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奇幻冒險小說渡冥志
Home » Blog » 渡冥志-長篇奇幻歷史小說 » 第二十四章 若水

第二十四章 若水

 

突然傳來聲聲嚎叫,淒厲如猛獸哀嚎,這聲音穿透基隆所有地方,所有的疫鬼聽見這聲音有如被控制一樣,紛紛朝向聲音的方向前進。

 

顏恭平和九降神會成員們如釋重負,卻也好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家拿著五福大帝的神器,一邊收服疫鬼,一邊隱沒在疫鬼群中,唸著清心咒,朝著嚎叫聲方向走。

 

天空飄起雨來,一路經過南榮公墓,顏恭平看見屍骨未寒的死人,也受到疫鬼感染,紛紛地從地底爬了出來,加入隊伍。

 

大家靜心唸著咒語形成防護,否則在越來越大群的疫鬼巢穴之中,一旦被發現一定死無全屍。

 

南榮路蓬萊第一洞隧道附近,來到魴頂瀑布。

 

所有的疫鬼集結,聽令於一個站在瀑布最高山頂上的疫鬼,然而這個疫鬼和其他骨瘦如柴的疫鬼不一樣,他全身黑色組織看得到一絲絲肌理,甚至感覺出來他是一個女子變異。

 

而疫鬼女王正率領全體衝撞著一道結界。

 

林岳昌仔細看才發現,這果然是當年紫澤道人防範的結界起了作用。最前面的疫鬼往前再走卻閃現一道結界,把所有疫鬼鎖在小小基隆市中心裡。

 

此時,天空烏雲密布,遮蔽該屬於清晨的曙光,隨即下起大雨,一陣天搖地動,大家腳踩的土地朝著海港位置崩裂出一條裂縫。首當其衝的是附近山區的巨型社區「山海及第」坍塌,躲在家中的市民紛紛逃竄,哀鴻遍野。

 

這條地底裂縫經過旭川河,基隆市中心不見天日的古運河,原本平靜無波的河面,逐漸波濤洶湧,河水滾滾爆發成一條黑龍,衝破蓋在旭川河上的三     連棟至善大樓,一一傾倒。

 

地裂迅速朝著海邊直指基隆嶼,海嘯襲捲而來,海水倒灌導致市中心逐漸淹起水來。

 

黑龍在天空盤據,呼風喚雨,烏雲持續擴大,將整個基隆市都籠罩在烏雲底下不見天日。

 

黑龍飛到魴頂瀑布上空,所有被結界所傷而消散的疫鬼,形成一絲絲黑煙,被黑龍吸收,這隻龍似乎了解疫鬼女王的心意,朝著結界衝撞。

 

原本還慶幸外圍結界成為最後一道防線的顏恭平,看見這隻黑龍才真正明白紫澤道人說的,消滅生靈會被反噬,剛剛他用桃木劍殺死的疫鬼,其實都成為這黑龍的一部份。

 

一望無際的疫鬼和黑暗,讓九降神會成員洩氣。

 

「哀!」大家異口同聲嘆了口氣。

 

被打斷的清心咒,讓疫鬼發現他們的氣息,引起一旁疫鬼騷動。

 

冷靜的岳昌伯看見疫鬼撲來,腦袋一片空白。

 

顏恭平揮動桃木劍,召喚林易峰。

 

林易峰使出防護術保護大家,出動     靈劍,「雷霆赤炎」。

 

只見靈劍有如燃燒的烈火劍,一路射穿數十個疫鬼的腦袋,當疫鬼又向前時,靈劍迴轉回主人劍鞘之中,又射穿數十個疫鬼。

 

「這裡不能久待,大家一起移動!」

 

「你看!」,顏恭平指著天空中的黑龍,以及被黑龍衝撞若隱若現的結界閃光,「他們的目的是要把勢力擴大,一旦結界被破壞,不只基隆,全台灣甚至世界都會被幽冥大帝給吞併。」

 

「會長有什麼辦法嗎?」林易峰著急地問。

 

「唉,老會長如果現在在這裡就好了!」林岳昌感嘆地說道。

 

朝比光不經意地想到,「這結界是不是你們跟我說,召喚老大公力量才設下這些結界,如果這次我們也尋求老大公神力,是否能消滅這隻黑龍?」

 

「朝比光說得沒錯,一開始的確是恭請五福大帝降臨,但必須靠我們的力量與疫鬼對抗,現在單靠人力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召喚老大公的力量,結合神器,說不定能有辦法!」林岳昌說道。

 

「但許繼宇和他爸爸都不在,召喚儀式少了他們該怎麼辦?」其他成員提起這個疑慮。

 

「我知道他爸爸在哪裡!」林岳昌說道。

 

 

許繼宇此時萬念俱灰,他選擇在家中上吊自殺。

 

許繼宇死後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得到解脫,他仍然在基隆世間飄盪,他看見了自以為助李麥克一臂之力其實是幫自己爬上巔峰的後果,疫鬼肆虐而李麥克口中的神並沒有現身消滅疫鬼,反而帶來大雨和海嘯有如世界末日。

 

外頭混亂,眾人想逃離基隆,然而唯二的聯外通道和鐵路斷裂,對外交通全數遭到封鎖。

 

他來到港邊的療養院,探望躺在病床上神識不清的爸爸。他呼喊著爸爸的名字,希望叫醒他來幫自己收拾這爛攤子,意想不到的是他陷入一片白霧之中,隱約看見爸爸朝自己走來。

 

這是爸爸的夢嗎?「爸爸,我錯了。」許繼宇和爸爸擁抱。

 

「你做錯什麼?」許繼宇的爸爸和藹可親地回答他。

 

「我被自己的慾望控制,我…我…把疫鬼釋放出來,讓基隆變成人間煉獄。」

 

許繼宇在夢裡啜泣著,把他協助解除疫鬼封印,還有看見若水堂獻祭一五一十告訴父親,希望身為前九降神會會長的父親,能有方法為現況解圍。

 

「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數,你以為你自己的力量真的大到可以改變正道自然嗎?」

 

「爸爸,我該怎麼辦?」

 

「我跟你講一個故事。」

 

「爸,現在不是講故事的時候啊!」許繼宇咆嘯著,他不懂爸爸為什麼在這緊要關頭還一派悠哉。

 

「上古三皇五帝中,有個傳說『顓頊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一居江水,是為瘧鬼;一居若水,為魍魎;一居人宮室區隅,善驚人小兒,為小鬼。』這個上古神話在聽完你說的話之後更有興味,這將近兩百年來,九降神會蒐集研究疫鬼,就是害怕疫鬼重返人間。然而,這些受到疫病感染的疫鬼是源源不絕的,惟一要消滅的……」

 

「是顓頊?是顓頊三子?」許繼宇明白了一些道理,「但顓頊在哪?顓頊三子在哪?江水、若水、宮室……這在哪呢?這些神話怎麼可以相信呢?」

 

「顓頊的父親是昌意,昌意是黃帝與嫘祖的次子,因此無法繼承大位,被封為諸侯於若水……」

 

「是若水堂!是李麥克,生而亡去為疫鬼,疫鬼是指克莉絲會變成……疫鬼……」

 

父子倆推敲至此,有人打斷他們在夢中的對話,許繼宇回到療養院父親床位下榻下,發現父親悠悠轉醒。

 

「就是他!快把這老頭帶走!」有兩名警察來到這裡,查看了床頭上的姓名就開始把許繼宇爸爸扛下床。

 

這兩人不是黑蓬道士,但卻穿著如軍警人員,胸上繡著若水堂的標誌,那是一個易經中的「坎」卦,坎為水,是大凶卦,似乎一切都指向爸爸說的神話,自己卻都沒有意識到這些連結。

 

他還得帶著爸爸去跟九降神會會合,不能讓他們把爸爸帶走!許繼宇不斷吶喊著卻無能為力,自己只剩下一縷魂魄毫無對抗他們的力量。

 

這兩人才要踏出病房門,一人被猛踢一腳而來不及防備,跌倒在地;另一頭顏恭平拿著劍柄猛敲另一人背頸,把他給打暈。

 

朝比光一記漂亮的迴旋踢,這可是她為了新戲而苦練的武打招式。

 

許繼宇看到朝比光和顏恭平從若水堂手中救走父親,感到無地自容。

 

這時,林岳昌進到病房,喊著「許繼宇,快跟我們走!去老大公廟!」

 

朝比光和顏恭平扛著老會長快步走到療養院門口,卻發現外頭正有一群黑蓬道士趕來要對付他們,其他九降神會成員與之對峙。

 

「你們快走!他們往後門趕往老大公廟,我先在這裡擋住!」林易峰雙手握緊靈劍,大喊「浩然劍氣」,腳踏八卦步法,陣法裡頭颳起龍捲風。

 

風沙襲擊黑篷道士,各個都被塵土給刺痛雙眼,看不清林易峰在哪。

 

 

陸一鳴駕著戰車,全身黑亮盔甲,他位置身旁坐著綠蘋,從海岸邊地底世界出來。陸一鳴透過疫鬼與黑龍吸收能量,不斷壯大,而且人間和冥界的交界被打開之後,祂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自黑暗世界打破人間與冥界的分隔。

 

跟在戰車之後的是,所有陰兵陣列排開,擁護幽冥大帝。他們朝著魴頂瀑布的結界集結。

 

那些掉進地底世界的人,反而被自己的影子拖著走,影子站起身來跟隨主宰黑暗的大帝──陸一鳴──朝拜,人都變成自己影子的奴隸,逐漸失去臉龐五官而成為陰影,最終因陽光無法透進來也逐漸消失。

 

成為數以千計的影子大軍。

 

「綠蘋,我們統一世界的那天很快就會來了!」陸一鳴露出淺淺的微笑。

 

看在綠蘋眼中,她摸不清陸一鳴到底關心什麼,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她不敢在祂面前擺出情緒,極度害怕祂又會做出什麼事情。她只是冷冷地回應,「我知道了。」

 

「嗯,那不重要。你希望這世界長什麼樣子?不要這麼擁擠的房子?所有的馬路都變成河?」陸一鳴果然對綠蘋冷靜的回應而感到無趣,立即轉移話題想要搏綠蘋開心。

 

「冶辰凌曜」,林易峰的劍氣衝破天空的烏雲,一束強烈的陽光緊跟隨著冶辰劍的劍峰,林易峰從陣列後頭衝破影子大軍,所有的影子被強光給刺穿,如同骨牌效應,紛紛倒地。

 

陳吉大喊,「你膽敢冒犯大帝,來人把他抓起來!」

 

城隍將領將林易峰給包圍。

 

「讓我的第一師長過來!」幽冥大帝一派輕鬆。

 

林易峰走到陸一鳴面前,「將軍,你忘了我們義勇軍第一師嗎?如果你統一世界,怎麼沒給這些最早陪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任何獎賞?」

 

「哈哈哈!你要什麼?」陸一鳴維持一貫的翩翩有禮。

 

「我只要你的皇后。」林易峰伸出手來,堅定地注視著綠蘋。

 

綠蘋沒有想到林易峰會這麼大膽,當著陸一鳴的面要搶走她。

 

「大膽,無理狂徒,來人把他拿下。」陰兵受陸一鳴指揮,全員準備攻擊林易峰。

 

綠蘋連忙打圓場,「師長愛說笑呢!我對你來說什麼都不是阿!」

 

「你對我來說,就是我最愛的女人,好笑嗎?我怎麼覺得最愛的女人為了我的一條命,嫁給別人,對我來說很悲傷呢!」林易峰不為所動。

 

綠蘋看著林易峰的眼神,有種視死如歸的姿態,雙眉緊蹙,挑戰著她的謊言。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了!」綠蘋狠心地撇開頭去,挽著陸一鳴,想要安撫祂。

 

「你清楚我只要手一揮,你就死無葬生之地。」面對林易峰的挑釁,陸一鳴已快要失去耐心。

 

「來啊!是不是只要我死了,綠蘋也能解脫了!她根本不愛你!」

 

林易峰和陸一鳴對峙,戰火一觸即發,綠蘋攔住陸一鳴的手,低聲警告他「你答應過我的!」

 

忽然,天空中的黑龍被一隻青龍纏住,兩頭龍打起來。

 

雨勢逐漸變小了。

 

陸一鳴和黑龍一體,祂感到靈識一點一滴喪失。

 

林易峰見狀知道機不可失,立即使出靈劍,「轉魄滅魂」。運功一躍,從空中瞄準陸一鳴腦門,給他致命一擊。

 

然而,迅速飛奔回陸一鳴體內的黑龍,代替了陸一鳴接受這一劍,化為一道黑煙消散,陸一鳴完好如初。

 

青龍也飛速地俯衝,朝著幽冥大帝而來。

 

林易峰程上青龍,朝陸一鳴再次揮劍。

 

「殺!」

 

趁這機會,原本倒戈的陳吉率領城隍將領反將幽冥大帝人馬一軍,黑影大軍團團前往大帝身旁保護祂,兩方陣營打起來。

 

==============謎音分隔線==============

【用渡冥志深度探索基隆,在地冷知識大公開】

所有疫鬼集結到魴頂瀑布,彷彿過去械鬥再次上演。魴頂是清代咸豐初年著名漳泉械鬥的地點,原本各自在基隆港街區、暖暖開墾,後來為了水源與資源在拓墾過程中,雙方發生衝突,後因多次械鬥造成死傷慘重,據說便有108位英靈去世,才以「賽陣頭代替打破頭」。

「顓頊(ㄓㄨㄢㄒㄩˋ/ zhuān xù)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在東漢末年的蔡邕《獨斷》、王充的《論衡.訂鬼》或到晉代的《搜神記》等文獻都有出現。傳說的起源,可能與當時顓頊所處之地理環境受瘧病侵略影響,因而傳出其子死後成為疫鬼之說(范家偉,2000)。

范家偉,2000,〈漢唐時期瘧病與瘧鬼〉,「疾病的歷史」研討會(2000年6月16-18日),台北,中研院史語所。

 

Follow F.P. XIN:
You are going to become the FUTURE PERFECT.
Latest posts fr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