裡正是四海盟之前秘密連結陽間的入口。」

 

「我要去阻止他。傳令下去,讓第一師全體備戰,等我報告將軍,隨時出動。」

 

林易峰跟將軍報告,但陸一鳴不同意出戰。

 

「你忘了滅靈將軍的教訓了嗎?隨意出戰,耗費人力、香火。」

 

「但這些香火也是給我們,讓義勇軍來保護冥界居民,現在不打擊顏浩天,等他壯大就來不及了。」

 

「不行,義勇軍還沒恢復兵力,離下一次中元節得到大量香火還很遠。剩下的日子必須保存實力,以備不時之需。現在貿然出戰,可能陷入顏浩天的圈套。」

 

陸一鳴依舊不為所動,林易峰召集幾個心腹,決定自己秘密行動。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