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奇幻冒險小說渡冥志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二十三章 祭獻

第二十三章 祭獻

 

雞籠冥界,陸一鳴的宮殿之中。

 

所有地獄、城隍鬼差都聽祂派遣。

 

陳吉嘻皮笑臉地站在朝中。

 

「陳吉大人,你不是最討厭我嗎?」

 

「不不不,怎麼會呢?以往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尊敬的幽冥大帝,君子不記小人過,我早跟那誰……恩斷義絕,他過他的…那個…人行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請你一定要相信我,給我將功     贖罪的機會!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不讓你失望了!」

 

陳吉竭盡所能,說得天花亂墜。「大帝,你看,連義勇軍第一師的全體成員都倒戈來我這求我,他們都想跟隨著您,統治全世界!這多大夢想啊,連滅靈將軍都做不到呢!哈哈哈!」

 

「好!陳吉聽令,召集所有陰兵,等我一聲令下,過些時日,我們要衝出基隆地界,佔領全台灣冥界。」幽冥大帝下了命令。

 

「綠蘋!你再     等我些日子,我一定不只讓冥界之間沒有地域界限,還有人間和冥界也完全沒有界限。到時候你不用被困在這區區基隆冥界,你想去哪就去哪!」

 

只有林易峰和義守長老躲在顏恭平住處,獨自練功。

 

要他待在稱陸一鳴大帝、綠蘋皇后的地方,每天看他們同進同出,這乾脆要他的魂魄算了。

 

「雷霆赤炎,冶辰凌曜,浩然劍氣,轉魄滅魂。」義守長老忽然大喊冶辰劍口     訣,靈劍與老主人心意相通,赫然攻擊林易峰。

 

「哎呀!哎呀!師父饒命啊!」林易峰被師父突如其來玩真的舉動給攻擊地     毫無招架能力。

 

「阿賢的太太家人都被控制在陸一鳴那,每個人現在站在那都是不得不的選擇,如果你要證明自己不是意氣用事,你該做的就是練功!精進你的靈力和劍法。」

 

「你看清楚了,我這身老骨頭可無法再常常為你打這套劍法。     雷霆赤炎,冶辰凌曜,浩然劍氣,轉魄滅魂。」原來這口訣每一個字都代表一個步法和招式。

 

林易峰看了更感到心虛起來,以前長老總是說這口訣的意義,如何跟靈劍融為一體,心有靈犀,自己從沒想過當鬼也要扎扎實實地練步法和招式,還自認自己很厲害了呢,甚至沒主動開口詢問師父,是不是還有進階上乘功夫可以精進。

 

到了這緊要關頭的局面,師父仍然看待每件事情都是縱觀全局,看見大我與小我,然而自己,仍然陷入情關不可自拔。

 

義守長老似乎看出弟子的自信心不足,拿出一顆元神珠給他。

 

林易峰一眼認出來這就是魔尾蛇的元神珠,他還以為這顆元神珠在城隍廳給收藏起來了。

 

「這是城隍爺在投降之際偷偷派人給我送來,他說,要我給基隆冥界未來的希望。只有你有機會和勇氣和陸一鳴相抗衡,我今天要把魔尾蛇的元神珠匯到你的元辰宮之中,這樣你的靈力百倍大增。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不讓我和大家失望!」

 

「是!師父。」林易峰打起萬分精神,下一次再見到陸一鳴,絕對是一決勝負的時候。

 

 

許繼宇來到若水堂道壇。

 

李麥克站在禮堂最前端高拱的祭壇上,身穿全黑的道袍,三跪九拜,口中唸著咒語「指幽泉以為正,令暗冥以為戒,吾誼先君而後身,族惟專君而無他……」。這頌詞更像一幅誓言,以其忠心赤忱,全心全意侍奉唯一的神降臨。

 

一名哭泣哀號的白紗少女被六個黑蓬道士給扛進來,她的眼睛被黑絲帶綁住「克莉絲?」許繼宇喊著她的名字,那是李麥克的妹妹。

 

「我什麼都看不見!我什麼都看不見!你們要把我送去哪裡?」克莉絲驚嚇害怕卻反手被綁住,只能任憑人處置。

 

站在大門旁眼觀一切的許繼宇,身手撫過了克莉絲的白紗卻留不住她,或許是克莉絲的哀號聲刺痛他的心,這是他第一次萌生出若水堂有如邪教的感觸,這觸動因克莉絲的哀號聲蔓延至他全身。

 

若水堂滿滿的黑蓬道士和信眾隨著克莉絲聖女往前邁進而紛紛下跪膜拜。聖女被抬到祭壇上。

 

李麥克溫柔安撫她,拍拍她的肩,拆掉她手上的繩索。「你放心!你是我們家族的驕傲。能代表我們,奉獻給大帝,是你一生無限的光榮。」

 

李麥克將克麗絲送上祭壇,躺在供桌上。克莉絲看見台下瘋狂的信眾和貢桌上那合併在一塊兒的兩只玉戒。她盯著那戒指發出的光澤,頓時覺悟,今晚她是不可能離開得了這一切。家族所有的神話,在今天竟然一一都發生了──找尋家族侍奉的神,找齊兩只戒指,犧牲一名血脈,然後幽冥大帝重返人間,家族首領成為絕地通天之共主,主宰人間……

 

李麥克親手拿刀刺向克麗絲的雙眼,克麗絲尖摸著自己的雙眼,不斷尖叫和哭泣,許繼宇不忍直視。

 

李麥克將刀子上的鮮血滴落在戒指上,這戒指開始像齒輪轉動,戒指忽然質變成一個小洞口,漸漸敞開成一道入口。

 

陸一鳴帶著綠蘋現身。

 

這道門開啟了人間與冥界交界。

 

光明的世界和黑暗的世界,也正式透過這道門連結起來。

 

「依照你祖先的血誓,你們家族將是我在人間的代言人,接受第一道神諭,黑暗將重新壟罩人間,而我賦予你力量統治世界。」陸一鳴吸收了克麗絲,她消失無蹤。

 

一道黑霧壟罩著李麥克,黑霧散開之後,他整個人變得     如有神助一般,雙眼炯炯有神,全身充滿力量。李麥克拾起供桌上沾有鮮血的刀子,輕輕一射,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刀子射進大門的木板。

 

刀子上的一滴血濺到站在大門旁的許繼宇臉上,原來這就是李麥克侍奉的神。

 

許繼宇沒有任何喜悅,他只覺得這一切似乎倒退到世界最初的樣子,而他是幫兇之一。

 

他聽不懂這位神說的話,他根本不想幫李麥克統治這個世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幫李麥克做了什麼。而他深愛的基隆會變成什麼樣子?黑暗壟罩、人間煉獄?心中惶恐的景象和他內心想將道術發揚光大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馳。

 

許繼宇默默地離開了。

 

 

顏恭平接到九降神會會長林岳昌通報「出大事了!」,他看見手機裡傳來的影片,有如電影一般的喪屍咬人讓他半信半疑,然而那一間間熟悉的基隆廟口小吃攤把他拉回現實。

 

他趕緊拿著桃木劍趕到廟口跟大家會合。

 

他開著車,一路上,只見基隆人都跟他反方向,越往廟口,人跡越少,簡直一如反常。

 

顏恭平緩緩將車子停在廟口老街入口,觀察眼前詭譎的街景,街道上已經沒有人影,只剩垃圾袋淒涼地飄飛著。突然有人大力拍打他的車窗,讓他瞬間魂少了一半,仔細一看,原來是岳昌伯。

 

岳昌伯已換上道袍,用車蓋當桌子揮毫,快速沾著硃砂在符咒上寫「聻」字,「這或許能制服疫鬼一時半刻,快!這疊符咒先給你,我在這裡守著等其他人,他們去和平島五福宮恭請神器。」

 

顏恭平還搞不懂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但他拿著符咒往老街裡頭走,第一間小吃攤猛然一看似乎空無一人,但在更裡頭店面角落,擠著如一座小山高的疫鬼,爭先恐後地往前分食,地板上黑水和著血水一團混濁,根本看不清顏色,唯有一隻腳根露在小山底座外頭抽     搐著,引起他注意。

 

顏恭平一時間呆住,他們在心中沙盤推演不下百遍,想像紫澤道人口中的疫鬼疫虐來時,九降神會要到和平島五福宮拿神器,作法請五瘟大帝降臨,大夥拿著神器驅鬼。可是疫鬼說來就來,親身站在現場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你呆愣在那邊幹嘛!」

 

朝比光一聲大吼,「定!」她隨手將符咒貼在撲往他們兩人的疫鬼身上。

 

「就這樣?岳昌伯有說要喊『定』嗎?」顏恭平看著朝比光一身惡靈古堡女戰士裝扮,身上武器背帶裡插了好幾把刀,招式俐落地制服眼前聞「生人」而轉身撲過來的疫鬼,不免在這緊張時刻好氣又好笑,也緩和不少緊張的情緒。

 

「那是我的助力口號!這樣比起來招式才好看!你要     自己發明一個啊!」朝比光說自己不緊張是騙人的,但是從小在片場打滾的她,有如職業病一般不讓自己陷入恐懼的情緒,硬著頭皮也得上場,就當作自己在演戲吧!

 

好險,這一身戲服居然還派上用場!

 

朝比光和顏恭平當前鋒在廟口入口前阻擋疫鬼,符咒貼在疫鬼身上能讓它們暫時停止不動大約五分鐘,漸漸地疫鬼身上的黑水滲透整張紙,讓硃砂暈散開來,就開始失效了。

 

終於,其他成員火速前來,岳昌伯開始唸誦經文,在五神器前依序獻香、獻茶、獻菓,喃喃有詞。

 

「疫癘惡炁,殺人略盡。弟子等不忍聞見,故來懇告。吾今當請五瘟大帝,率天丁力士、天縐直騎、天禁大吏、天殺大兵、天蓬守士等,為人遣此等之鬼。一切魍魎,生死之神,男女之祥,塚墓之鬼,自今以去,斥走萬里。若不如令,汝死萬斬,不恕之也。急急如律令。敕!」

 

大夥兒一些人拿著神器收鬼,一些人拿著桃木劍和符咒制服疫鬼。

 

看似導向順利地開始,沒想到,疫鬼早在整個基隆蔓延開來,所有人都躲在家裡緊閉門窗,大街上他們十個人的「生」氣牽引著疫鬼,五雙手揮動著神器的速度遠比不上疫鬼集結的速度。

 

眼前,他們已經被疫鬼包圍了。

 

疫鬼各個張牙舞爪朝他們猛撲,他們肩並肩奮戰到最後一刻,感覺這真的是最後一刻了,疫鬼爭相朝他們衝來,頭頂的那黃澄澄     的燈籠光影也被疫鬼身軀擋住了,眼前只剩黑暗。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