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十三章 鬼市

第十三章 鬼市

顏恭平和阿健坐在小飛機上,飛機起飛時的震盪讓顏恭平緊張地抓緊了椅臂,有懼高症的他閉起眼睛,氣自己怎麼當下沒有勇氣拒絕長老的請求,跟著淌這混水來什麼鬼市。

阿健看他緊張的模樣,也將手搭上顏恭平的手臂去安撫他。

「謝謝你啊!阿健,我沒事。」

「真膽小,長得人模人樣的還會怕搭飛機!」

顏恭平一發現這口氣不對勁,是他最討厭的袁姍姍,立即抽回手反嗆,「你是袁姍姍!你不自己飛過去澎湖,還霸占著阿健的身體才是何居心啊?」

「這是我倆的約定,關你什麼事!」

「你!我跟你無話可說,你把我媽最愛的沙發椅給搞丟了,我……我不想跟你講話!」顏恭平馬上套上眼罩,一發不語。

「你這人真小氣,我把你家都換成義大利名師設計的家具,包你媽以後都會愛上它,沒謝我就算了!還記仇記到現在。」

顏恭平懶得再跟這女鬼鬼扯,自己閉目養神。

飛機坐落在澎湖機場,大霧瀰漫。

澎湖已經進入秋冬,風也無情地吹著。

明天晚上就是這個月鬼市開幕的日子,顏恭平和袁姍姍一路,而林易峰、阿賢和綠蘋則盯著秦阿狗的動向,到時候來澎湖會合。

「你大嬸搬家啊?才三天行李這麼多,你出國嗎?」一下飛機拿行李,袁姍姍譏笑顏恭平。

「阿健不冷嗎?澎湖風大,去鬼市還得待到凌晨,你就穿這樣。」

顏恭平看著袁姍姍就只幫阿健穿著短袖棉T加一件夾克外套,雖然秋老虎忽冷忽熱,但這人也只拎了一個背包,就是三天的全部行李,袁姍姍甚至比阿健還無理,更加男孩子氣,阿健到底是怎麼和這人小鬼大的袁姍姍共用一個身軀生活,真是被整死的份而已。

顏恭平和袁姍姍Check in澎湖五星級喜來登酒店,發現袁姍姍只訂了一間四人房,大發雷霆。

「我要加訂一間。」顏恭平堅持地跟櫃台小姐提出要求。

「兩張雙人床還有豪華港景,你居然還嫌?」袁姍姍不屑地聳聳肩。

「我從來沒有跟別人一起睡過一間房間,更何況你是個女……。」誰知道他要說女人還是女鬼,姍姍已經快速地摀住他的嘴,阻止他在旁人面前透露更多。

「你有沒有搞錯,萬一發生什麼事,哪還來得急敲門求救阿?當然住一起比較保險。」

「就住隔壁你還不能隨時穿牆過來嗎?」顏恭平壓低聲量反駁。

袁姍姍翻白眼,嘆口氣,說道「我是為你的安全著想好嗎?」

小姐聽起這兩人對話一頭霧水,只好回答「先生,很抱歉,今天客滿沒有其他房間……。」

「該死的!」顏恭平一連串怒罵,最終也只好作罷,跟著小廝來到房間。

袁姍姍一進房間,就跳到離門口最近的一張雙人床,「真是太舒服了,好久沒睡這麼舒服的床啦!」

顏恭平冷笑,還說呢,前不久不知道是誰才把他家客房的床墊都給換新了。

她看著顏恭平整理行李,拿出一堆瓶瓶罐罐,「你這都帶了些什麼啊?」,她走近一看,「沐浴乳、洗髮乳、乳液、面霜……。旅館都有,帶這幹嘛?」

「我只用得慣這個牌子。」顏恭平說完,繼續他的動作,將這些東西依照順序放好。

袁姍姍拿起一罐保濕噴霧,就往顏恭平的床緣一坐,的確來澎湖覺得臉被風刮得特別乾燥,應當幫阿健保養一下皮膚。就被恭平大聲斥喝,「你沒洗澡不准坐在我的床上。」

「潔癖。」緣姍姍愣愣地站著噴著這罐噴霧他噴完隨手一放,又被恭平罵著,「你要用可以,請你用完擺回去好嗎?」

「我擺好啦!」

袁姍姍只見顏恭平沒好氣地撞開他,把那罐噴霧,插到那瓶瓶罐罐之中的固定位置,還一罐一罐都對準了一直線擺好。

「明天的計畫是什麼?」袁姍姍沒法跟顏恭平這強迫症在囉嗦下去,想跟他說自己已經擬定好的計劃。

「來之前和大家都訂好了,我們帶魔尾蛇的元神珠去拍賣,之後你帶阿健去找地方豎燈篙,讓大家前來支援,你和阿賢還有易峰去搶救元神珠,然後我們裡應外合,快速離開。」顏恭平快速講解完,不甩袁姍姍,走進浴室,當著袁姍姍的面把門給鎖上。

當他脫下V領針織線衫,看見袁姍姍正坐在洗手台上,翹著二郎腿看著他,「我當然還想了更偉大的計畫!我跟你說……」

「你給我出去!」

「你這是害臊什麼?你有的,阿健都有!而且我也是看得見又吃不到,你有什麼好擔心的。」袁姍姍為了證實她說的話,伸出來的手穿過了顏恭平寬闊赤裸的胸膛。

顏恭平只感到一陣冰涼,「看得見又吃不到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承認你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顏恭平一想到這趕緊用大毛巾將自己包好,「你給我出去!否則我的七星劍要對你不客氣了。」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現在就和阿健一起去附近查看。」袁姍姍早就召集四海盟的餘眾來到澎湖,既然要劫元神珠當然要一網打盡,就憑你們小貓兩三隻能撿得了幾顆嗎?這等英勇的事情才不要讓顏恭平那怪胎給搗亂。

綠蘋料準了秦阿狗會用盡第一師的人力來抓林易峰,和陳吉商量聲東擊西,預備劫走秦阿狗要給李麥克的元神珠。

果然,秦阿狗的手下在冥界看見林易峰在第一師駐紮的基地附近鬼鬼祟祟,就通知秦阿狗,讓他上當認為他們就是來找元神珠,準備把元神珠運往其他的地方。反而被陳吉帶領的城隍廳陰兵給趁機攔截。

林易峰和綠蘋跟著氣急敗壞的秦阿狗,發現他輕易地穿越冥界結界來到澎湖,那個傳說中鬼市即將開市的所在地。

他來到澎湖喜來登的總統套房,裡頭,李麥克正好坐在沙發上,擦拭桌上擺放著許多元神珠,各個精美有特色。

「李麥克,說好的你殺了周應,我供應你元神珠重啟鬼市,但是他沒死還回來偷走我的元神珠。你趕快給我一噸的銀紙和甲馬,我要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我們合作這麼久,你是故意現在跟我開玩笑嗎?如果你沒有如約弄到最後一批元神珠,實話實說就好了,我也不缺這點。」李麥克拿秦阿狗開玩笑。

「那可惡的周應,在生前就萬般阻撓我的生意,到死後還來扯我後腿,只要你現在派人作法會,把我的人兵力提升,我一定來得及把最後一批元神珠都找回來。」

「出了什麼大事嗎?」

躲在套房隔壁房間偷聽的林易峰和綠蘋,都覺得這聲音耳熟。

「是顏浩天!」綠蘋低聲地告訴林易峰。

「顏浩天?不可能,是老大啊!」林易峰一直很想念老大,想要知道他有沒有被自己拖累,如果是老大,說不定他能在鬼市裡又多了人手。

顏浩天向秦阿狗鞠躬,「秦師長!碰到什麼困難嗎?要不要我們的人幫你呢?」

秦阿狗看著顏浩天皮笑肉不笑的嘴臉,毫不領情地拂袖而去。

「李堂主,不管秦師長承諾你多少元神珠,我都能給你十倍!我已經請人運過來了,你要不要驗看看!」

「顏霸,好姪兒阿,不枉若水堂將你死而復生!」

「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任人宰割的小子,托你的福,我現在的勢力跨越陰陽兩界,只要你把給秦師長的香火轉給我,不論你是要多少祭品還是元神珠,和我合作一定如虎添翼。」

「不過,周應那件事你是怎麼處理的?,秦阿狗一直咬住我騙他!這下我要甩開他,恐怕更難了。」

「周應?你是說阿峰那小子,我已經處理掉好幾個跟你說的一模一樣的人,連我最愛護的手下阿峰都捨得殺了,你還不相信我的誠意?而且,他一到冥界,整個正氣會的人都已經鎖定他了,一定幫你讓他灰飛煙滅,但這陣子他又消失了,根本沒回來啊。」

林易峰從來都沒想過,設計自己的就是追隨多年的老大顏霸,而顏霸就是冥界帶領正氣會的顏浩天。而且只是為了一個誰都無法證實的前世身分,竟然讓無辜的人陪葬。

「我就在這裡。」

「阿峰!」顏霸看見阿峰很吃驚。

「老大,你要我的命,就當我還給你,跟我說一聲就好!可樂、阿華和榮仔,他們有什麼錯呢?」阿峰一想到自己的兄弟原來是因為自己而枉死,忍不住這口氣,一時衝動地站出來跟顏霸對峙。

林易峰想起當時和可樂五專剛畢業,為了育幼院的屋頂漏水,兩人急著籌錢到工廠打臨工,因為酬勞被老闆坑了,兩人氣不過尋仇而被送到警察局。只是當下一面之緣,正在警察局被盤問的老大竟然就連他兩人一起保出來,不僅幫他們擺平官司、還捐錢給育幼院,還讓他兩人加入六陽會。

他對顏霸只有報不完的恩情,可是顏霸竟然也殺害他的兄弟,這點他絕對不可饒恕。

「他們對你的忠誠已經超過對六陽會,如果只有你死了,他們翻了六陽會,也會要替你報仇的。」顏霸冷笑,一五一十地對阿峰說。

「就跟我一樣。」林易峰無法壓抑怒氣,就算為了自己的兄弟,飛灰煙滅也無所謂,他幻化出靈劍,砍向顏霸。

阿豹擋在顏霸面前,阻止阿峰攻擊顏霸。同時,李麥克的手下也從外頭進來,穿著黑斗篷的每個術士都拿著七星劍,以陣法同時刺向林易峰。

林易峰寡不敵眾,靈體灼傷,但他似乎內心的傷痛更重,而顯得不畏懼,硬是要向前衝向顏霸。 

綠蘋看到阿豹,才將一切來龍去脈給理清楚,那狹小的鐵支路裡的女孩,就是顏霸口中,能超越秦阿狗十倍的元神珠來源,她們已經生活在社會黑暗的角落,不管死了多少個這樣的女孩,都沒有人會發現。

「你們都別過來,我們是帶魔尾蛇的元神珠來找買家的。只要我們沒有平安地出這道門,你明天休想看到魔尾蛇的元神珠。」

「大家聽她的!給我後退!」李麥克沒時間反應,他知道今晚要和魔尾蛇元神珠的買家見面,那顆元神珠,紅色透著粉紅光澤,內裡有一絲絲黑色紋路,那是幽冥大帝的痕跡,裡頭還保有幽冥大帝的力量,他一定要拿到這顆元神珠,獻給大帝,不能讓祂的力量流落到別人身上。

「只要拍賣會上順利把元神珠交給我我,我保證讓你們安全離開。大家都撤退!」

「明晚拍賣會場見!」綠蘋花了大把靈力才拽動林易峰,離開飯店。

顏霸阻止阿豹繼續追過去,原本他只當這是個划算的交易,他犧牲一個小弟,就能得到若水堂的信任,也算幫秦阿狗一個人情。看這態勢,留著林易峰似乎還有點價值,可以讓秦阿狗和李麥克互相狗咬狗,自己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阿峰想傷害他,門都沒有!正氣會在雞籠冥界的羽翼已經豐滿,哪是區區一個小鬼神可以撼動。

晚間七點,鬼市開市。

顏恭平和袁姍姍抵達澎湖神秘藍洞,漲潮的時刻,海水洶湧,然而毫無月光照映下,藍洞的水波幽微,更顯詭譎。

有一艘小船前來,擺渡的老人問他們要去哪裡。

「我們是來參加鬼市拍賣會。」顏恭平拿出邀請卡,老人檢查完,協助他們登船。

黑暗之中,根本看不出方向,只見擺渡人氣正神閒地划著槳,一會兒,他們迎向一座有如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百樂宮酒店,豪華壯麗的酒店,斑斕絢麗的光雕和延著水道裝飾的噴泉,歡迎他們來到紙醉金迷的遊樂場。

澎湖的小島怎麼可能會有這樣豪華的建築物,擺渡人看出顏恭平的困惑,「浮生若夢,海市蜃樓,好好享受今晚吧!」

「原來這都是冥界靈力的幻術,沒想到在人間也藏了這麼多冥界的高手。」袁姍姍看著這情景興奮地想要趕快下船。

「我是誤入倩女幽魂現代版嗎?怎麼人家是和女鬼談戀愛,我是來當女鬼的保母差這麼多,你好好待在阿健身體裡,不要亂鬧事,我就阿彌陀佛了!」

他們一到會場,立即被請到貴賓室。

「顏先生大駕光臨!」李麥克眼光四處搜尋這位賣主帶來的元神珠。

顏恭平把盒子放在桌上,掀開盒蓋,冥界魔尾蛇的元神珠散發出美麗浪漫的光芒。

李麥克穿戴著白色手套,拿起珠子檢視,這質地、光澤和黑絲紋理,是幽冥大帝吩咐要奪回來的神聻獸元神珠沒有錯,今天運氣太好了,還有秦阿狗前陣子送來的被疫鬼傳染的元神珠,離他將幽冥大帝喚醒的日子不遠了。

顏恭平簽妥了李麥克提供的合約,說「既然我願意賣這麼貴重的東西,當然,我們也遇到一些困難,彼此雙贏最重要!但是我聽聞你們管理上不力,好像有一批貨被偷了,我要親自看你們保管好這顆元神珠,我才能放心。」

李麥克知道這人和林易峰他們一夥兒的,為了將這顆元神珠拿到手,也得化開之前結下的樑子,他如果真的是洤二老祖的傳人,找到迎接幽冥大帝回歸的門,還得靠他了。

「顏先生說得是。」李麥克和手下確認附近沒有可疑的靈力跡象,看樣子只有顏恭平和他的跟班,就算讓他看一眼庫房也不要緊。

「你讓滅靈隊的人看守好四周,不管生人或死靈都不能靠近半步。」李麥克吩咐他的手下,就帶著恭平去拍賣會的庫房。

離拍賣會還有3個小時。

「聽說你是今天最貴重元神珠的賣家。」

「總比有人只是來看熱鬧強。」顏恭平坐在李麥克安排的貴賓席上,許繼宇的位置也剛好在旁邊。

「你對於元神珠的價位,心中有底嗎?聽說,這元神珠能讓人延年益壽、起死回生,而有黑絲紋理的更可貴,因為,有李麥克這樣的人,就算傾家蕩產也要得到它。」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

「挪!你看!」許繼宇將手上的型錄丟給顏恭平。

魔尾蛇的元神珠介紹說,魔尾蛇原本是南荒海上的上古神獸,牠的元神有著令人類長生不老、起死回生的力量,而這顆透著黑色紋理,更代表牠曾經吸收了冥古時期黑暗的能量,透過這個能量,能和冥古時期的主宰神對話。

這奇幻的介紹文並沒有讓顏恭平覺得有什麼驚奇,但型錄上標得起標價著實讓他吃了一驚!五千萬美金!他還特地數到底後面加上幾個零,貨真價實的五千萬美金,他握緊手上的合約紙袋,他剛剛到底是簽了什麼,以為他自己的角色就是過個場,居然明個兒他就有五千萬美金了,這之後的日子要做什麼呢?

型錄最終還標上今天各家賣元神珠的店面,這種小巧透澈的元神珠,磨了粉吃延年益壽比珍珠粉還有用。

「他們說元神珠是一個物體的靈魂,你覺得靈魂真的有質量,吃了還能修補自己的靈魂嗎?」許繼宇接著說元神珠的作用,「有錢能使鬼推磨,聽說在鬼市裡,賣鬼才是大宗,買鬼還得加買元神珠做為控制鬼的武器,被元神珠子彈給打中,這鬼就沒得投胎了。」 

「這些暗黑的法術,貴道長你也看上眼了嗎?」顏恭平看這許繼宇跟李麥克走得這麼近,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沒有李麥克的邀請,我還不知道有這種世界。總覺得自己就是個井底之蛙。平日幫人解解小災小惡,能成什麼大家呢?」

顏恭平環顧四周,這拍賣會是邀請制,但人還真越來越多,賓客來自世界各地,各個看來來頭不小,如同一場蘇富比拍賣會。此時,有個陣仗特別大的人走進會場,顏恭平轉頭只看到兩排穿黑西裝的小弟跟在那人後頭。

直到那人坐在跟李麥克同桌的主桌上,和左右其他人寒暄,顏恭平才瞧得仔細。那是他哥哥顏霸。

 

下一章 >>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