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連載長篇奇幻小說 » 第二十一章 塵土

第二十一章 塵土

 

 

顏恭平費大把勁利用人脈打聽到朝比光下榻的飯店。他必須說服朝比光加入九降神會。

 

這舉動正巧被阿健給發現。

 

「東方文華酒店1206房,好的,我馬上過去,我會小心偷偷地潛進去找她,不讓其他人發現。」

 

顏恭平掛電話,就趕緊出門。

 

阿健在後頭偷偷地跟蹤他,這人偷偷摸摸竟然勾搭上別的女人,還要去旅店幽會,這麼快就把姍姍給忘了,不可饒恕!。

 

阿健跟蹤顏恭平到酒店,顏恭平要談事情不光明正大地約在大廳見面,還真跑上樓去按了門鈴,而且對方也開門讓他進去了。到底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他越想越氣,替姍姍不值得!

 

阿健一股腦兒果敢地上前狂按門鈴,非得破壞他們的好事。

 

沒想到,是一位高大的保鑣來開門,整整高出阿健一個頭高。

 

「我是顏恭平的朋友!」阿健理直氣壯地說。

 

「你要拿這胡謅的神話故事來替你們在機場的事情開脫,你是在小看我嗎?我朝比光孤身在日本娛樂圈打滾14年,可不是被騙大的!你請走吧!」

 

顏恭平馬上被另一個保鑣給架出來。

 

保鑣見顏恭平靠關係來找朝比光道歉不果,現在又算好時間找幫手來,是不是有什麼算計,兩位保鑣把他們丟出房門,痛打好幾下。

 

「我走錯房間了!我不是他的朋友啊!!」阿健挨這揍根本是自逃羅網。

 

「阿健你怎麼會來這裡?」

 

「唉!別提了。我也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這裡了。」

 

顏恭平沒預料到,外表甜美可人的朝比光,竟然私底下如此嚴肅冰冷,他仔細回想到娛樂雜誌爆料她的身世,從小就和媽媽在日本孤苦無依長大,看來,台灣可能傷她不輕,她對於自己說這一串神話故事,什麼拯救基隆、拯救台灣這種鬼話,完全無動於衷。

 

 

林易峰突襲正氣會,顏霸竟勸林易峰倒戈。

 

「阿峰,我其實對你一點敵意都沒有,既然你和恭平是好兄弟,加入正氣會,我們一起打倒義勇軍團,用現代化的方式來治理基隆冥界,你看,現在正氣會都是以前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們在你眼裡才不是兄弟,只是你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我不可能再被你騙了。」

 

「那義勇軍呢?秦阿狗、滅靈將軍,不都是以一己之私來利用義勇軍團嗎?現在這位陸一鳴,會不一樣嗎?」

 

「陸將軍一定跟他們不一樣,他沒有不分青紅皂白把大家都當敵人,勇於向義守長老認錯,我相信義勇軍團會改變!如果他也走偏,不用你說,我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他。」

 

「你以為你只帶十六個人來能改變什麼?」

 

正氣會的人將林易峰一夥人團團圍住,然而,顏霸並沒有因為這一小群人突擊,就停止調動前往和日本兵魂會合的人馬。反而是林易峰被牽制在正氣會總部。

 

他們突破重圍趕到冥界北部,那是離雞籠冥界中心最外圍的地區,都是靈力低下的老弱婦孺居住,以及身份遭受歧視被趕至邊緣落腳的外國鬼、少數族裔和少數在生時從事性工作的女性。

 

林易峰一到這就立即被一個身影給攫住,是綠蘋英姿颯爽的與眾姐妹力抗日本兵魂。

 

這一地區一向是綠蘋的地盤,因為這群人都是她最關心的朋友,受過她恩惠的四海盟新任盟主巴賽長老也率領人馬來協助。

 

林易峰和阿賢與部下加入戰局,然而,日本兵魂眾多,日本兵魂的領袖安藤三郎將軍,決心跟顏霸聯合取得據點,期盼有朝一日,在正氣會的協助下帶大家回到國土。

 

為國捐軀的他們有著過於常人的執念,突破封印的枷鎖,許多鬼魂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回到熟悉的家去看一看,沒想到物換星移,人事已非,大家才逐漸想起,自己老早就是被遺留在外國的失根魂魄了。

 

沒有義勇軍團所有成員的幫忙,靠第一師數十多位鬼神的力量寡不敵眾。

 

最後危急時刻,陳吉與法國孤拔將軍,帶領一幫法軍鬼神到此來支援。

 

孤拔將軍在1884年時奉命攻打基隆,當時雖然跟陳吉是清法敵對的關係,然而在冥界,他著實見證基隆人的善良,他們反而善待這些異鄉鬼,每年都大肆超渡法國兵,也由陳吉協助遣送許多他的部下。

 

透過基隆中元祭百年來的香火奉獻,回到法國冥界,他率領的遠東戰艦竟然成為法國冥界最強大的武裝軍事力量,他與部下也一直和陳吉化干戈為玉帛,保持良好的友誼,並且交流東方香火與靈力提升的要訣。

 

陳吉一接獲顏恭平召喚,得知綠蘋的警告,半信半疑,出訪法國冥界,拜託老朋友孤拔將軍出兵協防基隆。

 

兩方征戰勢均力敵。

 

終於打成和局,在陳吉代表城隍廳的交涉之下,總算讓安藤將軍願意暫且退讓,城隍廳依照國際默契,會將他們移轉回日本,但條件是,必須聽命於城隍廳安排居所與入境管理。

 

顏霸知道安藤將軍作為軍人勢必有其野心,日後再謀劃也不遲,倒是在場的這些鬼神都會是他日後的心患,尤其是陸將軍的夫人綠蘋,把她抓來當人質,之後才有跟義勇軍團斡旋的空間。

 

顏霸趁大家休兵之際,悄悄命令手下以林易峰為首,將剛剛反抗他們的鬼神都抓起來。

 

「顏霸你這是什麼意思!安藤將軍都同意停戰,你算哪根蔥?」

 

「陳大人,我當然不會跟城隍廳為敵,我們只是帶安藤將軍來找個棲身之所,怎麼就被這些鬼神當眾襲擊,據我所知,林易峰所屬的義勇軍團將軍並沒有下令讓他們來攻打我!」

 

「把他們都送到城隍廳,城隍爺自會公審決斷。」

 

「誰知道是不是林易峰帶頭,召集這群人預謀反叛義勇軍團,我該幫將軍好好先看緊這些叛徒!」

 

顏霸的正氣會已將陳吉包圍,帶走其餘人等。

 

陳吉看現下靈民們都受到法軍的協助,和日本兵魂分庭抗禮,如果調走人馬,到時候又亂了起來也不是辦法。

 

只好按耐住衝動,面對顏霸將大哥和大嫂抓走也束手無策。

 

 

因為全球疫情嚴峻,朝比光經紀公司傳聞劇組投資方出現問題,片酬和日後全球播映抽成條件都有變數,然而,因為台灣防疫成功,是少數能繼續大規模拍攝電影的地方,如果停工亦是可惜。

 

朝比光依照經紀公司指示,等待公司派來的律師,要和劇組重新談判工作條件才可以開工。

 

卻等來顏恭平。

 

「怎麼又是你!」朝比光聽見外頭一陣喧鬧,過來就看見保鑣將顏恭平擋在門外,沒耐心地轉頭要走。

 

「欸!欸!這次我是代表理立國際法律事務所來的。」顏恭平將名片遞出來。

 

朝比光接過名片,按照名片上的電話打過去反覆確認,才真正相信顏恭平就是日本經紀公司在台灣委託的律師。

 

朝比光聽完顏恭平報告跟經紀公司討論的片酬和抽成等條件後,發現顏恭平條理分明,思緒清晰,到時候跟好萊塢製片方怎麼談判的策略也是頭頭是道。

 

她一邊翻閱經紀公司給她寄來的顏恭平簡歷,專門談判國際科技公司智慧財產授權的顏恭平,來幫她談合約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謝謝你百忙之中,還來幫我處理合約。我沒辦法想像你這樣的菁英會相信你之前對我說的那些故事。」

 

「換作是半年前的我也不敢相信,但我是真的親身經歷過,知道你對我們的重要,才會來找你。」

 

「你說得雞籠中元祭、開漳聖王、九降神會……,我一點都不了解,更何況要靠我才能完成召喚老大公力量的儀式,唉,真心話,當神話故事是很好聽,但離我實在太遙遠了,現在的日子在怎麼世界末日,也就是新冠肺炎的疫情而已吧!等劇組一動工,恕我無法幫忙。」

 

現下兩人可以心平氣和地交談,已經取得不小的進步了!顏恭平深知談判的技巧,或許,現在自己該沉住氣,等待合適的機會,再跟朝比光繼續動之以情。只祈禱,朝比光說的「世界末日」不要真的發生才好!

 

 

陸一鳴率人來向顏霸討綠蘋,顏霸有意挑起戰端,堅持不放人。

 

陸一鳴向正氣會下戰帖。

 

正氣會與義勇軍團的戰爭,幾乎召集了基隆冥界所有戰力。

 

只有陳吉、綠蘋,還有林易峰和他的幾個心腹,被顏霸關在監牢裡。

 

看管他們的豹哥對林易峰說,「陸一鳴為了一個女人肝腦塗地,一到明天,正氣會就是冥界主宰。」

 

陳吉開口問綠蘋,「你說陸一鳴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真有你說的那麼神嗎?」

 

綠蘋知道陸一鳴無論如何都會把她救出去,到底他的實力多深不可測,她只有不安。

 

「我一定得逃出去!只有我可以阻止戰爭爆發。」

 

「但你現在在這裡,我反而覺得很開心。」林易峰笑著開口說道,看見綠蘋驚訝的表情,馬上改口「當然我不希望有戰爭,但能跟你並肩坐在這裡,卻希望時間能凍結。」

 

林易峰哼起一首旋律。

 

那是在KTV的時候,綠蘋唱的歌。

 

綠蘋閉起眼睛,不回話,她為什麼要來呢?因為她內心的鈴鐺響了,她終究捨不得將對應送給阿峰鈴鐺的那只給銷毀,她把它藏在自己的元神宮了。透過鈴鐺,她總能感應到阿峰現在聽見什麼,位置在哪裡,明明知道她如果來了,可能會鑄下大錯。

 

但她仍舊捨不得不來幫阿峰。

 

聽見阿峰哼著走音又不成調,她又笑又氣,「你這是唱什麼歌啊?」

 

綠蘋接著唱下去。

 

「對!,就是這旋律,這首歌好熟悉,好像是我心愛的女人為我唱的。」易峰又擺出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在說什麼的困惑表情,癡情凝望著綠蘋。

 

這段時間,縱使綠蘋在自己腦海中就像一張白紙,卻深深吸引他,讓他對綠蘋充滿問號與好奇。一開始,他還能告訴自己不要招惹別人老婆,但久而久之,這強烈的情緒揮之不散,反而一見到綠蘋,就有一股衝動,害得他無法克制地告白。

 

惹得綠蘋越生氣讓他越開心,就像個小男生不明就裡想捉弄小女生一樣,讓他深陷不可自拔。

 

綠蘋覺得自己錯了!原來陸一鳴的神力可以抹去一個人的記憶,卻無法抹去一個人的愛意。

 

突然間,有一股靈力震碎這些意念蓋得牢房,束縛他們的縛靈繩也消失。

 

他們站起身來,彷彿身處一片空蕩蕩的荒野。

 

綠蘋內心恐懼高漲著,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聲尖叫,淒冽的哭喊停不下來。

 

這荒野一片塵土瀰漫,他們望眼所及,沒有半個建築、沒有半個人。

 

陳吉也嚇了一跳。

 

這個景象,除非雞籠冥界所有靈民都煙消雲散了,否則,不可能發生。他是在作夢嗎?

 

當他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陸一鳴全身武裝,黑到發亮的鎧甲護體,周圍有靈光照耀,如同天神從天而降。

 

陳吉在城隍廳待這麼久,他知道冥界和地獄這樣的黑暗所在,是沒有什麼神祇會插手的三不管地帶,他是一次也沒瞧過有什麼神仙降臨冥界,但這回陸一鳴冷峻的威嚴和他以前認為的冷漠不一樣,讓他理解綠蘋給恭平的信中,寫的「神力」是什麼意思了。

 

「你把大家怎麼了?」綠蘋嘶啞地喊著。

 

「正氣會所有成員的靈力,都被我吸收了。你再也不用擔心。」

 

「追隨你的義勇軍呢?」

 

「哼!我不需要他們了。」

 

「那,其他無辜的基隆冥界居民呢?」

 

「自然他們都要在我打造的皇宮裡,服侍你。」

 

陸一鳴手伸向綠蘋,要她跟隨他走,「你受驚了,我們回去吧!」

 

綠蘋顫抖地將手搭上一鳴的手,如果不跟他走,很害怕他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當下塵土飄揚,震驚了林易峰和眾人,他們根本不敢與陸一鳴為敵,他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綠蘋和一鳴,一同消失在這片黃土中。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