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起了酒女娜娜,你又再度看著你手裡換來的經衣紙錢⋯⋯

你為這些在港都裡隨著時代飄零的女子們感到惋惜⋯⋯

就在這個時候,那段高亢的北管音樂又出現了⋯⋯

 

跟著北管音樂走