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禮貌地問:「請問祢是陳良九大哥嗎?」

「對啦,自從被廖添丁幹掉之後,我就一直待在這裡附近了⋯⋯」

你繼續禮貌地問:「那請問祢為什麼知道陳淑芬啊?」

「廢話!祂就是以前在前面的鐵路街茶室裡工作的小姐啊!自從祂的熟客李正雄離開祂之後,人還沒死就已經像失魂一樣,我怎麼會不認得祂哩?」

你依然客氣地問:「那請問鐵路街要怎麼去啊?」

「你眼睛脫窗喔?你往下走過平交道,左手邊靠近鐵路的那條暗巷就是了!但是你別不長眼傻傻直接走進去啊!你過平交道後就乖乖待在右手邊的亭子裡遠遠地看就好!知道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